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鸟 (五)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这是录音器,这是微型摄像头。”

    “他找我去做什么?”

    “我不能说。”

    “你为他做事做了多久?”

    “我不能说。”

    辛桐接过两样东西,一个别在衣襟,一个装入口袋。

    “除了我,还有谁知道?”

    “只有你。”徐优白说完,顿了顿,接着开口。“辛姐,看过无间道吗?——我从前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懂,好好照顾晓鹿。”

    “我什么都不是,怎么娶萧家的小姐。”

    “我是女人,我比你知道她想要什么,也比你清楚她不喜欢什么。”辛桐说。

    “其实我没做过什么,”徐优白说。

    辛桐笑笑:“过去就过去了。”

    说完,开门下车。

    时间倒转回两个小时前。

    这时候,电话响了。

    辛桐接起电话,是徐优白打来的。他似是感冒了,说话闷闷的,不通气儿,简要地打了个招呼后,同辛桐讲——傅老爷要见你。季文然原想换衣跟去,被辛桐阻止,她让季文然别担心,临走前还不忘给两人做早饭。

    徐优白为傅常修做事的动机,历经了三个时空的辛桐自然清楚,说来说去还是为萧晓鹿。

    毕竟在傅常修面前,傅云洲提不上眼。

    辛桐有时真觉得傅云洲可怜,他疯了的母亲,无情的父亲,叛逆的弟弟以及当二五仔的助理。不过转回来想想,辛桐觉得自己才最可怜——参加一个年会就能被奸杀;活回来谈了个恋爱,莫名其妙地吃一嘴套路后被勒死;不想恋爱想分手,结果被关狗笼饿了两天,最后被车压断脊骨。

    在一堆人形妖怪中,季文然除了能把人骂得脑溢血,其余都挺好。

    她下车,随侍者穿过一重重的房间。

    傅常修享受被簇拥的高傲,身侧仆役如泥沙。

    那个曾经在祠堂给人磕头磕到头破血流的少年郎,如今身居高位,想跪在他脚边磕头的人数不胜数,以至于他对待自己的儿子们,也如同对待奴婢。

    他令下人往辛桐手里送一盏茶,深情款款地询问她近来可好,同哥哥们的关系如何,实习是否顺利。辛桐小口饮着清茶,低眉顺眼地一一回应。摄像头开了,录音器也开了,徐优白既然将这两样东西交到了辛桐手里,那么时刻准备着总没坏处。

    傅常修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小桐越大越漂亮,像妈妈。”

    “不比她。”辛桐道,她要是继承了刘佩佩的一半美貌便不会活得那么辛苦。

    傅常修啧了一声,感叹:“你母亲,确确实实是万里挑一的美人……红颜薄命。”

    辛桐垂眸,吹散茶汤上盘踞的热气。

    假若她不死,也会沦为男人们的玩物、一个依附于男人的婊子……那个年代女人能上学的本就少,刘佩佩读完六年小学后出来做工,十六岁跟了辛淮飞,十八岁有了辛桐,前十八年决定了她的后二十三年的漂泊不定。

    美貌对于一个贫穷懦弱的女人而言,是毒药。

    “二十三的年纪差不多可以谈婚事了,”傅常修说完,淡淡补了一句,“你与云洲,传出去总归不好听。云洲有婚约在身,将来要接手傅家。”

    辛桐跟傅云洲的事……还能谁传,B时空辛桐跟程易修,D时空她跟傅云洲。

    徐优白,等我回去就要让晓鹿毙了你这个二五仔。

    “他已经二十八了,你有让他接手的意图吗?”辛桐反问。“二十岁到如今,整整八年,他给你做牛做马了八年,你还想如何?”

