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4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carrotm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4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4

    “少爷……”许白听了急忙插话,吕益示意他安静。

    吕衡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知你中了什么邪。”

    俩人继续商量了许久,许白听不大懂,却觉得十分有趣。但过了子夜之后他便困了,吕益只得先抱他回去睡着。

    “你们还是同榻而眠?”吕衡见吕益把许白抱到了自己的床上,愈加不理解。

    当初是他出主意让吕益买个小孩来,一来挡挡王氏催婚的风头,二来也算培养个心腹。

    但现在吕谯出事了之后,王氏那边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再也不能兴风作浪了。

    不止王氏,可以说现在的吕家,谁也不能奈吕益何,反而会敬他三分。过年的时候,眼见各路亲戚对吕益的阿谀奉承,便可洞察一二。

    按理来说,吕益已经不需要的任何幌子,因此也不需要让许白继续留在近旁了。

    若是说吕益有意培植心腹,让许白听全了他们的计划,但这怎么说也超越了一名下人应该知道的范围。

    更何况……没见过哪个心腹是和主子睡在一张床上的……

    “他也这么大了……”吕衡看不过眼:“你现在是吕家大当家,也不需要掩人耳目了吧……”

    “这是我的事。”吕益将他轻轻放下,盖了薄被,又拉上了帘子,然后引吕衡去外间。出去之后还关上了门,怕吵了小孩。

    九月,朝廷执行了入边趋粟政策,鼓励老百姓和商人运粮到西北直接与军队交易。

    马车由于在非平原的地方无法行进,所以基本被弃之不用。运粮主要还是依靠畜力。

    骆驼、马、驴和骡子的运粮队伍徐徐北上。骆驼负三石,马负一石五斗,驴和骡各负一石。大的商队基本能担二三十石,小户的农民赶着两头驴子也匆忙上路。一时间,北上的道路变得熙熙攘攘。

    许白进屋找吕益的时候,看见他在桌上摊开了七八张的印字繁复的纸。

    “来看看这几张纸有什么不一样?”吕益招呼他过去。

    许白仔细看了看。那些纸的印字基本相同,所用的纸张有的颜色暗些,有的颜色亮些。

    他见过钱交引,印象中和这些纸长得很像。朝廷印制的交引根据交易货品的不同,印字也不一样,这里摆着的应该是茶交引。

    但这些应该不全是真的交引,也有假冒的掺杂其中。

    至于哪一张是真,哪一张是假,他一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

    “这是茶交引,不全是真的……”许白想了想说:“但孰真孰假……我分辨不出……”

    吕益在左数第二张上点了点,“若我告诉你这张是真的呢?”

    “那便好分了!”许白指着左边第一张道:“这里的印字逆了顺序。”又指着第三张道:“这张印纸的颜色更暗些。”……他一一指明了这些假交引与真交引的不同之处。

    “这次王叔倒想得周全,竟把我们吕家的票据印成了这些假交引。”吕益捻起一张放在阳光下透着光看了看:“这样一来,即使被兵部的人察觉,也只当是交引造假罢了。交引造假得那么多,估计他们也追究不出什么。”

    “那这么说,王叔是办了件聪明事?”吕益也凑过来看那张假交引的纸,比真交引的纸薄些,阳光仿佛能透过来一般。

    “与其说是聪明,不如说是很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吕益道:“既然连你也不能分辨真假,百姓们就更不知道了。很可能就稀里糊涂地拿着假交引去官方的茶铺换茶,这样一来,假交引便会在都城流散开来,反而更引人耳目。”

    “也就是说……”许白努力理解着吕益的话,“王叔本想把水搅浑,却把烂摊子越砸越大。”

    吕益摸了摸他的头,赞许道:“你倒聪明。”

    “那现在怎么办?要让王叔把假交引全部回收吗?”许白听着便着急起来,替吕益担心。

    “已经散出去的东西,真真假假掺杂在一起……从源头回收谈何容易……”吕益倒还是气定神闲的模样,“但不妨将错就错……”

    许白不太明白,吕益把他揽过来,让他坐在腿上,双手绕过他的手臂,拿着真假两张交引纸,好像把他搂在怀中的样子,“从源头收不回来就从下流收,我让汉中关中的交引铺去将军部的交引和假交引全部收了。但这次本计划拿茶来兑换,现在却不得不用钱。百姓们若能即刻兑钱的话,肯定不会跑到都城来兑茶。”

    吕益说这话的时候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顿时觉得那呼吸扫着他的脖子,有点痒痒的感觉。脸又烧起来了,急忙转移话题,“那……那……岂不是连别人造的……假交引也一并收了回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吕益叹气道:“现在市面上恐怕流通着近十种假交引。虽说假交引之间略有不同,但一一甄别需要时间。欲换钱的百姓一齐涌入的话,交引铺的掌柜根本无暇分辨,只能都收了,绝对不能让假交引流到都城来……”

    虽说兑钱的这笔损失无法避免,但能不留痕迹地收购大批粮食,也是一笔合算的买卖。

    “贪婪的人总要累一些……”吕益觉得初秋时节,抱着个暖烘烘的小孩很是舒服,“可能人的一生所得是一个定数,贪得多了便活不长了……”

    “那不要那么贪婪是不是便能活得长一些?”许白不喜欢听到他这么说,“我希望少爷能活得很长很长……”

    “贪婪不是与生俱来的,是你的那个位置助你长起来的。”吕益缓缓道:“你得到了一,便想要二,得到了二,便想要三……位置越坐越高,便会变得越来越贪婪……”

