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亡(四)微H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辛桐缩在矮沙发上,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昏昏欲睡。

    江鹤轩半环住她的身子,托着盛粥的小碗细细碎碎地吻着耳垂,哄着让她再吃一口。他今早剪蟹鳌时划伤了手,食指包着防水创口贴。

    辛桐半阖双眸,有气无力地伸舌卷了温热几粒米粒入口,便摇摇头,示意自己没胃口。

    她十几分钟前才在马桶前吐得昏天黑地,吐得浑身发抖,连两侧的腰都抽搐似的疼痛。江鹤轩给她送来昨日去药店买的暖胃冲剂,她皱着眉,眼眶含着生理泪水,一口气灌下去,喝完紧跟着就连药水带苦水一起吐,直到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光了才升起一丝轻松。江鹤轩也没料到两天的监禁会伤得那么厉害,他解开缚手的领带,拽住印着一圈薄红的手腕,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乖了,吃点东西。”他低垂着眼眸,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后脊骨。

    瘦了,仿佛急速缩水的果实。

    辛桐还是摇头,不吭声。

    江鹤轩叹了口气,摘下细边框眼镜,执起白瓷调羹往自己嘴里喂了一小口,反复嚼烂后反哺进她口中。

    辛桐推不开,只得勉为其难地咽下。

    他这样嘴对嘴喂了三四口就不敢再喂下去,生怕再吐。

    被监禁的第六天,第一次发生了江鹤轩计划之外的情况。

    辛桐很可能患上了急性肠胃炎,按理说及时吃消炎药便能没事,可身体的应激反应如狂风过境,让江鹤轩还没来得及筑起高墙便让偷藏的花被病魔纠缠。

    他不是医生,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他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普通人,一年能熬出一篇核心就心满意足,甚至昨晚还坐在电脑前,打上论文致谢词——感谢我此生唯一的爱人。

    理性督促他应该立刻带辛桐去医院就诊,可出门的风险太高,她又不是蠢货,六天的监禁足够去思考数十种逃脱可能。

    “生一个孩子吧。”江鹤轩忽然说,以近乎哀求的口吻。“我们的孩子。”

    他频繁内射时辛桐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她只是不晓得他是从何种渠道得知自己和傅云洲那个意外而来的胚胎的……谁走漏的消息?季文然,萧晓鹿,徐优白,孟思远……还是他以某种方式偷到了自己的账号,查看了自己和傅云洲的消息记录?

    身体的不适令她思维速度减缓不少,她只觉一阵冷风吹过,冻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某一刹那,辛桐会觉得自己很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但又会在下一秒,发现他全然陌生。

    “我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他,绝不打他、不骂他,不说一句要把他扔出去的话,也不逼他做一件他不想做的事。”江鹤轩缓缓说,指尖勾起她柔软的发,嗅着熟悉的气味。“他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同性恋、异性恋、无性恋……他是什么模样都可以,我都能接受。”

    “小桐,给我生个孩子,好不好?”上扬的尾音似是在征求意见,落入辛桐耳中只剩汹涌的欲望。

    假如没有脖子上扎眼的狗链,倒还有几分新婚夫妻对坐闲聊的温馨。

    他把身子轻轻地靠过来,似是为了不惊动她。皮肤接触有一股温暖的感觉,不管之后的事是带来难驯的野兽般的汹涌快感,还是纯粹的疼痛,此时此刻的皮肤相触都是温柔的,让人想到装在塑料罐里的蜂蜜。

    他身形硕长,没有肌肉,因为常年写字,拇指的指腹有一层薄茧。摘了眼睛后关着雾气的双眸深深望着她,眼角一点小痣。他的手臂环住她的腰身,扶住性器将尚未合拢的小花瓣顶开。

    辛桐第一次认识到男人疯起来是能无时无刻发情的。她如同一颗强行催熟的果子,轻轻一捏就能渗出汁水。可能是她的臆想,深夜难耐的夜晚,在半梦半醒间摸上小腹都能感觉到鼓胀的肉棒堵在宫口的不适。

    她的指尖揪紧他光滑的衬衣,被迫承受突如其来的侵入,唇齿间泄出不甘愿的呻吟。

    疯了,都他妈的疯了!

    他顾忌着她的身体,这回比前几日都要温柔,手指揉着乳房,嘴唇在她耳畔轻轻说着他很爱她,以及诸如此类的废话。

    每说一句情话,龟头就会轻轻吻上甬道里的软肉。

    屋内有一股极淡的咸腥气息,应是从厨房飘来的,来源于早上被肢解的海蟹。在情欲的的洪流下,她也觉得自己身陷大海,阴沉沉的天和漆黑的波浪拉着她的脚踝往下拖拽……逐渐溺亡。

    江鹤轩没有故意折磨她,这场突如其来的性爱只持续了二十分钟。他取来湿毛巾擦拭她红肿的花瓣。毛巾刚触上,挂着浓白精液的穴口就一缩,辛桐捂住眼闷闷地哼了声“好凉”,撇过头把脸埋在沙发里。

    “你不可能瞒一辈子。”过了许久,辛桐忽然说,干哑的嗓音如同一根火柴,轻轻划破幽暗的寂静。“被发现了,最轻也要进去两三年吧……你准备怎么办?”

