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00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00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00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总裁,我调查到下午三点多时,夏小姐上了一辆绿色的计程车,车牌是XXXX,咖啡屋里的晓语说,夏小姐当时只跟她说出去一下,没说要去哪儿。”左铁男战战兢兢的汇报着。

    “笨蛋,没用的东西,叫你们找个人就那么难吗?”欧子诺真的是急红了眼,心已经揪着痛了。

    “总裁,你想想,夏小姐还有什么朋友?”莫天佑从下午开始找,按照欧子诺给的地址,夏月明可能会去的地方,他都找遍了,都没有她的踪影。

    “她的朋友,她的朋友很少,没几个。”欧子诺喃喃的拍着脑袋想,忽而,他想起了齐烈。

    “对,还有齐烈,马上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找来,对,问悠悠,她一定知道。”欧子诺急得有些凌乱了,那种干着急的感觉太无助了。

    “我马上去问。”左铁男迅速的转身出了书房,走向程悠悠的房间。

    此时,其实程悠悠也过得很煎熬,在房间里烦躁不安的踱来踱去,这个钟点了,欧子诺还在找夏月明,她心里害怕着,也隐隐的感觉到不安,突然,她不希望夏月明有事。

    本章完结

    ☆、142.十倍奉还(月票满百加更2000字)

    不知道杜安平对夏月明怎样了?把她弄到哪里去了?下午他打来的电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只说了他帮她解决夏月明,让她帮忙拖住欧子诺。

    天哪,解决夏月明?他不会把她给杀了吧?

    这个想法一闪过脑海,程悠悠便一阵惊慌,她虽然恨夏月明,可不想她死。

    连忙抓起手机,拨打了杜安平的号码,可是对方居然关机了。

    搞什么?

    她生气的举起手机正想摔,忽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请问你有齐烈的联系方式吗?”左铁男在门外问。

    齐烈的联系方式?

    程悠悠疑惑的打开了门,看到一脸着急的左铁男站在门外。

    “小姐,请问你有齐烈的联系方式吗?总裁急要,麻烦了。”左铁男再一次重复着问题,他真的急死了。

    程悠悠不说话,迅速的从手机里找到了齐烈手机号码,给了左铁男。

    左铁男如获至宝的拿着齐烈的手机号码重回到书房,心里祈祷着一定有夏月明的消息。

    欧子诺连忙拨打了齐烈的号码,心里同样的祈祷着能找到夏月明。

    上天终于听到他的心声了,齐烈怒吼着告诉了他,夏月明在哪里,她现在很不好,非常不好,他现在正赶过去找她。

    齐烈还警告了他,要是夏月明有事,他不会放过他的。

    欧子诺在心里想:要是夏月明真有事,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马上率领了众多保镖气势冲冲的朝着夏月明所在的那个小山村飞奔而去。

    程悠悠看到欧子诺和一众保镖出去了,心里忐忑极了,她再一次拔打杜安平的号码。

    本来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居然通了。

    “喂,悠悠,有事吗?”杜安平的声音充满了疲惫,听起来有几分颤音。

    “杜安平,我问你,你把夏月明弄到哪里去了?她怎么了?”程悠悠直呼其名,直截了当的问道。

    一听到夏月明的名字,杜安平不由的全身颤抖,此刻他害怕极了。

    “我……我……她……她……”

    “什么我我她她的,她到底怎样了?你快说呀。”程悠悠急得炸毛了,她几乎是对着手机吼了。

    “我杀了她,把她扔到郊外去了。”杜安平闭着眼睛说,他后悔了。

    “什么?”程悠悠觉得一阵晕眩,双腿一软,无力的跌坐在地上,杜安平的话犹如一个炸弹般投到了她心里,把她炸晕了。

    数秒后,反应过来的她像疯了一样对着手机乱叫:“你疯了吗?谁让你杀了她?你这个混蛋……呜呜……怎么那么丧心病狂……”

    “我……我也是为了你,悠悠,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你和欧子诺在一起了,你不要像你妈那么傻,你不对别人狠一点,受到伤害的就是你自己。”杜安平出自真心的想保护女儿。

    “可是你……你也不能把她给杀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子诺哥像疯了一样到处在找她吗?要是让他知道是你干的,他非要拉上你陪葬不可,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呢,有你这么帮我的吗?你这是在害我,不是说过我的事情不用你管的吗?”程悠悠越说越激动,本来苍白的脸色也因此而涨红,坐在地上的身体颤抖不休。

    “呜呜……我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不用你管,为什么你偏要管……呜呜……”

