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24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24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 作者:好心人蓝莓花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24

    欧子诺轻轻的坐在沙发的边缘,抬手轻抚着夏月明的脸蛋,她的皮肤很好,摸起来滑滑的,就像剥壳的鸡蛋般,让他爱不释手。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打扰她睡觉,夏月明不满的含糊嘟嚷了一声,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

    欧子诺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这个女人怎么累成这样子了?这些天她到底在干些什么?

    “好好睡吧,睡醒了再吃饭。”他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粉唇,轻声呢喃着。

    那双魅眸一直紧紧的注视着女人沉静的睡颜,深深的眼底里盛满了他对她的包容,疼爱,还有怜惜。

    墙壁上的时钟滴滴嗒嗒的响着,夏月明也不知睡了多久才悠悠的醒过来,她眨了眨惺忪的眼睛,有那么一秒不知自己到底身在何处。

    “醒了?”忽然,一把低沉而好听的声音响起。

    夏月明循声看去,发现欧子诺坐在她的办公桌前,正合上他的手提电脑。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他,夏月明有些诧异,有些茫然,她坐起了身,揉了揉眼睛,看向时钟时,不由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天哪,差不多九点钟了,她睡了足足五小时了。

    太不可思议了,她从来都没试过这么嗜睡,也从来没试过睡得如此沉。

    “怎么不叫醒我?”她微微的嘟起嘴问欧子诺,刚刚睡醒的声音带着鼻音,非常好听。

    “叫了,可你睡得像只小猪一样沉。”欧子诺走了过来,坐下在她身边,微笑着看她,抬手自然的把垂落在她脸侧的头发拢到她耳后,然后,手就顺势的在她脸上轻轻的抚着。

    “你一直在等我醒来?”夏月明转头看着他,无视他那一脸取笑。

    “嗯,在等你醒来的同时,我已经完成了一个案子了,很棒吧?”欧子诺一只手捧着她的脸颊,嘴角微微上扬着,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待着她给他奖励。

    在他灼灼的注视下,夏月明的脸渐渐发烫,感觉非常的不自在,这个男人看她的目光永远都是这么直接,这么灼热逼人,让她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她逃避似的站了起来,故作镇定的问:“好饿呀,你不饿吗?”

    “呵呵……”欧子诺轻笑出声,也站了起来,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很饿,饿得想马上吃掉你。”

    “欧子诺。”夏月明恨恨的瞪着眼前邪恶的男人,她就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好,咱们先去吃饭。”欧子诺搂过夏月明的肩膀,在她耳边又说了一句,“然后再吃你。”

    “我说你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这么污。”夏月明没好气的拨开他在她肩膀上的手,拿起了一旁的包包,直接出了休息室。

    欧子诺邪魅的勾唇,拿起自己的公事包,跟上她的脚步,牵起她的手,跟店员打了招呼后,便一直手牵手的出了咖啡屋。

    第二天的早上,夏月明刚回咖啡屋不久,便有人送来了一束还带着水滴的香槟玫瑰。

    花束上的卡片写着:送给美丽的夏月明小姐,落款是一直都想念你的人。

    一直想念她的人,夏月明想到的只有欧子诺这个家伙了。

    “小月姐,子诺哥真是浪漫,送这么漂亮的花给你。”孟晓语一脸的羡慕。

    夏月明把花放在鼻底下闻了闻,浓浓的花香随着呼吸,沁入了她的心底,瞬间化成了甜蜜,一丝丝的萦绕在心头,美丽的小脸也随即扬起了甜甜的笑容。

    “他呀,老说不听,我已经跟他说过不要再送花了。”她虽然说着像责备他的话,其实,心里早就甜化了。

    女人永远都是口是心非的,也是矛盾的。

    “小月姐,知道香槟玫瑰的花语吗?”孟晓语小八卦似的凑过头问。

    “不知道,什么花语?”夏月明爱不释手的捧着那束花。

    本章完结

    ☆、165.不会连我这个青梅竹马都忘了吧

    孟晓语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查找到了香槟玫瑰的花语。

    “不得了了,子诺哥真的好浪漫呀,你看这花语。”孟晓语把手机递到夏月明的面前。

    夏月明看着手机里那一行小字,本来带笑的嘴角渐渐的加深了弧度,眼底溢满了幸福。

    香槟玫瑰的花语:我只钟情你一个,爱上你是我今生的幸福。

    这个男人,搞什么鬼?忽然送花给她,不知又有什么阴谋了?

