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8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8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8

    给读者的话:

    重要人物已经陆续开始出场了哈,嘻嘻,大家喜欢谁呢,记得留言告诉小九哦。

    ☆、第二十四章 韩夕失踪

    喧闹的大街上,来往匆匆的人并没有因为寒冷的天气还有所改变,街道上拥挤的人群各自忙着手中的事情,一袭紫色披风的女子缓缓的行走过街上,她的身后跟着两名侍女,其中一个看着这街上喧闹的一切,显得有些兴奋,这还是碧蓝烟嫁过来,她们第一次可以出府。

    “小姐,这里比起南域国热闹好多啊!”紫兰对着碧蓝烟道,碧蓝烟嘴角含笑,领口的白色狐裘衬着那倾城的容颜更加的白皙,然而紫月却没有紫兰那般开心,碧蓝烟身体本就畏寒,这么冷的天,她是不适合呆在外面的。

    “小姐,外面天冷,我们还是早些回去的好。”紫月道。

    碧蓝烟停下脚步,微微抬头看了看有些苍茫的天空,她是很怕冷,可是比起冷,她更讨厌呆在那个王府里,看见那个人,只要看见她,那无法抑制的屈辱就会蔓延全身,而每次看见他,亦会让他想起萧尘,原本的希冀终究开始破灭,如今的她,就算找到萧尘,又能怎么样呢?

    “若是可以,我宁愿就这样走回去。”碧蓝烟开口说道,说完继续朝前走着,紫兰紫月对视一眼,再也不说话,而是跟上了前面的身影。

    喧闹的街道上那一袭紫色的人影显得那般突兀,所有擦肩而过的人都在猜测着这美丽的女子究竟是哪家的小姐,贵气难掩,姿容秀美,而不远处的楼阁之上,临窗而立的男子,看着那缓慢而移的人,眼底迷离的色彩让人看不真切。

    “主子,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身后的人看着天色俯身提醒道。

    “不急,或许,今天我们会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欧阳询嘴角含笑道,只是闲来无事出宫走走,居然可以遇见她,南域国的雅兰公主,呵呵。

    碧蓝烟缓步走着,拥挤的街道上却突然传来马蹄疾驰的声音,喧闹的街道上顿时鸡飞狗跳,来不及躲闪的人群被吓的扑到在了一旁,一队士兵骑马而来,面色匆匆,似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紫兰紫月赶忙护着碧蓝烟退到一旁,然而,路中间,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却是僵持在了那里,蹒跚的孩子看着那疾驰而来的人似是连哭喊都忘记了。

    碧蓝烟一惊,或许是医者的本能,她脚步轻点,一飞身将那挡在路中的小女孩抱起,紫兰一惊,大叫道:“小姐…”眼看马蹄就要踏在她的身上,只见人群中飞出一人,空中一个转身跃至马前,一脚踢在了那匹黑色骏马的头部,马儿受惊,前踢扬起,马上的人拼命的拉住缰绳,马儿长嘶的声音让众人忍不住的后退一步。

    那为首之人显然也非常人,娴熟的马技和强大的力量让马儿渐渐的安静下来,而方才那突然而现的人,此刻静立在马前,负手而立,那俊逸非凡的面容,不怒自危的神态,却让碧蓝烟眼底一惊。

    马上之人刚想开骂,却在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吓的赶忙从马上飞身而下,单膝跪于那人面前,惶恐的说道:“末将参见皇…”只是话还没说完,却见皇帝看着他轻轻的摇摇头,再看看四周喧闹的人群,收起了后面的话。

    这领头之人乃是韩若晨的副将,皇帝怎会不识,他平时可并非如此飞扬跋扈之人,看他如此神色,欧阳询微一上前,靠近他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将军微微躬身轻声道:“回皇上,小姐不见了,将军命末将马上封锁城门,其他人马已经兵分几路开始寻找了,将军此刻恐怕正在宫内等着觐见皇上。”

    “夕儿不见了?”欧阳询亦是闪过一丝疑惑,继而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那副将眼看皇帝没有怪罪,赶忙抱拳行礼,一翻身上马,带着身后的人扬长而去。一切恢复如常,四周的人都在猜测这突然出现的公子究竟是何人,而欧阳询之后,碧蓝烟已经将那孩子送回了母亲的手里,看着女子不住道谢的感激,碧蓝烟微微一笑。

    “我可不知道,王妃居然还会轻功?”欧阳询站在碧蓝烟身后,看着她目送着那一对离开的母子道。

    “皇上本可以更早的出来救那个孩子,却要等到那个时候,看来,辰国皇帝爱民如子的传言,我该怀疑一下了。”碧蓝烟说完,方才转身看着身旁那一脸笑意的人,既然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那自己也没必要对他行礼。

