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 (一)黑化预警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年会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怨妇萧晓鹿期期艾艾地等徐优白从漫长的工作脱身。

    今日份加班加点议事主题为——年会一等奖究竟是什么?

    “傅云洲!就这么点破事你非拉着优白在那儿叭叭叭。你要是真爽快就把车库里的车全送了,要么就是抽你的脱衣舞表演。”萧晓鹿含着香橙味的棒棒糖,噼里啪啦地往外扔糊话。“如果年终奖是你的脱衣舞表演,我绝对会不择手段地搞到一等奖。”

    傅云洲穿好外衣,拉直衬衣袖口,照常把香烟和打火机撞进口袋。“没有脱衣舞表演,车可以考虑。”

    语落,他踩着肥皂似的顺带问了句:“你不是说要找辛桐逛街的吗,怎么还不走?”

    “辛姐突然有事,”萧晓鹿说。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在傅云洲身上停了两秒,戏谑道:“呦,某人好像有点失落啊。是不是感觉自己的香水白擦了?香奈儿的蔚蓝还是TF的乌木沉香?”

    徐优白捂着嘴想笑不敢笑,生怕自己扑哧一下明年的假期就消失了。

    傅云洲沉着脸瞥了她一眼,“你的嘴什么时候能闭上。”

    “开玩笑,我怎么会放过嘲笑你的机会?这可是我贫瘠人生最后的乐趣了呢。”萧晓鹿嬉皮笑脸。“雄孔雀别太失落啊,今天开屏失败,明晚可以接着开。你要是往我账户上打一百万,我就帮你把辛姐拉到我们这桌挨你坐。”

    此时的辛桐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价莫名其妙地被萧晓鹿抬到一百万,她正站在江鹤轩家门前输入防盗门密码。江鹤轩今早发消息,说自己发烧了,让辛桐来他家拿租屋钥匙。

    活了两世才存的那么丁点儿未卜先知的能力,令辛桐放松已久的神经嗅到了不一般的气味。

    季文然始终被排除在嫌疑人之外。这位高塔里的公主恨不得在额头纹“别来烦我”这几个大字,不论如何她都难以将“嫌疑人”三字和他扔一起。

    傅云洲在父母矛盾爆发的时候没有动手,在她决定堕胎的时候也没有动手。连续两次错过杀人动机,使辛桐着实想不到他还会因为什么萌生动手的念头。

    而根据那条蛇所说——在凶手杀害你之前找出并杀死他,那么你将跳跃回上一个时空——去分析,她不光要确定凶手,还需要亲手杀了他。

    因此,就算已隐约感觉到面前的是鸿门宴,她也必须走一趟。

    吸取之前的教训,这回她在去江鹤轩家之前,去自动售货机买了一瓶矿泉水备着,还给萧晓鹿填上一句叮咛:你能不能在晚上十点打一通电话给我,一定确保我接听,最近我这一片不太安全。

    萧晓鹿应得痛快,也让辛桐惴惴不安的心稍稍稳定。

    她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进门左手边是穿衣镜,右手边是鞋柜,再往里走几步便是挂衣架。她蹲下身换鞋,男士拖鞋大得不合脚。

    相较第一回来,如今这儿多了些人气。衣架搭着出门领外卖或是临时买杂物穿的羽绒服,地面一尘不染,客厅散散落落地摆着未看完的书,一张毛毯挂在沙发扶手,一半落在地面。

    辛桐上前将拖拉在地面的毛毯卷起、折好,放在沙发。

    打开卧室门,房内遮光窗帘拉得严实,漆黑的网从墙壁覆盖到天花板,再延伸到床头。只有矮柜上的一盏琉璃小灯亮着,投射出一束冰似的凄冷的光。

    江鹤轩松松垮垮地坐在床上,倚着靠垫,像一尊素白的蜡像。

    他见辛桐来,和软地笑笑,拿过摆在床头柜的钥匙,“你的钥匙。”

    床边放着一把椅子,辛桐顺手抽过它坐到江鹤轩身边,她接过钥匙,手背探了下他的额头……没撒谎,他的确是在发烧。

    “要去医院吗?”辛桐问。

    “吃点药就好了。”江鹤轩说。

    辛桐看着颓丧的他,千言万语都乱在唇齿间,仿佛喝了一大口的冰可乐,二氧化碳梗在嗓子眼,闷闷地堵住胸口。插在大衣口袋的左手握着一把从地铁口的商城买来的水果刀,掌心布满汗水。

    江鹤轩笑笑,安抚小兔子似的摸着她的前额。“我的药落在书房了,可以帮我去拿吗?”