    许白觉得自己似乎是听懂了,又仿佛没听懂。

    他在心里小声说,我只想要少爷一直陪着我就好,不会贪心太多。

    ☆、22. 王琛4善人

    战争很快便来了。

    九月还没过,蛮族的军队便踏破了山海关。西北的住民纷纷往都城涌进来,一时人满为患。

    许白随吕益出门的时候看到沿街都是乞讨的难民,面容憔悴,衣衫褴褛。做小生意的多不出摊,平日里灯红柳绿,炊烟袅袅的景象便也看不到了。

    随着秋风萧瑟,草木摇落,都城仿佛凋零了一般,不复盛夏时繁花似锦的景象。

    一时天子脚下也变得犹如兵临城下一般。

    随后,朝廷执行了门禁政策,将难民拦在了城门之外,一时双方冲突不断。

    最终枢密院派兵镇压,但难民们也不散去,反而在郊外扎起了帐篷来,见到有官兵打扮的出城便叫骂的叫骂,吐口水的吐口水。

    “少爷,这是怎么了?”许白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他和吕益两个身着锦衣华服的大小公子一路走来,不断有乞讨的人像盯着猎物一般地一直盯着他们,若不是有家仆阻拦,恐怕就有人会扑上来了。

    “盛衰有道,枯荣由天。”吕益见怪不怪的样子,目不斜视。

    “那我们可以救救他们吗?”许白被旁边突然扑过来的乞丐吓了一跳,急忙往吕益身边靠过去。

    吕益伸手揽了揽,呵斥旁边的家仆:“人看得紧点,不要放进来。”家仆唯唯诺诺地听令,握紧了手中的棍子。

    不知为什么,许白突然有种很难过的感觉。

    他被牙侩拐走的时候也是这般蓬头垢面的样子。吃不饱,穿不暖,每天为了抢那么一点点糠饭便什么都顾不得了。那个时候,时间、外表甚至尊严对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只是想着如何能不饿,如何让自己在那个黑屋子里变得好过一些。

    如果不是被吕益买来的话,他可能就和这些难民一般,伸着骨瘦嶙峋的手,祈求一点吃食了。

    看到那些斗胆往他和吕益身边靠过来的乞丐,被家仆拿着棍子打了的时候,他觉得仿佛就是在打着曾经的自己。

    “少爷,能令他们不要打了吗?”许白看到一个老头被家仆的棍子打掉了破碗,四仰八叉地跌坐回去,脚上的鞋都被甩掉了。

    “不打他们,他们便会伤害你。”吕益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是打人的人,有些人是被打的人,这也是定数。”

    “可是……”许白想反驳,他不知道那些人哪里跟他不一样。同样是一个鼻子,两个耳朵,饿了想吃饭,痛了会逃跑。若真说有不一样的地方,恐怕是这一身锦袍和那一身褴褛的差别,恐怕是他被吕少爷买走了,而其他人没有被买走的差别。

    他第一次开始对吕益的话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少爷说这是定数,明明是可以改变的……如果可以把自己的馒头分给他们吃的话,他们不就有饭吃了吗?

    “少爷……”他拽着吕益的衣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示意安静。

    他们来到了城西的空隐寺,寺里的僧人正忙忙碌碌地收拾着木桶、木勺和矮桌,被施过粥的人群刚刚才散去。

    “吕施主,有礼。”一个胡子花白面容和善的僧人见了吕益,便合掌行了礼,“今年的难民格外多,恐怕西北战事不妙。”

    “阿弥陀佛。禅乐方丈。”吕益合掌拜过,许白也有样学样地合掌拜了一下。

    “不知吕施主是否有意捐些米粮?”方丈询问道:“我们寺里的粮食在连施了四天粥之后有些吃紧,朝廷还没下拨赈灾的粮食。吕家是大户人家,不知是否有余粮可救济?”

    吕益点点头,“正是为此事而来,来人……”只见家仆从马车后搬出了几十石粮食。

    方丈感激涕零,连声道:“多谢吕施主……多谢吕施主……”

    “但我也有一事相求,”吕益不是白白施舍,他有个条件:“请方丈在施粥的时候替我们吕家美言几句。最近难民闹得凶,城里的大户人家基本都被闹了一遍。其实我们也是乐善好施之人,不愿看到大家挨饿……这不,就把家里的余粮全部搬出来了嘛……”

    一位跟着将米搬进寺里的和尚来报了数:“共计六十石。”

    这个数恐怕是普通人家一年的粮食量了。除了感慨吕家家业大之外,他相信吕家小少爷这次捐了那么多,肯定是一心向善,因此又深深地鞠了一躬道:“佛祖保佑,老衲一定替吕家美言。要让做了善事的人得到善报。”

    “那就有劳方丈费心了。”吕益还礼之后整了整衣衫,跨进门去,给菩萨上了柱香之后,又捐献了些银两,便告辞了。

    “少爷,您刚刚许了什么愿吗?”许白看到吕益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双眼紧闭的时候,想必他定是在想着些什么吧。

    待走到大路的时候,吕益把他抱上马车,自己也乘了上去,回答道:“我既不信,为何要许愿?”

    “少爷您不信?”许白觉得不理解。他听少爷和方丈一来一往,显然已是熟识。少爷敬香,跪拜的样子也确实像个信佛之人。

    吕益笑了笑,把帘子稍稍掀起了一条缝,看了一眼又放下,“做姿势容易,做姿态也容易,都是人前装装样子罢了……”

    他这次来捐粮主要就是为了散播一下吕家的好名声,以免难民砸了东砸西,砸到了吕家头上。寺庙是难民的聚集地,他选择这里不是没有道理。而捐粮的量,只是他这次收上来的粮食量的九牛一毛而已。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4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14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