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小玉儿裸身入宴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当赵姝玉被人推着走出屏风之后,只穿了一只鞋子的她,心底是怦怦直跳,慌乱无比的。

    别看她平日里看似机灵,在哥哥们的面前惯会讨好卖乖。

    在赵府里偶尔也能拿出大小姐的威仪,训斥偷懒的下人,更甚至还能为犯了错的婢女争取一个重来的机会。

    但真的到了这等富贵糜烂的腌臜之地,以她一个没有身份加持的弱女子,想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只求不身败名

    裂,离开了这拈花宴,她还能做回赵家的四小姐便是万幸。

    也幸得她从小被赵行远刻意娇养,让她知礼数却不识礼教。

    若是换成了其他大家闺秀,怕是就连小家碧玉,或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也受不了这等折辱,只求速死明志。

    可偏偏赵姝玉不仅没那些三从四德的闺秀心,更在几年前就开始被嫡亲大哥调教情欲,后来又与府上的大总管有了

    私情。

    偏生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为了能与赵姝玉长期保持私情,是对她灌输了不少女子当可享乐于情欲的说法。

    而赵慕青那晚来的严厉训诫,不仅没有丝毫效果,反倒激起了赵姝玉强烈的逆反之心。

    只是,这一逆反,便阴差阳错地逆反进了沟里。

    当赵姝玉成了这淫宴上供人玩乐的妓子,身陷囹圄,甚至已被陌生的男人碰了身子。

    她还能保持理智,苟且当下而求后安,实要感谢赵行远和霍翊坤孜孜不倦的教诲。

    可话又说回来,若没有他二人的刻意引导,赵姝玉如今也只会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

    万万不可能出现在这等淫宴之上。

    所以,这世事,谁因谁果?孰是孰非?

    不过是一场你我都难以分说的唏嘘罢了。

    而此时的赵姝玉衣不蔽体地被人推出屏风之后,满脑子想的,也都是如何不被人发现身份地熬过当下。

    她这等模样,已是不敢再去幻想找三哥哥求助,只求能躲则躲,待这主宴完毕,她没被人看上选中,方有一丝平安

    离开的希望。

    只是,当赵姝玉和其他蒙了面的女子一样,缓缓巡走于两排环绕戏台的软榻之间。

    那些在宴场上或坐或站的贵人们,早已被场中央淫乱不堪的画面刺激得血脉偾张。

    不少妓儿们被贵人们一把拽住,或就地,或上了软榻行淫。

    而赵姝玉在推搡中,躲过了几次咸猪手后,终于跑到了一边缘处的梁柱后。

    她捂住胸口,心跳如擂,浑身发颤。

    因为就在刚才,她看见了三哥哥和高熙珩!

    他二人正坐于一方席位之中,貌若悠闲地喝着酒。

    而当她站在几名女子之中,路过赵西凡所在的席位时,她前面的女子竟刻意停下了脚步。

    且不说身形相貌,单是衣衫,她一眼就认出了今日她跟了一路的两个人。

    当下,她便吓得浑身发抖,努力想离开这方软榻前。

    可站在她身边的女子,似乎都极为中意赵西凡和高熙珩,当下扭着腰肢跪地敬酒,或是主动入席送上娇躯。

    反倒赵姝玉像个木头一样杵着,很是格格不入。

    可正是她的格格不入,引起了这二人的注意——

    ————————

    拈花宴的脑洞是猫临时开的,大家有什么喜欢的play或者剧情都可以留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