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5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5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5

    “世子现在在后花园里,小姐你可以到那里去找他。”

    长安暗自腹诽,受了伤不在床上好好躺着,去后花园干什么?采花啊?

    看到长安沉默,那侍女小心翼翼地道:“长安小姐,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世子殿下啊?世子殿下对您挺好的啊,奴婢从来没见世子殿下对谁这么好过。”

    “他对我好?”真不是她是从哪里看出来这一点的。

    “是啊,就拿这房间来说吧,虽然这是六年前王爷给小姐你准备的,但是这房间里的东西却是世子殿下亲手布置的,这一点就连王爷都不知道,王爷还以为是奴婢弄的,世子殿下不让奴婢说。还有那衣柜里的衣服,也全都是世子殿下亲自给长安小姐你准备的,世子殿下还特意吩咐了奴婢,长安小姐晚上睡觉的时候床头旁的灯盏不能熄……”

    ☆、第6章  眉心之吻

    等长安意识过来的时候,她人已经站在凤疏谌的面前了,而凤疏谌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看,全神贯注的,仿佛倾尽全力。

    这样的眼神,让长安觉得浑身不自在,事实上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找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长安把手上抱着的小狗递到凤疏谌的怀里。

    因为凤疏谌此刻是躺在软榻上的,而长安又不好让一个受了重伤的病人从软榻上起身,所以只好弯下腰去把小家伙递给他。可是凤疏谌伸出的手却没有接那小家伙,而是握住了长安的手腕,他的手心微凉,长安猛地顿住,眉头一皱就要甩开凤疏谌的手。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凤疏谌说得很慢,每一个字都有仔细斟酌过的痕迹,眉头微微皱着,眼睛里暗藏着沉痛。

    这种沉痛震得长安一时间动弹不得,而就在这两厢沉默之下,有侍女交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凤疏谌突然起身,右手握着长安的手腕把她带到假山后。

    而长安一直都是怔怔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心中更是郁闷,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为什么要躲起来了?就好像是他们两个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两个侍女的声音越来越近,而长安只是微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如果她现在出去的话,就真的要被人认为自己跟凤疏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此时她跟凤疏谌两人正跻身于两座假山的石缝中,缝隙很小,两人几乎贴在一起。长安能清晰地感受到凤疏谌身上的气息和温度,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但是此时在这夹缝中又真是动弹不得,也担心那两个侍女发现他们,那样的话,她真的就说不清楚了。

    “你很紧张……”凤疏谌的声音在长安的耳边轻缓地响起,带着某种蛊惑的意味。

    然而长安现在更怕的是凤疏谌说话的声音被那两个侍女听到,下意识地,长安用自己另一只尚且自由的手去捂住凤疏谌的嘴。凤疏谌的眼睛霎时间流光溢彩,这是自从六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长安第一次主动接触自己……

    而此时的长安是注意不到这些的,她的心思全都放在那两个侍女身上,直到确定她们走远了,长安才放松下来。开玩笑,如果被她们看到自己跟凤疏谌躲在这里,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以放开你的手了吗?”凤疏谌含糊的声音蓦然响起,长安这才如被烫着了一般,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手心里似乎还有凤疏谌嘴唇的温度,真的有些烫,还有些麻……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凤疏谌已经把自己的手悄悄移到了长安的后腰,此刻正以搂抱的姿势把长安拥在自己的怀中,长安微微抬起头,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凤疏谌。

    凤疏谌看着这双灵气十足的眼睛,心中暗想:如果此刻能让自己溺毙在她的眼睛里,自己也心甘情愿!

    就在长安的怔忡之时,凤疏谌低头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带着万分的怜惜。

    本来长安是来准备问他一些话的,但是最终,她却落荒而逃了……

    凤疏谌看着长安仓惶离开的背影,嘴角笑意清浅,长安,不管你准没准备好,我都已经开始了。

    长安离开后花园之后,便匆匆出了瑞王府,她昨天晚上跟古映昂说好了今天要去看侯爷夫人的,如果没有今天早上的那件事,她还能轻松点。

    谁知道刚进了侯府的大门就碰上了一件让她更心塞的事情,黎府老夫人在这里。

    “长安小姐,黎老夫人此时正在花厅里跟夫人说话,夫人吩咐奴婢说,等长安小姐来了,就带长安小姐去小姐的房中。”

    长安微微点了点头,她实在想不通黎老夫人几次三番来找云姨是什么意思,毕竟当初是她执意把自己和娘亲赶出黎府的不是吗?她一向讨厌自己。

    看到长安进来,古映雪连忙道:“这次黎老夫人竟然亲自来了,怕还是因为想让你去寿宴的事情。”那黎老夫人不敢也不愿意去瑞王府,就只有来这里找娘亲说,不过古映雪觉得长安还是回黎府一趟比较好。

    长安却是没有接话而是看着古映雪手里拿着的东西,疑惑问道:“你不是最讨厌女红了吗?怎么突然开始绣东西了?”

    古映雪闻言颇有些得意地道:“怎么样?虽然刚开始学,但还是不错的吧?”

