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_分节阅读_5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 作者:明玉1314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 作者:明玉1314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_分节阅读_5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 作者:明玉1314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 作者:明玉1314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 作者:明玉1314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_分节阅读_5

    贺天却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并未退去女人的衣物,狠狠地欺身上去,就怕她不醒来似得,手指粗鲁且快速地拨开她面颊上的头发,就在他的薄唇刚触上女人的樱唇时,他的动作僵住了。

    是她,和悦,那个在S市消失的小女人。

    怪不得这两天刘军把S市掘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她,原来她来到了E市,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如今,她就在他的身下。

    贺天的神思开始游离,想着那些曾让他怦然心动的瞬间。

    一股无名之火,悄悄地在他的身体里来回的钻着,似要刺破他的身体。

    现在就想要他,只是纯粹地,一个男人对女人的需要。

    他霸道地略带惩罚地吻上她的唇,舌蔓野蛮地搅缠着她口中的甜软,隔着她薄薄的T恤,手指从她的颈上慢慢向下游移,任一个清醒的女人都会受不住他这样的挑逗,更何况是中了春药的和悦……

    贺天蓦地起身,浴巾滑落了,也丝毫不在意。

    “喂,高远,限你五分钟内到尚苑。”贺天命令式的口吻,冷冷地有些急躁。

    高远腹诽,贺天这丫的千里眼啊,他刚进门,连鞋子都没来得急脱。虽然尚苑和枫林苑都在亨通花园,但一南一北,差出好几百米远。“什么情况。”他还没忘记正事,他要知道自己该带些什么东西过去。

    “春药过量。”

    高远只觉得自己被雷直直地霹中了,难不成这贺天真如外面传言的那样,性无能,居然还玩这样的重口味么?连春药都用上了。不对,他是给自己下药了?不像啊。

    果然五分钟不到,高远拎着急救箱来了。此时贺天刚冲完冷水澡,已经换上了一身棕色的居家服。

    高远看了看贺天,面色正常,呼吸均匀,很正常。

    当眼睛扫到大床上的那抹身影后,高远是彻底地愣住了。

    这贺天,不光性无能,还性暴力,有恶癖,糟蹋未成年,看着女孩穿着T恤牛仔裤,小脸清瘦的样子,他都觉得心疼,这贺天何时变得如此BT。

    “你给她下了多少药,怎么连反应都没有了。”高远愤愤不平地吼了一句。

    他的声调都变了,一直认为贺天只是有些风流不羁,但不曾想竟能对一个小女孩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高远从和悦的指腹上取了滴血,放在一个小型仪器上化验着。

    “不是我下的药。”贺天冷冷地丢出一句话,对高远的态度不屑一顾。

    他贺天别说不会做这事,就是做了,也不会蠢得连药量都掌握不准。

    他走向阳台,点了根烟,不想再看床上的女人,因为看到她,他身体里已经扑灭的死灰就又复燃了。他并不缺女人,也不会在这方面刻意克制自己。但这种他不能掌控的感觉,很糟糕。

    “送医院!”高远焦急地说着,并给和悦的手臂上注射了些东西。

    贺天听闻,三步并两步,一把抱起和悦,冲到楼下,放在乔治巴顿上,一路风驰电掣。

    晟仁医院的急救室外。

    高远还是上班时的一身正挺的西装,贺天身上则是在别墅时的那身居家服。

    “从哪里捡的?”高远问,在来的路上他就想问贺天了。

    贺天说药不是他下的,那就是这女孩被人下了药后,让贺天撞上了。

    “你说的对,我还以为捡了个便宜呢,结果是个麻烦。”贺天嗤笑一下说。

    他挺拔的身姿慵懒地靠在墙上,冷俊的脸上,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划过一缕让人觉察不到的凌厉的光。

    他现在已经很冷静了,但想不通的是和悦为什么会在鬼魅被下药。

    此时护士已经推着和悦出来了,贺天并未上前,反而是高远迎了上去。

    “李医生,她没事儿吧。”

    “药量有些大,病人体质太虚弱,再晚些就不好说了。”李医生是晟天医院的元老,贺天是他的老板,他如实说着,其余的他不会过问。

    “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贺天知道人没事了,说着转身就走。

    “喂,你什么意思,我是被你叫来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高远气愤地说着,“你走我也走。反正我明天要出国实习。”

    李医生看着贺天和高远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叮嘱护士说:“如果病人醒来问什么,就说不知道。记住啊,祸从口出,谁也别给我乱说话!”

    翌日,晟天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贺天正聚精会神地处理着文件,手中的笔偶尔在纸上发出唰唰的声音。

    LEO此时如坐针毡,已经坐了十几分钟了,他的意志力几乎枯竭。

    按理说昨晚贺天抱得美人归,肯定会把和悦吃干抹净的,那么今天应该意气风发才是,怎么有一种狂风暴雨来临的感觉呢……

    他满脸疑惑地看着贺天。

    “别装算,那个叫和悦的女人怎么会在鬼魅中春药。”贺天合上了文件,冷眼看着LEO说。

    “是我下的药。”LEO坦白说道。

    贺天说过,鬼魅酒吧不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有客人自己服用也不行,这也是很多上层社会的人都愿意在鬼魅消费的原因,绝对的人身安全,是别的酒吧给不了的。

    LEO非常苦恼,若是告诉老大,查尔并非真心实意来晟天娱乐做宣传,那依老大的脾气会不会一脚把查尔踹回美国呢?

