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5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5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5

    紫兰将狐裘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最后看了一眼那单薄的身影,方才推门走了出去。寂静的夜色,而房内却没有烛火,从来,她只用夜明珠照明,烛台上的小托盘里,此刻那暗夜中的明珠正熠熠生辉的发出光亮,只是那价值不菲的夜明珠却和这简陋的房间,显得那么不搭调,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想要找碧蓝烟治病,那唯一一次的机会,除了万两的黄金,便是夜明珠,据说碧蓝烟最爱的便是夜明珠,爱到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步,紫雾山上有着世上数以百计的夜明珠,有人传说,或许这世上最好的夜明珠,不是在那深海之底,而是在那紫雾之巅。

    而此刻,看着夜明珠散发出的光亮,碧蓝烟脑海中却回想起了之前莫浩然的话,跟我走。

    走,能走到哪里,人一旦出生,那如丝的牵绊便从来不曾断过,她有爹,有紫兰她们,还有,萧尘。或许说到底,她不过是不愿意和他走罢了,因为她不爱他,哪怕,他们之间的牵绊或许无法斩断,可是,他却不是能和自己执手天涯的那个人。

    微微低头看着手里的竹哨,透过那浅浅的萧字,蓝烟仿佛又看见了他,树影斑驳里灿若星辰的眼眸,温暖的手掌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男孩子,听着他轻笑着对她道:“烟儿什么时候才可以长大呢?”

    那时的她,九岁,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父亲要将她送到紫雾山,更不明白母亲眼底的泪水和父亲眼底的决绝来自哪里,只是那时的她,并不懂得什么叫反抗,作为丞相的女儿,她接受的礼仪告诉她,父亲说怎么样,她便要怎样。

    可是,紫雾山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害怕,那个被叫做师傅的人,他的眼神冷漠疏离,总是一个人关在药炉里,一天内他或许跟自己说不到一句话,她想要回家,想要回去,直到她遇见了萧尘。

    空旷的山谷中,竹哨的声音鸣脆嘹亮,然那吹奏的曲子却带着淡淡的忧伤,仿佛飞鸟都在那一刻沉寂了一般,树荫交错里,小小的身影端坐在树枝上,转头看着坐在旁边正在吹奏竹哨的男子,白衣纤尘,灵动飘逸,然那俊逸的面容里,此刻却带着莫名的忧伤。

    “萧尘喜欢什么?”小女孩突然这般的问道,萧尘停下手中的竹哨,嘴角含笑的看着旁边的小女孩,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问。

    “烟儿问这个干嘛?”萧尘轻声问道。

    “萧尘喜欢什么,烟儿就送什么给你,这样,你就不用不开心了。”她认真的说道,因为每次只要紫兰不开心,她只要送她最喜欢的桂花糕给她,她就会很开心的,所以,她以为,只要送给萧尘他喜欢的东西,他就会开心了,刚才的曲子,虽然很好听,可是,看着他的眼睛,他却觉得他在哭泣一样。

    萧尘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看着那双清澈如雪的眼睛,纯洁的仿佛山顶上绽放的雪莲,每次只要一看见她,看见那纯净的目光,他就会觉得异常的安心,伸手抚上她的眼眸,细碎的阳光散落在她的目光里,犹如暗夜中夜明珠的光亮,浅浅的,却温暖着寂寞。

    “夜明珠。”他嘴角含笑的轻声说道,他喜欢夜明珠,喜欢烟儿犹如夜明珠一般的眼睛。

    蓝烟拉下他的手,一脸的兴奋道:“夜明珠吗?萧尘喜欢那个东西,那好,以后烟儿就送那个给你,这样你一定要开心哦。”

    合着那可爱的面容,萧尘眼底的笑意蔓延过眼角,他微微俯身,轻轻一吻,落在了她的眉间,那薄如蝉翼般的轻吻,柔软温暖的触碰,让她面颊瞬间微红,看着她泛红的面颊,萧尘笑着道:“好。”

    记忆剪断,此刻,抚摸着那圆润的夜明珠,碧蓝烟眼底却是蔓延着无法言语的忧伤,或许,只有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才可以彻底的将自己暴露出来,不用伪装,不用坚强,不用无作冷静的对着一切。

