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0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0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0

    碧蓝烟脚步一顿,低眉顺首的微微俯身道:“臣妾不敢忘记。”说完径自朝着马车而去,只留下玉硕看着那走上马车的人,眼底流转的莫名情绪。

    一路行来,下午十分,终于到达了南域国的东临城,东临太守早已经带着城内所有官员在城外等候,按照皇帝的旨意,迎接辰国使臣团。

    远远看见玉硕众人,一脸笑意的迎了上去,玉硕亦是翻身下马,缓步走向来人。“下关东临城主李仁府,恭迎王爷王妃丞相大人。”玉硕嘴角一丝淡笑道:“大人无需多礼。”

    “王爷,大人远道而来,南域蓬荜生辉,皇上特吩咐臣在此恭迎二位,并护送各位去往京城。”

    “有劳大人了。”一旁司寇羽温婉一笑道,众人笑谈着朝着城内而去,李仁府年过四十,看上去却是精神俱佳,东临城亦是南域国最为繁华的城池之一,从街上繁华的景象便可以看出,此人绝非昏庸无能之人。

    是夜,城主设宴款待众人,歌舞曲艺,戏剧杂耍,人脑非凡。玉硕和雅兰公主位于上首之座,城主与司寇羽分坐两边,几人接带着淡淡的笑意,简单的交谈。

    “自从公主出嫁,皇上一直惦念公主,下官几次进宫都听皇上念叨公主,就连国师大人,都时常提起公主殿下。”李仁府看着碧蓝烟道。

    “父皇身体可好,雅兰也很想念父皇,李大人作为父皇的心腹大臣,要时常的劝告父皇注意龙体才是。”

    “这是自然,皇上听说此次前来出使的是王爷和大人,非常的高兴,时常听人说起王爷的文韬武略,大人的满腹才华,今日得见二位,果然英姿非凡,非常人可比啊!”李大人一脸笑意的说道,那看似真诚的话语,让人很轻易的便相信他似的,玉硕本就冷血之名在外,所以对于他的冷漠,李大人似是也不介意。

    “大人过奖了。”司寇羽道,二人相互的寒暄起来,而玉硕却是手握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方的歌舞,碧蓝烟微一转头,看着那冷峻的男子,不知为何,居然有片刻的慌乱,莫名的转过了头。

    却见此时,原本还在跳舞的几名女子,突然从腰间软剑一抽,便朝着碧蓝烟而来,四周一片尖叫声,李大人一惊,大叫来人,司寇羽亦是一惊,手中杯盏便朝着一人执力发去,正中来人手臂,之后飞身一闪,攻了上去。

    而玉硕却好似早就料到一般,自顾的坐在座位上,手中酒杯轻握,嘴角含笑,碧蓝烟此刻面对那直面而来的人,在看着旁边静坐如风的男子,居然也选择了端坐在座位上,冷然的看着一切。

    其中一名舞女已然巨剑朝着碧蓝烟而来,锋利的剑尖直指眉心,而碧蓝烟却依旧视若无睹,眼看着那剑就要刺中她,她却也只是冷眼看着来人,却在这时,银光一闪,一把飞刀直接刺穿女子掌心,利剑应声而落。

    “保护王妃。”懒散而冷漠的话语一出,暗处几名黑衣侍卫飞身而去,将碧蓝烟保护起来,下方早已经一片狼藉,双方人马交战在一起,那舞女和乐师都是刺客假扮,且武功明显比起那日来的黑衣人又要技高一筹,双方战斗激烈,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

    而那些保护碧蓝烟的黑衣人,武功也非等闲,仅仅几人却将她严密的保护起来,玉硕缓步而起,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爱妃还真是好胆量啊!”

    “王爷既然不动,臣妾又怎敢轻举妄动。”碧蓝烟亦是回头面不改色的说到,一丝笑意在玉硕眼底蔓延开来,他拉起尚未起身的人道:“这里太吵了。”说完径自牵起她两人朝着后面而去。

    给读者的话:

    玉硕登场咯~!

