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17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17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17

    “色狼,你找死…”雅兰咆哮道,睁大眼睛愤怒的看着面前面不改色的人,而其实,曲华烨亦是在那一巴掌中清醒了过来,她不是兮兰,不是,心底讽刺一笑。

    “你说的对,我不会让你死,不过如果你不听话,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曲华烨冷声道,眼底带着一丝调笑的看着面前的人。

    而雅兰双拳握紧,紧咬着嘴唇,因着气愤所以胸口起伏着,她狠狠的看着曲华烨,那样的目光,居然让他觉得,莫名的烦躁,似是自己做的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般,脸上火辣辣的有些疼,照理说他才是比较吃亏的人好不好,可是看着那张满是怒气的容颜,却让自己莫名的有丝歉疚,或许是因为那张和兮兰一样的脸。

    “就算死,本公主也不给你这个机会。”说完,雅兰飞身一跳攻了上来,曲华烨只得闪身躲开,她招招狠厉,明明知道打不顾他,却丝毫不肯罢手一般,曲华烨看着那拼命的人,心底满是疑惑,不就是一个吻吗?

    雅兰突然觉得心底有些委屈,有点愤怒,有点难以接受,当她开始明白什么叫做男女之爱的时候,当她第一次看见姐姐和南宫月泽接吻的时候,当她开始期许幸福的时候,她告诉自己,她的吻,一定要给她最爱的那个人,一辈子唯一的一个人,这是她给自己的许诺,可是现在,居然莫名其妙的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夺走了,她绝不原谅。

    面对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曲华烨一畏的闪躲似是已经无济于事,无奈之下,他一掌对上了她挥过来的手掌,内力的碰撞让雅兰无法控制的朝后摔去,摔在了地上。

    “是你在找死。”曲华烨有丝不奈的说道,然而那倒在地上的人却是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她勉强站了起来,抬起头看着他,眼底居然闪着盈盈的泪光。

    “别以为我睡着了没有听见,你想拿我威胁姐姐,曲华烨,你休想。”雅兰道,她不傻,从这里所有人对他的恭敬,从他那高深莫测的武功,从那张魅惑人的面容,种种迹象告诉她,面前这个人,就是魔教教主曲华烨,这个连城的主人。

    “呵呵,你比我想象的聪明。”曲华烨冷声一笑道。

    “不要以为所有人都是笨蛋,本公主不会任你左右。”雅兰狠声到,话音一落,居然拔下自己头上的金钗就朝心口插去,曲华烨一惊,根本没料到她会这样做,想要阻止一惊来不及,条件反射般的用手直接挡住了那根尖锐的金钗,鲜血流出,金钗入骨,雅兰不可思议的看着挡在面前的手,还有那直插在上的金钗,呆愣在原地。

    曲华烨眉头微皱,抬手拔下那根金钗,随手扔在了地上,看着呆若木鸡的人道:“在这里,没有我得允许,就算死,也不可以。”

    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门,只留下雅兰呆立在原地,看着地上躺着的金钗,为什么,他要救自己,莫名的青丝蔓延,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姐姐告诉她的话,真正的爱一个人,会希望他好,会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会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雅兰,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做到这一切,就说明你找到可以爱的人了,知道吗?

    捡起地上的金钗,雅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心底喃喃着,他真的是传说中那般,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人吗?

    “姑娘,吃饭了。”温婉的侍女看着坐在桌前双手托着下巴的女子道,甚至眼底带着几许的探究,她是自己第一个看见,伤了教主还可以活的好好的人,现在所有魔教中的人对这个女子可是好奇得很,奈何教主下令不准有人打扰她,否则,这里怕是早就人满为患了。

    雅兰看着将饭菜摆在桌上的人,装作无所谓的端起饭碗道:“那个…曲华烨…他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昨晚以后心底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她原本想着他要拿自己威胁姐姐,她讨厌自己成为别人的包袱,成为别人的负累,在加上被他莫名其妙的吻了,心底一时冲动,才会拿金钗去刺自己,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悔,在想着当时他手上的伤,难免的觉得,有些歉疚。

    “姑娘以为呢?”侍女不满道,毕竟是伤了教主的人,对她还是有点不满。

    “不就是被扎了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雅兰有丝心虚的说道。

    “姑娘何不自己去看一下。”侍女道。

    “我可以出去?”雅兰一甩手中的碗筷,惊讶的问道。

    “可以,教主说姑娘可以随意在连城中走动,想去哪里都可以。”侍女道。

    “他不怕我逃跑?”雅兰再次惊讶的问道,却见侍女不削的看了看她,之后笑着道:“没有教主的允许,没有人可以走得出连城。”

    “你不早说。”雅兰白眼一翻,立马从椅子上一闪,朝着门外而去。

    “喂…姑娘…你等等…”她很想告诉她,当心迷路,只是已经看不见人影,只好作罢,反正教主要找她得花,影卫自然会把她带过去,自己也不用跟着了。

    给读者的话:

    小九个人还比较喜欢烨和雅兰,大家喜欢吗?

