情人中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娶我?你未免也太爱自作多情了。”辛桐挣开他的束缚,抬手拭泪,瓷白的肌肤上沾了些眼影的闪粉。“我告诉你,淡水河里顺路进行体外受精的大马哈鱼都比我俩来得情谊深厚!”

    她咧嘴笑起来,歪头看他,压着语调一字一句地问:“傅云洲,到底谁不冷静?”

    体内那颗受精卵挑出了她全部的愤怒,他俩最后一点能坐一起吃饭的体面也被砸得粉碎。

    傅云洲无言以对。

    他不该说那句话的,可人总是容易说些让自己后悔的蠢话。

    “很晚了,先住下吧……有什么明天再说。”傅云洲叹了口气,他在离她半步远的地方说这话,没有往前的资格。

    辛桐拿胳膊抱住自己,没吭声,留下身心俱疲的沉默在敞亮的屋内流淌。她直愣愣站了一会儿,转道去洗手间借他的洗面奶卸妆,傅云洲跟在她身后,欲言又止。

    她对着镜子细细搓着脸,在浴室的暖光下,脖颈的皮肤近乎透明。淡黄色的粉底液混杂着红色口脂从指缝流下,露出素白的面容。

    她这样的人,自始至终都是孤独的。

    “以后不用老化妆。”傅云洲倚着门,对她说。

    洗手台前的辛桐擦干手,纤长的睫毛挂着水珠,湿漉漉的。

    “先去做检查,万一是失误。”傅云洲又说。“我查了,试孕纸只有百分之七十的准确率。”

    “如果有就堕掉,这事没商量。”辛桐顿了下。“如果你过得是我这样的日子,你就会明白我现在有多清醒。”

    平心而论,傅云洲不喜欢蠢东西,可此刻他宁可辛桐是个没头脑的小女人,娇滴滴地应下他方才那句“我娶你”。或是跟萧晓鹿最爱看的总裁文那样,几番纠缠后,女主一走数十年,回来带着孩子,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而不是如此冷静地收拾好自己,甚至连卸妆都不忘,相差几步,语气平静地对他说——堕掉,没商量。

    “先住下吧,我会承担这段时间的费用。”傅云洲说。“刚才的话始终有效,如果你忽然改主意……”

    “傅云洲,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你。”她猛然掐断他的话,像个无情的刽子手。“不去恨你已经花光了我对你的宽容。”

    傅云洲好不容易筹备好的说辞被她一句话搅乱。他沉着脸,想去摸根烟让自己好受些,却想起眼前人是孕妇。

    他第一次爱上的姑娘,不爱他,也不在乎他。

    “我只是想给点补偿。”

    辛桐笑笑,轻声道:“傅常修也这么说过……呵,少在我面前假惺惺了。我很早以前给过你机会……傅云洲,你要是还有那么点良心,就滚远点,别再出现在我眼前了。”

    我曾经可怜过你,也劝你和易修好好谈谈——是你自己搞砸了。

    “本来今天有别的事想告诉你。”傅云洲故作轻松地说。“我最近收拾了我妈的东西,发现了几卷录影带……是你父亲拍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落在这里。”

    “是嘛……”辛桐幽幽叹气。“傅云洲,那天傅常修说了一句话,让我回去想了很久。”

    “什么?”

    “他说,枪是他的,毒也是他的。”辛桐抬头,透过镜子看到倚门正瞧向自己的傅云洲。“他是我父亲,我期盼了十几年的父亲,可他不是什么好人——这不是一句当时所有人都这样,当时的世道就这样能讲明白的。”

    傅云洲反问:“有人追究那些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作恶,现在已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吗?”

