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7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7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7

    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中,长安跟着黎府的管家一起去了后院黎老夫人的房间。

    说出来有些讽刺,这是长安第一次进黎老夫人的房间,以前她住在黎府的时候,黎老夫人从来不让长安像府中的其他孩子一样给她请安,她把对长安的嫌弃表现在方方面面。

    等在门口的侍女给长安打帘,一边冲着里面笑着道:“大小姐来了。”

    长安进到房间里的时候,黎老夫人已经从榻上站了起来,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长安仔细的打量,“你都长这么大了,出落得越发好看了。”

    然而,不管此时黎老夫人表现地再怎么和蔼可亲,在长安的印象中,她永远都是那个刻薄狠毒的老夫人。这样的刻意讨好,反而让长安更加厌恶。

    “有什么话就说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毕竟以您的岁数也时日无多了。”长安冷淡着开口。

    “大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不管怎么说,今日都是老夫人的寿辰,你……”

    “好了,别说了。”黎老夫人制止了身旁嬷嬷接下来的话。

    长安看着那嬷嬷眼睛里不甘的神色,却是冷冷一笑,大小姐?以前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自己。

    “长安啊,我之前是做过一些对你们母女两个不好的事情,但……你毕竟是我的亲孙女。”老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进长安身边,“是,我是时日无多了,所以看在这个份儿上,你能不能……”

    就在老夫人即将走到长安身前的时候,她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然后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一旁的嬷嬷和侍女见状,连忙上前搀扶。而长安却是快她们一步,已经扶着黎老夫人在地上躺下,随即取出自己随身带着的药丸喂黎老夫人服下。

    “你在干什么?!”那老嬷嬷惊讶地看着长安,试图去阻止她。

    长安抬起头,眸色犀利地看着那老嬷嬷,“她中毒了,如果不想她死的话,就乖乖站着,不要说话。”她一边说着,一边取出自己腰间的银针,开始解开黎老夫人的衣衫,给她行针。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黎老夫人已经不能开口说话,那双眼睛却是睁得大大地看着长安,一双手握着散落在地上的那枚玉佩,吃力地想要递给长安。长安怔了一下,然后从黎老夫人的手中接过了那枚玉佩,黎老夫人见状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那老嬷嬷深深地看了长安一眼,然后疾步走出了房门。片刻的功夫,一大群人已经赶来了黎老夫人的房间。

    “你给我住手!”一声厉喝在房间里响起,长安不为所动,依旧专注于自己手上的银针。

    紧接着,那人脚步匆匆携着满身的怒气向长安走过来,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长安的衣袖的时候,长安已然起身躲开。六年了,她再一次见到这个人,她的父亲,丞相大人。

    “你这次回京就是为了做这些?报复我们?”

    长安嘴角露出讽刺的笑意,无论以前还是现在,他最擅长的就是不论青红皂白,就把罪名归到自己的头上。

    “你怎么能这么做?!就算你再怎么恼恨祖母,你也不能下毒杀了她啊。”黎芷羽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是她最擅长的,博人怜爱。

    长安看着这一屋子对自己满是敌意的黎家人,心中暗自苦笑,这一趟到底还是不该来的。

    “主子醒了没有?”郭南看着面前悠然抚琴的梦姑娘,语带焦急地问道。

    琴声停下,梦涵淡淡出声道:“昨天晚上喝了一夜的酒,且得睡着呢,如果不是大事的话,就别去打扰他了。”

    “这回真是大事,不打扰也不行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这梦姑娘疑惑地看着面前的郭南,她可很少见郭南这么着急的模样。

    郭南一边走出去,一边道:“这次出事的,可是主子心尖儿上的人,万一给耽误了,怕是我的小命都保不住了。”

    这梦涵姑娘闻言怔了一怔,亦是起身跟着郭南走去了凤疏谌的房间。

    “主子……”

    郭南接连叫了几声,里面都没有丝毫的动静,而他也不敢擅自闯进去。

    “主子,长安小姐出事了,她现在人在刑部的大牢里呢。”

    话音落下,只听得房中一阵乱响,好像是撞到桌椅的声音,郭南却是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房门就被人打开,凤疏谌一身酒气地走了出来,身上依旧是那件浸了血的衣服,看起来很是狼狈。

    “你说什么?长安怎么了?”此时凤疏谌的酒已经完全醒了,一双眼睛凌厉地看向郭南。

    “黎老夫人中毒了,长安小姐当时正好在场,所以被当做凶手给带到刑部去了。”郭南快速地道。

    郭南的话音刚落下,就已经不见了凤疏谌的人影……

    长安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有幸来牢房走一遭,也算是开了一回眼界了,狱卒对她的态度还算是客气,只不过这牢房透着一股腥臭味儿,让她有些难受。

    就在长安兀自出神的时候,却是听到了刚刚那个狱卒恭敬谄媚的声音,“世子殿下,就在前面了。”

    还未走近,凤疏谌就已经看到坐在那里神色木然的长安,眼睛瞥到她衣服上那大片的血迹,他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三两步走到长安的牢房前,看着她道:“他们对你用刑了?”他的语气十分森然,吓得一旁的狱卒腿一软,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第10章  牢房改造

    长安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服上的血迹,一边开口道:“这不是我的血,我没有受伤,是黎老夫人的血。”倒是他,隔了这么远,自己都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酒气还有隐隐的血腥气。长安抬眸看向他那明显是浸了血的衣服,他该不会一直都没有给自己的伤口止血吧?

