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25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carrotm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25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 作者:iao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25

    二人僵持了一会儿,许白的眼皮慢慢变沉,头也慢慢低下来,迷迷糊糊地又要睡去。吕益过去解了他的衣服,给他换衣,但动作似乎又惊醒了小孩,许白睁开眼睛,又抵抗了一会儿。

    “年年,不动。”吕益正给他套着袖子,他一挣扎,那件衣服便从肩头滑落。

    “怎么了?是不是睡迷糊了?”吕益给他套好衣服之后,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

    许白的眼珠子转了转,看清了抱着他的人。

    “少爷……”他有点清醒了过来,伸手圈住了吕益的脖子。

    刚刚还抗拒得不得了,稍微碰一下就又推又搡,现在又恢复成平日黏人的模样,主动过来蹭着。吕益顺着小孩的手臂把小孩抱起来往被子里塞,小孩依旧不撒手,带着他也不得不撑在床上。

    “我长大了……”许白喃喃地说:“总梦到些不好的东西……”

    吕益愣了一下,伸手抚上他的脸,“很正常,知道怎么做吗?”

    许白咬着下唇,松开了圈着他的手,背过脸去,点点头。但手却攥着被子,不愿意往下伸过去。

    “所以我就说你该一个人睡了……”吕益叹了口气,伸手撩开被子。

    春雨打在屋檐,滴滴答答,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细密的呼吸。

    许白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吕益起身擦干了自己的手。回头看许白的时候,小孩把头埋在了被子里不敢抬起头来。

    “可以不去吗?”沉默了很久,许白露出了眼睛,在被子里闷闷地问道。

    吕益摸了摸他露出来的半个脑袋,像小时候一样,“你总要长大的。”

    许白有些不乐意,“但我可以不去那么远,我可以在都城帮你做事,我……”

    “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做事的话,就要变得独当一面。”吕益看了他一眼,目光又从他的脸上移向了别处,仿佛若有所思。

    许白知道吕益一旦决定的事,绝对没有回旋的余地。但就像之前他怎么都不肯一个人睡的时候,吕益就没有再勉强他一样,这次他也想耍赖,不想离开吕益身边。

    “你是我养大的,”吕益的目光又移到了他的脸上,伸手捧着他的面颊,“我只信得过你。”

    许白以为他会亲下来,但他没有。

    过了春天之后,许白便要去余杭了。那里的绸庄生意自从吕谯回京了之后,一直是罗叔在打理,若是一直委托别人,许白也知道吕益多少有些不放心,每次查着绸庄的帐的时候总是眉头紧锁。但想到这次一走就是一年的时间,恐怕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相见,许白的心里又有些难受。

    车子出了城之后,一路辗转起伏。

    有人暗处跟着他出了城。车子过了陈州之后,突然有人闯入了南行的队伍,利落地杀了随行的护院和家仆,撩开车帘,击晕了许白,将他抱了出来。

    许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被横放在马上,一路疾驰,等到被抱下马来的时候,他看见蒙面后的眼睛十分眼熟。

    “二爹?”许白伸出手去拉下了那个人的面罩。

    锟金仿佛在等着这一刻,当面罩被揭下来的时候,他迫不及待地向前一步搂住许白,俯身吻了下去。

    许白拼命推搡,挣扎,扭过头去,却都抵不住锟金的力气。后来他索性只能僵直在锟金怀里,任锟金捧着他的脸亲来亲去。

    锟金几乎吻遍了他的每一寸口腔,却突然发现有水迹落在了他的嘴角。放开许白的时候,只见许白正在无声地落泪。

    ☆、35. 锟金4围困

    “年年,怎么了……”锟金看到许白哭便有些不知所措,急忙伸手去抹他的眼泪,但越抹却发现许白的眼泪越是啪嗒啪嗒往下掉,使得他手忙脚乱起来。

    许白推着锟金。锟金猝不及防被推了一下,往后踉跄了几步。

    “让我回去……”许白抬眼,那双盈水的眸子在驿站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中,倔强地看着他,“你放开我。”

    “年年,你说什么呢?”锟金握住他的手腕,“你不想二爹吗?”

    许白扭头便往外跑,却被锟金拦腰抱住,拖回了驿站里。

    夜深人静,驿站一楼的大堂撤下了桌椅板凳之后,显得空空荡荡。

    “你放手……你不要这样……”许白被锟金拦腰抱着扛上肩膀,往楼上的客房走去。他越是挣扎,锟金的手箍得越紧,后来干脆在他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没小时候听话了。”锟金也有些恼怒。

    “我不是小孩子。”许白被摔到床上,瞪着他,“我对你不是那种……”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小孩子,他甚至连二爹也不想叫了。

    锟金慢慢走过去,结实的身形投下了大片的阴影,仿佛日食一般遮住了所有的光亮。

    “那种是哪种?”