    江鹤轩沉默地亲吻她微红的眼角,温和与暴烈同时存在于一个男人身上,他是一条有涨有落的河流。

    “没有人会发现,你是自愿的。”他轻声说。

    辛桐坐起身,面向江鹤轩,很淡的笑了下。“鹤轩,你觉得你付出的比我多,又得不到回报,就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平衡自己。但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没有公平可言。”

    江鹤轩没说话。

    辛桐接着说:“我这种人大概就是最被人看不起的那一类家伙,承了你的好,就时时刻刻念着。你成绩一直比我好,导师也说你学术上有天赋,去LA深造的名额也已经敲定给你了。鹤轩,这么多年情分,我还不想看你进去。”

    如果他是想要一个性爱娃娃,完全可以一不做二不休,干出更为过激的事。譬如打断四肢,用藤鞭和滴蜡,辛桐当然想过这种可能性——被用过激的手段折磨而死。

    但等了六天,身上的镣铐越来越少,心口的枷锁越来越多。

    她从狗笼睡到床铺,从断绝饮食到勉勉强强地喝粥,双手在昨天被解开,今天被允许看电视,从而终结了前五日只能发呆的糟糕状况。

    辛桐本以为隔离娱乐设施的时日会更久些,以期用漫长的孤独感去培养对饲主的依赖性——她明白这种把戏。

    可江鹤轩第六天就变相地默许她打开电视了。

    辛桐仔细想了想,觉得是因为江鹤轩自己也知道这种监禁没法长久。

    他的囚禁建立在伪造辛桐安好的假象之上。

    首先,利用她的心软将其骗入家中,设计好能让她喝下口服麻醉剂的方式,再用提前扒出来的语音向萧晓鹿伪造她只是突然发烧,阻止与她有关系的人进行寻找。

    但这种装病是有期限的,最多半个月,季文然或者林昭昭就会起疑心。就算江鹤轩要替她辞职,一封辞职信通过邮件发送到季文然的邮箱,剩余工资通过人事部打到银行卡里,辛桐也必须自己出面去收拾留在办公室的物件。

    更不要说辛桐还有母亲。

    事情坏就坏在他想让辛桐成为自己的妻子,而不是性奴。

    说到底,还是因为爱。

    因为爱,他选择给未来留退路,而不是伪造辛桐失踪、被奸杀或者被拐卖的假案。

    他想在未来的某一刻和她结婚。

    这种爱让辛桐感觉有点难过……她就是这样的人。

    “你很少说自己的事,但有一件事我一直记得。”辛桐声音轻柔。“你说你小时候被迫去学钢琴,还有考很多证书。有一次你没去上课,而是逃去新安的海边,兜里只剩三十块钱。回来后你妈一边大哭着说你不懂事,说自己有多心痛,一边把你关进屋子不许出来。”

    “后来出过很多次这样的事,她嘴上说着为你好、自己不容易的同时,又拿皮鞋把你的嘴抽肿,或是罚站一晚上不许睡觉……但你一直没逃跑,因为你不知道能去哪里。”辛桐呼出一口气。“你只说过一次,很早之前了,但我一直记得。其实你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我没有不在乎你。”

    江鹤轩看着她,保持沉默。

    他被击中了要害,宛如在白石膏雕刻的塑像划下一道细长的痕。

    “你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我没有不在乎你”——多好听的话啊。

    辛桐一口气说到这里,捂着嘴咳嗽几声,按捺住想吐的欲望,继续说:“鹤轩,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还没和别人说过,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初中有一段时间我很害怕,怕我妈突然有一天跟我说要给我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因为这件事偷偷哭了好多次,大抵是担心她有了新的孩子、跟别的男人组建家庭之后就会不要我。那时候我满脑子想得都是——假如有一天她生下了新的小孩,我就趁人不注意溜到产房里把他闷死。或者把那些小孩全从楼下推下去,杀掉他们,让他们永远也不会出现……鹤轩,我不是什么很善良的人,我甚至在心里列了一份计划,但我从没付诸行动……现在除了你和我,没人知道这件事。”

    她歪着头,慢慢地一笑,“可能我们这种人注定会不由自主地萌生出偏激想法,可想是想,做是做。一旦做了就没有回头路,而你现在还能收手。”

    江鹤轩静静地听完,目光平静。

    在推算出能将她囚禁的方法时,他就看见了计划最终结果的数种可能,并做好了迎接十余年牢狱生涯和一发子弹结束生命的准备。

    这六天,是他拿命在换的。

    “我不能没有你。”江鹤轩轻声说。“没有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话音刚落,被他随身携带的辛桐的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显示的备注是——傅云洲。

    (之前一直不让江鹤轩黑化的原因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一步会带来什么结果,从计划的实施到计划的结局,全都做过预测。

    他是抱着毁掉自己下半辈子的心实施的监禁,用自己的命去做最偏激的挽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