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38章揉着她腿间的肉核套话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这紫衣男人的一舔一碰,技巧十足,赵姝玉一个激灵,淫痒涌向下腹。

    然她心中却顿时不安到了极点。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磕磕巴巴地回答,欲图蒙混过关。

    可男人却轻轻一笑,手指捏住她的乳尖用力一掐,然后手缓缓滑向下腹。

    “还想骗我,小东西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来我邀月楼想做什么?”

    男人一边说着,一双极会挑逗的手掌在她身上来回抚摸。

    赵姝玉被男人锁在怀里,战栗连连,下腹餍足的淫欲很快又被挑逗起来。

    然她却清楚地知道,若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暴露出来,后果根本不堪设想。

    她喘息着依然矢口否认,装作听不懂对方的问话。

    然而当紫衣男人将一个荷包放到她的面前,赵姝玉顿时傻了眼。

    只感到大祸临头——

    那精致小巧的荷包正是她的贴身之物,在初进这邀月楼时随着衣衫一同换下。

    这荷包是她亲手所制,绣工算不得好,然荷包一角却绣着一个赵字。

    “赵家……这锦州城里,也没几户姓赵的人家。”

    男人慵懒开口,一手圈住她的腰肢,一手摸进她的腿间。

    也没急着插进穴里,只微微分开两片花唇,碰上那粒鼓胀的肉核,轻轻地揉了起来。

    “你是哪个赵家的人?是东远巷的赵源赵大人府上,还是南雾巷的赵行远赵大公子府上?”

    男人一字一句慢条斯理地说着,当说到后半句时,他敏锐地察觉到怀中女子有一瞬的僵硬。

    男人勾起嘴角,手指也由揉变夹,食指和中指夹住小肉核,开始快速上下搓动。

    与此同时,他的唇也凑近赵姝玉的耳旁,“今日这拈花宴,来了南雾巷赵家的三公子赵西凡。”

    当赵西凡三个字说出时,他已感觉到赵姝玉明显的颤抖,他低低一笑,将手指顺势插入那涌出不少汁水的小穴,两指扣住那甜软的凹处大力抖动,他轻声又道:“赵西凡是你的谁?”

    “呜、呜……不要……我不是……求你……”

    赵姝玉终是承受不住下体的快感和心中的恐惧,不仅哆哆嗦嗦地泄了男人满手汁液,更眼儿含泪地开始低声求饶。

    男人被她一双水媚灵动的眼睛摄去了魂魄,想起方才在主宴的戏台上,这小东西也是用这般眼神看他。

    那种不甘不愿,又不得不承受的模样。

    明明是在拒绝,却又勾人得紧。

    便是碰过再多的女人,男人依然觉得赵姝玉是难得一见的娇媚可口。

    只是还未看过她面纱之下脸,这般想着男人抽出手,覆上赵姝玉的脸,在她惊惶不安的目光下,一把扯下了她的面纱。

    男人目光一瞬怔愣。

    手指轻抚上赵姝玉的脸颊,尽管这张小脸上此刻满是恐惧,但却丝毫不损她的美貌。

    “这小模样,赵西凡怎么会舍得下你来这拈花宴?”

    “瞧这脸蛋,这奶子,这穴儿,真真可惜了,你竟是追他追到了这里。”

    男人一边摇头,一边在赵姝玉身上抚弄,言语间显然误会了她和赵西凡的关系。

    赵姝玉在惊恐之中也听出了一丝端倪,但更重要的,她发现了这个男人竟是五楼主宴中,那台上的司仪!

    第138章伺候好他,就放过她

    在五楼主宴,那出寻芳纳宝戏时,这个将缅铃放进她身体里的男人,更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将阳具插进了她的身体里。

    而此时他出现在这邀月楼顶层的房间里,身份显然不是一个司仪那么简单。

    赵姝玉甚至隐隐猜到了男人的身份,却不敢开口询问。

    而她的身份也已经被男人猜到了些,若继续嘴硬,男人只需派人去赵府稍微打听一下,就什么都瞒不住了。

    赵姝玉一阵急思,将计就计道:“我只是三少爷房里的丫头,求大人放过我……”

    “丫头?赵三公子也是好福气,得来个如此貌美的丫头。”

    紫衣男人低低谑笑,手指毫不客气地在赵姝玉的下体里来回抠挖。

    连后面的菊洞也没放过,两指轻松地探了进去,又在她耳旁道:“方才你就在你家少爷身边被别的男人操了,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很爽?”

    赵姝玉颤抖着身子,低着头,咬唇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

    赵姝玉沉默几息,支支吾吾道:“巧、巧儿。”

    赵府没有巧儿这个人,这只是她随口胡掐罢了。

    男人似也只是随口一问,揉着她的穴儿,低头吻着她的脖颈,“我叫青墨,青岳如墨的青墨,今日你伺候好我,我就放你回去。”

    闻言,赵姝玉低着头沉默半响,半响后轻轻“唔”了一声,算是同意。

    这是她唯一的选择,趁着这个名叫青墨的男人只是想玩玩罢了,她还有一线生机瞒天过海。

    这般想着,赵姝玉乖巧地伸出手臂勾住男人的脖颈,有些笨拙地亲吻男人的耳际。

    少了一层面纱的遮蔽,她吐气如兰,顿时刺激得青墨胯下阳物更加硬挺。

    “青、青墨,可以只有我们吗……”

    她娇娇开口,埋首在男人颈窝,似带着羞涩。

    然实则却是不敢将脸暴露在下面那十几个淫乱交媾的男女面前。

    男人眼眸一转,紫袖一挥,玉榻前便落下的一层纱帐。

    纱帐外隐隐绰绰一片淫乱之景,纱帐内是一方玉榻旖旎。

    总也算是有了几分私密,赵姝玉心知不能太过强求。

    她抱着男人的脖子,把平日里对付赵行远那套使出来,想让男人尽快完事。

    可她这一套,和幼猫抓挠差不多。

    少近女色的赵行远、霍翊坤许会受不住,但在邀月楼的主人面前,便如小儿打滚,不值一提。

    她亲亲舔舔半响,都不见男人有下一步动作。

    反倒得来青墨一句谑笑,“你平日里就是这样伺候赵三公子?”

    赵姝玉自是不知自己是何等生涩,最后干脆直接伸手,握住那根肉棍,撸了起来。

    真是一个毫无情趣的丫头,青墨摇头失笑。

    接着他打开一旁矮桌上的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圈布满长毛的东西。

    赵姝玉不知那是什么,只见青墨将那圈子直接套在了自己的阳具上,卡在龟头的棱边下面,乍一看去,着实怪异。

    赵姝玉不解地看向青墨。

    青墨勾唇一笑,“既然这么急,就直接上来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