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2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2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2

    “南宫月泽的存在,似乎太过的招摇。”玉硕开口道,而一直静坐在身边的人,亦是掀开看着街上的百姓,许久后才放下窗帘道:“南宫月泽,或许更适合治理这个国家。”碧蓝烟中肯的说道,虽然自己不喜欢他,可是,这些年南域的确是在他的治理下越来越繁荣。

    “这样的话,真不像是一个南域公主说的话,似乎,你也觉得他该当皇帝。”玉硕直视着她道,那种对于她身上不安定的因素,再次的蔓延在玉硕心底。

    “父皇的确不适合治理国家,他从小就身在帝王家,身为长子,登基也顺理成章,所以他不喜疾苦,也不愿意看到这些,他只适合安逸舒适的帝王生活,而治理国家,却不是他看的歌舞中可以看见的。”碧蓝烟接着道。

    “如果皇帝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公主是这样评价自己,恐怕不会相信。”玉硕接着道,那探究的目光让碧蓝烟多了丝警惕,这个男人,比自己想象的要知道的多的多,究竟是什么时候,自己对于他的警惕性,居然放松了下来,以至于很多时候,她都不明所以的说了很多原本不该说的话。

    “父皇他,从来只在乎自己,而他之所以会疼爱我,不过是因为南宫月泽。”碧蓝烟道,她说的其实是实话,南宫月泽对雅兰好,所以皇帝才会宠爱雅兰,那一切,其实也不过是因为那个死去的人而已。

    玉硕没有问为什么,却是变了个问题道:“为何南宫月泽不自己当皇帝?”

    “他永远不会背叛父皇。”碧蓝烟道,或许应该说,他永远不会背叛兮兰,不管如今的皇帝是怎样的昏庸,可是,他终究是雅兰和兮兰的父亲,所以,他永远不会背叛皇帝,因为,兮兰不允许。

    玉硕眼神微眯的看着碧蓝烟,没有在说话,两人相对而坐,然而,两个人的心底,却是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又过了许久,碧蓝烟似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王爷已经知道那些刺客的身份了?”

    “你不是很聪明,不如猜猜。”玉硕嘴角带笑的说道。

    “玉华公主。”碧蓝烟坚定道,若说紫兰之前只是怀疑,可是在审问了刺客之后,却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也就是说主使没在南域国内,而玉硕和东临太守对此丝毫不提,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人,玉硕故意的偏袒,而他利用某些因素威胁了东临太守,让他不敢造次,能够让他袒护而又和自己有仇的人,还可以让王爷出面去干涉外国大臣的人,想想也只有她了。

    “呵呵,本王的爱妃,果然是聪明过人啊!”玉硕突然靠近碧蓝烟,执起她胸前的一丝青丝笑着道,面脸的笑意,那在耳边温热的呼吸,让碧蓝烟莫名的想起了那个吻,不安的朝后退了退。

    “这件事,皇上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了。”玉硕看着有丝胆怯的人,心底却是异常的开心,坐直的身体道,碧蓝烟看了看她,不自然的将眼神转去了窗外。

    ☆、第六十章 朕说过,有些事,不能做。

    辰国皇宫,太后寝殿。

    太后斜靠软塌之上,轻声开口看着一旁坐着的玉华道:“耀国三皇子派然来提亲了。”说着转头看着一脸不悦的玉华。

    “女儿不想出嫁,玉华要陪在母后身边。”玉华笑着道。

    “玉华,若你还对玉硕报有年头,哀家劝你还是趁早断了的好。”太后怎会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可是,玉硕,绝无可能。

    “母后,这么多年了,儿臣不知道你和皇兄究竟为何会阻止,儿臣想了那么多年都不曾明白,玉硕对辰国忠心耿耿,儿臣嫁给他,不是正好可以让他更加的忠于皇兄,何以要如此反对?”玉华有丝激动的说道,她是真的很爱他,即使如今,依然无减半分。

    “有些事情,不需要你知道,你只需要照做便是,三皇子你不满意,哀家会为你另择佳婿。”太后面不改色的道,连玉华自己都不明白,最疼爱自己的母后,为何在这件事情上,如此的不留余地。