    许白咬着下唇不说话,那种是什么?是对少爷的那种感情吗?是才子佳人的感情吗?但他只在话本里看到过。

    那对锟金的又是什么?是对父母的那种感情吗?是亲情吗?但他没有父母,无从体会。

    锟金越逼越近,许白沉默不语。他直觉地感觉到锟金正在气头上,他不愿说出什么无情无义的话去激怒他或者伤害他。

    更何况,他确实也无法定义自己和锟金之间的,到底算什么……

    越是回想起锟金对他做过的那些事,他便越无法简单地说出对锟金只是亲情而已。

    所以只有沉默地对应,怯懦也好,逃避也罢……他就是无耻地把这个问题避开了,只希望锟金能就此放了他。

    “二爹就是喜欢你。”锟金却不想逃避,“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许白本来还在回避着他的目光,但却被这句话逼得不得不抬头往上看,不得不直直地对上锟金的眼睛。

    那双如狮如豹般始终闪烁着果敢的光芒的眼睛,此刻却变得怯懦了起来。即使在不甚分明的阴影之中,许白也能看出他目光中的游移与不安。

    就像……很久以前,在上元灯节的时候……锟金拉着他蹲下来,让两人得以直视……

    然后认真地看着他。

    那时目光也是像现在这般柔软,仿佛满街的灯火和天上的繁星都坠入了其中。

    那时的许白曾点头说好,只是想着能永远和锟金在一起便会开心起来。

    那时的锟金就是他的神,他的世界。

    但……现在却不同了。

    他被吕益教导着读书习字,被吕益教导着做事做人,被吕益带着遍览大好河山。

    才知道了礼义廉耻,才知道了长幼秩序,才知道了世间万物,才知道了天下之大。

    不是吕益买来了他,而是他的一身,都是吕益的味道。

    许白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锟金却俯身把他抱在怀里。他能感觉到那双大手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脊,似乎在微微颤抖。

    锟金仿佛惧怕他会说什么,低头堵住了他的嘴。舔/舐了很久才分开,然后如梦魇般重复地说着:“二爹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二爹当时就不应该离开你……二爹错了,错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二爹……”许白的语气也软了下来,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把头靠上他的肩膀,轻声叹气。

    时光一去难再回,如流水,如落花,如惊涛拍岸又断流干涸,如纷繁灿烂又转瞬凋零。

    如果当初他一直呆在锟金的身边,便不会被张玉拐卖,不会被吕益买走。

    如果是那样的话,可能他会一直如孩童时一般,依恋着锟金温暖的怀抱和结实的臂膀。可能依旧会和锟金搂搂抱抱,如往常一般亲热。可能不太懂感情,也不太通人事。可能依旧把锟金视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但那些如果只能永远是如果,那些曾经也永远只能是曾经。

    没有相识,也不会擦肩。

    锟金在他耳边呼吸变得厚重了起来,贴着他后背的手也变得暖和与不安分了起来,隔着衣衫开始抚摸着。

    许白恢复了充满防备的样子,曲起腿来想踢锟金一脚。但锟金看出了他的意图,迅速抓住了细细的脚踝,把他压在了床上。紧接着便是如落雨一般的亲吻,砸在他的唇角,砸在他的脖子上和锁骨上。他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因为害怕而盈满了起来。

    “求求你……不要……”许白挣扎着,但脊背刚离开床席又被按了回来,凭锟金的手劲儿,他根本挣脱不开。

    正当两人争执的时候,驿站外却有马蹄声纷至沓来。

    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

    马蹄声逐渐靠近了之后,又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似乎是把整个驿站都包围住了。

    紧接着窗外映出了火光闪烁,越来越亮。

    突然有燃火的箭头飕飕地从窗户射了进来。点燃了窗纸和床帐,又翻滚着烧到了窗棂与床柱,腾起浓烟。

    驿站里所有的客人都醒了,惊惶失措地抓起包裹往外逃,走廊外一片嘈杂与推搡,脚步声,呼救声,还有人被挤下栏杆摔到了一楼的惨叫声。

    锟金也抱着许白急忙往楼下跑。跑出去之后,只见几十匹马在驿站门口一字排开,如铜墙铁壁一般将逃出来的人们围在驿站附近。

    “饶命啊!”“求你饶命啊!”逃出来的客人们以为遇到了山贼,纷纷跪地求饶,还有些人拿出了金银细软试图逃过一劫。

    身后的驿站整个笼罩在了火光之中。火势越烧越大,二楼的客房还能看见火苗窜了出来,顿时浓烟密布。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25

    当腹黑养了一只傻白甜/许白_分节阅读_2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