    ☆、第五十五章 幕后主使

    刺客眼看两人要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几人奋力杀开身边之人,飞身朝着两人而来,玉硕一手抱住碧蓝烟,手中小刀直袭来人,速度快的防如闪电,飞刀所过之处,刀气犹如箭矢一般破空而去,几名刺客仓惶躲开,稳下步伐再次而去。

    只见玉硕袖中一只短笛滑出,单手握笛,将碧蓝烟护在怀中,接下了来人的攻击,那短笛却是坚硬如铁,锋利如刀,击打在剑身之上,却让那利器都难以招架。

    这是碧蓝烟第一次看见他的武器,原本以为,那快如闪电的飞刀是他的专长,没想一把短笛,却被他运用的淋漓尽致,近身而来的几人不多时便被打倒在地,无力挣扎,而在怀里的人,看着那锋利的剑锋在眼前呼啸,几次与自己擦肩而过,却莫名的觉得异常的安心,感受着他紧抱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那飘然如风的身影,只那一刹那,心底一丝温暖蔓延而开。

    城主的府邸内,寂静的房间,温暖的烛火,碧蓝烟和玉硕端坐在主位上,李大人亦是眉头紧锁的坐在一旁,司寇羽依旧波澜不惊,自顾的喝着手中的茶,战斗已经告一段落,那刺客虽然来势凶猛,却依旧被正压了下去。

    一侍急忙跑进,单膝跪地道:“启禀大人,刺客多数当场毙命,王爷的属下,抓到两个活口,请大人吩咐。”

    “将二人关进地牢,等下本官亲自审。”李大人厉声道,侍卫答是退了下去。

    “微臣保护不力,让几位受惊了,微臣罪该万死。”李大人躬身行礼道。

    “大人无需自责,这非大人的过错。”碧蓝烟看玉硕不开口,只得开口说道。

    “公主放心,臣一定找出幕后主使,下官先行告退,王爷,大人也早些休息。”

    “不如,本王和大人一起,去看看。”一直沉默的玉硕突然开口道,说完也不待他同意,径自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而去,李大人只得赶紧跟上,前去带路,碧蓝烟看了看司寇羽,司寇羽亦是抬头看了看她,四目相对,突然的有些沉默。

    “王妃先休息吧,一切交给王爷处置。”说完,亦是起身朝着外面而去。

    “主子,这次和上次行刺的,不是一路人。”待所有人都走后,一旁的紫兰方才开口道。

    “为什么?”碧蓝烟问。

    “因为他们的武功路数,一看就非出自同一门派。”紫兰肯定道,而碧蓝烟却是眉头微皱,这两批人马,究竟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还是…

    “主子,我觉得,有一个人,说不定会是幕后主使。”

    “谁?”

    “玉华公主,主子你想啊,从去到辰国开始,除了她,主子并没有和什么人结怨过,而能够有实力同时出动这么多杀手的人,除了钱,恐怕身份也是重要原因,而且两次刺杀都是在我们出了辰国以后,很明显的,他不想让主子在辰国境内受到伤害,他想要和辰国撇清关系,一般人,是不会在意这点的,除了对辰国而言,很有身份的人。”紫兰分析道。

    “在南域国动手,就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在加上主子本来就是南域国的人,自然也不会影响两国邦交,毕竟主子的身份不同,这样如果主子出了事情,辰国最多也是保护不力,可是人又是在南域国的领土上出的事,南域国自然也不敢深究。”

    “我知道了,紫兰,你跟着紫月,学了很多。”碧蓝烟听着她的分析道,原本紫兰比起紫月就是浮躁了很多,所以很多事情因为她的性格,她都没有让她做,原来,离开了紫月,其实紫兰也是可以让自己很安心的。

    “姐姐说,主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紫兰平时虽然莽撞,但是关乎主子的安危,紫兰不敢大意。”紫兰微微俯身道。

    “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碧蓝烟道。

    “紫兰还是陪着主子好。”紫兰却是执意道,毕竟最近她的处境太过的不安全,幕后主使没有找到,自己分析的毕竟没有证据,现在就只有看玉硕那里,会不会有线索了。

    “嗯,到了京城,一切,随机应变。”碧蓝烟道,从这个李大人的态度来看,南宫月泽一定也是做了准备的,他没有揭穿自己假公主的身份,而且对于其他也只字未提,她倒是省了不少事情,只是,南宫月泽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的指示,所以她也只能顺其自然,一切,只有到了皇宫,才能明了。