    萧尘,你是不是,已经忘记烟儿了,或许,忘记了也好,如今这样的我,即使再见了,你便也不会在如那般微笑的看着我,可是,我还是想要见你一面,就一面就好,那样,我才能相信,曾经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梦境里的幻想,一滴泪无声的滑落,然而,那个将自己抱在怀里告诉她不要害怕的人,却不知道身在何方。

    给读者的话:

    今天开始每天40005000更新,喜欢的亲多多投票投砖哦,还有不要忘记留言,小九每条必看的,谢谢。

    ☆、第十五章 公主为奴

    严冬三月,王府内梅花肆意,鲜红的色彩倍添生机,梅花,玉硕最爱的花朵,唯有经历过寒霜的洗礼,方才能够孕育傲人的芳香。

    而此刻,王府下人的小院内,碧蓝烟一身灰色下人衣衫,在寒风中显得异常的单薄,双手浸在刺骨的冷水里揉搓着衣服,发丝凌乱,衣着褴褛,然而即使如此,亦挡不住她丝毫的美丽,清冷的目光配着倾城的容颜,犹如寒风中的梅花一般,缕缕幽香蔓延开来。

    一双纤细十指,冻的异常红肿,然而她的目光却异常的淡然,一名侍女走来,将一大筐的衣服再次倒在盆中冷声道:“天黑之前,将所有衣服洗完,然后去后院劈柴。”碧蓝烟沉默不语,径自洗着衣服。

    那侍女不削的看着她嘲讽道:“哼!你以为你还是这王府的妃子吗?少在那儿装清高,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下人而已,收起你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因着之前在南苑伺候的侍女被碧蓝烟毒打的原因,下人们对这个娇纵蛮狠的王妃没有一点好感,此时见王爷如此待她,自然落井下石。

    女子骂完,见她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冷笑一声,转身走出了院子,双手早已经冻的麻木,她缓缓的抬起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身上冷的颤抖不已,原本她就是很怕冷的,在碟谷时,一旦这般的天气,她是从来不会出门的,可如今…要下雪了吧,碧蓝烟心底道。

    临近傍晚,碧蓝烟站在柴房外面,吃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斧头,手掌早已经被磨破,隐隐的血丝渗出,此时碧蓝烟心底有点后悔,当初自己应该抽点时间学武的,不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看医书和练习针灸上,否则,现在或许也没这么艰难。

    “王爷叫你去伺候。”温婉的声音响起,碧蓝烟转身,看着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女子,一袭鹅黄色袄群,领口处细细的绒毛看上去异常温暖,女子带着一丝浅笑,不似这里所有的人看着她的幸灾乐祸,她应该就是下人们口中所说的沐琳,王爷唯一的贴身侍女。

    碧蓝烟放下手中的斧头,跟在沐琳身后,缓步走着,沐琳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面庞,然而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依旧出卖了她,寒风中的身影让沐琳莫名的有丝怜惜,在去往玉硕房间的路上,沐琳缓步走着却对着身后的人道:“你很怕王爷?”

    碧蓝烟一愣,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只要顺着他,自然不会有事情,公主殿下,你如果想安稳的过日子,那么,不要试图去反抗他,那样到头来受伤的总会是你,还有你在意的人。”沐琳道,她原本也不是多话的人,只是不知为何看着面前的女子,却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碧蓝烟依旧沉默不语,只是心底却因为她的话,对着面前的女子多了几分的温软,到了房门口,沐琳说让她自己进去,就在她要推门而入的时候,却听沐琳在身后道:“你的两个侍女现在在刑房内。”说完转身离开。

    碧蓝烟转头,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心底一惊,她是在提醒自己吗?紫兰紫月在他的手里,如果自己再敢忤逆他,或许,她们就…凭着她们的武功,要反抗轻而易举,但是她相信,她们不会,如若危害到她丝毫,她们哪怕牺牲自己,也绝不会暴露身份的。

