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中转站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欢迎再次来到命运中转站。”

    辛桐揉着完好无损的脖颈,幽幽叹气。

    她死亡的刹那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脊椎断裂的声响。

    其实不疼。

    发生地太迅速,她根本不是被撞死或者失血过多死亡,而是轮胎绞入车底的刹那,压断了后颈的脊骨。

    就……很突然,措手不及到连剧烈疼痛都无法感知。

    第二次体验强制冷静的辛桐较之第一回更为从容,她伸手使劲捏了捏后颈的皮肉,看向对面盘踞的黑蛇。

    “你知道马上就能跑走,结果突然被车撞死属于什么吗?”辛桐面无表情地自问自答。“这属于白给!”

    “欢迎再次来到命运中转站,您有三次提问权限,请仔细思考后使用。”森冷的机械合成音从它口中流出。

    “别跟我来这一套,”辛桐轻蔑一笑,她微微俯身,两腿微张,双手交叉着搁在身前。“你的理论是有悖论的。”

    蛇没说话。

    “你说四个人之中存在一个唯一凶手,那么就拿刚才结束的C时空举例,凶手是追出来的江鹤轩,对不对?他撞死了我。”

    蛇刚要开口,就被辛桐抬手打断。

    “表面上看去没什么问题。四个时空,一个时空一个凶手,每个人都在宿命洪流的裹挟中前进,只要我能杀掉凶手,那么就能打破循环……是的,看上去没问题!我倒死都着了你的道!”辛桐想站身质问,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压回座位。

    她喘了口气,稳住嗓音。“事实上……事实上,我也是参与未来的一份子,而平行时空一切都是基于现实……或者说是二十一世纪人类的共识构架的现实而诞生的。那么就会出现一个问题——”

    辛桐牢牢盯着蛇玉石般的瞳孔,吐出两个字。“自杀。”

    是,自杀。

    如果C时空的命定凶手是江鹤轩,那辛桐自杀呢?

    所谓的唯一且不重复的命定凶手就会从江鹤轩转移为辛桐自己。

    是她自己杀了自己,而不是江鹤轩杀了她。

    这是……一条悖论!

    “我早该想到的,”辛桐说,“在你说出有四个平行时空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C时空我是必死局。”

    四个平行时空,死亡一次跳跃到下一个时空,反杀一次跳跃回上一个时空。

    如果她在第三个时空就成功反杀,那么第四个平行时空就会成为孤岛。在那个封闭的孤岛里,只存在辛桐一次次被杀的独立可能。它不与其他的时空连接,就像一潭死水,没有东西注入,也没有东西流出。

    再加上近乎是白给的车祸。

    “是你在诱导他,除了你我想不到别的。”辛桐道。“鹤轩不是易修那种冲动的家伙,他耐心绝佳,是能把我关二十年等我患上受虐综合症的人……他绝对不会杀我,所以你往里面掺了一些巧合。”

    其实还有很多细节可以类推出这个结论。

    如果这条蛇有存想要拯救她的心,那么就该在A、B时空的间隙出面告诉她——“你此时正处于平行时空”,而不是在B与C时空的间隙姗姗来迟。

    因为不知道自己在平行时空,辛桐才在B时空认为江鹤轩是最大嫌疑人,从而靠近程易修。

    这次也是因为蛇说“你要在凶手杀害你之前找出并杀死他,那么你将跳跃回上一个时空”,辛桐才会选择独自去江鹤轩家,而不是叫上萧晓鹿一起去。

    没有它前面的隐瞒和诱导,辛桐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也许……眼前这条蛇本身便是命运的一环。

    “衔尾蛇象征无限和一切,可以和时空穿越对应,”辛桐看向它,“蛇也具有治愈的含义,譬如世界卫生组织的标识,权杖和一条蛇,这能和重生呼应。”

    “当然,它还有一个同样广为人知的寓意……说谎者。”

    一阵沉默过后,衔尾蛇空灵的机械音发散在眼前这易碎莹白构建而成的虚拟空间。

    “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类之一。”它说。

    “你要是被捆了七天,其中两天还窝在狗笼,你也能想明白很多事。”辛桐故作轻松地调侃。“度日如年啊。”

    “大体上不存在欺骗,”蛇说,“四个平行时空,一个时空一个凶手,反杀能回到上一个时空……这些定义全部真实。”

    “谎言是——”

    “这个属于提问。”蛇说。

    “好,那我提出第一个问题。”辛桐笑笑,深吸一口气。“D时空我还会死吗?”

    “会。”蛇答。“但不是他杀,是自杀。”

    辛桐听到这个回复,略显诧异地挑眉。

    “你存在的世界不存在强大到保护自己不被时空撕裂的设备,必须通过死亡达成量子分解,才有可能进行穿越。所以死亡是必须的。”蛇说。“你要杀死凶手后自杀,如此达成一条连贯的环。”

    “连贯的环?”

    “第二个问题了。”

    真没办法。辛桐摇摇头,开口:“行,第二个问题——什么是连贯的环?”