    而地牢内,绑在木架之上的两人早已经浑身鲜血淋漓,面容污浊,玉硕在李大人的陪伴下缓步而入,冷眼看着已然昏倒的刺客。

    “来人啊,泼醒。”李大人吩咐道,一旁的侍卫从旁边提来两桶冷水,朝着二人泼去。昏迷的人被迫醒来,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看着来人。

    “你们两个不想生不如死,最好从实招来,究竟是谁派你们来刺杀公主的。”李大人冷声道,而那两人依旧沉默不语。

    李大人无奈,只得看了看玉硕,等待着他的吩咐,毕竟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了问题,自己原本就嫌疑最大。

    只见玉硕不慌不忙的走到其中一人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那人却是眼睛一睁,不可思议的看着玉硕,眼底满是恐慌。

    “我招。”许久后,那满是血污的男子表情痛苦的说道,所有人都是一惊,随后而来的司寇羽更是一脸探究的看着玉硕,究竟,他对他说了什么。

    ☆、第五十六章 南域国

    次日中午,在东临城侍卫的双重护送下,一行人朝着京城出发,马车内,碧蓝烟静坐于其中,双眼微闭,看上去有丝疲惫,紫兰亦是静坐于旁,马车缓步走着,有丝颠簸。

    不多时,却见车帘被人挑起,玉硕一个闪身,走进了马车,紫兰赶忙行礼,玉硕道:“你去后面的马车。”玉硕吩咐道,紫兰看了看依旧闭着眼的人,低头道是,退了出去。

    而玉硕却是直接躺在了马车内的软垫之上,将那闭着眼的人拉在怀里,两人同时躺了下去,碧蓝烟波澜不惊的睁开眼睛,开口道:“王爷可有线索。”

    “本王累了,有事呆会儿说。”玉硕却是闭着眼睛,飘飘然的说道,一只手枕在头上,侧身而睡,另一只手将她搂在怀里,碧蓝烟原本还想要在说什么,可是看着那紧闭双眼的人,似是真的有些疲惫,也只能闭上了嘴巴。

    两人寂静无语,而那躺在怀中的人,不知不觉的,也闭上了眼睛,他的怀抱太过温暖,温暖的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让她忘记了此刻的处境,等到她也慢慢睡去的时候,那原本闭着眼睛的人却是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躺在怀里安睡的女子,微微一笑,方才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来日来的行程让碧蓝烟没有休息好,这一觉,她睡的特别的长,特别的安稳,梦境里,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之前的紫雾山上,那白衣飘然的身影,站在树影斑驳中低头看着年幼的自己,那灿若星辰的目光,温暖了自己所有的记忆。

    “萧尘…萧尘…”轻声的呢喃将玉硕弄醒,他并有听见她说什么,他只看见,一滴晶莹的眼泪,从她的眼角低落,悲伤的蔓延,让他心底一疼,清晰记得的是初次见面时她的不甘和倔强,这个女人,究竟在极力的隐藏什么,原本单薄的身体,却让他觉得,仿佛背负了太多,他是不该对她有丝毫感情的,可是这一刻,他有点心疼她,甚至,莫名的生出了想要保护她的感觉。

    靠近那安睡的容颜,玉硕贴近她,吻干了那滴眼角的泪水,苦涩的问道蔓延过心底异样的感觉,这个迷一般的女子,她有着公主的骄傲和贵气,举手投足间的气息,带着高贵如孔雀的华丽,可是,那样的性格,似乎又不该是污浊的皇宫能够培养而出的,明明满腹心计,可是看着那双眼睛,却让人觉得,纯净透彻的不容伤害一般。

    玉硕手支头,侧身而卧,手指轻抚着她的容颜,勾勒着她的眉眼,熟睡的人被脸上的异样弄醒,她迷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的是那张近在咫尺的带着一丝异样微笑的面容。

    “爱妃还真是心宽啊,这样都可以睡的如此的沉。”玉硕带笑的说道,碧蓝烟不安的转过了眼,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可以在他怀里睡的如此的安稳,这可不是她的作风,只是,看着他眼底得意的神色,她不想把实话告诉他。