    辛桐点头,起身才走两步,又急忙折回去拿自己随手放在矮柜的矿泉水。

    书房也是暗的,她打开顶灯,啪得一声,屋内霎时被骇人的苍白占据。电脑没关,正处于待机状态。感冒药就放在电脑旁,一眼就能看见。

    他电脑里会装什么?辛桐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她咬牙踌躇几秒,蹑手蹑脚地反锁房门,又将电脑椅挪到门口堵住房门,以防江鹤轩突然闯入。

    晃动鼠标,首先出现登录用户的提示。

    这个电脑上有两个账号。

    辛桐先点开头一个账号,即刻浮现输入密码的提示。

    他的生日?不是。

    他的电话号码尾号?不是。

    身份证尾号?……不是。

    辛桐偏头想了下,颤着手指输入自己的生日。

    解开了。

    这应该是他常用的账户,桌面还存放着未完成的课件,以及表格和备忘录。辛桐尝试搜索与自己有关的词汇,得到一个加密文件夹。还是输自己的生日,畅通无阻地进入。

    打开文件夹,里面存有他们的照片与一些文档。

    江鹤轩建了一份专门的表格来记录两人的纪念日——第一次牵手,第一次约会,第一次去游乐园……当然包括初吻和初夜。还有记录她忌口的文档,常用药的文档,经期的文档。甚至有一个压缩包里装着他们在一起这七年所有争吵的始末。

    他像个写检讨的小学生,在每一次吵架后建一份文档,里面存着微信截图,或是单方面的叙述,并在末尾附上剖析辛桐为什么会生气的原因。

    有的他写:不要提她的家庭,她会偷偷难过。

    也有的则是很直接地打:经期不舒服。

    辛桐一页页扫过,耳畔似是掠过了谁的脚步。她机敏地回头,除了禁闭的房门什么都没瞧见,安安静静的空气连灰尘都停在半空,应该是幻听。

    文档拉到最底,是一排收支簿。

    日期从他们确认恋爱关系,一直持续到昨天,按年份分成不同文档,点开又按月份分成十二页,每一页里容纳着每一天的财务流通情况。

    从高一大面积的无收账、无支出,到大学开始打零工,工作后有工资,十年如一日地被记录。

    他的细心已经到了一个可怖的地步,

    辛桐忽然想起她一次来这里时,江鹤轩的话。

    他说:“其实从高中就开始存了,本来打算当婚礼资金,现在只是把这笔钱提前拿出来用。”

    你能想象吗?一个男人,花了七年筹备钱财,去筹备一场……你喝奶茶时随口编造的幻想婚礼。

    辛桐长叹,关了文档。

    爱情究竟是什么?恐怕把一千个痴男怨女聚到一起也未必能说出答案吧。

    她切换到第二个叫“Salome”的用户,试了七八次,无论如何都解不开密码,只得放弃。

    辛桐带上感冒药,将挡门的座椅挪回原位,轻轻地开门。

    江鹤轩不知什么时候起床了。他穿着单薄的长袖睡衣,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冰块和橙汁。

    “你的药。”辛桐递上纸盒,抿唇顿了下,又说,“生病了还穿那么薄。”

    江鹤轩轻轻笑了下,“屋里有些闷。”

    他这么一提,辛桐才发觉屋里确实闷。门窗紧闭,空调开得暖,干热的空气里似是弥漫着一股类似花草腐烂的腥臭……是垃圾没有及时倒掉吗?