    想起了之前求婚的惊喜,夏月明的心里充满了期待,期待着这一次欧子诺又会给她什么样的惊喜。

    欧子诺似乎感应到她在想他一样,给她打了一个电话。

    “宝贝,早!”

    “早!”夏月明捧着花,抿着嘴浅笑。

    “好想你呀,早知道昨晚就不放你走了。”欧子诺邪肆暧昧的话语透过话筒传到了夏月明的耳里。

    “欧子诺,你能不能正经点。”夏月明的脸微微一红,话音刚落便听到男人发出了一阵轻笑。

    “你一大早让人送花给我,又在搞什么鬼?”

    “什么送花?什么搞鬼?”欧子诺本来悠闲的靠坐在沙发上的身体直了起来,警觉的半眯起眼睛。

    “香槟玫瑰呀,不是你送的吗?”

    “哪个该死的家伙敢送给我女人香槟玫瑰?”欧子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烦躁的把衬衫上边的几个扣子扯开,露出了一片小麦色的性感肌肤。

    “啊?花不是你送的,我还以为是你送的呢?”夏月明一脸惊讶,低头看了一眼那束香槟玫瑰,默默的把它放下,如果她知道不是欧子诺送的,一定不会一直抱着,也许连闻一下她都不愿意。

    “夏月明,我真该在你身上贴一个标签,注明你是我的女人,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欧子诺恨不得把那个敢招惹他女人的家伙揪出来狠狠揍一顿,然后再恶狠狠的警告他,夏月明是他欧子诺的。

    夏月明暗暗的咂了咂舌,从欧子诺那霸道又气急败坏的语气听来,他八成生气了。

    三十六计,先把电话挂了为上计。

    “那个,子诺,我这儿忙,先挂……”

    “月明,还记得我吗?”忽然,一把斯文的声音打断了夏月明的讲话,一个戴着眼镜的文质彬彬的英俊男人站在夏月明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她。

    “你是?”夏月明盯着眼前的男人看,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感觉很熟悉,可一时想不起来他是谁。

    她努力的想着,也忘了手里的手机还没挂断。

    突然而起的男人声音,让电话那边的欧子诺敏感的竖起耳朵倾听着,那一声“月明”让他听得直冒火,可他听得见看不见,也只能干着急。

    “月明,你该不会连我这个青梅竹马都忘了吧?真是没心肝,亏我一直都惦记着你呢。”男人故意微微沉脸,做出了不高兴的样子。

    也许是“青梅竹马”这几个字激起了夏月明的记忆,她轻轻拍了一下脑门,顿时恍然大悟兴奋叫起来:“阿哲哥,你是阿哲哥,我真不敢相信,你和以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在夏月明记忆中的江希哲是个胖小子,现在面前的江希哲完完全全是一个俊逸的男子,标准挺拔的身材和斯文的气质,充满了迷人魅力。

    “呵呵……你也出落得比我想像中要漂亮多了。”江希哲温情的目光落在夏月明如花般的笑靥上,眼底充满的惊艳与欣赏。

    “哪有?”这么直接的称赞,让夏月明微微的感到害羞和尴尬。

    这边的对话,欧子诺一直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青梅竹马,什么一直惦记着你,什么阿哲哥,什么比想像中要漂亮。

    欧子诺都一字不落的全听了去,那张帅气的脸越来越沉,眼底的冰气渐渐变得厚重,握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紧,似乎想把手机捏碎才解气。

    难道刚刚那什么香槟玫瑰是这个家伙送的?

    该死的家伙,竟敢惦记他的女人。

    欧子诺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心里瞬间泛起酸酸的感觉,对那个素不相识的阿哲哥充满了敌意。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来头?夏月明什么时候有个青梅竹马?还一口一个阿哲哥的叫,听着真刺耳。

    “喂,喂,夏月明……你在听吗?”他对着还没挂断的电话连连喊了几声,可是对方都没理会他,此时,话筒里又传过来阿哲哥和夏月明的对话。

    “月明,你手机似乎有声音?”

    “哦,已经聊完了,忘了挂断,阿哲哥,你先坐……”夏月明把手机挂断后随手放在了收银台上。

    手机里,夏月明的声音嘎然而止,接着便是“嘟嘟嘟”的忙音。

    该死,夏月明这个见色忘夫的女人竟然挂断了电话。

    欧子诺顿时烦躁无比,他几乎是没多想,拿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去告诉那个该死的阿哲知道,夏月明是他的女人。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24

    恋恋情深,腹黑总裁纯情妻_分节阅读_124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