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8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8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8

    凤颢启一进来就被这间‘改造’过的牢房给惊住了,“我们凤榆的牢房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奢华了?我都想来住住看了。”

    “你就是给黎老夫人下毒的女子?”

    长安抬眸看向开口问自己的太子,淡淡道:“我没有给黎老夫人下毒,事实上,是我救了她,否则,这个时候你们看到的只能是她的尸体。”

    那太子闻言直直地看着长安的脸,似乎在审视着什么,而长安亦是神色坦然地看着他。

    半晌之后,那太子方才开口道:“你叫黎长安?是黎家的长女?”

    ☆、第11章 接你回去

    “我是叫黎长安,至于黎家长女……我想黎府的人应该不乐于这样认为。”长安的语气很平淡,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这件事,事实上,现在的她也的确不在意了。

    “据我所知你已经六年没有回京城了,为什么突然回来?难道不是想回来报复黎家?”说到这里,太子凤祺彦略略缓下了声音,眸色却更加凌厉,直直地射向长安,“黎老夫人是中毒死的,而你既然是大夫,自然懂得各种毒。”

    长安闻言却是笑了一下,那笑明显带着嘲弄的意味,“太子殿下一向都是这么一意孤行吗?你一早就认定了我是凶手,还来问我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做什么?”

    凤祺彦微微皱眉,目光冷冷地看着长安,而长安亦是冷冷地看着他,牢房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压抑,凤颢启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玩笑着开口道:“这牢房已经够冷的了,我现在都快被冻死了。”说着,他便抬手想要拍拍长安的肩膀,却是被长安给躲开了,她向来避免跟别人有肢体接触。

    “喂,至于这么嫌弃我吗?我告诉你,整个京城不知道有多少姑娘排着队就为了看我一眼呢。”自己可不像凤疏谌那个木头,六年来,只守着一个女人。

    长安看着凤颢启淡淡开口道:“就像看猴子那样?”

    凤颢启顿时有暴走的冲动,他觉得自己迟早被这个黎长安给气死!每次看到她都没有好事。

    不过经过凤颢启这么一搅合,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凤祺彦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个一向肆意妄为的弟弟吃瘪呢。

    “听在场的侍女说,黎老夫人在昏过去之前,给了你一个玉佩,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玉佩。”

    长安指了指牢房右边的角落,“在那里。”

    凤祺彦跟凤颢启对视了一眼,然后从地上捡起那枚玉佩,眉头又是皱了一下,这玉佩他认识,黎家每个孩子身上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背后雕刻着他们的名字,而这枚玉佩的背面刻着的是‘长安’。

    “你把它扔在地上?”凤祺彦回身,不解地看着黎长安。

    这枚迟来的玉佩对于长安来说已经一文不值了,曾经的她多么渴望拥有这枚玉佩,而现在的她连看一眼都不想。

    “你可以把它作为证物拿走。”

    ……

    凤祺彦自然没有从长安这里问出什么,临走之前他目光冷肃地看着长安道:“不管你背后有谁护着,杀人终要偿命的。”

    长安淡淡一笑,“是,我相信恶有恶报。天道轮回,谁都躲不掉。”

    凤祺彦深深看了一眼黎长安,然后转身离开。

    “你看到了吗?他眼睛里的杀气,他想要你死。”

    长安回身看向出声的凤颢启,“你怎么还不走?”

    凤颢启冲着长安笑得风情万种,“看在疏谌的份儿上,我可以给你提一个醒……”凤颢启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那张雕花木窗,就在他正欲坐下的时候,长安冷冷道:“你敢坐下的话,我保证你一定不能完好地走出这里。”他要是坐了这床,那自己算是彻底不能睡了。

    凤颢启心中一凛,瞬间站直身子,看了看那床,又转头看向长安,咬牙切齿地道:“我身上又没有脏东西,坐一下你的床怎么了?”

    他深深觉得自己被这个叫黎长安的女人给毫无理由地鄙视了,靠,他凤颢启在女人面前向来是无往不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这个黎长安一定不是个女人,最起码一定不是个正常的女人。

    “不是有话要说,要说就快说。”长安看着凤颢启不耐烦地道。

    凤颢启轻叹一口气,“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了?”

    长安闻言笑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黎芷羽是我母后看中的太子妃人选,不止是因为她才貌俱佳,更是因为她是丞相大人的嫡长女,而你的出现破坏了这一切。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长安微微点头,她听明白了,太子的正妃不一定要是长女,可一定要是正室所出的嫡女,而自己的出现让黎芷羽嫡长女的身份出现了质疑。在凤榆国,除非是十分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允许娶平妻,丞相大人显然是不符合规矩的。而自己的母亲是先于黎芷羽的母亲嫁给丞相大人的,明媒正娶,行的是正室的大婚之礼,到场的那许多宾客都可以作证,那自己自然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女,黎芷羽就……

    凤颢启见长安点头,便继续道:“虽然你母亲是正室夫人,但是在京城中,知道这件事的很少,只要你死了,一切都可以回到原本的样子。既然黎芷羽是选定好的太子妃人选,他们就不可能轻易放弃……”

    所以太子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给弄死,他会想尽办法把毒害黎老夫人的罪名安在自己的身上。

    凤颢启离开以后,长安兀自坐在床上,心中暗道:古映雪啊,古映雪,这次你可是把我给害惨了,他们要是把我给弄死了,我一定化成鬼魂夜夜前来问候!

