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6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6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 作者:施施九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6

    “他们要怎样,和我都没有关系,我要的,只是我爹能够平安。”碧蓝烟道,起死回生也好,独霸天下也好,和她都没有关系。

    “你无法破解南宫月泽的阵法,而你,或许也该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碧蓝烟,你如今处在两难的境地,你夹在两国权力争斗之间,稍有不慎,便是分身碎骨,你认为,值得吗?”雅兰道,即使不曾看见,但她能清楚的知道她的纠结,那个叫萧尘的男子,才是她心底的那个人,可是,却要因为自己的父亲,睡在他人身侧,该是怎样一种煎熬。

    “我知道,可是,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碧蓝烟坚定道。雅兰看着她许久,看着那单薄的女子眼底无法抗拒的强大,果然啊,一个人的命,真的是天生注定的,南宫月泽曾经就说过,碧蓝烟的命格,注定了她不会是个平凡的女子。

    “我帮你。”许久后雅兰开口道,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南宫月泽将那玄天石,心甘情愿的拿出来。

    “你…”碧蓝烟欲言又止,她或许是不该求她的,这个满身伤痕的女子,也许已经不想要牵扯到这些事情中,她的眼神告诉了一切,可是,她怎么又会…

    “我也在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雅兰似是在回答她一般。

    “你回去吧,在你回国之前,我会把东西给你的。”雅兰说到,碧蓝烟还想问她什么,却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却没有说出口,而是起身,离开。

    回到住处时,天已经渐亮,碧蓝烟和紫兰回到房间时,却意外的看到了端坐在书桌前看着书的玉硕。

    “回来了。”玉硕头也不抬的说道,紫兰看看碧蓝烟,俯身退了下去,碧蓝烟嗯了一声,两人又陷入沉默里。

    许久后,碧蓝烟开口道:“东西,回国以前自会拿到。”玉硕方才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她,碧蓝烟一袭黑色夜行衣,素面朝天,头发有些微的凌乱,为了方便,夜行衣单薄轻便,此刻看上去,只让人觉得寒冷,玉硕不自觉的微皱着眉头道:“去把你这身难看的衣服换掉。”

    碧蓝烟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哦了一声,朝着内室走去,府上腰间准备解衣的手迟疑了一下,转头看了看继续看着书的男子,也无所谓的径自宽起了衣,反正该看的也看了,如是想着,碧蓝烟也无任何的别扭,径自脱下单薄的衣服,换上了厚厚的宫装。

    而玉硕,自始自终看着手中的书,待到她换好衣服走过来时,却见他放下手中的书开口道:“睡觉。”碧蓝烟有丝诧异的抬头看了看他,心下暗骂,那你又让我换衣服,却没说出口,只见他自顾的走到床边,托了衣服鞋子躺了上去。

    “难道,要让本王帮你宽衣。”玉硕道。

    “没有。”碧蓝烟条件反射的说到,之后,缓步的走了过去,心底已无第一次与他同床时的恐惧和害怕,只是心底依旧有些莫名的紧张,玉硕似是嫌她慢,一下拉住她的手往前一拉,碧蓝烟啊的一声,倒在了那温暖的怀抱里。

    “不想本王做什么,就闭嘴睡觉。”玉硕将她一翻身,甩到内侧道,碧蓝烟听着那话,赶忙一转身,背对着他安静的躺着,而那身后之人,却是嘴角一笑,自顾的睡好,被子往两人身上一盖,闭眼睡觉。

    碧蓝烟睁着眼睛,沉默许久,直到身后传来微浅而匀称的呼吸,方才放下心来,奔波一晚的疲惫渐渐袭来,她也不可抑制的闭上了眼睛,直到她睡着之后,身后的人却是靠近她将她抱在了怀里,重新睡去,而那怀中的人,除了梦里的温暖,什么都不曾发觉。

    ☆、第七十一章 内有乾坤

    三日后,玉硕等人准备启程回国,奏明南域皇帝之后,决定次日清晨启程回国,南域皇帝自是再次设宴为众人送行,然而,自那晚之后,雅兰那儿没有任何的动静,玉硕亦是没有催促她的意思,倒是碧蓝烟,心底有些着急,明日就要回国,若到时候玄天石拿不到,玉硕恐怕不会相信自己,那么,之后的任务,又多了阻力,爹那儿…

    正想到这里,却听皇帝突然开口道:“兰儿即将要走,父皇尤为不舍啊!”看着皇帝虚伪的表演,碧蓝烟心底冷笑却是一脸恭敬的道:“儿臣不能时刻伴父皇左右,望父皇可以保重龙体。”