    深吸一口气,碧蓝烟鼓起勇气推门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内,萧尘斜靠在宽大的软椅上,而他的两侧,两名绝色女子近身伺候着,火盆里燃烧的炭火,让整个房间异常的温暖,明亮的烛火中,三人带着不同的神色看着她慢慢的走进,走到三人面前,粗布麻衣遮挡不住傲人的风采,清冷的目光内透彻的没有丝毫的动荡,只是惨不忍睹的双手,依旧让玉硕扬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

    “不知王爷有什么吩咐?”碧蓝烟道。

    “你们下去。”玉硕冷声道,那两名女子不情愿的从他身边起来,俯身道是退了出去,房间内突兀的安静,两人沉默的对峙着,看着有些狼狈的女子,玉硕嘴角微翘。

    “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你那两个侍女,还真是跟你一样的嘴硬啊!”玉硕轻声道,然而碧蓝烟却是眼底一惊,冷声道:“你想怎样?”

    玉硕慢慢起身,走到她的身边,高大的身影遮挡了她的光线,他伸出手,挑起她的下颚,俊逸的面容上带着属于胜利者的笑容道:“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寒意侵袭全身,碧蓝烟握紧双手,指甲嵌进肉里,鲜血蔓延,却比不上她心底的凉意。

    玉硕放开她的下颚,食指轻轻的抬起,滑过她光洁的额头,她的鼻尖,冰冷的体温让玉硕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她好冷,冷的仿佛站在面前的人没有丝毫的温度。

    微微俯身,玉硕轻声在她耳边道:“为本王宽衣。”

    ☆、第十六章 沐林的怀疑

    碧蓝烟微微低头,沉默不语,玉硕似是也不着急,就这样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许久后,碧蓝眼迟缓的抬起手,伸向了玉硕的腰带,颤抖的手指,单薄的身影,冰冷的体温,就这一刹那,玉硕突然心底一滞,莫名的闪过一丝异样。

    衣衫一件件滑落,她的指尖无意的触碰着他的肌肤,那炽热的温度合着她冰凉的手指,让玉硕不自觉的微眯着眼睛,碧蓝烟控制着自己有丝颤抖的手指,带着一丝绝强看着他轻声道:“可以了吗?”

    “吻我。”玉硕嘴角含笑,却是什么也不做,这般低头看着她道,碧蓝烟眼底一震,不可思议般的抬头看着他,然而那俊逸的面容上狡黠的笑容,却真实的充满着威胁,第一次,碧蓝烟觉得有些无力,她突然很想萧尘,很想很想。

    缓慢的靠近他,缓慢的踮起脚尖,无力的闭上双眼,附上了他的唇,在那柔软的触碰中,玉硕心底却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一丝莫名的疼痛,因着那紧闭的眼角微微泛起的泪光,然而,那深邃的目光无意中瞥见了隐藏在暗夜中那诡异的目光,心底恢复了冷静。

    他抬手拥着她,感受着她笨拙的轻吻,她很凉,甚至她的唇,也仿佛带着绝望的寒冷,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玉硕猛然抱起她,在碧蓝烟的惊恐中将她放在了柔软的床上,不等她多言,他翻身将她困在下方,抬手轻轻抚摸上她额前的发丝。

    “爱妃,今晚,让本王好好的疼爱你。”轻声的呢喃带着无尽的温柔,然而,碧蓝烟却是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她甚至开始怀疑,此刻这近在咫尺的人,是否真的是那个残暴的王爷,然而,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思考,因着那柔软的软垫温暖的温度,因着彻夜劳作的辛苦,此刻,她已然克制不住的闭上了眼睛,她只觉得头好沉,好沉。

    玉硕看着那慢慢陷入昏迷中的人却是无动于衷,依旧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将那身粗布麻衣尽数退下,他拥着她的冰冷,吻着她的唇,直到暗夜中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一闪而过。

    那原本压在碧蓝烟上方的人影方才起身,看着那黑影消失的方向,嘴角一抹讽刺的笑意,之后,将床上的被褥盖在了那昏迷人儿的身上,穿好自己的衣服,缓步坐到了床边。

    伸手探上她的脉息,深邃的目光中波澜不惊,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个女人,因为寒气入体,陷入昏迷。