    看着那有丝尴尬,有丝慌张的表情,玉硕眼底笑意更深,他突然抱紧了怀里的人,微微起身,俯视着她,面对他这般的举动,碧蓝烟也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习惯,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许多微妙的变化,连自己,都看不清晰。

    碧蓝烟有丝不情愿的转过了头,玉硕抬手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看着自己道:“爱妃总是如此的害羞。”心底莫名的带着一丝欢愉,这个女人,不管多少次,每一次都是这般有丝紧张却要故作镇定的表情,微红的面颊,让他觉得异常的,可爱。

    碧蓝烟沉默不语,而雨说却是俯身,吻了那红润的双唇,感受着她唇间的甜蜜,撬开贝齿,灵巧的舌头探了进去,酥麻的感觉蔓延全身,碧蓝烟瘫倒在了他的温柔里,那深切的吻,不再是以前那般的粗暴,她不知不觉的,失去的反抗的能力,两人亲吻着,那绵长而温柔的亲吻,仿佛不想停止一般。

    玉硕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唇,碧蓝烟呼吸有些凌乱,而他的呼吸,亦是有些粗重,头抵着他的额头,玉硕呢喃道:“若不是现在不便,绝不,放过你。”

    说完松开了她,再次躺在了她的旁边,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温暖的体温让碧蓝烟那心底再次的蔓延过一丝异样,想着刚才的吻,她居然,有点不舍。

    “睡吧,还有很久才到。”玉硕下颚轻靠在她的头顶,轻声的说道,那异样的温柔,却让她莫名的觉得熟悉,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碧蓝烟突然伸手,回抱住了他,原谅她,开始有点贪念这般温暖的怀抱。

    玉硕眼底一惊,随即嘴角笑意蔓延,他低头亲吻着她的发丝,感受着那冰冷的体温已经开始渐渐的温度,心底亦是,蔓延过一丝安心。

    几日之后,众人终于抵达了南域过京城,东城门处,百姓夹道欢迎,号声吹响,火炮齐名,喧闹中,南宫月泽一袭长袍逶迤,银色披风轻微摇曳,那让人无法直视的俊逸容颜,不知折煞了多少人的目光。

    玉硕负手而行,与他四目相对,风姿绰约,风华绝代,世界仿佛静止一般,两位位于巅峰的男子,带着常人无法平视的霸气,那嘴角带笑的男子,带着三分傲然,三分风流,三分冷然,傲视众生。

    “奉吾皇之命,迎接各位,请。”南宫月泽轻声开口道,说着身体微侧,请众人进城,身边侍从牵来马匹,南宫月泽翻身而上,玉硕亦是翻身上马,众人朝着皇宫而去。

    一番歌舞升平,一轮觥筹交错,高坐在上的皇帝满脸带笑,政治的交涉,原本就带着虚假的色彩,子时过后,宴会散场,皇帝以想念公主为由,让玉硕和他住在了皇宫里,而其他人等,全都在驿站歇息。

    北辰殿,作为玉硕和碧蓝烟的临时住所,这所原本寂静的宫殿,因着公主和驸马的入住,而便的热闹起来,只是那伺候的侍女,总是在不时的窥探着那英俊的王爷,原本以为国师便是这世上最美的男子,而这玉硕王爷,却是比国师多了几分不羁和潇洒,只是那一身寒意,让人即使远远的看着,也心惊胆战一般。

    次日清晨,皇帝以思女心切为由,宣碧蓝烟单独觐见,走廊上,宫女小心的在前面引路,之后,碧蓝烟在紫兰的陪伴下缓步而行,只不过,那路线,一看便不是通往皇帝所在之处的路,如果自己没记错,这条路的尽头,便是重楼,那座被无数人仰望的楼宇。

    七层楼阁耸立云霄,宫女走至重楼之前便停下脚步,两名轻纱遮面的女子引着碧蓝烟,朝着重楼之上而去。

    六楼之上,南宫月泽背对着她,凭栏而望,那静默的身影,犹如自己第一次看见他时一般,似是从来未曾改变过一般。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0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0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