    父慈女孝的场面自是让许多官员急着溜须拍马,玉硕淡笑不语,司寇羽亦是不露声色的看着一切,他原本以为,到了这里,碧蓝烟肯定会有所行动,奈何皇帝将一切对外事物交给自己,使得他无暇分身,安插在她身边的探子也被玉硕暗中除掉,让他至今为止,仍然没找到丝毫的线索,再看碧蓝烟,也似乎没有任何动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母后身前留有一颗极为喜爱的珠子,朕一直留在身边,这一次,就赐你带回辰国还了,让你偶尔想念的时候,可以睹物思人。”皇帝说着,命人将盒子递给了碧蓝烟,她接过盒子打开一看,不过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心下那一点希望再次破灭。

    “谢父皇。”虽如此,碧蓝烟依旧装作欣喜的谢恩,又是一番觥筹交错,众人才慢慢散去,然而由始至终,晚宴上却没有南宫月泽的身影,皇帝说国师说有染污浊之气会让神明不悦,所以鲜少惨叫这般的宴会,众人也没说什么。

    当晚,碧蓝烟拿着珠子看了又看,暗夜中微微发着光亮的主子,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可这夜明珠却也并非上等货色,若说这不是玄天石,他又为什么会送这样的东西给自己,碧蓝烟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此时,却见旁边紫兰大喊一声:“谁?”说着便飞身朝着窗口而去,碧蓝烟一惊,起身跟去,却不见窗外有任何人影,只见窗口横栏上一把飞刀插着一封信,碧蓝烟唤回紫兰,取下信纸,回到房内。

    展开信纸一看,碧蓝烟眼底疑惑逐渐散开,只是,另一个疑惑却蔓延在了心底。次日清晨,一众人马辞别南域国皇帝,在热烈的欢送中走出了城门,碧蓝烟安然的端坐在马车内,猜想着他也该是稳不住的时候了。

    果然不出所料,出城门不久,玉硕掀开帘子,走了进来,紫兰自是退出马车,和车夫一起坐在了马车前。

    “我以为,王爷真的一点也不着急。”碧蓝烟看着他嘴角含笑的说道。

    “本王以为,你是真的不想要命。”玉硕亦是面色不变的说到,碧蓝烟不再多说什么,从身后拿出了那个放着夜明珠的盒子,递给了他,玉硕拿出那主子面色不悦的审视着,不明有任何的不妥。

    “内有乾坤。”碧蓝烟接着道,玉硕看了看她,在看着手中的东西,握于掌心用力一捏,却见那外壳居然如蛋壳般碎裂,内部,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安静的躺在掌内,细看之下,那石头内部果然星云弥补,仿佛浩瀚天际一般,若然与欧阳询给自己看的一模一样。

    碧蓝烟嘴角一笑,昨晚的纸条上写到:主子内有乾坤,另告诉要这石头之人,剩下一颗,行云山庄庄主,岩行云手中,切记。落款写的是雅兰,如今看,那信中所言不假。

    ☆、第七十二章 行云山庄的背景

    “你果然超出本王的想象。”玉硕道,欧阳询要的东西显少有得不到的,而今他让自己来拿,显然这玄天石要得并非易事,自己也明着暗着用了很多方法,连阿月都失败了,没想眼前这看似单薄的女子,居然有如此本事,还真让他,有点刮目相看。

    “希望王爷,不要食言。”碧蓝烟道,只要他能不限制自己的行动,之后的任务,就方便很多。

    “君子一言,回去后,本王自会将你身边守卫撤掉。”玉硕道,他可不觉得她真的如之前说的,只想要个安稳的地方安度余年,只不过,他很乐意的看着她捣乱,只要她不破坏自己的计划,辰国,越乱越好。

    “另外,作为王爷新人的答谢,雅兰再告诉王爷一个消息,第三块石头,在岩行云手中。”碧蓝烟道,她不知道雅兰如此做有什么目的,不过,她还是按照纸条上的要求把消息告诉了他。

    “行云山庄岩行云。”玉硕有丝疑惑的问道,碧蓝烟淡然的点点头,而玉硕看着手中的玄天石,却陷入了沉思里,行云山庄,若说这行云山庄可非一般武林门派,他虽在武林中有一定的影响,然而,最让人忌惮的,却是这岩家的两位小姐。

    行云山庄庄主岩行云,原本只有一独生女儿,从小疼爱有佳,取明岩雅茹,后有一次路遇一男子被人追杀,怀中抱有一女,岩庄主为人仁义,出手救下那名男子,追杀之人全部死于庄内弟子之手,而那男子却最终伤重身亡,唯留怀中女子,岩庄主连此女无依,遂将其收养,取名岩竹君,因没有儿子,所以从小将此女当作儿子般养大,视如己出。

