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严锋此人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因着家世显赫,出生显贵,一直以来严锋都是一个颇为自律之人。

    便是后来到了锦州从军,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校尉,也从未放纵过自己随意行事。

    同样,他也并非纵欲之人,就算平日里憋了太久火气找个妓子发泄,也很快就完事。

    他从不会在意女人的感受,就算那妓子被他操出了血,哭着求饶,他也只觉得女人不过是个物件,多给些银钱打发便是。

    可自从一个月前赴了那场拈花宴,他的身体便记住了一个女人。

    一个连脸都没见过,却恰好能够撩动他心弦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还是个被许多男人操过的妓子,对他这种身份而言,连提鞋都不配。

    可偏偏,他碰了她之后,就想给她赎身。

    千金也好万金也罢,他第一次想要得到一个女人。

    可惜一转眼,这女人就跑得无影无踪,连邀月楼的管事也不知她是从哪里混进来的。

    自那以后,尽管他多有留心,但却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个女人,就连惊鸿一瞥中,有三分相似的,也未曾遇到。

    被一个容貌都没见过的妓子扰乱心神,让他感到有些烦躁。

    接着年关将近,他回了盛京,想将此事就此揭过。

    可没想到,严宝儿的任性出走,让他不得不立刻折返锦州。

    而更加出人意料的,他也因此找到了她。

    一个身份和妓子天差万别的贵女,在他第一眼看见她时,就认出了她。

    不仅仅是因为那双刻在他脑海里的眼睛,和在他耳旁喘息呻吟的娇嫩嗓音。

    还因她对他并不陌生的眼神,从疑惑到愕然震惊,再到急欲遮掩,强装不识。

    她到底还是生嫩了些,在他阅历沙场的眼里。

    所以当她不停地矢口否认时,他只想让这个狡猾的小女人被他操到求饶。

    后来,她是求饶了,可他却根本不满足。

    而且她的身上,还有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以及她穴里夹着的淫物。

    这让他十分窝火。

    至于他在生气什么——

    被操得死去活来的赵姝玉全然不晓。

    她不知这男人在操弄她的时候,一向平静冷硬的心湖已是几番波澜起伏。

    对她而言这是一场意外的被迫偷吃,变成了主菜,登门上脸。

    让她叫苦不迭。

    可不能否认,这种强横中透着些许粗暴的性事,带给她的欢愉也是十分极致的。

    她坐在严锋的腰上,被上下颠着身子。

    那异常粗硕的肉棍不停贯穿她的下体,顶开花心,将她的小花穴蹂躏得一塌糊涂,让她泄了又泄。

    被强悍的男人操弄,就是又疼又爽,高潮不歇。

    竟就这样骑马儿一样被颠了小半个时辰,她已泄了六七次,严锋却依然不射。

    然后,她变成了他胯下的小母马,趴在床上撅着屁股被他狠狠骑乘。

    那满是汁水的肉洞被插得大开,和拈花宴上被开了穴的妓儿,差不多可怜。

    同样另一个小洞也没被放过。

    在她娇滴滴地哼了几声痛以后,男人的肉棍就从她的花穴进了菊穴里操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