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3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3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3

    ☆、第六十二章 突然出现的女子

    碧蓝烟坐于马上,打量这面前的女子,这人迹罕至的山路上,怎么可能会莫名的出现这样的女子,只是看她确无恶意,身上毫无杀气可言,在看看已经暗去的天色,不得在耽误时间。

    “上来。”碧蓝烟沉默片刻道。

    “呵呵,谢谢姐姐…”阿月一脸灿烂的笑容,说着一飞身坐在了碧蓝烟身后抱紧她,碧蓝烟心底亦是一惊,没想这小小的女子,居然有这般的轻功,却也不敢耽搁,心下提起戒备,扬鞭而去。

    “姐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如此的着急。”坐在身后的人好奇的问道,碧蓝烟沉默不语,专注的看着前方的路,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你到哪里?”

    “我啊,我回京城啊!”阿月道。

    “我们不同路。”

    “没关系,到了差不多的地方我就下去,然后走一会儿就到了,姐姐不用担心我。”阿月一脸宽心的笑容,似是以为她真的在担心自己一般,如此单纯的笑意,却让人眼前一亮,可是想起她那不俗的轻功,碧蓝烟心下肯定,这个女子恐怕也不是普通人。

    “这次真是谢谢姐姐了,因为赶了两天天的路才到这里,然后又要赶回京城,所以脚有点疼了,幸好遇见姐姐,呵呵…”身后的阿月似是有点无聊,自言自语的说着,也不管碧蓝烟是不是有在听她讲话。

    “你从哪里来?”因着心底的好奇,碧蓝烟开口问道。

    “从莽山啊,因为王爷说…”阿月说着一下捂住了嘴巴,缓了缓才道:“不能说的。”碧蓝烟眼神一闪,王爷?玉硕吗,他会让这样一个女子回京城去做什么,莽山她是知道的,莽山盛产的噬心草可是制毒的圣药,可是,莽山离这里快马加鞭都要三日的路程,这女子两天就道,若真如她所说的步行而来,定是用轻功走的,脚不疼才怪。

    或许是阿月真的累了,她也没有在说话,碧蓝烟不断的抽打着马儿,朝着南城而去,差不多又走了半个时辰,阿月开口道:“我就到这里了,谢谢姐姐。”说着起身轻跃,跳下了马背,碧蓝烟还是拉住缰绳停了下来。

    “姐姐,谢谢你了,我叫阿月,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感谢姐姐的,呵呵,姐姐再见。”“若真想感谢,那么记住,今晚你不曾见过我。”碧蓝烟道,虽说她此刻脸上有人皮面具,可是她也不想惹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她还有可能是玉硕的人。

    “嗯,阿月知道了,姐姐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说着转身就要走,碧蓝烟亦是准备离开时,却见她突然转头对她接着道:“姐姐的命格很特别哦。”说着一飞身,消失在了视线里。

    命格,两个字让碧蓝烟短暂的失神起来,自己最后一次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是在母亲死去的时候,她含泪的看着自己,不断的抚摸着碧蓝烟的头,不住的叹道:“为什么会要是那样的命格,为什么要是那样的命格…”至今,她都不明白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然而,她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习医术的,因为她再也不想看见自己重要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回忆稍纵即逝,碧蓝烟继续着自己的路程,并没有因为阿月的意外有任何的改变,而她也根本想不到,之后,她们还会有交集。

    ☆、第六十三章 不甘和无奈

    从城外绕过城中再到城南郊外,待到之时,已然快过子时,碧蓝烟丝毫不敢耽搁,眼看要靠近别院,翻身下马,将马儿隐藏在了树林中,脚步一点,朝着别院靠近,临近别院,一方小树林呈现眼前,碧蓝烟取出怀中一个瓷瓶,打开瓷盖,一股摄人的香味缓缓的渗出,不多时,树林中有黑色身影从树上坠落而下,陷入昏迷之中。

    碧蓝烟将瓶子收入怀中,几步来到墙外,飞身上墙,观察着院子里的情形,因着方才的迷踪散,周身百米之内的人此刻都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若没有她的解药,起码的六个时辰才有可能醒来,现在,她唯一要解决的,只有那错综复杂的结界和阵法了。

    站在围墙之上,纵观庭院,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别院不大,此刻所在的应该是后面的厨房,那么,前面不远,应该就是主院,爹应该就在那里。

    碧蓝烟脚尖轻点房檐,朝着主院而去,立于正院大树之上,迎面而对乃是主院房间,透过窗口空隙,便能见一人匍匐在书桌之上,正是丞相大人,碧蓝烟心底一喜,就要朝地面落去,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人,将她拉住。

    回头一看,只见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底,莫浩然眉头微皱道:“幸好赶上了,不可轻举妄动。”莫浩然胸口有丝起伏,显示是焦急赶路而来,碧蓝烟正疑惑他为何会在这里,却见他从旁折下一根树枝朝着房间的方向扔去。

    却见那树枝扔到下方之时居然凭空消失,了无痕迹,碧蓝烟不可思议的转头看着他道:“这就是南宫月泽布下的阵法?”