    “母后…”玉华有丝不甘的唤道,正在这时,却见一宫人缓步走进大殿俯身行礼道:“参见太后,公主,皇上有令,宣玉华公主御书房见驾。”

    玉华不悦的看了看来人,俯身行礼,退了出去,朝着御书房而去,这个时候,不知道皇兄为什么会找自己,玉华心底疑惑,玉华虽然得宠,但对于自己的皇兄,依旧是有着几分畏怯,小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皇兄绝非池中之物,等到现在,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若不是自己乃是他一母亲生的妹妹,恐怕自己也会在那场夺位大战中尸骨无存,如今想着那时鲜血淋漓的场面,她依旧心有余悸,也因着这个,她再怎样的娇纵,却依旧有点害怕自己的皇兄。

    御书房内,玉华静立在书桌之前,等候着那正在批阅奏章的人开口,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已经进来许久,却不见上座的人有任何的动静,然而皇帝不开口,她也知道这般站在那里。

    “你动用了你的暗卫。”许久后,欧阳询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她道。

    玉华心底一惊,却是低着头道:“没有。”因着太后对于公主的宠爱,因此将皇家护卫军中的一队分给了玉华公主,保护她的安全,平日里,暗卫是可以只听从她的命令调遣的。

    “朕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多讨厌雅兰,竟然不惜买通蓝月阁的杀手。”皇帝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她道。

    “皇兄听了谁妖言惑众,玉华连宫门都不出,又怎么可能买通杀手。”玉华狡辩道。

    “哦!是吗?墨。”皇帝话音一落,一身黑衣的男子已然出现在了大殿内,玉华看着他,哑口无言,墨是皇帝的暗卫首领,亦是所有暗卫的管理者,虽然分给她的暗卫由她命令,可是既然身为统领,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暗卫的去向,更何况,派出去的暗卫,一个都没有回来。

    “皇兄,我知道错了。”眼看已经无法隐藏,玉华低头跪在了地上,她只是想要杀掉雅兰的,可是怎样,暗卫居然一个都没有回来。

    “墨,人带上来。”欧阳询不理会跪在地上的人,接着道,黑衣男子道是,朝着门外而去,不多时,一名男子被押了上来,玉华一看,心如死灰,那人正是礼部侍郎的公子,玉华正是命他去蓝月阁拿着自己的信物做的买卖,侍郎公子平日里游手好闲的紧,不招人待见,可是却极其喜欢玉华公主,这次公主居然有事要他做,自然是乐的高兴,岂料,会被皇帝知道。

    “公主,公主,你要救救我啊,皇上,皇上,是公主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啊…”侍郎公子早已经吓的魂飞魄散。

    “说到底,你如此的处心积虑,不惜雇佣杀手杀掉雅兰不过也是因为玉硕罢了,可是,雅兰,朕似乎告诉过你,在这宫里,有些事可以做,而且随便做,可是有些事情,是绝不能做的。”说着一个眼神示意,墨拔剑一挥,那侍郎公子一剑封喉,尚来不及呼喊,就已经倒地身亡。

    玉华捂住嘴巴,满脸惊恐的瘫倒在地,她虽平日里娇蛮横行,也杀过不少人,可是,都是派人做的,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见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传旨,朕同意燿国三皇子的求婚,一月后,将玉华公主嫁给他,侍郎公子妄图行刺朕,当场处决,礼部侍郎,搁置查办,所有家眷,全部斩首。”一句轻声的话语却让已经惊慌知错的玉华从呆愣中惊醒。

    “不,皇兄,我不要嫁给他。”玉华跪在地上恳求道,她不要去燿国,不要。

    “呵呵,这是朕对你,不听话的惩罚。”说完再也不堪她一眼,起身朝着外面走去,那倒在地上的尸体早已经不见踪影,只有那呆坐在地上的玉华,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决绝的背影,母后曾经说过,千万不要有一丝一毫的忤逆皇帝,否则,后果自负,如今,她终于开始明白,所谓皇权的真正含义,呵呵呵呵…一抹讽刺而荒凉的笑意蔓延过那美丽的容颜,而那心底的愤恨也再次的燃烧起来,雅兰,雅兰,我定不会放过你的。