    “成家立业,男人总归要先成家再立业。”

    “那我与易修在一起便是,他不用成家立业。”辛桐轻笑。

    “还不懂吗?你不能跟他们之中任何一个在一起,你是佩佩的孩子。”傅常修冷声道。“过几日陆家的嫡长孙要来,陆家是燕城世家,打民国便有头有脸,不像我……一夜之间跻身上流。”

    合着是相亲?辛桐挑眉。

    她讥笑着放下茶盏,“我是她的孩子,但不是你的孩子。与其说你把我的母亲当成你的妻子,觉得我与哥哥在一起是乱伦,倒不如说你在害怕辛淮飞……你害怕自己的子嗣、自己的奴婢,被辛淮飞的血脉俘获。”

    他腐朽的身躯已经感觉到了……来自辛淮飞的威胁。

    B时空里,那封致命的邮件由他发出,C时空里,辛桐在办公室仙人跳完傅云洲,当日就被傅常修带走。不管弟弟如何叛逆,傅云洲都不会置其于死地,这是他命定的软肋。

    家门口的红油漆,江鹤轩接她回去吃饭,提到程易修时母亲的欲言又止,萧叔叔留下的一叠钞票,在路边看到的一闪而过的豪车。

    横跨不同时空的线索被串联,编织成密密的网。

    辛桐嗅出了暴风雨前夕的气味。

    她微微一笑,搁下瓷盏,起身道:“那个陆先生我会去见,但我想告诉你……我母亲的死是因为你。别故作深情,她与沈阿姨亲如姐妹,委身于你全是为我,以至于最后她宁可死,也不愿当你的妻子。”

    徐优白坐在三楼的其中一间会客室等辛桐出来。

    一重又一重的房间,一层又一层的楼房,以至于需要安装直升电梯来抵达不同的楼层。在此等庞然大物面前,老宅反倒成了一条卑微喘息的小狗,正如傅常修与傅云洲的关系。光可鉴人的桌面的中央摆着新鲜水果,纵使伸长胳膊也够不到篮子。那只是有一个需要每日更换的装饰,并非供人品尝。

    徐优白在这一瞬,突然思考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值得。

    他不知道富有如傅常修是何种感受,总归是越有钱越好。他想娶的是萧家的小姐,可与她登对的是未来能继承这栋连绵如山的别墅群的男人,每每想到这点,他往前行走的脚步就会停顿片刻。

    萧晓鹿喜欢躺在床上一边吃薯片,一边刷搞笑视频,笑得震天响,声音大到徐优白在书房办公也能听见她欢快的声音……如果住在这种房子里,就听不见了吧。

    她喜欢吃自己做的饭,尽管徐优白觉得自己的厨艺还不如乡村承接红白喜事的野厨师。她还喜欢拉他去夜市吃垃圾烧烤,弄脏的裙子时常要扔掉买新的。她喜欢窝在小小软软的地方,像一只矜贵的猫儿,不管身价多高,都喜欢在角落缩成小毛球。

    徐优白是被天使手误捡回家的凡人,还在思考如何平衡金钱与感情。

    正当他思考得入神时,会客室的门被打开。

    辛桐走到他身边,说了句,“走吧。”

    “要带你去见傅总吗?”徐优白问。

    “先带我回家。”辛桐说。

    “傅总其实早你知道联姻的事。”徐优白道。“但没同你说,怕惊动你。”

    “晓鹿也知道了,是不是。”

    徐优白沉默。

    辛桐看他一眼,心中了然。

    必定是萧晓鹿求徐优白出手帮自己解决联姻这个大麻烦,不然他不可能轻易暴露自己。

    纵使金钱相互吸引,可除去爱情,一切无关紧要。

    “这件事我不会同哥哥说一个字,”辛桐轻轻告诉他,“可优白,我想告诉你——可爱和无能是两码事。晓鹿选择你,只因为你是徐优白,你的能力、智识、品格……请别让她失望。”

    “所以你拒绝傅总。”

    “是,所以我拒绝傅云洲,”辛桐笑了笑,“他欠教训。”

    坐优白的车回到傅云洲的卧室,已是下午。

    她打开窗,冷风迎面刮来。

    一屋子的烟味。

    我不在家,连花都不知道换,辛桐一边吐槽,一边抽出花瓶内供着的玫瑰,扔进垃圾桶。花枝的底端已然腐烂,绿意化为恼人的黄褐。

    江鹤轩告诉她,一个人一辈子能习惯的东西是有限的。

    我们依靠50%的本能,40%的惯性,和10%的理性生活。一个人的出身、学识、喜好、经历,都会渗透到他的言行举止,转而促使他做出选择。因此,人会重复自己以至于上一辈人的错误。

    程易修的懦弱与勇敢相伴,江鹤轩的暴烈与温柔并存。

    那么傅云洲呢?他心里藏着什么?

    辛桐想知道。

    (我快要解脱了)

    ΓΘ UгΘUW U.ΘгG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