    岩竹君亦是真如男子一般心思沉稳,文武双全,年纪轻轻便在江湖后背中独树一帜,名声不凡,更让人诧异的是,岩竹君居然乃星国嫡女,当年因星国内乱,被叛党追杀方才遇见了岩行云,之后岩竹君被其母皇找回,并在两年后,继承皇位,成了如今的星国女皇,五国中唯一的女皇帝。

    她感念岩行云,欲接其回京认过父,却被岩庄主以江湖儿女难登大雅之堂而拒绝,但她对与行云山庄,自然关怀备至,岩雅茹也由她做主,嫁给了燿国皇帝,成为了燿国皇后,使得两国关系更为紧密,五国中,虽以辰国最为强大,星,耀,辉,南域次之,但星国和燿国的实力却也是不容小觑的,若轻易懂行云山庄,恐怕…

    这其中厉害,身居紫雾山的碧蓝烟自是不知,但玉硕又怎会不知道,如今南域国也有这玄天石,也就是说传说非虚,那么,自己究竟该不该把这玄天石,交给欧阳询呢,玉硕心底亦是开始了另一番的盘算。

    而这一方,碧蓝烟却没心思揣测他是怎么想的,她只是有些担心,雅兰的安危,这玄天石是如此重要的东西,雅兰轻易的拿给了自己,她又会怎样,南宫月泽对她的态度,说好非好,说坏却又不然,但见那书信之言,似乎她也不像有事,然她心底依旧有些惴惴不安。

    而此时,皇宫内,南宫月泽看着那依旧立在窗前的女子道:“我以为,你不会想要兮兰活过来。”

    “不,你错了,我比任何人,都在强烈的期盼着姐姐活过来的时候。”雅兰头也不回的说道,她只是用了第三块石头的消息来和南宫月泽做交换,然后告诉他,与其得罪星耀两国去行云山庄拿剩下的石头,倒不如把手里的玄天石当作诱饵,自然会有人,帮他把三块石头凑在一起,坐享渔翁之利,又何乐而不为呢,一切,远就比想象中的简单。

    只是南宫月泽看着那迎风而立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伤感,若是兮兰醒了,看见她这样子,该是怎样的歉疚和心疼。

    ☆、第七十三章 紫雾山的夜

    寒气渐渐散去,这天气就彷如人的心一般难以揣测,回辰国的路上仅仅几天时间却没有来时的那般寒冷,碧蓝烟端坐在马车内,想象着那是身披嫁衣离去时的情景,忐忑和恐惧并存着,她原本就是习惯了宁静之人,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一定不会离开紫雾山,因为她曾经答应过萧尘的,而今,自己终究还是食言了。

    “主子,王爷传令在这里稍作休息。”紫兰走近马车内道,碧蓝烟点点头,缓步从马车内走下,下人们三五成群的休息着,不远处司寇羽看见走下的人,微微一笑,碧蓝烟不着痕迹的转过了目光,而欲说,却是负手立在不远处,出神的看着紫雾山的方向,碧蓝烟心下好奇,那天画像的事情,她已经听紫兰说了,她可不觉得,玉硕会无缘无故的提起碧蓝烟。

    撇下紫兰,碧蓝烟缓步走到玉硕身边,或许是因着那高大的身影和记忆中德太过熟悉,又或许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因着玄天石而有了微妙的变化,总之,碧蓝烟不再像当初那般,惧怕这个冷漠的男子。

    “王爷似乎对碧蓝烟的事情,很感兴趣。”碧蓝烟随着他的目光看着道,欲说却是眼神一冷,转眼看着她,而她亦是转头直视着他,四目相对,眼底没有丝毫的闪躲,她并没有丝毫打探的意思,这一点,她得让面前的人知道。

    “本王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你可以如此的无畏。”玉硕看着那张倾城容颜让的淡雅和坚定,散去眼中的寒意道。

    “无畏?不,其实王爷错了,我没有无畏,我很怕死,正因为怕死,所以我必须得让自己活着。”活着才能保证我爹的平安,才能找到我要找的人,哪怕,我再也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碧蓝烟心底道,看着紫雾山的方向,滑过无数的记忆。

    看着那眼底流转的色彩,那风中孤立的身影,仿佛紫雾山上千年一开的雪莲,他突然想起的司寇羽画得那幅画,那傲然独立德雪莲,就和这面前的女子一样,或许,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相同的。

    “本王不知你在盘算着什么,但是,本王许你,只要你不触犯本王的底线,那么,本王的妃,本王保你平安。”这是在怎样的沉思后说出来的话语,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这一刻,他想这样做,无关风月,只是,想要保护她。