    “所以我也没办法去追究你父亲,”辛桐平静地说,“时间过去太久,没人能审判他了。”

    这兴许就是她的宿命——好不容易找到了债主,却发现拿他毫无办法。

    时代的过错凝成一个人的悲哀。

    “你放心,我没打算追求什么公道……我凑活着过就行。”辛桐惨淡地抿唇,勉强微笑。

    傅云洲看着她,“抱歉。”

    “这种废话,不必再说了。”辛桐淡淡道他快要被她一句一句地拆散架了。

    “就这样吧,今晚我去客房睡。”她说完,侧身从傅云洲身边经过,头也没回地离开。

    或许是空调暖气太足的缘故,住在傅家的第一个夜晚,闷得不行。辛桐赤条条地蜷在床上发呆,不同的事在脑海冲撞,头闷闷地痛。

    失眠的感觉仿佛是在自杀。

    正当她深陷漆黑时,失踪已久的江鹤轩打来了电话。刚开头听不见说话声,听筒传来嗯嗯的鼻音,像是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又头痛地说不出话。

    “宝贝儿,你在哪儿呢?”他低低笑着,抓乱头发,在狭窄的床上躺下。

    一道玻璃门隔开厨房与就寝的床铺,窗帘束起,瞧不见月光。她今早走得急,连被子都没叠,团成一堆卷在床上。江鹤轩捻起一根她落在枕上的发丝,轻软的发在他指尖摇晃,孱弱又可爱。

    “我在家。”辛桐说。

    “嘘——好孩子不可以骗人。”他还是在笑,指尖松开捏着的那根发丝。

    辛桐皱着眉,柔声说:“你喝醉了。”

    “小桐,我好想你。”江鹤轩忽然说。“我已经尝试了不去联系你,彻底从你眼前消失……但好像失败了,你看,我还是没忍住按了你号码。”

    辛桐默默地听着,揉去眼角的湿意。“你喝醉了,早点休息吧。”

    江鹤轩将指尖贴上惨白的唇,舌尖缓缓探出,舔过触碰过发丝的肌肤,能尝到她残留下的一点点的气味,仿佛荒原般心口兀自盛开的玫瑰。

    “小桐,别离开我,好不好?”他语气温柔地要融化。

    江鹤轩等了几秒,见她不应,嗓子眼拖拉出腻人的语调。“小桐?你应一下我……嗯?”

    都走到这步了,她还怀着傅云洲的孩子,这通电话打来又能改变什么呢?

    辛桐轻轻咬牙,软软糯糯地哄着醉酒的男人:“鹤轩,快去睡吧,已经很晚了……我也要睡了。”

    一阵窒息的死寂后,江鹤轩慢悠悠地说:“睡吧,不打扰你了。”

    辛桐如释重负地掐断通话。

    若说这几个人她最怕谁,其实是江鹤轩。

    她但凡承了别人一丁点的善便会心心念念地想着去回报,何况他待她好得没有边际。

    如果他不是嫌疑人就好了,辛桐想。

    门关突得响起地咚咚敲门声。

    傅云洲的声音遥遥传来,对她说:“是我。”

    辛桐窝在床上,隔着一道门问他:“什么事?”

    “晚安,”他轻声说。

    傅云洲说完,沉默地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还是没能等到她的回复。

    另一侧的江鹤轩看着被她挂断的手机,系在一根蛛丝上的理智猛然崩裂。

    砰!手机砸向墙面。

    他困兽般在她的出租屋里兜兜转转,病态地一遍遍去检查她留下的东西。

    他打开冰箱,重复确认盒装牛奶的保质期,甚至连储藏的苹果都挑拣出来查看有无斑点。他晃动摆在桌面的维生素,猜测她到底按时吃了几回。他将桌上随意摆放的书一本本拿到跟前,翻动书页,想知道她最近有看书吗,看到哪一页了。

    对了,还有衣橱。

    冬日的衣物最容易吸收人的气味,羊毛、丝绒、羽绒,又不常清洗,变演化成装满馥郁玫瑰香的宝藏。

    他渴望她明天遭遇意外,车祸、绝症、凶杀,或是什么可怕的天灾,导致她除了他怀里无处可去。

    想完,失控后泄出的愤怒逐渐消失,他倏而露出一个温柔到极致的笑。

    “辛桐,这是你自找的。”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