    长安微微点头,“嗯,这两朵花绣得挺不错的,不过,这是什么品种花儿啊,我好像没见过。”

    古映雪看着长安的眼神瞬间变得怨毒,一字一顿地道:“这是两只……鸳鸯。”

    “哦,是吗?最起码,数量我没说错不是吗?”长安心道,谁要是能看出这是两只鸳鸯,那肯定是他眼瞎了。

    “长安,你今天怎么有些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凤疏谌又欺负你了?”古映雪笑着问道,那分明是开玩笑的语气,她似乎笃定了凤疏谌不会欺负长安。

    长安却是没有笑,而是一脸严肃地看着古映雪,沉吟着道:“雪儿,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六年前凤疏谌对我做的事情,你很清楚,你也知道那件事造成的后果,照你的性子,只要提起他你应该恨不得骂他千百回才对,可是,你在我的面前却从来都没有对他表示过不满?为什么?这太不像你。”

    长安的话让古映雪的脸色变了变,然而,她却没有直接回答长安的话,而是反问长安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些什么?”

    古映雪的话让长安微微低下了头,片刻之后才沉声道:“我今天才发现原来凤疏谌对我的一切都很了解,六年了,他似乎一直在我的周围,知道我所有的一切。”

    “长安,其实……世子他对你挺好的。”

    长安苦笑了一下,“雪儿,你知道吗?这是今天第二个人跟我说这样的话了,他对我挺好的。”她有理由相信那个侍女今天早上的那番话是故意对自己说的,这一切都是凤疏谌事先安排好的,可是他为什么要……?

    ☆、第7章 夜闯闺房

    “说吧,你跟凤疏谌之间究竟有什么猫腻。”长安淡淡开口。

    一旁的古映雪仔细观察了一下长安的神色,然后才期期艾艾地开口道:“可以坦白从宽吗?”

    长安想了一下,点头道:“视情况而定吧。”

    古映雪不满道:“什么嘛,那我不说了。”她大小姐也是有脾气的。

    长安伸出自己那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拂过那两坨据说是鸳鸯的东西,嘴角笑容清浅,“你现在不说的话,我就让你一辈子都再也没机会开口,直接拿药毒哑了你。”

    古映雪双手颤抖地指着长安,开口道:“你……好狠毒的女人啊。”

    “到底说不说。”

    “那个……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嗯。”

    “其实这次骗你回来,是凤疏谌的主意……”

    侯爷夫人进到房间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们二人在床上扭打在一起的情形,便是不禁笑着道:“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不是我说,你们两个都是快要嫁人的女子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长安松开自己的手,顺手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坐起身来淡笑着看向侯爷夫人道:“云姨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侯爷夫人亦是笑道:“长安这么聪明,自然知道云姨是什么意思。”

    长安闻言抬手揉了一下古映雪的头发,然后站起身来拿起那未完成的绣品对侯爷夫人道:“云姨,您这话该跟雪儿说,您看她那么讨厌女红的那么一个人,竟然开始做绣活儿了,想必是红鸾星动了。”

    侯爷夫人接过长安递过来的绣品仔细瞧了半晌,然后微微皱着眉头问道:“她这绣的是什么啊?”

    “据说……那是两只鸳鸯。”长安在一旁解释道。

    这时候,古映雪也凑了过来,满心疑惑地道:“真有那么不像吗?”

    侯爷夫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赶快收起来吧,可别被别人看到了。”

    古映雪忍不住抗议,“至于嫌弃吗?”

    “你还说呢,昨天在道观里的那件事,已经传开了,看谁家的公子还愿意娶你,真是让我不省心。”

    “就因为我冲着那道长说一声‘阿弥陀佛’,就把那些男人给吓住了?说真的,那样的男人,我还不稀得嫁呢。”

    “行了,别贫了,你先一边呆着去,我有话跟长安说。”

    古映雪闻言嘴角一撇,“说话就说话,至于这么排外吗?”

    长安却是收敛了唇畔的笑意,她知道侯爷夫人要说的话一定是跟黎家老夫人有关的。

    “长安,两天之后就是黎老夫人的寿宴了,她希望那天能在黎府看到你,她说有一个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

    “长安,就算是为了做个了结,你还是去一趟吧。”

    一旁的古映雪也是忍不住道:“就算是为了遗产,你也得去一趟啊,那是你应得的,凭什么不要?白便宜了他们。”

    “好吧,我会去的。”长安终于应了。

    “为了去做个了结?”

    “不,为了遗产。”长安笑道。

    黎府,那个地方留给长安的只有冰冷,那段日子就像是童年的一场噩梦,虽然过去了,但却永远藏在心底的最深处,怎么都抹不去。

    梦里再次回到那个清冷的小院,那是自己的房间,几个面目可憎的嬷嬷从自己的箱子里搜出了老夫人的玉镯,可自己真的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自己的箱子里,她看向自己的娘亲,娘亲的脸色已是煞白。

    画面一转,自己被一个嬷嬷拽到了祠堂里,黎老夫人就坐在一旁,而那个被自己唤做‘父亲’的人,手里正拿着藤条,一下下地狠狠打在自己身上,她觉得自己身上火烧似地疼,娘亲呢?为什么看不到娘亲?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5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