    一夜浅眠,长安睡得很不安稳,梦境一个接着一个,在梦中她正看着满身是血的凤疏谌问自己,他的刑期是多久,眼神令人凄惶……

    “长安,醒醒……”

    长安睁开眼睛的时候,正看到凤疏谌蹲在自己的床前唤着自己,眼神中藏着隐隐的温柔的神色,却让人看得不真切,再想到刚刚的梦境,长安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看到长安皱眉,凤疏谌下意识地抬手探向长安的额头,却是被长安躲开了。

    “没关系,我很好。”长安微微低着头,淡淡应道。

    凤疏谌眸色变了几变,这才缓缓收回自己的手,然后看着已然坐起身来的长安,笑着道:“走吧,我是来接你回去。”

    长安却是没动,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凤疏谌的胸口,情绪不明,却是看得凤疏谌心中一动,声音越发低沉了几分,“怎么了?”

    长安却没有回答,片刻之后,她抬眸看了凤疏谌一眼,然手就伸出手去扯凤疏谌的衣襟。凤疏谌看着长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微微怔了怔,却并没有阻止,他就这么看着长安扯开自己的衣襟,凉意浸上他的肌肤,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第12章 不是亲生

    看着面前那仍在渗血的伤口,长安断定如果凤疏谌再不好好处理他的伤口的话,他势必会再挨上一刀,因为他的伤口已经有溃烂腐败的迹象了。

    “哦,天啊,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在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语气很是惊诧。

    长安看向来人,心道:这里是阴暗的牢房,哪里来的光天化日、郎朗乾坤?

    而此时的古映雪手里提着一个食盒,正目光灼灼地盯着长安和凤疏谌,而凤疏谌的衣衫正敞开着。长安不禁在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怎么古映雪此刻脸上的表情亢奋地像是……捉奸在床一样?

    但是,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雪儿在看到凤疏谌赤裸着的胸膛的时候,两只眼睛分明在放光,自己似乎都能听到她心里的潜台词了。记得去年的时候,雪儿曾经偷偷拉着自己去青楼看郎倌儿,还跟自己挨个儿评头论足了一番,她还把那些郎倌儿分成了几个等级,如果按照雪儿的标准,那凤疏谌绝对是第一等的,可以做头牌,一定可以红透半边天。

    若是凤疏谌知道此刻自己正被人和那些青楼里的郎倌儿放在一起比较,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长安心中暗道:一定很有趣。

    “你在笑什么?”凤疏谌看着面前唇畔含笑的长安轻声问道。

    长安立刻正襟危坐,敛了笑容,十分严肃地看向凤疏谌,“我笑了吗?”

    凤疏谌讶然,一旁的古映雪伸出食指指着长安,高声道:“你笑了,而且还笑得春心荡漾,我都看到了。”

    “古映雪,你再胡说的话,我就把你丢出去喂狗!”长安一双眼睛盯着古映雪恶狠狠地道。

    “哎呦喂,这就要杀人灭口了?我什么都没看到还不行吗?你放心,出去以后,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没有扒掉世子殿下的衣服,也没有威胁我。还是说,你嫌我碍着你们的事儿了?那我走还不行吗?我……”

    长安终于不耐,起身走到古映雪的身边,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再让她这么嚷嚷下去,整个监牢的人都听见了。

    “我只是在查看他的伤口,就这样。”长安警告性地瞪了古映雪一眼,然后转而看向凤疏谌,“你如果不想身上少一块肉的话,就要尽快回去处理一下伤口,它正在开始溃烂。”

    凤疏谌已经掩上自己的伤口,看着长安轻声道:“是该回去了,我是来接你的。”

    长安微微皱眉,不解地看着凤疏谌,“可是昨天太子说……”

    “天啊,世子殿下,你该不会是要劫狱吧?!”古映雪拔高了声音道。

    长安侧头看向身旁的古映雪,“你可以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想吓死谁?

    凤疏谌亦是看着古映雪淡淡道:“如果我真的要劫狱,被你这么一嚷嚷,我们谁都跑不掉。”

    古映雪连忙道:“等一下,我们?我跟你们可不是一伙儿的,我多遵纪守法啊。”

    长安看着古映雪轻然一笑,“那好啊,我们逃走了,正好可以留你下来顶罪。”

    我们?凤疏谌唇畔浮起淡淡的笑意,他突然发现‘我们’这两个字……真的很不错。

    凤疏谌当然不是来劫狱的,他们离开的时候,是被狱卒恭恭敬敬送上马车的。

    这是长安第一次跟凤疏谌同坐一辆马车,还好旁边还有一个古映雪,不然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尴尬的局面。

    “所以,世子你查出来是谁给黎家的老夫人下了毒吗?”他们没道理这么快就放长安出来啊,除非找到了真正的凶手,但只是一个晚上啊,凤疏谌真的查到是谁给黎老夫人下毒了?

    “毒药的确是黎老夫人身边的那个老嬷嬷买的,估计这个时候刑部的人已经把她抓到牢里去了。”凤疏谌说这话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两天一直都不怎么觉得伤口痛,现在倒真是觉出痛来了。

    长安见状,犹豫了一下,终是开口道:“你不要乱动,扯到了伤口,血会流得更多。”他现在的面色已经很不正常了,不知道他的额头烫不烫。

    凤疏谌眸光潋滟,“好,我会老老实实地坐着,不会乱动了。”

    古映雪闻言眸中有精光闪过,一双眼睛看了看凤疏谌,又看了看黎长安,哦,这两人之间有猫腻哦。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8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8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