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9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9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 作者:简音习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9

    不多时,马车在侯府门前停下,古映雪看着长安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进去?娘亲要是看到你平安从牢里出来了一定很高兴。”

    长安余光瞥了一眼面色苍白的凤疏谌,继而对古映雪道:“我就不进去了,你跟云姨说一声就好了,明天我再来看她。”

    古映雪怪笑一声,然后在长安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便是迅速下了马车,而长安整个人却是愣住了,似乎古映雪说了什么让她不可置信的话。

    马车继续往瑞王府的方向去,凤疏谌看着仍在愣怔中的长安,轻声问道:“古映雪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长安闻言摇了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才怪!

    “对了,你说毒是那老嬷嬷下的?可是在我看来她没有理由冒这个险,我记得之前她对黎老夫人很是忠心,黎老夫人待她也不错。”事实上,她根本不关心到底是谁要害黎老夫人,不过她现在需要一件事来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都怪古映雪,干什么在自己耳边胡言乱语。

    “是的,我已经查过了,她在乡下的儿媳和孙子过得都很好,这些年来黎老夫人赏了她不少的银两,足够她一家人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所以,她一定有一个非杀黎老夫人不可的理由。”只不过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理由是什么。

    长安没有再接话,关于黎家的事情,她一点都不想再掺和了。

    一时间,两人都是沉默下来,狭小的车厢里,气氛有些尴尬。

    凤疏谌沉吟了一下,打破沉默开口道:“你只不过一晚上不在,那小狗就叫个不停,天还没亮,就跑到你房间去了。我几天不回来,也没见它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把它抱回来养着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

    长安想起那毛茸茸的小家伙,下意识地开口道:“所以说,到底不是亲生的啊。”话音刚落下,长安就后悔了。都怪古映雪,每次跟自己说话的时候都插科打诨,顺带着也把自己给传染了。

    凤疏谌愣了一下,继而含笑道:“你……刚刚说什么?”

    长安瞪了他一眼,道:“我什么都没说。”

    ……

    ☆、第13章  他在爱你

    此刻凤疏谌的心情很不错,非常不错,今天长安第一次主动接近了他,还跟他开起了玩笑,对于凤疏谌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开始。

    看到长安平安回来,瑞王连忙迎上前来,“没事吧?”说话的同时,眼睛瞥到长安衣服上那已经干涸的血迹。

    长安轻笑着摇了摇头,“让言叔叔担心了,我没事。”说着,便是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凤疏谌,“世子殿下的伤口裂开了,得重新清洗包扎。”

    瑞王闻言看向凤疏谌,只见他脸色苍白,便是伸手去扶,凤疏谌却是笑着摆手制止,“我可没有那么虚弱,还要人来扶。”

    “你昨天晚上到底去哪儿了?”瑞王看着凤疏谌问道。昨天晚上,他只让人给自己带回来个口信,说让自己别担心长安的事情,他会把长安平安带回来的,也没见着他人。

    凤疏谌一边往自己房间走,一边道:“先别说这个了,让人给我准备些吃的吧,我大概有两天没吃饭了。”光喝酒来着了。

    瑞王闻言眉头紧皱,“疏谌你怎么……?”但是看到凤疏谌这苍白的面色,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转而看向长安轻声道:“长安啊,你先稍稍给他处理一下伤口,我这就让人去请大夫过来。”

    长安看了一眼旁边神色莫名的凤疏谌,应声道:“不用请大夫过来了,我能处理。”毕竟是他把自己从牢里救出来的,自己也不能忘恩负义是不是?哎……感觉自己欠了他一个不小的人情,这可不是件好事。

    瑞王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长安,眼睛里露出些释然的神色,语气也轻松了很多,“那我去吩咐人准备些饭菜来,你也没吃饭呢吧?”

    凤疏谌的房间里,长安一边帮他包扎伤口一边淡淡开口道:“这两天不要再乱动了,好好在床上躺着。”

    凤疏谌看着长安的侧脸,嘴角笑意清浅,“好,我会照做的。”

    长安闻言抬起头看向凤疏谌,却是被他的目光给烫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避开了凤疏谌的目光,她怎么觉得这个人似乎在……纵容自己啊?

    此时秋日金黄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长安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朦胧的柔和,凤疏谌觉得心中某个地方蠢蠢欲动,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经伸向了长安的侧脸……

    而长安却是迅速站起身,躲开了他的手,但是她的目光却是定定地落在了凤疏谌的手上。那只手修长洁净,指骨分明,但却是她噩梦的开始,只听得长安声音冷然,“你还记得吗?当初你把我推下马背的时候用的也是这只手。”凤疏谌,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当初的举动对我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不对,也许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长安……”看着长安离开的背影,凤疏谌只能无力地喊着她的名字,他以为长安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自己,可为什么……长安,你的心真的有这么冷,这么硬吗?不对,他了解的长安比谁都心软,可是为什么她偏偏对自己这般不留余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就在当天,长安搬出了瑞王府,瑞王并没有阻拦,因为长安明确地跟他说她无法跟凤疏谌呆在同一个屋檐下。这让瑞王有些意外,他还以为经过这次的事情,长安对凤疏谌的态度会有所缓和,看来长安还是不能原谅疏谌当初做的那件事。

    搬出瑞王府之后,长安住进了京城的一间客栈,她只打算住一晚,明天一早就离开京城,在临走之前,她还要去跟云姨和雪儿道别,还要把那枚玉佩还给黎家……但是她现在好累,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等到长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初临时分了,看着床头点燃的灯盏,长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便是起身推开了窗户,放眼望去,但见一片灯火通明,这里到底是京城,都这个时辰了,却依旧热闹不减。

    感受到带着凉意的夜风拂过自己的面颊,长安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苦笑了一下,最近自己似乎总是在叹气。

    长安在窗户旁站了不多时,就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只见她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在心中默默倒数着:“三、二、一……”

    房门‘嘭’地一下就被人推开,熟悉的声音立时传到耳边,“你要搬出瑞王府也不跟我说一声!”