    听到长安这么说,凤疏谌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然后转头对一旁的狱卒沉声道:“把牢门打开。”

    那狱卒明显是有些犹豫的,但他到底是不敢惹恼凤疏谌,抖着一双手把牢门给打开了。凤疏谌一脚刚踏进去,就听到古映雪那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们要是敢对长安怎么样的话,我一定找人剁了你们!”

    长安本来已经糟透了的心情,在听到古映雪句话的时候,却莫名地好了起来,嘴角甚至浮起了一丝轻笑。

    凤疏谌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这个古映雪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赶在这个时候来吗?自己还没跟长安说上两句话呢。

    而此时古映雪已经奔了过来,看到长安衣服上的血,瞬间惊叫一声:“长安,你受伤了?”

    长安朝着她微微摇头,“没有,是黎家老夫人的血。”

    古映雪三两步走到长安的身前,上下打量着她,“你没事吧?”

    此时侯爷夫人的身影也是出现在牢房门口,长安冲着她淡笑道:“我没事。”

    侯爷夫人看到长安平安无恙便是放心了,然后才看向站在一旁的凤疏谌,眼睛里有些明显的愕然。

    而此时古映雪也注意到了一身狼狈的凤疏谌,忍不住惊讶地问道:“世子殿下这是刚从哪儿杀完人回来吗?啧啧,这出血量可不少啊。”

    侯府夫人在一旁狠狠瞪了古映雪一眼,示意她不要胡言乱语。

    凤疏谌并未理会古映雪调侃的话,而是看向侯爷夫人沉声问道:“黎老夫人死了吗?”

    侯爷夫人摇了摇头,“没有,但是情况不太好,仍旧在昏迷着,想要醒过来……估计不容易。”

    古映雪瞬间忿忿不平道:“要不是长安当时立刻给她医治,她早就死了,黎府的那些人真是狗咬吕洞宾。”

    “把当时的情况仔细说给我听。”凤疏谌盯着长安的眼睛,神色中带着安抚的意味。

    其实从长安走进那个房间到黎老夫人出事,这中间并没有多少时间,在这整个过程中,长安都没有碰黎老夫人一下,但是,在场的那些人中,长安的确是最让人怀疑的人,因为她有足够的理由想要杀死黎老夫人。

    然而让长安奇怪的是,她竟一点都没有注意到黎老夫人有中毒的迹象,没有一点征兆,她就那么突然地毒发倒地了……

    “有没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要陷害长安?”古映雪想起之前砸车事件,那两姐妹一定知道了是长安做的,所以才想陷害长安的。

    凤疏谌沉默了片刻之后,抬起头看向长安,声音低沉,“你暂且在这里忍耐一天,明日一早,我来接你。”

    长安心中微讶,现在黎老夫人还昏迷不醒,在查出真相之前,自己应该是不能出去的吧?

    侯爷夫人亦是看向凤疏谌道:“现在还不知道皇上会把这案子交给谁,长安一时半会儿只怕是出不来。”在来之前,她已经问过自己的夫君了,按照他的说话,长安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的。

    凤疏谌却没有应话,而是转身走出了牢房,他现在需要知道黎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会是什么人想要陷害长安……

    “等一下……”长安出声唤住凤疏谌,“黎老夫人身边的那个嬷嬷,我觉得有些可疑。”黎老夫人出事之后,自己出手医治的时候,她明显有些惊讶,并且试图阻止自己,而且也是她出去叫的人,不排除她当时在言语上误导了其他人,让他们以为是自己下的毒。

    “好,我知道了。”凤疏谌应了一声,便是脚步匆匆地离去了。

    看着凤疏谌离开的背影,长安在想,自己刚刚是不是应该提醒他先回去换一身衣服,他这样子出去会吓到别人的吧。

    古映雪本来想陪着长安多呆一会儿的,但是却被长安给劝走了,人家狱卒也不容易是不是?就不为难他了。

    而侯爷夫人和古映雪刚一离开,一波狱卒就抬着各色物件走了进来,雕花木床、梨花木的桌子、翠色烟罗纱帐、青花瓷瓶……

    长安看着这些已经忙活起来的狱卒,已经有些懵了,“等一下,先停一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回长安小姐的话,这是世子殿下吩咐的,务必要让小姐您住的舒服。”其中一个领头的应道。

    住得舒服?又不是客栈……

    这些狱卒的效率倒是挺高的,没多久的功夫,就已经把这间牢房布置成了一间挺像样子的闺房,甚至没有忘记把刚采来的鲜花给插在桌上的瓷瓶中。

    长安坐在铺了厚厚锦被的床上,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同时不由有些好笑,坐牢坐成这样的,大概也只有自己了吧?

    看着桌上摆放着的灯盏,长安心道:也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应该还没到晚上呢吧?

    长安正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狱卒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对她小声道:“长安小姐,太子殿下和六皇子殿下到了,估计是来问案子的事情。”

    长安闻言冲着那狱卒微微点了点头,那狱卒便悄悄走开了。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另一名狱卒便领着两个年轻的男子来到了长安的牢房中。

    六皇子凤颢启长安已经见过了,站在他身旁的一定就是当朝太子了,倒真有一股储君的气势。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7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7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