    江鹤轩低头将冰块分别夹到两个玻璃杯,橙汁从同一瓶里倒出,斟满两个杯子。他将一杯推向辛桐,另一杯自己端着,含着温和地笑让两杯相碰,发出一声脆响。

    “分手快乐。”他轻声说。“好好照顾自己。”

    辛桐没敢动,手探到口袋里的水果刀,心如擂鼓。

    江鹤轩似是没发觉她的忌惮,端起玻璃杯率先喝了下去。低垂的睫羽在毫无血色的脸上投下虚虚的影。

    辛桐亲眼见他一饮而尽,才敢将杯子凑到唇边。

    “我送你出小区吧,”江鹤轩说。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辛桐婉拒。

    一直提着的那口气终于倾泻而出,她感叹是自己多心了,事情还没发展到最坏的程度,她还能好好地过个年。

    或许她应该把目光转回傅云洲身上。

    辛桐换鞋出门,才走到楼梯口,身子一软,扶着楼道积灰的把手缓缓坐下。她看着自己攥紧扶手的雪白的手,指尖那红色的甲油残了一半,仿佛溅出的血点子。

    明明是……同一杯。

    一双苍白的手环住她的脖颈,宛如收敛双翅的白蝴蝶。

    “口服麻醉剂而已,别怕,乖乖的,别怕。”他轻声哄着,揉碎一朵花似的将她抱紧,松散的花瓣噗嗤嗤地散落在地。

    辛桐脑海里最后一个想法是——我信了那条蛇的鬼话!就该直接把他捅死,而不是等他先出手!

    ……

    她本能伸手向四周探去,耳边即刻响起铁链相撞的声音。

    锁住手腕的铁链很短,手只能

    在五厘米左右的范围移动,但极力伸长指尖还能勉强触到困住她的寒冷金属。

    她不算娇小的身子此时以一个极不舒服的姿态被关进狗笼,只穿着长袖睡衣,双手被缩在栏杆,全身上下动弹不得。身下铺着两层薄棉被,顶上铺有遮光的被单。

    麻醉剂带来的眩晕感还未散去,过剩胃酸搅得腹痛。明明什么食物都没下肚,可总觉得嗓子被固体堵住,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噎得人胸闷。

    嘴被一层层胶带封死,连带着呼吸困难。

    辛桐挣扎许久,一睁眼就瞧见了坐在她面前的江鹤轩。

    他以打招呼的和煦口吻,微笑着问:“醒了?”

    没遮眼和没捆脚简直是最后的仁慈。

    “小桐好像很不敢相信。”江鹤轩还是笑,眼角的泪痣媚媚的。“我知道你很警惕,不看着我喝,你绝对不会喝,所以是杯口和冰块……不过也不止这些。”

    他伸手,食指穿过铁笼亲昵地点在她的鼻尖。

    “在你离家的时候,维生素被我换过了,但小傻瓜一直忘了去吃,害得我在监控前等了好几天……所以我要想点别的办法。”江鹤轩不急不缓地说。“包括换你的水。”

    “你喜欢坐地铁,哪怕是上班高峰期你都会选择坐地铁。”

    “从家里到这儿要转两次车。第一条线是三号线,坐八站。出发站有一台自动售货机,卖冰露的矿泉水,罐装可乐、雪碧和美年达,阿萨姆奶茶,以及冰红茶。第二条线是八号线,两个站台之间有一个奶茶铺。八号线一直到小区,唯一能买水的地方是刚出地铁站的商城。”

    “两天前的上午十点,你发朋友圈说喝奶茶吐了,胃很难受……五天前还是朋友圈,晚上八点四十,你配图说自己想减肥。所以你不会买刺激性的饮料,也没法买奶茶,你也不喜欢喝红枣桂圆茶。所以排除掉可乐那一类和奶茶。”

    “余下的是你最常买的饮料,茉莉清茶,蜜桃乌龙茶,矿泉水,橙汁……小桐,你真的是非常长情的人,我统计过你这七年来喝饮料的数据,几乎没有变化。”

    “当然,我也没有很放心,因为小桐总是很任性。”他说着,露出无奈的表情,以最柔情蜜意地口吻说最让她难受的话。

    “热可可,牛奶西米露,巧克力拿铁,大杯原味奶茶加珍珠……你一定会买的几样。如果有新品,你会很高兴尝试。不过我问了那家奶茶店,他们说直到一月中旬才会再出新品。”

    “你不会让店员插吸管,因为你喜欢把吸管插在当中央……别忘了,你以前喝奶茶,一半的吸管是我帮你插的。”

    “对了,你也有可能自带水,毕竟新买了杯子。所以我也需要准备一个一样的杯子。”