    倾城的容颜上此刻微皱着眉头,双颊已然开始泛红,此时,有人轻叩房门,玉硕似是知道来人是谁,淡淡的说了句进来。

    来人缓步而入,正是方才带着碧蓝烟而来的沐琳,沐琳看了看玉硕,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碧蓝烟,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因着她在玉硕眼底看到的不确定。

    “走了吗?”玉硕起身走到书桌前坐下问道。

    “嗯,没想到他居然会动用隐卫,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沐琳有丝担忧的说道。

    “他从来就不会相信任何人。”玉硕却是提笔写着什么,头也不抬的说道。

    “过几日韩若辰就要班师回朝了,到时候,我们更加要小心才是。”沐琳道,韩若辰,辰国大将军,手握辰国一半兵权,地位和玉硕平分秋色。

    “呵呵,也是该热闹一下的时候了。”玉硕却是不慌不忙的说着,说完随手将手中写好的纸签递给她道:“按照上面的方子去抓药。”

    沐琳微微一愣,接过方子一看,都是治疗风寒的药物,在转头看看那在床上闭眼不醒的人,心底明了道:“你似乎对她,太过的特别?”

    “因为她,还很有用。”玉硕却是嘴角一笑道,沐琳看着他的样子,不再多言,转身走了出去。

    玉硕走近床边,看着那睡着的女子,心底却是闪过了一丝疑惑,她是对自己还有用处,可是,这却并不是唯一的理由,因为在那一刹那,他再一次的想起了烟儿,寒气入体,在他的记忆里,她也是很怕冷的,因为先天的气血不足,所以烟儿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冬天,想象着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固执的留在房间里哪里也不去的情景,玉硕不自觉的扬起了嘴角,烟儿,你在紫雾山,过的可好?玉硕心底道。

    给读者的话:

    忽忽。今天的更新完了,明天准时送上,多话不说,大家好好看哈,留言哦。

    ☆、第十七章 严冬的温暖

    是谁的手指在轻抚她的面容,那柔软的触碰,亦如记忆中无法忘记的人影,昏迷中的碧蓝烟仿佛回到了终年积雪的紫雾山顶,又到寒风最重时,密布透风的房间内,娇小的身影蜷缩在软榻上,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旁边炉火中温暖的温度,印的那可爱的容颜微微的红润。

    一袭白衣若雪推门而入,看着那软榻之上的人眉眼带笑,轻声道:“这房间里都这么暖和了,怕是紫雾山所有的炉火都在这房间里了吧,你至于还冷成这样吗?走,我带你堆雪人去。”

    萧尘嬉笑的看着不声不语的人儿道,这是她在这里过的第一个冬天,听师妹们说这才来的小女子怕冷得很,却也没想到尽然到了这般的地步。

    “我不去。”碧蓝烟难得的没有还嘴,而是低声的说着,全身悟的严实,甚至只留了眼睛的位置,看着迎面走来的人闷闷的说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萧尘可没打算放过她,伸手就要去扯她裹在身上的被子,却不想一把握在了拽着被子的小手上,竟是冷的仿佛没有温度一般,犹如外间的积雪一样,一丝诧异在他眼底滑过。

    “怎么这么凉?”握着那冰凉的小手,萧尘坐在了软榻上另一只手抚在了她的脸上,果然是一片冰凉。

    “我天生体寒,所以特别怕冷而已。”碧蓝烟嘴角微翘,不以为然的说道,然而萧尘却是眉目微锁,右手探在了她的脉息上。

    “师傅都已经看过了,说这是先天不足,没办法治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能出去玩儿雪而已。”看着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丝温暖在心底滑过,看着那俊逸的面容,眼底满是喜悦。

    萧尘听她如是说,却还是静静的诊了脉,结果可想而知,连师傅都没有办法治的病,这世上怕再也无人可医了。

    “唉,平时看着你还满健康的,原来也是个烂底子。”萧尘无奈的说道,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体寒却也算不得很重的毛病,只要多注意取暖就无大碍,既是如此,心底的担忧自然少了许多。

    “没关系的,冬天过了就好了,你出去玩儿吧。”碧蓝烟笑着道,却见萧尘狡黠一笑,在她诧异的惊叫声中抱着她横躺在了软榻上。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5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