    而这一方,温泉山庄南院内,侍卫走进房门,看着那坐在上首的人禀告道:“王爷,阿月到了。”

    “让她进来。”玉硕冷声道,只见一宫女装扮的女子缓步而入,侍卫退了下去,女子走到玉硕面前俯身行礼道:“王爷。”说着抬起头,一脸带笑的女子,脸颊微圆,看上去并不是很美丽,只是那样的笑容,却甜美异常。

    “好久不见,你爷爷可好。”玉硕难得温柔的问道。

    “呵呵,谢谢王爷关心,我和爷爷都很好,他还失常说起王爷,说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你呢,王爷这次叫我来,可是有事。”阿月笑着道。

    “本王要你去拿一样东西。”玉硕道。

    “王爷身边连个可以拿东西的人都没有吗?”阿月好奇的问道。

    “恐怕这个东西,只有你才可以拿到,如果本王没猜错,那重楼里,恐怕早已经布满了结界。”

    “结界?呵呵,阿月知道了,王爷放心好了,阿月一定给你拿回来。”阿月笑着道,阿月一族本是星国的御用祭司,后来星国灭亡后,祭司一族的人也只有她和爷爷两人逃过劫难,两人流落街头,是玉硕救了他们两个,并且让他们在山谷的村落中安定了下来,所以阿月一直很敬重他。

    看着阿月的样子,玉硕嘴角含笑,此时所有的人都在温泉山庄,皇宫里的守卫自然就薄弱起来,而那重楼,依他之前观察所见,就算没有人把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地方。

    给读者的话:

    什么都不说了,努力码字去。

    ☆、第六十一章 迫不得已

    “主子,你真的要去吗?”房间内,紫兰有丝担忧的看着碧蓝烟道。

    “嗯,我必须去看一眼爹,确定他安然无事。”碧蓝烟说,想象着南宫月泽对她的恨意她就无法安心,她不怕她怎样对自己,可是,爹是不能受伤害的,她已经暗中买通宫女问过了,从温泉山后面有一条近路,可以通到城南之外,缩短两个时辰的时间,这样她快把教鞭的话,六个时辰应该可以回来。

    “但是主子,决伤虽然可以制造出风寒的假象,但是那药对你本就体寒的身体,肯定会有影响的,如此自杀三分的做法,紫兰觉得有待斟酌。”紫兰担忧着道,为了躲开其他人,碧蓝烟准备服用决伤,制造出身染风寒的假象,这样就可以推掉晚上的活动,然后趁着大家不在,迅速去往囚禁丞相的地方看看,或许可以找到方法。

    “紫兰,我自由分寸,只有早日将爹爹救出,我们才可以早日离开,知道吗?”碧蓝烟宽慰道,紫兰依旧有些犹豫。

    “你去传御医好了。”碧蓝烟接着道,紫兰无奈,只得到是退了出去,而碧蓝烟则是拿出怀中的药丸服了下去,之后躺到了床上去,不多时,寒气袭遍全身,脸颊开始苍白起来。

    而另一方皇帝正在和玉硕司寇羽把酒言欢,忽见一宫人缓步走进禀告,说雅兰公主突然觉得不舒服,已经传了太医过去,太医说感染了风寒,正在发烧,无法来驾前陪伴了,话闭,司寇羽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而玉硕,虽面色不改,那握着酒杯的手却是不可抑止的停了数秒。

    “哦,那让雅兰好好休息,让御医好生伺候着。”皇帝吩咐道,宫人道是,退了出去。

    而玉硕却是径自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皇帝面色不悦,司寇羽赶忙说道:“王爷担心王妃,皇上不要介意才好,微臣再陪皇上喝几杯。”说着一饮而尽杯中酒,皇帝有台阶下自然乐的顺着话说。

    碧蓝烟所在的房间内,随行张御医看上去三十有余,此刻正在为碧蓝烟更换头上的湿巾,借故俯身在她耳边到:“谷主请放心,我会尽力帮你的,兰心已经写信告诉我了,我会尽量配合的。”碧蓝烟不着痕迹的点点头,这张之行自己虽没有见过,却是师傅曾经收的徒弟,紫兰说,兰心告诉她,张御医是可以信任的人。