    “这只是一种,南宫月泽何许人,他怎会不知道你的能力,即使你可以对付的了这里的所有人,却无法看清这院落里错综复杂的结界和阵法,那里我曾经去闯过,从不同的方向进去,你进到的都是不一样的空间里,或剑雨密布,或毒池红岩,若不懂布结界的人,是无法进到里面去的。”莫浩然道,他当时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点,便真的有来无回了。

    碧蓝烟听闻,手掌不自觉的握紧拳,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却无法救出父亲,心底的无力感蔓延开来,莫浩然沉默的看着,心底却丝丝绞痛,他何尝不知她想的是什么,可是如今的情况,不得不从长计议才是,若今日自己没有及时感到,她贸然闯进又该是怎样的后果,只会轻功的她,必死无疑,只是这样想着,莫浩然心底都有些后怕。

    倾身上前将那单薄的女子拥入怀里,冰冷的身体让他无奈又心疼。“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很无力,但是,碧蓝烟,只要不放弃,一切就会有希望,这点,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莫浩然轻声宽慰道,她曾经就是这样对那些将死之人说的话,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你们,那么,你们又怎么可以放弃自己,碟谷医仙,在他看来,其实永远都是仁慈善良的人,哪怕她在世人眼中神秘莫测的不可靠近。

    “你该回去了,否则,以往的一切,就会前功尽弃。”莫浩然看着天色道,虽然他很不想她回到那个人身边,可是,他明白,这个时候,就算要她放弃,也是不可能的。

    “嗯…”碧蓝烟难得听话的道,心底的不甘却在理智的拉扯中渐渐平息,她原本也只是想来看看的,如今看见了,是不是也够了呢,转头看着那趴在桌案上有丝苍老的容颜,心底忍不住的蔓延过一丝忧伤,爹,你放心,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烟儿一定会把你就出来的,碧蓝烟心底道。

    ☆、第六十四章 毫无线索?

    “阿月?没有,府里不曾有人提到过这个名字,怎么了?”紫兰好奇的问道。

    “没事,不知道算了。”说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是真的,有点累了,紫兰为她盖好被子,退了出去。

    而此时,重楼之内,阿月避开了巡夜的侍女,仔细的搜索着每一层楼阁,或许是因为重楼之前有结界的缘故,所以守卫并不是特别森严,重楼中的女子是从小选择的特殊命格的女子,从小在特殊的训练下长大,专门修习结界术法,因此武功其实并不好,对阿月来说,更加的有恃无恐,可是王爷说的玄天石,却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走出别院,碧蓝烟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莫浩然随她一同回到温泉山庄后山之时,已然快到凌晨。

    碧蓝烟跳马而下,朝着围墙而去,身后的莫浩然嘴角含笑的看着她的背影,故作轻松的说道:“小丫头,自己要小心点啊。”带着惯常的笑意,惯常的不羁,只是那眼底,却难掩的不舍和担忧。

    碧蓝烟脚步一滞,为不可闻的开口道:“谢谢…”说完,一飞身,越过了围墙,只留身后的人,渐渐的收起了嘴角的笑意,久久的伫立在那里,直到第一丝光亮撕破黑色的暮霭,那桀骜不羁的男子,方才骑马而去,碧蓝烟,不论我在哪里,只要你有危险,我都会出现在你身边。

    高大的身影渐行渐远,曾经潇洒不羁的剑客,终究逃不过情节的牵绊,在多的风流,在多的无情,说到底,不过只是没有遇见。

    一直守在门口的张之行欢看穿着宫女衣衫缓步而来的人,心底总算松了口气,赶忙开门让她进了房间,自己也观望无人之后,关门进去,躺在床上的紫兰翻身而起,还好回来了。

    “主子,怎样?”紫兰焦急的问道,碧蓝烟有丝疲惫的说:“先换衣服。”说着扯下了脸上的面具,张之行开门走了出去,等待他们换衣服,一切弄好之后,紫兰将他叫了进来。

    “别院处布满结界,即使可以躲过看守的人,那结界,也无法进入。”碧蓝烟眉头微皱的道。

    “果然和之前预想的一样。”紫兰亦是满脸阴郁的道。

    “国师向来做事谨慎,他既然可以允许谷主回到这里,就该是做了完全的准备的,我们,还得从长计议的好。”张之行道。

    “嗯,张御医辛苦了,你去休息吧,马上就天亮了。”碧蓝烟道,张之行点点头,微微躬身行礼,退了出去,即使已经不再是碟谷的人,但是只要师承紫雾山,心底总是带有敬畏之意的。

    “主子,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紫兰接着道。

    “找机会,回紫雾山一趟,希望师傅可以闭关出来,他一定会有办法打破结界。”碧蓝烟沉思道,这现在恐怕是唯一的方法了,除此之外,就只有按照南宫月泽的要求,完成那三个任务,可是,这第一个就非易事,之后的,又该是怎样的困难,万一途中有变,她又该怎么办,她不能拿爹的命来冒险。

    “主子,休息一下吧,忙碌一天了。”紫兰看着碧蓝烟苍白的脸色道。

    碧蓝烟嗯了一声,在紫兰的服侍下躺到了床上,临睡前她似是想起什么道:“对了,紫兰,你可曾在府里听到过阿月这个名字?”