    碧蓝烟有丝诧异的转过头看着一旁的男子,这不该是他能说出的话,不是吗?这也不该是自己可以相信的话,不是吗?然而,在这一刻,碧蓝烟却真实的被感动了,哪怕这个承诺,或许只是他随后一说便会忘记的话语,她的心底,依然荡起了微恙。

    “你…”碧蓝烟还想在说什么,却听玉硕对着不远处的侍卫说道:“来人,备马。”碧蓝烟不明所以,看着侍卫小跑着将马牵了过来,所有人都一脸好奇。

    玉硕接过缰绳翻身上马,伸出手递到她面前道:“上来。”那不容置疑的语气,那眼底带笑的深邃,让碧蓝烟短暂的忘记了为什么,她只是茫然的将手放到了那温暖的掌心里,玉硕一拉,将那紫色的身影抱在了马前,大声吩咐道:“你们继续上路,本王随后就到。”说完一夹马腹,朝着林中而去。

    身后,是一众人等不明所以的差异,紫兰担心的看着,但想着玉硕在她身边,心底稍微宽心点,王爷,应该是可以保护主子的,而司寇羽,那温文尔雅的笑容从嘴角消失,他眯着眼睛,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脸上犹如寒霜。

    “丞相,这…”侍卫长看着王爷已经走远,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司寇羽却是冷声道:“休息一下,准备上路。”众人忙道是,不敢再问。

    风在耳边呼啸着,两人一马在小道中穿行着,碧蓝烟依偎在那温暖的怀抱里,那疾驰的畅快,让她短暂的忘记了所有的一切,若能这样不顾一切的离开,没有阴谋,没有暗算,没有黑暗,没有恨,该有多好。

    一路沉默,她没有问要去哪里,他也没有说要跑到何时才是尽头,或许他们,只是想要不停下来,想要片刻的离开,又有谁能懂。

    温度在越来越寒冷,碧蓝烟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突然发现,他们在朝着山上走,那紫色雾气蔓延的山峰,开始朝着自己慢慢靠近。

    这是要去…紫雾山吗?碧蓝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然而微微抬头看了看认真注视前方的男子,她依旧选择了沉默,这个时候,是断山石放下的时间,就算到了,也进不去的,如是想着,心底的片刻恐慌亦是散了去。

    “冷吗?”玉硕突然开口问道。

    “恩,有点…”碧蓝烟道,玉硕搂着她腰的手更加紧了一点,而他的掌心内,开始缓缓的传来温热的气流,碧蓝烟眼底一惊,他居然用内力帮自己驱寒,碧蓝烟有丝诧异的抬头看着他,想要问什么,却终究开不了口。

    “坐好,否则本王把你丢下去。”玉硕却是看也不看她冷声道,碧蓝烟哦了一声,底下了头,腰间的暖意慢慢的蔓延到了身体里,一种莫名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天色渐晚,幸好紫雾山的路因着碧蓝烟为了方便那些前来的人行走,特意修葺过,两人一路骑马而上,终究在傍晚十分赶到了山顶之上。

    积雪落满,暮霭一片,不远处山顶上紫色雾气徐徐萦绕,万籁俱寂,仿佛这苍山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一般,这是她熟悉的宁静,熟悉的雪白,熟悉的地方,那久违的温暖,让碧蓝烟居然心底有丝梗塞,青蓝,若雪,小莲,方儿,这一刻,你们又再做什么呢?

    正前方,两山之间,十尺高的巨大岩石横档住了去路,断山石,千年寒石而做,就连火雷都无法撼动的存在,除了开关打开,否则无人可以跨越,一道断山石,将蝶谷和这世间的纷扰隔绝开来,有多少人期盼着里面的灵丹妙药,又有多少人,埋骨在这冰冷的土地里,这里的宁静,其实也不过是人为的而已。

    玉硕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径自朝前走去,碧蓝烟端坐在马车上,静静的看着他,看着那高大的身影缓步而去,看着他走到断山石前停住脚步,伫立许久后,抬手抚上了那冰冷的岩石。

    只那一刹那,碧蓝烟的心底仿佛被什么猛烈的撞了一下一般,此刻的玉硕,再不是那朝堂上冷漠无情的王爷,他的心底,一定有个地方,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一切,那高大的身影,只让她看见了两个,忧伤,心莫名的疼着,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心疼是从哪里来的。

    紫色身影立于马上,暮色中,白色的男子伫立在那冰冷的岩石之前,眼底铺天盖地的思念,让他心底纠缠着,一石之隔,烟儿,你可曾过的好…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6

    腹黑王爷倔强妃_分节阅读_26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