    ☆、第四十八章 曲华烨的回忆(四)

    走出房门,雅兰顺着走廊闲散的走着,这里比她想象的大了很多,到处是亭台楼阁,假山怪石,引流觞以曲水,取青竹而入眉,这里虽没有皇宫华丽,却比皇宫精致许多,偶尔会看见有人穿梭,或者静默无声,或者挺立而过,只是让她奇怪的是,遇见的都虽然都当做没看见她一般,然而她总觉得,他们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走了半天,园子很大,可自己也没有看见几个人,正在疑惑之际,却见不远处有座城墙横在眼前,雅兰眼前一亮,站得高,看得远,说不定那里会看见不一样的东西,观察好了地势,好逃跑啊,如是想着,雅兰迅速的朝着城楼而去。

    只是当她登上城楼时,看到的景象,让她震惊不已,只见宽敞笔直的街道从城楼处蔓延开去,交错纵横的街道,来往穿梭的人群,吆喝叫卖的小贩,显然一副热闹非凡的景象,这里,真的只是一个魔教,雅兰不可思议的看着下方的景色。

    “你就是那个刁蛮公主?”却听一男子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雅兰抬头一看,那城楼顶得檐角之上,一袭水洗蓝暗纹长袍的男子双手抱胸立在那里,那轻盈而立的身影,一看便知轻功不低。

    “要你管。”雅兰不屑的说道,转身朝着城楼之下而去,却见人影一闪,那人依然拦住了她得去路。

    “我倒是狠好奇,教主是看上了你哪里?”男子用着一种好奇的眼神从上到下的打量着雅兰,看得她一身不舒服。

    “谁告诉你曲华烨看上我了,收起你那恶心的眼神。”雅兰道。

    “不是我说的,现在所有连城的人,都这么说。”男子似是不介意,无所谓的说道,这个伤了教主却还好好活着的人,现在可是连城里最炙手可热的话题。

    “为什么?”雅兰好奇的说道,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了,就成了曲华烨看上她了。

    “你可是唯一一个,伤了教主还可以见到今早太阳的人,而且,看你的样子,还活蹦乱跳的。”男子道。

    雅兰却是一愣,唯一一个?也就是说,之前的,全都死了,果然,自己那丝恻隐之心的错误的,魔教就是魔教,不过转眼看着眼前的男子,似是很好说话的样子,自己或许可以从他口中,套出点有用的东西。

    “你是这里的人?”雅兰转移话题的问道。

    “废话,外人也进不了这里。”男子道。

    “外面那些都是魔教的人?”雅兰指着不远处那喧闹的街道上密集的人群道。

    “你耳朵有问题还是理解有问题,我刚说过,不是魔教的人,进不了这里。”男子眼睛一横道,一脸的笑意。

    “我不是在这里,且…”雅兰小说的嘀咕着。

    男子嘴角一丝邪笑,看着面前表情丰富的人,心底满是疑惑,怎么看这女子也不该是教主喜欢的人啊,脸是漂亮,不过比她漂亮的也多了去了,也不至于啊。

    就在此时,却见一袭白衣的女子蓦然出现在两人眼前,速度之快,甚至让雅兰心底一惊,以为看见鬼了,却见那女子冷冷的对着男子俯身一拜,然后转身对雅兰道:“姑娘,教主让你去雨花池。”

    “既然这样,你就快去吧,不过小心,教主的脾气,可不是每天都那么好的哦,哈哈…”说完信步朝着城楼下而去。

    雅兰只得跟着那一袭白衣的女子下了城楼朝着里面而去。“刚才那男的是谁?”路上雅兰问着前面的人道,而那女子似是没有听见,自顾得走着,雅兰眉头微皱,再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反应,那波澜不惊的面容让她失了兴致,果然,这里的人除了神出鬼没,还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惜字如金。

    走了一会儿,一个巨大的湖泊出现在眼前,湖边建造了一圈横廊将湖泊围在了中间,而湖泊正中有一个小亭子,远远的就可以看见曲华烨站在那亭中,庭内放着一方书案,宣旨而上,提笔专注,似是在画着什么。

    “姑娘请再这里等一下。”那白衣女子终于开口说话道,雅兰哦了一声,那女子退了下去,而她驻足在那里,看着远处的人,清风拂过,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垂落身前的发丝轻微摇曳,湖面上莲花圣放,花香缕缕,任谁也不会把那俊雅非凡的男子,和着魔教联系在一起,为什么,此刻看着他,心底居然莫名的有丝紧张。