    “和悦是你的人么?”

    LEO听到贺天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心脏咯噔了一下。

    贺天锋利的眸子凌厉地睨着LEO,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否定的答案,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蛛丝马迹。

    LEO再也按捺不住了,“贺总,其实查尔是为了和悦才来中国的。”

    以贺天的精明睿智,查尔的事终就是纸包不住火,还不如全盘托出,最后再劝贺天以利益为重安抚查尔。

    “查尔的父亲是美国的军械制造商,政治背景更是不可小觑,他那样身份的人想做什么不可以。所以他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查尔给晟天娱乐发的招聘信息,是要求帮他找一个会十余种外语的年轻女助理,那时贺天就已经知道,他来中国是找人的,但没想到要找的人是和悦。

    LEO终于茅塞顿开,原来贺天早就摸了查尔的底细,不但如此,连查尔来中国的目的,他都早已知晓,真是自愧不如。

    本章完结

    ☆、第9章 被相亲(上)

    晟仁医院里,和悦醒来,她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进的医院,只记得昨晚在鬼魅酒吧时,她要上卫生间。问护士,皆是一问三不知,最后一位姓李的医生说她贫血晕倒,被好心人送来了这里。

    和悦出医院,童丽丽来接,将她载到了一间很普通的咖啡馆门口。

    “我不去,你还是跟我绝交吧!”和悦坐在童丽丽的车子里,说什么也不肯下车,望着外面渐渐黑下的天空,心情滑落到了低谷,她欲哭无泪。童丽丽给她弄了个红色的假发,像个马蜂窝似的扣在了头上,还在她美美的酒窝旁边粘了一个红豆大小的黑痣,一眼看去,只能用【恶心】二字来形容。

    “不就是让你扮个丑女么,有什么啊,就当姐求你了,姐的终身幸福都在你身上了。求你了!”童丽丽说着,双手合十,像个小狗仔似的可怜巴巴地望着和悦。那个聊了三年的网友她想见,可是对方说要求她带个小姐妹,无论美丑都行。

    带别人去她怕网友被翘走了,带和悦去,倒是放心,但又怕网友相中了和悦,看不上她,只能委屈和悦了。

    和悦哪里受得了童丽丽的软磨硬泡,最后也只能缴械投降了。

    ……

    贺天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出租车,而且还载着莫世奇。

    两个一米八几的高大的男人坐在出租车里,简直是十分地憋屈。

    “你好像很兴奋。”贺天冷扫莫世奇一眼。他现在的坐驾居然变成了一辆破旧的出租车,这让他很不爽。

    为补偿那天对莫世奇的暴打,他答应扮一个超级屌丝,给莫世奇当陪衬,所以他的发型被重新设计了下,正确地说已经被挠乱了,且被定了型。锃亮的皮鞋换成一双普通的运动鞋,上身是件T恤,西裤没有换下来,这样一身穿着十分不搭调。

    “当然,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兴奋的一天!”莫世奇满意地看着自己一身帅气的行头,终于可以在贺天面前扬眉吐气了。

    他特别佩服贺天,天天流连花丛,还居然这么有精力,这E市都快成他的天下了,商场,医院,酒店,传媒,都让他搞了,这几年来绯闻漫天乱飞,还把自己包装得那么严实,外界大部分人连他的庐山真面目都未曾见过。

    他没想到像贺天这样高高在上、狂傲不羁的人,居然会答应跟他一起来相亲。

    而且贺天的脑袋肯定被门挤了,要不然怎么能容忍被这样恶搞。

    ……

    莫世奇一进咖啡店,就看到了坐在临近窗子旁边的童丽丽,原来在现实生活中也一样漂亮。

    “你好,我叫莫非。你是小丽吧?”莫世奇彬彬有礼地说。

    他是莫氏集团的大公子,父亲是E市的地产大亨,花边新闻不亚于贺天。

    又与贺天是兄弟,所以贺天在隐匿自己的同时,也帮莫世奇处理了一大堆狗血绯闻,二人均未在荧屏暴光,就是有,最多也只是一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和那些女人的不雅照片。

    “是的。”童丽丽看到莫世奇时,内心忍不住雀跃了下,虽然眼睛是小了点,但整张脸还是很迷人的,相比他身边那个十分邋遢的男人,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去下洗手间。”贺天横了一眼莫世奇,转身离开。一见面就你浓我浓的样子,当他不存在么,那个叫小丽的女人也就一般般,无非就是胸大了些而已。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_分节阅读_5

    腹黑总裁骗婚千亿娇妻_分节阅读_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