    “头上的湿巾要随时更换。”张之行转身对着紫蓝吩咐道,这在这是,却见玉硕缓步从门外走了进来,一众人等赶紧行礼,而床上的却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

    玉硕一挥手,众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张御医和紫兰留在了房里,玉硕缓步走到窗前,看着那面色双颊通红的女子,心底闪过一丝不悦。

    “什么病?”玉硕冷声问道。

    “回王爷,娘娘是染上了风寒,加之娘娘本就有体寒之症,所以有点严重,不过臣已经开了方子,宫人已经去熬药了,等服了药,便会退烧,不过,今晚上,不能打扰王妃休息。”张之行不慌不忙的说道。

    玉硕沉默不语,而是自顾的坐在了床边,握上了碧蓝烟的手腕,然后把她的收放进了被褥里,外人看着似是王爷关心王妃,而张之行,却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因为他分明看见,玉硕在探她的脉息,外人不懂,可他这个内行人一看便知,这玉硕王爷,懂医,而且可以在如此轻微的接触了探到脉息的人,不仅懂,而已,医术绝对不低于自己。

    玉硕直视着那闭眼安睡的人许久,许久后,却做出了一个让人诧异的动作,只见他居然俯下身,在她有丝干涸的嘴唇上,轻轻一吻,一旁的紫兰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而张之行却是视若无睹一般。

    而原本就是假睡的人,感受着那薄如蝉翼的轻吻,心底窒息般的停顿了数秒,而玉硕却是径自起身朝着门外而去,走到紫兰身边时停顿了一下道:“好好照顾她。”紫兰恭顺的俯身道是,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走出了门外,转头看着床上已经睁开了眼睛的人,嘴角带着一抹笑意,为什么,突然之间,她觉得王爷变的温柔了起来。

    “主子…”紫兰走到床边看着碧蓝烟道,而碧蓝烟却是呆愣了数秒后,拿掉头上的湿巾道:“准备行动。”

    “我会守在门口,尽量的把所有人挡在外面,这个,紫兰带上,若真有人闯入,你只要假装睡着,就可以了。”张之行说着从随身的药箱中拿出了一张人皮面具递给紫兰,紫兰接过面具带上,果然和碧蓝烟一模一样。

    “张御医的人皮面具,做的可真好。”紫兰感慨道,随即从床下拿出了一套事先准备好的宫女的衣服,张之行最后说道:“出了房门左转直走到底越过高墙便是后山所在,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快马,谷主早去早回。”说完将另一张人皮面具递给了碧蓝烟转身走出了房门。

    碧蓝烟换上衣服,带上人皮面具,一个普通的宫女映入眼前,紫兰也不再多说什么,说了几句小心的话,乖乖的换了碧蓝烟的衣服躺到了床上,而碧蓝烟亦是不做停留的朝着门外走去。

    走过长廊,按照张之行所说的话,碧蓝烟避过巡行的人,来到了高墙边上,脚尖轻点,翻过了高墙,果然见一匹马儿拴在树下,脚下四蹄都裹上了厚布,碧蓝烟翻身上马,从怀中摸出一张地图看了看,一夹马腹,朝着远处奔去。

    疾驰的马蹄在山间小路上飞奔,碧蓝烟心底有丝急迫,手中的缰绳不断的抽打着马儿,其实她也知道这样做很冒险,可是,她却非做不可。

    然而,却在行至山间时一道身影飞快的闯了出来,伸手挡在了路中间,碧蓝烟一惊,赶忙勒紧缰绳,马儿长鸣扬起了前蹄,幸好已经跑了里山庄有点距离了,否则这声鸣叫,早就将行踪暴露起来了。

    马儿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碧蓝烟看着那挡在面前的人,一个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圆圆的脸颊带着可爱的笑容,似乎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刚刚鲁莽的行为有什么歉疚一般。

    “姐姐,可以带我一段路吗?我走累了。”女孩笑着开口道。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2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2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