    说着说着,程悠悠扛不住良心的谴责,伏在地上失声痛哭。

    “悠悠,你别哭呀,你一哭我就心疼了,别哭,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就算欧子诺真的要把我怎样了,我也认了。”杜安平听到程悠悠的哭声顿时显得手足无措起来了。

    “你是猪吗?怎么那么笨?子诺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呜呜……”这一刻,程悠悠是真的替杜安平担心着,虽说她不会认回他做爸爸,但是,他会这么做毕竟是想帮她。

    “悠悠,你担心我,是吗?”杜安平的声音透出了喜悦,仿佛就算真是死了,也满足了。

    “谁担心……”程悠悠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伴随着江雪曼有点微弱的呼唤声。

    “悠悠,你怎么了?在里边跟谁说话,哭得那么伤心。”

    程悠悠心里一惊,迅速的挂掉电话,擦了擦眼泪,努力的调整情绪。

    “悠悠。”门外再次传来了江雪曼着急的声音。

    “妈,我没事。”程悠悠起身去开门,看到管家扶着脸色苍白的江雪曼站在门外。

    “没事你哭什么?别骗我,是不是你哥又说你了?”江雪曼的身体有些虚弱,所以说话的声音也不大。

    “妈,夏月明可能出事了,哥现在去找她。”程悠悠嘴巴一扁,眼泪又出来了。

    “什么?夏月明出事了?子诺刚刚怒气冲冲的出去就是去找她?”江雪曼惊愕的睁大眼睛,声音也因为惊讶而微微提高。

    “嗯。”程悠悠点了点头。

    “这……怎么会出事?”

    “我也不知道。”

    欧子诺一直都没有消息带回来,欧宅里上上下下都显得凝重,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

    除了欧宅,夏家此刻也乱成了一团麻,愁云满布。

    韦意哭得眼睛都肿了,夏创宇一直都在安慰她,抱着她,但是,他自己的担心得不行了,心脏一阵阵紧缩。

    夏月明从来都没有这样过,无论是晚回还是不回,她都会给个电话家人或者管家王妈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电话打不通,整个人就像石沉大海般,了无音信。

    “妈,你别哭了,二姐会没事的,可能她手机正好没电了,所以才会打不通的,况且子诺和阿磊都出去找她了,他们那么厉害,一定会把二姐找回来的。”夏天蓝也软声宽慰韦意,她说话时的声音带着哽咽,因为刚刚她也哭了一大场。

    “你还说,前些日子有人砸了你二姐的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八成又是那个坏蛋把她捉走了……呜呜……”韦意哭得悲切而痛心。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咱们在家里静静的等子诺和阿磊把小月带回来,你哭成这样子,小月见了会伤心的。”夏创宇悄悄的拿下眼镜,偷偷的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对,爸说得对,妈,别哭了,二姐不喜欢看见别人哭的,她一直都是最坚强的,不喜欢哭。”夏天蓝的泪水也无声的流淌而下。

    “嗯,我相信我的小月会没事的,她是我最懂事最贴心的女儿,从小就乖巧听话。”韦意一边淌泪一边回忆着夏月明的点点滴滴。

    小山村的宁静,因为齐烈的出现而打破了。

    他找到了老婆婆的小店,听到老婆婆的转述时,一张帅气的脸黑得如锅底般,眼睛里冒出的火焰像是只要看你一眼,你便会焚化一样。

    他怒发冲冠的找到了那个叫大傻的家,愤怒的两脚就踢开了那不堪一击的门,屋里非常简陋,就算是摸黑,他还是很快就把还在睡梦中的大傻揪了起来,劈头盖脸的就是几拳。

    “啊……啊啊……”大傻连声痛叫,瞬间惊醒。

    “妈的,谁打老子?”

    “你把我的朋友弄到哪里去了?”齐烈怒吼,左右开弓的又是两拳。

    “啊……别打了,什么你的朋友,我不认识你的朋友。”大傻毫无还架之力,他举起双手挡在脸前,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着,鼻子和嘴边流出了腥红的血。

    “就是你们晚上调戏的那个女人,说,她在哪里?”黑暗中,齐烈就像索命的阎王一般可怕。

    “她……她……她……”大傻颤抖得如筛糠,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惹了不该惹的人。

    “说。”齐烈又是一声暴喝。

    “她滚下路下的山坡了。”

    “什么?你这个混蛋,我打死你这个混蛋……”齐烈怒不可遏的连连打了好几拳也不解气,把大傻打倒在地,揪起来再打。

    刹时间,屋里的东西被撞倒的砰砰嘣嘣声与大傻的惨叫声回荡在小村庄的夜空里,那些本来已经漆黑一片的房子纷纷亮起灯来,有的人还走出来察看情况了。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00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00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