    “你原本有四个苹果,但被四个时空里的凶手各自拿走了一个。这四个人分别居住在城堡、草原、海洋、森林。”蛇开始打比方了,“他们拿走苹果之后把自己居住的家封闭起来,也就相当于截取了一个时间段……”

    “2019年10月末到2011年1月初。”辛桐插话。“被杀游荡在这段时间。”

    “是,”蛇扁平的脑袋上下浮动了一下,“你现在要从他们手中拿回苹果,但这条路是单行道,只能从头走到底,然后原路返回——离原本的时空越远,时空的裂变程度会越大,我和你说过的。”

    辛桐点头,表示自己记得这件事。

    “我必须诱导你走过前三个时空,再走回头路,不然没有经历过的时空会成为死循环,没有办法前进,只能不断地重复已经发生的事,”蛇一本正经,“不过我口中的已发生的事和你理解的不是一个,我是能看到时间的四维生物,不过你也不需要理解,努力自救就行。”

    “所以?”

    “你思考过死亡之后是什么吗?”它突然提问。

    辛桐没说话。

    “有人相信轮回,有人相信天堂地狱,但不论是哪种神话,死后都有别的东西在等待。而不是消失。甚至是现代科学也有类似的说法,一切分解成微粒,再进行重组——物质守恒——没有什么会消失不见,它只是变幻形态而存在。”它一个超现实生物居然开始谈论科学了,可惜辛桐是个文科生。“你已经到达最后一站,杀人者意志逐渐薄弱,反杀几率也在上升。从毫无反抗能力的谋杀演化为意外居多的车祸,你应该能看出这是递减的。”

    “的确,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在骗我。”辛桐笑了下。

    玉石雕琢的蛇面露出一丝接近于人类的无奈表情:“悖论会让时空坍塌……就是戛然而止,消失,什么都不存在。你和那个时空的一切都会被碾碎成无意识的微粒,游荡在间隙,等待重组。重组之后的东西也与你无关,就好像动物和植物,都是碳基生命,但是不同的存在。”

    行吧,又是足够合理的解释。

    蛇继续说:“最后一个时空很特殊。宇宙为拗成一个闭合的环,会在你被杀,和凶手被杀之间导出第三个结局。”

    第一个结局:辛桐杀死D时空凶手,跳回C时空,再依次回溯,直到成功回到主时空。这般,四个时空被辛桐的穿越串联成一个大型的衔尾蛇,能量稳定。

    第二个结局:凶手杀死辛桐,D时空结束,辛桐彻底溃散成无意识微粒。这样的结局会使四个子时空彼此独立,自己咬住自己的尾巴,而不是如同第一个结局那般,被切割出裂口,而后进行串联。

    第三个结局:意志在不断减弱的杀意被彻底磨灭,杀人者放弃杀人,被杀者放弃复仇。前面的三个时空会因此瞬时坍塌,分解出来的能量补充到最后一个时空,让最后一个时空完成自我咬合。也就是说,如果双方都决定放弃杀人,那么辛桐能以D时空的身份在D时空正常地生活下去。

    “许多人都会选择留在最后一个时空不返回。”蛇说。“毕竟比起面对未知的风险,还是安心窝在一个地点来得划算……人类真是懦弱的生物。”

    喂!好好的,人类招你惹你了!

    “请相信我,我提出的永远是最优解。”蛇信誓旦旦。

    “最后一个问题,”辛桐深吸一口气,“我回去之后,他们怎么办?我的意思是既然是平行时空,那么——”

    蛇打断她的话。“对于你来说是直线,对于他们而言,是无数个圈。”

    为防止辛桐不理解,蛇进一步解释:“从你的视角去看,你是先是活在A时空,被杀,进入B,然后是C,接下去是D。于你而言,有先后的区分。A时空的你在前,位于C和D时空间隙的现在的你在后,是一条笔直的线。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时空是并行的,处于圈中的他们,所有的一切,你们的相遇、分别、杀与被杀,全部是同时进行。等到你回到主时空,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是同时进行的事将会猛地压缩,一下子聚拢。”

    “通俗点来说,就是等你回去,他们也会拥有四个时空的记忆。”说道最后,蛇彻底放弃了繁复的理论解释,直接说结果。“一切都是……主时空的投射。”

    “让我想到了洞穴理论。”辛桐喃喃。“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世界的投影。”

    蛇颔首,它冷声道:“我觉得你做好准备了。”

    ……

    “我说过下一个骗局见,对吧。”蛇看向你,姿态浮现一丝倨傲。“所以某种意义上,我没说谎。我说了我在说谎,就不算是说谎。”

    “哦,这让我想到你那里一句蛮有名的话,”它又变得若有所思起来,“是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

    “就好像每次她的死亡都会买一赠一,凶手杀了她,又会因为她而自杀。谁杀了我,我杀了谁,嗯哼,很有趣是不是?”

    “其实我讨厌聪明人,她这种人很容易就能干扰我的计划。她这次要是反应再快一点,或者莽一点,直接实验性自杀,真的没什么好谈的了。”蛇说。“我相信,那些不能杀死她的和能杀死她的,都会让她更坚强。”

    “那么按照惯例——诸位,下个骗局见。”

    (第二卷完)

    ―――――我是欢天喜地的分割线

    我写完第二卷正文部分了!!!我好开心啊啊啊!!!

    今天花了一整天,尽力写完了最后两章,刚好一百章左右,三十万字上下,基本按计划进行。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了我藏了一整卷的漏洞,哈哈。这也是为什么这篇文拥有充满声音和画面的名字的原因——是谁杀了我,而我又杀了谁?映照死亡的买一赠一,以及自杀悖论。

    这次的命运中转站补充第一次,合起来基本能构建一个还算稳定的世界观……应该吧(摸下巴)。

    明天会更新长长的坑(我)边(要)闲(请)谈(假)。

    总而言之,我写得很爽!!!就这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