    “不会的,不会的,他就是个大色狼…”雅兰自言自语的再那儿说着,因着自己方才莫名的情绪而懊恼不已。

    “你说什么?”突兀的声音传来,一回身,那原本还在湖中的男子已然站在了自己面前。

    “呀,你们魔教的人都是鬼变的是吧,走路每个声音。”雅兰一惊,不满的说道。

    “是你胆子太小而已。”曲华烨却是微微一笑道,这样的态度,似是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雅兰看着那只缠着绷带的手,在看着那张带着微笑的容颜,心底的歉疚又开始蔓延。

    “你的…手,没事吧?”迟疑了许久,还是开口问道。

    给读者的话:

    多留言哈,谢谢支持。

    ☆、第四十九章 曲华烨的回忆(五)

    曲华烨却是淡笑不语,转身看着湖泊上摇曳的莲花道:“你觉得,皇宫和这里,哪里好?”

    雅兰莫名的看了看她,随他并肩而立道:“哪里都不好。”

    “若我让你一辈子留在这里,你可愿意?”曲华烨轻声说完,转头看着一旁的女子说,雅兰眼底再次闪过一丝诧异,奇怪的问道:“我干嘛要陪你一辈子呆在这里。”

    曲华烨直视着她的面容,那深邃的眼眸中荡起了涟漪,仿佛漩涡一般让雅兰短暂的失神,只听他嘴角含笑的说道:“因为,我喜欢你。“

    一句话,让雅兰呆若木鸡,他说,喜欢。风起,群裳飞扬,那相对而立的人,仿佛定格的画面一般,他不是第一个说喜欢的人,可是,为何看着那期许的目光,她无法说出拒绝的话语,雅兰心底一窒,脸上莫名的红了起来。

    曲华烨看着那从吃惊道害羞的模样,仿佛是看到了很多年前的兮兰,那明眸善睐的女子,站在百花中回眸一笑,一切便失了色彩,那无法代替的风景,永远的定格在了他的心底,亦如眼前的女子一般。

    倾身上前将她拥在了怀里,埋首在她花蕊般的头发里,微浅的花香蔓延,迷醉了人心,轻声呢喃道:“兰儿,不要离开我。”

    呆愣在他怀抱里的人,原本想要推开的手却突然失去了力度,为何,这样的话语,听上去那么的让人想哭,这个世人眼中让人恐惧的男子,为何,会让她,有一丝丝的心疼。

    曲华烨,你究竟,想要做什么,雅兰心底不确定的问着,却终究,没有推开他,不远处的阁楼上,那一袭浅蓝色衣衫的男子,看着湖边的一幕,眼底却闪过了一丝忧郁,雅兰公主…恐怕,再过不久,你便无法笑的如方才那般灿烂了。

    已至深夜,然而雅兰的房间内依旧烛火闪烁,原本早该睡觉的女子,此刻却是在床上辗转反侧,白天的一幕幕不断的在脑海中徘徊,那轻声的低语,那俊逸的容颜,那难掩的风采,深刻的镌刻在了脑海里,而且为何想起他,心底会莫名的欣喜。

    不对,不对,自己怎么能想着那个大魔头,雅兰拼命的摇着头,想把画面摇出脑海。“你是想把你的头摇下来?”调笑的声音蓦然响起,雅兰一惊,立马从床上条件反射的跳起来,还好她穿着衣服,不然就惨了,雅兰心底一丝侥幸,抬头一看,却见白天城楼上遇见了男子,此刻安坐在前厅的桌旁,一脸嬉笑的看着自己。

    “深更半夜的闯别人房间,你们魔教的人,果然伤风败俗。”雅兰站起来道。

    “嘿,谁说晚上就不能来串门了,我又没把你怎样,怎么就伤风败俗了,堂堂一国公主,说话如此不分青红皂白,也不嫌丢人。”男子不削的说道,斜靠着桌岩,一脸的懒散。

    “你个卑鄙小人,本公主的事情,要你管。”雅兰愤恨的说。

    “喂,雅兰公主,你是不是,爱上我们教主了?”男子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她道。

    “谁要看上曲华烨那个大坏蛋啊。”雅兰大声回道,可是明显的有些心虚的样子。

    “是吗?你是不是睡不着,或许你现在可以去教主那里看看,那里现在,可是热闹的很啊!”男子也不反驳,接着道,说完不带她在说什么,一转身,消失在了房间了。

    “喂…”雅兰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心底无奈,话都没说完,人又不在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再想着他说的话,热闹?都快过子时了,不该是睡觉的时间吗?怎么还会热闹,不安分的心底被好奇纠结着,思考许久,雅兰终究朝着门外走去。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17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17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