    ☆、第六十五章 奇怪的结界

    溜进六楼的房间里,空旷的房间中轻纱飘荡,大理石地面在夜色中反射着微微的光亮,阿月仔细的探寻着周围的蛛丝马迹,这房间里居然也有结界,而奇怪的是,这里的结界,并不是防止外人进入,而是隔绝的空气和水,运起体内的保护层,阿月小心的走了进去。

    房间的右方有桌案,上面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阿月眼底一惊,直觉告诉它,那个盒子,应该就是放玄天石的,阿月心底一喜,急忙朝着盒子而去,正在这时,却听房外有人靠近的声音,阿月无奈,只得停下脚步,一飞身,上了顶梁之上。

    只见两面身穿白色袄群的侍女缓步而入,其中一人道:“国师大人为何会这么晚了让我们把盒子给公主送去?”

    “不知道,可能因为国师每天都回去看公主,可这一次因着陪使臣出游,所以无法前往,或许是想让公主睹物思人吧!”另一侍女道,所有重楼的人都以为南宫月泽深爱着雅兰,所以才不想让她嫁去辰国,而是把她留在了宫里,而且国师对于雅兰的关心,也非一般人可以比的,让人如此想,也是顺理成章。

    两人说着走到桌案前将那盒子拿着,朝着外面走去,房梁上阿月满脸的焦急,怎么就拿走了,她都还没有看清楚里面装的究竟是不是玄天石呢,来不及多想,阿月轻声跃下,跟着两名侍女,走出了重楼,沿着湖边的路朝着雅兰所在的宫殿走去。

    阿月轻手轻脚的跟在身后,只是路过湖边时,却是莫名的转头看着湖面,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似是没有丝毫的异样,可是阿月却看见了一层很薄的银光凝结在湖面之上,在抬头看了看耸立于湖边的重楼,心底不觉疑惑起来,这湖面上,居然设了如此强大的结界,究竟是要保护什么,然而不待她多想,前面的侍女已然走远,阿月赶忙跟了上去。

    “公主,国师让奴婢将这个交给公主。”雅兰所在的宫殿内,本已经睡着的雅兰被轻声唤醒,披着衣服坐在床边,青丝垂落,长发铺散,看着侍女呈上来的盒子,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雅兰缓缓接过盒子,侍女躬身行礼退了出去,而她却是看也不看,直接将那盒子放在了床边的梳妆台上,之后转身准备躺回床上。

    “你都不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吗?”阿月的声音好奇的响起,尾随两名女子来到这里,看见的却是这样的女子,她很漂亮,可是,阿月却看见,属于她的星辰轨迹,却是已经有了残缺,就像她的人,毫无生气。

    雅兰一愣,转过头看着这个突然闯入的女子,脸上没有半点的惊讶之色,许久后她淡然道:“你懂布界之法。”没有丝毫的疑问,宫外布下了结界的,除了重楼中的人,外人是进不了这里的,只是不曾想,这个看似年幼的女子,居然会布界。

    “你还没有跟我说你怎么不看看盒子里装的什么,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吗?”阿月道。

    “看了又怎样,不过也是些徒增伤感的东西罢了,我又何苦,自寻烦恼。”雅兰道,说着走到桌边坐下,为自己倒了杯水。

    “哦,我知道了,你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对不对?”阿月一脸嬉笑,自顾的坐到了她的对面,一脸肯定的说道。

    “不知道。”雅兰道,阿月满脸的不相信,只是眼珠一转道:“姐姐,看来你不是很想要那个盒子里的东西,要不,你送给我,好吧?”

    “好。”雅兰想也不想的说,睡意已然全无,她缓步走到窗前,似是在想着什么,完全不在意身后的人,仿佛阿月不存在了一般。

    阿月到是一脸兴奋的道:“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说着径自从梳妆台上拿起盒子,打开来看。

    给读者的话:

    喜欢多多留言哦,小九很努力的在更了。

    ☆、第六十六章 突然的想念

    却见那盒中所放的,不过只是一只银簪而已,并不是玄天石,阿月一脸的失望,拿出那支簪子道:“怎么是这个啊。”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3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3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