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carrotm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

    作者:iao

    文案

    原名《许白》。吕益是真腹黑,许白不是真傻。

    许白在青楼被养到六岁之后,经马匪收养贩卖,最终被当朝权臣吕益收养成为房中之人。吕益教他做事也教他成人,二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间超越了养父子或主仆的界限,变得暧昧不明。清晏帝驾崩之后,吕家靠山不在,日渐式微,二人将何去何从?二人之间的感情又将如何收场?

    控制欲强腹黑攻 X 依赖性强软糯受

    某萝卜现在来采访一下本文的CP许白和吕益。

    某萝:白白呀,如果吕益做坏事你怎么办?

    许白:劝他,劝不了他就帮他一起做。

    某萝:( ̄_ ̄|||)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哪里?

    许白:世界就是吕益,人生就是和吕益白头偕老,价值就是吕益说的都是对的。

    某萝:(__)b对此,吕益你有什么看法?

    吕益:……自己养的老婆就是好。

    雷文慎入。

    多攻但没有多角关系,结局1V1,有养成年上,中间有BE,结局HE。

    三观不正。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白,吕益(吕文澜) ┃ 配角:李执,锟金 ┃ 其它:吕衡(吕文彦),齐昊,张玉,吕储(吕文殊),吕岷,吕谯,王琛

    ==================

    ☆、1. 弃婴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会涉及庙堂之争,加了个年号,架空历史

    天佑二十七年

    隽春馆天字号梅字上房,发现了一个裹在襁褓中的孩子。

    这个消息震惊了隽春馆上上下下的妈子丫头们。

    老鸨气得把所有莺莺燕燕全部叫了出来,一排站好,指着桌上的孩子吼说:“是谁的?是谁怀了野种给我站出来?”

    桃红、柳绿、鹃紫、黛青吓得纷纷摇头表示,“妈妈你看我昨天肚子没大,怎么可能今天就生了呢?”。桃红眼尖,瞅到裹孩子的绸缎上绣着“白”字。

    “哎呀,妈妈你看!”桃红指了指,“会不会是月白的呀?”

    月白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摆手,“妈妈我下午还在接客呢!那个王公子刚走,不信你问他呀。我都在招待他呢,哪有时间生。”

    “再说了,”月白眼珠转了转,试探性了问了一句:“这‘白’会不会是随父姓啊?”

    老鸨觉得有理,急忙叫来了小丫头们查名册。

    查来查去常来隽春馆姓白的只有白员外一家,但这个白员外是个阳痿,每次来只能弹弹词儿,听听曲儿,有心无力。而他儿子白公子是个怕老婆的人,只来过两次,且非常谨慎,不留痕迹。

    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查了一圈下来证实,确实不是馆里的姑娘们生的。

    那便是外来的人从窗户给扔进来的了?

    老鸨非常恼火,“我们这是青楼,不是私塾!这扔个孩子进来指望我们带吗?”末了掀开他的裹绸看了看下面,更加生气:“还是个男孩,要是个女孩养到十二岁也能接客了!我们这里又不做小倌的营生。”

    “可以卖给旁边的柳湘阁呗。”桃红出主意,“那边不是调/教小倌的嘛。我看这孩子长得蛮好,比他们那些小童还漂亮些。”

    老鸨转了转眼珠,觉得桃红说得在理,便准备把孩子扔给下人照顾,打算明天一早卖出去。

    本来熟睡中的婴孩仿佛知晓了这个打算似的,突然醒了,哇哇地哭了起来。

    一直在楼上看着没下来的许圆圆被哭得有些心软,急忙下来把孩子抱在怀里哄着。

    许圆圆今年二十二岁,是这个青楼的老姑娘。

    她曾经红极一时,以才貌双全而名扬天下,是多少达官显贵文人墨客的红颜知己。但后来生了场病,体虚不能接客,渐渐便只能靠卖才名,弹曲子勉强维持着生意,门庭渐渐冷了去。

    医生说她坏了身子,恐怕难生育,于是便对孩子的事有些上心。方才听到老鸨说卖与柳湘阁,又听到了孩子哭声,便把孩子抱在怀里说:“我收了他做儿子,你们谁也别想把他卖出去。”

    老鸨一听就怒了,扬手要打她,“你个赔钱货,你个吃白食的,你居然还想带个小的!看我不打死你!”

    老鸨追着要打,许圆圆急忙左躲右闪,姐妹们也纷纷上来劝架。有劝老鸨的不卖孩子的,也有劝许圆圆放手的。

    许圆圆见老鸨不肯松口,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边哭边抹泪,说着软话:“我十岁被卖进隽春馆,学识字,学女红,学接客,学卖笑……现在身子垮了,无法怀上子嗣。这孩子既然被扔在了这里,定是上天可怜我,怕我老后无人照顾……妈妈啊……我求你行行好,拿我的工钱供他一口饭吃……”

    其他姐妹见了,也多少有些动容,纷纷上来求情道:“虽说干我们这行儿的,只争朝夕。但许姐姐当年也是为隽春馆立下招牌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好歹给她留个念想吧……多一个小孩吃不了二两米,还能做点杂事不是?”

    老鸨被劝着气也消了些,罢了罢了一摆手,同意许圆圆把他认作儿子。

    许圆圆给他起名叫“许白”,“许”随自己,“白”恐怕是这孩子的本来的姓氏。小名唤作“年年”。

    在这里,男人的衣服只有粗麻烂布的杂役常服,许圆圆不忍心给她儿子穿,便给他穿着些女童的衣服,当女儿养了起来。

    许白长到六岁,不知道是因为自幼被当女儿养,还是因为隽春馆米好水好,脂粉气足,他怎么看都不像个男孩子,倒比那些女童还漂亮些。唇红齿白,凤眼黛眉,雪肤花肌,笑起来的时候顾盼生辉,闭口不言的时候海棠垂枝。

    ☆、2. 新婚

    许白六岁这一年,许圆圆二十八岁,在烟花之地是一个该当老妈子的年龄。

    于是她便想着从良。

    这几年隽春馆的生意好,她跟着沾光,赚了些钱。加上有个姓魏的在衙门做文书官的常常来找他,两人颇有些情意相投的意思,商量了一下。姓魏的替他出一半的赎身钱,另一半她自己出。老鸨不愿留她一个老姑娘,降了赎身的价钱,这事儿便很快定了下来。

    唯一难办的是许白。

    许圆圆怕带着他不好嫁人,但把他留在青楼又有些舍不得,毕竟这六年俩人朝夕相处,母子情深。

    倒是魏文书很欣然地接受了许白,丝毫不嫌弃他已六岁,初懂人事。

    许圆圆走的那一天,姐妹们纷纷来送行。

    黛青流着泪挥别道:“想来姐姐也是找了个好归宿。”

    桃红在旁边瘪了瘪嘴,倒不这么认为:“那姓魏的是个老秀才,四十岁了才中乡试,现在在衙门谋个文职勉强谋生,姐姐跟着他,怕是过不上富贵日子。”

    月白也点点头:“而且姐姐身子不好,不能常行房事。男人嘛,头两天新鲜一下,之后可就看不住了。”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