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8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8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8

    尤其是对方在吃了小还丹之后!

    玛蛋!

    欲哭无泪啊!

    被系统坑惨了!

    就算要救这个人,但也不能被这个人抓住,知道是自己啊!

    “看了一出大戏后,有什么感想?”天泽随洐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又看向此刻脸色复杂狰狞多变的沈长乐,念头一转问道。

    沈长乐看了一眼天泽随洐,再看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小心翼翼的像一侧移了移,直到觉得安全了,这才满意。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沈长乐问道。

    天泽随洐淡淡的挑了挑眉,那一挑带着致命的魅力,惊艳的沈长乐立刻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花痴起来。

    “嘶!”空气中的冷寒,让花痴的沈长乐立刻清醒过来,立刻明白,对方那惊艳的一挑剑眉,可不是在施展自己的魅力,而是在警告她。

    “我说了真话,你要放了我,不能杀我,也不能打我。”沈长乐趁机谈起条件。

    心中却在犹豫,是说真话呢,说真话呢,还是说真话?

    “可!”天泽随洐点头。

    “我觉得,你蠢爆了!”沈长乐表情一变,带着浓浓的奚落与嘲讽。

    天泽随洐眼底的漆黑一沉,那双仿佛揽入日月星辰光辉的眼光,越发的黑也越发的深。

    “为了不喜欢的人,自己去死。蠢!明明自己有足够能力灭杀一切,却选择了死,更蠢!活在特殊的环境里,拥有一个真正在意你的人,居然还想要更多,蠢蠢蠢!”

    沈长乐讽刺的看着天泽随洐,“人这一辈子,能得一个人真心相待,便已难得。你还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真心待你?你以为你是钱,人见人爱?”

    在其位谋其政。

    生活大环境不同,对待人的态度也便不同。

    天泽随洐淡淡的看过来。

    “不过,虽然我觉得你先前的选择,很蠢。但我不得不说,你很厉害!”

    只怕这个人,是在明知道自己可以救他之下,才选择了这么一条道路,让自己死心。

    “如果你身在神秘的家族,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你会如何?”天泽随洐看着沈长乐,他困在心中的困惑,在今日死而得生,一一将得到解答。

    “会如何?当然是认清自己的身份,做自己该做的?有道是高处不胜寒,君临天下的同时,伴随的也将是无尽的孤寂!老天看起来从不公平,但它有时候,公平的令人发指!”

    沈长乐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就在先前一瞬,她脑海中闪过什么?可是那东西太快,她来不及捕捉,便消失无踪。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世间的事情,拆开来掰扯的细碎计较的认真,那么,还有什么真心可言?一切不过——为心、从心,随心!”

    “为心?从心?随心?”天泽随洐蹙眉。

    沈长乐看着陷入思绪中的天泽随洐,抿起唇,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转身,然后想着山下的道路蹑手蹑脚的走去。

    那什么墨玉她也不要了。

    有银子也一样。

    “你准备去哪里?”天泽随洐的声音凉凉的贴着耳边响起。

    沈长乐瞥了一眼眼角余光看到的墨色,呵呵讪笑了一声,“那什么,我这不是担心打扰到你,看天色也不早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么!”

    天泽随洐看着沈长乐,然后伸手取下自己脖颈间的墨玉千瓣莲,将至戴在退后一步,防备不已的沈长乐脖子上。

    沈长乐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凉,低头看了看墨玉,讶异的看了一眼天泽随洐。

    这墨玉一戴在脖子上,链子便自动调整到沈长乐脖颈大小。

    一看,就是不凡的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天泽随洐问道。

    “沈长乐。”沈长乐答道。

    “嗯。”天泽随洐应了一声。

    然后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沈长乐只看到一缕墨色,自天边划过。

    “走了?”沈长乐摸着脖子上的墨玉,嘿嘿狡黠的笑了,然后大大咧咧的向着山下走去。

    沈长乐这个名字,她也用不了几天了。

    另外自己这个身体,如今十二岁,再长上一段时间,加上要入朝为官,成就一代权臣,连性别都变了。

    她就不相信,只要她有心,天泽随洐还能找到她?

    一切已经布置的差不多,接下来便只剩下时间沉淀。沈长乐想到这里,心情便一阵飞扬。

    心情一好,她就想要嚎一嗓子。

    扯了跟树枝,她随性所致的唱起了现世里的一首歌。

    “梦里花落又一回,琴声伴你睡,多情自古人憔悴,爱到空有梦相随,思君如流水,只得化作相思泪,沙场上战鼓雷雷,古来征战几人回,无论英雄是与非……”

    ☆、第9章:凤姓长乐

    “爹,我回来了!”

    山下大老远,沈长乐就看到自己的父亲,站在那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抬头看着大山。

    见到自己的身影,立刻迎接了上来。

    “长乐!”

    沈父将沈长乐抱在怀中,平复自己内心的担忧后怕。

    “爹,你看,这是我师傅给我的!”沈长乐将那一沓银票摸出来递给父亲。

    这一沓银票有四十张,其中五百两一张的银票,有十张,剩下的三十张全部都是一百辆。

    加起来也有不到一万两。

    沈长乐在了解到古代的物价后,为这一笔横财,很是开心。开心到忽略了遇到天泽随洐之后,发生的那些不怎么叫人愉快的事情。

    “长乐……”沈父看着长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非亲非故,那人为何送沈长乐这么多钱?

    “爹,那老爷爷收了我做徒弟。说咱们家太穷,这些钱是送给徒弟的见面礼!”

    沈长乐也意识到非亲非故,哪里有人给你这么多钱的事情,当下找了一个理由。

    沈父淡淡点头,从沈长乐递过来的钱里面,取出一张五百两。然后,将剩下的钱,全部交给沈长乐。

    “爹,你这是做什么?”沈长乐看着父亲塞到自己怀中的前,一阵错愕。

    “这些钱,爹拿五百两,剩下的你留着。你现在跟爹去一个地方!”

    沈父吸气。

    不管是先前的大汉,长乐假死的事件,以及这会儿长乐手中多的惊人的银票。

    都提醒着沈父,他无法在心存侥幸。

    他该正面的面对这一切。

    沈长乐感受到沈父身上的沉重气息,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沈父,便乖巧的点头,应道:“嗯,爹!”

    沈父带着沈长乐,两个人从靠山村偏僻的小道绕了一圈,出了靠山村。

    “长乐,你把这个围在脸上!”沈父拿出头巾,一边说一边替沈长乐将头巾包裹好。

    坐上一辆马车,马车走了不知道多久。然后听了下来。沈父带着沈长乐下车,然后便一路走过去,直接听到了一处朱门前。

    朱红的大门上,挂着烫金的牌匾,牌匾上写着:凤府!

    沈长乐吃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还能认识这样层次的人?

    “烦劳这位小哥通禀一声,在下靠山村人士,求见凤爷!”沈父对着凤府的门房说道。

    那门房扫了一眼沈父与沈长乐,本是想要随意打发了两个人,却在听到靠山村的时候,上下狐疑的打量了一下两个人。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8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8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