    “或许王妃可以陪本公子换个地方说话。”欧阳询却也不恼,一脸笑意的说道,然那语气中,很明显的没有允许拒绝的余地,说完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紫兰刚想问什么,却被紫月一把拉住,碧蓝烟对着两人一个眼神示意,表示没事,方才跟着欧阳询而去,紫兰紫月亦是随身跟上。

    而不远处,却见莫浩然的身影,在人群中一闪而过,喧闹的大街恢复如常,这惊险的一幕自然的成为了今日最热的话题,却没有人知道,这故事的主角,究竟是谁。

    ☆、第二十五章 再见皇帝

    京城最好的酒楼品天下,楼高三层,每天都是座无虚席,而此刻,三楼的包房内,欧阳询端坐在主位上,看着前方拂袖而立的女子,微微一笑道:“王妃请坐。”

    “臣妾不敢。”碧蓝烟却是俯身行礼道。

    “哦,不敢,朕倒是很差异王妃居然会说出不敢二字。”欧阳询仿佛不甚在意一般,轻轻的拿起手中的酒杯把玩着道。

    “臣妾不过是奉给辰国的女人,就犹如那些贡品一般,不敢的事情太多。”碧蓝烟保持着行礼的姿势道。

    “呵呵,王妃贵为一国公主,怎可这般贬低自己,听闻公主常年幽居深宫,倒是让朕很诧异,一个幽居深宫的公主,居然有那般的轻功,还是说,公主还有很多,可以让朕很诧异的事情。”欧阳询直视着她,然而却是眼神一冷,猛一飞身,一刹那擒住了她的咽喉。

    身后跪在地上的紫兰紫月大惊失色道:“小姐…”刚想起身却被一旁的侍从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看着碧蓝烟微微窒息的模样,欧阳询眼底闪过再次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松开她,却是一手握住她的手腕,探了她的脉息。

    “你不会武功?”欧阳询问道。

    “皇上既然已经知道,又何必再问,臣妾常年幽居深宫,因着身体弱所以父皇才命人交了我轻功,希望可以有助于调养身体而已。”碧蓝烟道,她说的是事实,她只会轻功,不会武功,她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钻研医术上,怎么还会有时间去学武,唯一会的轻功,也不过是因为可以让她能够轻易的到达萧尘曾经常爱坐的树顶之上。

    “这么说,还是朕误会公主了?”欧阳询收起眼底那抹诧异,恢复如常的说道。

    “皇上是这辰国的天,没有人敢质疑你,你说对便是对,你说错便是错,臣妾不敢妄测圣意。”碧蓝烟从容的说道,仿佛方才那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

    “呵呵,朕喜欢你这句话,王妃身体不适,也该早些回去才是,退下吧!”欧阳询转身走到椅子上坐在,笑着说道。

    “臣妾谢皇上关心,臣妾告退。”碧蓝烟面不改色的说道,说完示意身后的紫兰紫月,两人磕头跪安,跟着她退了出去。

    身后的皇帝,依旧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却是开口问着一旁伺候的大内总管道:“你觉得,这玉王妃,是个什么人?”总管陈公公,乃是伺候过两代皇帝的老人,阅人无数,深得皇帝信任。

    他微微低头说道:“不是普通人。”

    欧阳询眼底笑意更深,接着道:“不,是个有趣的人。”

    “小姐,我们现在回府吗?”走出酒楼,紫月问道,碧蓝烟看看天色,点点头,她虽不知道最近玉硕为何会如此的放宽自己,但是,凭借她的直觉,他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做的,她可不觉得,那个男人真的会开始善待自己。

    就在三人朝着王府方向而去的时候,却见天上一道白色烟雾一闪而过,短暂的无人察觉,然而碧蓝烟却看得清晰,那是莫浩然联络自己的信号,一丝疑惑从她眉间闪过,却也只是一瞬间,随即恢复如常。

    “你们去前面转角的茶馆等我。”碧蓝烟突然说道。

    “小姐,你要哪儿去?”刚经过方才那一幕,紫兰难免有点担心,而紫月却是拉了拉紫兰的衣角道:“小姐小心点。”碧蓝烟点点头,调转方向,朝着那方那白色烟雾升起的方向而去。碧蓝烟缓步而来,走到一街角处,看见了站在那里的莫浩然,他看她一眼,随即掉头走向了一条僻静的小街中,碧蓝烟随行而去,跟着他走进了一所宅院里。

    大门随即关上,园中,莫浩然看着那一袭紫衣的女子,眼底满是笑意。“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碧蓝烟道。