    他咀嚼着辛桐增长的惊慌,温和地笑笑。“小傻瓜,你的淘宝账号还登在我手机上没注销呢。”

    “你不可能轻易让我做手脚,而我开瓶盖再下药非常容易被发现,毕竟矿泉水瓶的瓶口非常狭窄,而麻醉一个成年女性的剂量并不小……所以换你的水要比下药容易的多。我只需要让你去帮忙拿感冒药,再估量余下水的多少,等你回来,推倒什么东西,在你收拾的时候……悄悄换一下。”

    江鹤轩抬眼,和声问她:“小桐,你看完我的文档了吗?是不是很有趣?”

    如果现在的嘴不是因为被胶带封死,辛桐一定会把她知道的所有脏话扔到江鹤轩脸上!

    他故意没关电脑就是为给自己的后续操作筹集时间,亏得她还傻乎乎地搬椅子堵门。

    这些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收集到的,他自始至终都有两面人!

    江鹤轩拿过辛桐的手机,第一遍试密码,没解开。他眼神暗了暗,温声埋怨。“你以前都是拿我的生日当密码的。”

    他叹了口气,又试了两遍,解锁了她的手机。

    辛桐惯用的密码无非这么几种,说了,她是个长情的人。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萧晓鹿能按照约定那般打电话来。

    江鹤轩一条条翻着她的消息,毫无意外地看到辛桐给萧晓鹿发的消息。他有恃无恐地拿来笔记本电脑,在辛桐眼皮子底下拨通了萧晓鹿的电话,选中免提。

    “喂,请问你是小桐的朋友吗?”他说。

    手机那头传来萧晓鹿娇嫩的嗓音。“我是,怎么了?”

    “我是她男朋友。小桐发烧了,不好意思,没办法和你一起出去逛街。”

    萧晓鹿愣了下,灵敏地嗅到了危险的风头。她记得辛姐好像跟男友分手了啊。

    “你让辛姐接电话,”萧晓鹿皱着眉说。

    “嗯,你等一下,我把手机给她。”江鹤轩柔声道。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解锁第二个用户,从上万条语音里选中一条。

    辛桐听到电脑里传出了自己的声音。

    喂?——第一个文件,急促短暂。

    “辛姐,你没事吧?”萧晓鹿问。

    我有点不舒服——第二个文件,

    “哦,你没事就好。”萧晓鹿声调低了下去。

    我想睡觉了。——第三个文件。

    “嗯,那我不打扰你了。”萧晓鹿说完,挂断电话。

    毛骨悚然。

    七年的语料库,的确很丰富。

    他是一条条从微信和QQ的语音记录里扒的?还是把电话录音了?……或者兼有。

    “小桐,没人会发现你不见了。”江鹤轩轻笑一声,伸手抚过她的鬓发,温柔得仿佛未曾发起攻击的蛇,令人发抖的鳞片擦过面颊。“除了我,谁都不在乎你。”

    “我和你的房东说,我们要结婚了,准备搬出去……她很轻易地就让我解除了合同。”说到结婚,他毫无血色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深情款款的笑,令清癯的面容霎时被爱意铺满。

    “你总觉得自己能把自己照顾好,可实际上你根本照顾不了自己,你看,我只是不在你身边几个月,你就把自己送到医院堕胎了……我关你只是不想让你受伤。”他说得过于温柔了。“小桐,我说了,我不可能害你的。”

    江鹤轩假就假在太好。

    他摆在明面上的履历漂亮干净,让人挑不出毛病:高知家庭出身,成绩优异,会弹钢琴,高中担任学生会长,大学担任团支部书记,没有对任何人生过气,是能牺牲自己时间无条件帮助他人的存在。

    一个人,十余年,从未对他人表现过不满……究竟是什么概念。

    他的阴暗,他的不堪

    他埋在温柔下的偏执和歇斯底里……

    “不听话的小孩会被惩罚的,”他拿捏着商量的口吻,对辛桐说,“就关两天,好不好?”

    (把两章合并成一章写,文质彬彬的高智商犯罪者真的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了。)

    (其实原本设定里小桐自己从家里带了刀具防身……但写得时候突然想起来管制刀具不能过地铁安检。)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