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她骑不动他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赵氏嫡女(np) 作者:一蓑烟雨

    面对严锋的冷言冷脸,赵姝玉恼意大发。

    一下扑到对方身上,咬住严锋的脖子不放。

    还一咬再咬,自觉是拿出了虎扑的气势。

    她确实也咬痛了身下的男人,只是这疼痛还当不了男人平日里在沙场操练时的万一。

    反倒激起了雄性强烈的征服欲。

    受了那猫口小牙的勾引,严锋气息粗重,下腹阳物被坐在身上扭来扭去的女人夹到发痛。

    他稍是闪躲,想避开她不知死活胡啃乱咬的小嘴。

    可赵姝玉却以为奏效,顺势又咬上他的肩膀。

    这真真是猫儿发了怒,爪子不好使,就用牙。

    却不知她这种发怒,比翘着屁股勾引还让男人受不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下面咬着鸡巴,上面咬着人,又在发脾气,又要讨着操让人血脉偾张。

    便是阅人无数的范显萧沐等人,都受不住这又娇又淫还不自知的小女人。

    更不用说严锋这等长期压抑克制之人。

    顷刻之间,那原本还在闪躲的男人忽然用力钳住赵姝玉腰,胯下发力,猛向上顶。

    本是被她磨着穴儿找爽头的肉棍,顿时成了逞凶作恶的器物。

    那肉器向上狠顶狠插,次次捅开花心,顶进她身体里的最深处。

    赵姝玉一下就被插得叫了起来,“啊啊,你……你……”

    却被操弄得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能抖着屁股受着,穴里淫汁肆溢。

    同样也没了力气再去咬严锋,皱着秀气的眉头,扬着脑袋,一头青丝散乱摇晃。m点肉肉屋(拼 音)点B iz

    一时间肉体交弄,淫声粗喘。

    床榻吱嘎大动,便是站在屋外小院里细听,也能听见屋里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这憋了一个月的男人,干起穴来着实生猛。

    就着抱操的姿势,也能将赵姝玉再次干到失禁。

    只可怜那床榻上的小娇儿,在自家府邸偏远的客院里,被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狠狠奸淫。

    两条腿儿无力大开,身子狂颠乱摆,一对奶儿晃到近乎甩动。

    不知泄了多少次,嗓子都叫哑了。

    被男人喂了几口冷茶,又继续挨操。

    她骑不动他,就再次换成他骑她,把她骑到吱不出声,又把她翻过来,躺在床榻,两条腿儿放上他的肩头,压得她屁股向上,他的肉棍向下,猛干猛操近千抽。

    两人交合处汁液乱溅,赵姝玉的下体被插得又红又肿,那小花心被捅穿泄阴不断,委实到了她不行了,他也一忍再忍难以维继,才又灌了她满壶阳精,结束了这一场野蛮又持久的性事。

    此时赵姝玉已是累得连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严锋却射得浑身舒爽,十分过瘾。

    喷射完毕,他也不抽出阳具,一翻身将赵姝玉抱在胸口,让她张开双腿趴在他的身上,扯来被子一盖,两人就这样睡去。

    下半夜,赵姝玉睡得迷迷糊糊,浑身酸痛地醒来。

    趴在人身上睡觉肯定不舒服,更不用说这肉垫还又硬又热。

    赵姝玉极不舒适地趴在严锋身上扭扭哼哼,想从他身上下来,自己睡觉。

    可严锋长年呆在军营,十分浅眠,几乎在赵姝玉醒来时,他就醒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