    “呵呵,伪装的是你,又不是我,我有什么好怕的。”莫浩然却是不以为然的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碧蓝烟面色不变,却是转身准备离开,她的身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看着,她可不觉得自己此刻应该留在这里。

    然而莫浩然却一闪身拦住了她的去路道:“有一个人,希望你见一见。”

    ☆、第二十六章 是意外,还是蓄谋

    “她是谁?”房间内,碧蓝烟看着那床上昏睡的女子道。

    “韩将军府的小姐,韩夕儿。”莫浩然道。

    碧蓝烟眼底一惊,这个韩若晨视如明珠的女儿,即使自己来这里没有多久,却也有所耳闻,韩若晨居然连行军打仗都可以把她带在身边,可想而知对她有多珍视,再联想这方才那一对行色匆匆的侍卫,碧蓝烟心下了然。

    “韩若晨可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人。”碧蓝烟转头看着他道,但是她相信莫浩然定然有自己的理由,他从来不是一个愿意招惹麻烦的人。

    “我要你救她?”莫浩然直视着她到。

    “为何?”碧蓝烟转过头看着床上的人道,她不轻易救人,他知道,而这床上的女子,从面色和吐纳看,心脉疲损,她一眼便看出她的病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

    “既然你知道她对于韩若晨的重要性,那么,你救了她,自然可以拉拢莫浩然,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那个玉硕,是帮不了你的,而倘若你得到了韩若晨的支持,你在这辰国的处境或许会有所改变。”莫浩然道。

    碧蓝烟心底一滞,呵呵,又是为了她吗?可是,她并不想把任何人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尤其是他。

    “你是不是,管的太宽?”碧蓝烟冷声道。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碧蓝烟,假冒和亲公主,你可知道你现在深处在怎样的险境中,这里可不是紫雾山,你周围的人,不管是欧阳询还是玉硕,随便一个都可能让你身首异处,救出你爹,我们还可以找另外的方法。”莫浩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难得认真的说道。

    “呵,其他的方法?南宫月泽的阵法连你都破不了,你认为就算我们联手,可以保住我爹吗?”碧蓝烟嘴角一抹讽刺的微笑,上次给他疗伤的时候其实她就知道莫浩然定是去了囚禁她父亲的地方,莫浩然,天下第一剑客,能够伤他的人少之又少,而能够让他甘心情愿的去冒险至此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自己,她知道,她其实一直都知道。

    “你都知道了。”莫浩然语气有些低了下来,他知道什么都瞒不过她,这个看似与世无争的女人,她的洞察力和敏锐,有时候好的让人诧异。

    “莫浩然,我再说一次,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那个约定而已,你只要帮我找到萧尘,我们之间所有的一切便一笔勾销,其他的,再无瓜葛,我爹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若你的介入会让他产生危险,那么,我告诉你,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冰冷而决绝的话语,让莫浩然再次的心底荒凉,这么多年了,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吗?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

    “蓝烟…”看着那张倾城的容颜,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是想让她早日离开这里,她本该是在紫雾山中享受宁静的人,她不属于这乱世中的污浊,这是莫浩然从始至终一直坚信的事,哪怕她不爱自己,自己也要保护她。

    碧蓝烟转身不愿意背对着他道:“尽快离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完朝着门口走去。

    “你是谁?”却听身后传来女子好奇的声音,碧蓝烟转身一看,不知道何时,那睡在床上的女子,居然醒了过来。

    刚清醒的韩夕看着那慢慢转过身来的人,一袭紫色映衬中如雪般晶莹剔透的女子,即使是见过莲妃和玉华公主的她,都忍不住的眼前一亮。

    “姐姐,你好漂亮。”韩夕却是突然微笑着到,单纯的笑容让碧蓝烟心底一暖,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一刹那,她仿佛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那时候自己是否也是带着这样的笑容,看着那白衣胜雪的男子呢。

    “韩夕,我带你去找韩将军,可好。”既然已经被看见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这样了。

    “不要,我不要回去。”哪知韩夕听见这话却是某然从床上跳下,藏到莫浩然身后摇着头道。碧蓝烟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呵呵,我可没有绑架她,若不是她自己愿意,你以为我可以那么顺利的从守卫森严的将军府里把人带出来?”莫浩然恢复了往常的神情,带着几许笑意的看着碧蓝烟道,一脸不关我事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现在城里有很多侍卫正在找你,想来韩将军应该很着急,你若再不回去,恐怕会连累你身边的人。”碧蓝烟看着韩夕有些幼稚的行为,心底疑惑更深,她的神情和表现可不像是一个已经成年的女子。

    “若晨再找我吗?哈哈,你输了。”谁知韩夕听见这话,却是脸上一喜,看着莫浩然道,碧蓝烟听着她的话,隐约的知道了些许的原因。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8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8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