    长安犹未转身,只是淡淡开口道:“雪儿,我要走了。”

    古映雪闻言愣在了原地,“你要回去了?”

    长安这才转身看向古映雪,笑得很是无奈,“你也看到了,我跟京城这地儿犯冲,从我来到京城的第一天,就没发生一件好事儿,我得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古映雪却是狐疑地打量了一下黎长安,语调古怪:“既然你决定要走了,为何要在临走之前搬出瑞王府?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吗?难道是因为我在马车上跟你说的那句话……还是说你也对凤疏谌……?”

    长安走到古映雪的身边,用手指戳了一下古映雪的脑袋,无奈道:“停止你那无聊的想象好吗?我只是……不想事情变得复杂。”

    古映雪闻言轻然一笑,然后懒懒地在长安的床上躺下,一副洞察秋毫的模样,“可是事情已经变得复杂了,就像今天在马车上,我跟你说的那句话,我敢打赌,凤疏谌在爱着你。”

    古映雪的语气很是肯定,长安只觉得头痛,她沉默了一下然后在古映雪的身边坐下,片刻之后,她定定地看着古映雪轻声道:“雪儿,如果我走了,你也要好好的,知道吗?在这世上我最牵挂的人就是你了。”

    古映雪闻言皱起了眉头,一双眼睛探究地看着黎长安,声音亦是沉了下来,“长安,你这样说,好像是在说遗言一样,我有些害怕,出了什么事吗?”

    长安笑着在床上躺了下来,“人有旦夕祸福,谁知道呢?”她说话的同时,目光在床头的那盏灯上扫过,“雪儿,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不要来送我了,你知道,我讨厌离别的场面。”

    “可是,长安,我估计你暂时走不了了……”

    ☆、第14章 天价玉簪

    “可是,长安,我估计你暂时走不了了……”古映雪坐起身子俯视着躺在那里的长安,淡笑着开口。

    长安则是抬手覆上自己的额头,轻叹一声道:“每次从你脸上看到这种笑,都不会有好事发生,说吧,又怎么了?”

    古映雪笑着在长安的眼前打了个响指,“今天午后有黎家的人到侯府找侯爷夫人,猜猜是谁?”

    “能让你这么开心,难不成是丞相大人?”

    “错。是未来的太子妃,那个假模假式的黎芷羽。”

    “所以……?”黎芷羽去找云姨做什么?

    “她是想让你去给那黎老夫人解毒,据说那些御医们根本束手无策,黎老夫人现在应该离死不远了。”古映雪撇了撇嘴道:“说真的,我实在是有够讨厌那个黎芷羽的,明明是来求人的,还做出一副高贵冷艳的姿态,做给谁看啊。”

    长安抬手捏了一下古映雪的脸,笑着道:“人家从小立志长大就要做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娘娘的,哪会像你?整天跟个窜天猴儿似的。”

    丞相大人一直都是在按照未来皇后娘娘的标准来教养黎芷羽的,长安还记得自己在黎府住的那两年,黎芷羽从来不跟黎家其他的孩子一起念书、吃饭……她有专门的先生教她琴棋书画、还有嬷嬷教她仪容仪态。在黎府,她甚至比黎家夫人、她的亲生母亲更有权威。

    “不过,我猜黎芷羽这两天应该不怎么好受,外面都在传言黎家的嫡长女另有其人,当然这个人就是你了。你想想看,未来的太子妃竟然不是正室所出的嫡女,这足够惊动整个凤榆国了。”古映雪笑着道,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长安却是沉声道:“你知道他们想要解决这件事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什么?”古映雪不解地看着黎长安。

    “把我杀掉。”

    古映雪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转身看着长安道:“哦,对了,侯爷夫人让我带给你的一株小金桔被我落在瑞王府了,你有空的话去取一下吧,据说可以用来祛除霉运,你现在应该很需要。”

    而长安给她的回答,则是直接关上了房门。

    门外立时传来古映雪不满的声音,“长安,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差了。”

    长安听着古映雪的脚步声渐远,反身回到床边坐下,目光落在桌上的玉佩上……她想,黎家还欠自己一声道歉。

    “老爷,大小姐来了。”

    “你胡说什么,姐姐就站在这里,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大小姐?”开口的是黎丞相妾室的女儿黎筠婕,黎丞相只有一个妾室,这个女人给他生了两个女儿,而这两个女儿都要仰着黎芷羽的鼻息活着,她们自然处处都要讨好黎芷羽。

    那管家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黎芷羽,瞬间低下头去,“是……老夫人吩咐说……”

    “行了,这个时候还计较这个干什么,让她进来吧。”黎丞相沉着脸开口道。

    “来的人不止是……”管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长安,索性就略过去了,反正大家也心知肚明,“还有瑞王世子。”

    黎丞相诧异,“他怎么会来?”瑞王府的人怎么会踏足自己的丞相府?

    是啊,他怎么会来?长安也在好奇这个问题,他是在自己身边安排了眼线是不是?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要来黎府?

    似乎看穿了长安心中的想法,凤疏谌看着她开口道:“是古映雪告诉我的。”

    长安闻言,眼睛微微眯起,好啊,古映雪,又给我在背后耍花招,看这胳膊肘往外拐的,也不怕拐脱臼了。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9

    谋爱之腹黑病医妃_分节阅读_9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