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 作者:恰逢因果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25

    这少年,很厉害。

    对亲生大哥也这么狠,啧啧,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看凤长安对那贵妇人的态度,很明显,也曾经好好相处过,不然不会对母亲还存有希望。

    看来,根源说不定就在这少年身上。

    “不孝?”凤长安冷笑一声,“这女人是不是我亲生母亲还两说,你是不是我弟弟也未曾可知!什么东西,也敢指责与我?不孝?非亲非故,何来不孝之说?”

    沈长乐低头,薄唇轻抿,脸上带着浅淡看不出来的笑容。

    “大哥,你在胡说什么?你忘记你发烧的时候,娘三天三夜照顾你了?”凤长祥似乎没有想到凤长安会如此说,震惊的仿佛被打击到一样,踉跄的后退。

    “我也不会忘记,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喂毒,希望我死的模样!我的母亲,只怕早就被这歹毒的女人给害了!”

    凤长安的心,真是被伤到了极致。

    他已经再也不会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期待了,至于这个弟弟?他不是傻子,如何察觉不出他在其中挑拨离间破坏他与母亲感情的一举一动?

    为了整个凤家,你不择手段,连亲兄长都要害!

    那么,我就叫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凤家。

    “水来了!”

    族老看着眼前的一幕,凤长安与凤长乐一处,凤长祥与母亲一处,两相对峙,眼中都没有任何感情。

    知晓,今日必须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

    “验吧!”

    凤长安走到一侧,将自己的血滴在碗中。

    沈长乐看了看那水,眼底掠过一抹邪气,伸手阻挡凤长祥两个人都举动。

    “怎么?害怕了?”贵妇人看着沈长乐,眼神似蹙了毒。

    对她而言,都是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野种,在这里掀风搅雨,弄的整个凤家不得安宁。

    “这加了东西的水,也验不出个所以然来!本来,我还不太相信,你不是我与兄长的母亲,可现在我完全相信了!”

    沈长乐淡淡的看着贵妇人与凤长祥,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凤墨吩咐道:“凤墨,将那人请进来!”

    ☆、第26章:玩转阴谋

    “是,公子!”

    凤墨立刻离开,不过片刻,便引进来一名身上罩着斗篷,身形看起来是女子的人,一步一步朝着众人而来。

    沈长乐看了一眼其他人,这才走到女子身边,“娘,长乐对不起您,直到这个时候,才相信您说的是真的!”

    娘?

    沈长乐喊人娘?

    凤长安惊讶,其他人也惊讶。

    那女子低低叹息了一声,声音轻柔婉转道:“不怪你!”

    三个字一出,那低柔的嗓音,让一侧一直端坐着,脸色黑沉的族老,猛地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斗篷女子。

    斗篷女子缓缓放下斗篷,露出斗篷下一张与凤府主母一模一样的容颜。只是,两张容颜对比起来,一个凌厉带着煞气,一个温婉带着雍容华贵。

    “言泉大哥,多年不见,你可还能分辨出小妹?”

    沈长乐一侧的女子,看了一眼沈长乐与凤长安,然后转头看向那震惊的站起来的族老凤言泉。

    “你是……”凤言泉不敢置信。

    “言泉大哥,你忘了吗?你我相结识的时候,你错认与我,我便告诉过你,我一母双生,还有一个同胞妹妹。”

    女子眼神柔和的看向凤言泉,见他眼中已经渐渐相信自己的身份,便看向堂中的贵妇人。

    “妹妹,我真的没有想到,你那么狠?我可是你的双生姐姐!长安长乐,他们再不济,也是你的外甥,你就那么希望他们死?”

    女子脸上挂着泪,伤心的看着贵妇人。

    一个凌厉,一个温婉。

    人心总是容易偏颇弱者,心疼温婉的那一个。

    “你胡说什么?在你要嫁给凤承天之前,你就已经死了。是我,是我,一直都是我!”

    谭雪芬震惊的看着本该已经死去的女子,重新站在她面前,她有些心神大乱。尤其是在嫁给凤承天之后,凤承天认出她不是谭玉涧,宁愿守着一张牌位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她就恨。

    “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妹妹,不管是我,还是承天,都没有对不起你!可你做了什么?你杀我,杀了承天,你还想杀承天的血脉?就为了这个你跟傅山月所生的孩子?”

    谭玉涧摁着心口,疼苦的质问。

    她声音落下,还不等谭雪芬开口,外面蓦然传来一道惊喜的男声。

    “雪芬是真的吗?长祥这孩子真的是你我所生?是了,算算时间,是了!”傅山月一脸惊喜的出现在大厅,欢喜的看着凤长祥。

    “长祥,长祥。”

    “你滚开,长祥才不是你儿子!”谭雪芬一把推开傅山月,恶狠狠的看着他,眼神似欲吃人。

    “长祥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儿子?凤承天那个时候早就死了,你怎么可能跟他生出孩子来?长祥一定是我的儿子。长祥,跟我走,爹爹带你离开!什么凤家,告诉你,爹爹的财势,不比凤家小!走,跟爹会傅家,认祖归宗!”

    傅山月一把扣住凤长祥的胳膊,拉着凤长祥就要离开。

    凤长祥这会儿已经懵了。

    他娘的反应,还有堂上站着的一模一样的女子,加上族老见到那女子的反应,他都知道,今天的事情,他与母亲,若是找不到绝对的证据,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好你个谭雪芬,你竟如此歹毒?还有你傅山月,今天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来人!给我把这三个歹人抓起来!”

    族老一发话,凤家暗处的精卫,立刻现身。

    “娘,不是这样的,你快告诉族老,不是这样的!”凤长祥甩不开傅山月的手,他急切地看着母亲。

    那边,激动过后,冷静下来的谭雪芬,一改脸上的张扬,冷笑一声:“谭玉涧,我当真小瞧了你!没想到,时隔二十年,你居然还能掀起如此风雨!”

    “妹妹,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谭玉涧心痛之极,伤心欲绝的看着谭雪芬,苦涩难过的一笑:“到现在你还是觉得是别人亏恰了你,到现在你还是……”

    “谁敢动手,我是凤家主母!”

    眼见精卫动手,谭雪芬怒喝一声。

    然而,这些精卫,乃是掌控在族老们手中,独属于族老的势力,怎么可能被谭雪芬给吓到。

    当下便动手。

    沈长乐扶着谭玉涧向后退去,退出战斗场,借着两个人挨着的空隙,手中出现一根冰针。

    这冰针是她做任务,系统赠送。

    杀人无形,无迹可寻。

    手中微微一动,冰针转瞬没入谭雪芬体内,正在抵挡精卫招式的谭雪芬,身形一顿,猛地被一剑透心。

    “娘……”凤长祥大喊。

    傅山月看到这一幕,使劲的拉着谭雪芬:“别叫那个女人娘,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哪里还有一丁点儿世家子弟的样子?怯弱无能的像个女人,走,跟爹回傅家,爹会好好调教你!”

    “你滚,你滚,你不是我爹!我爹是凤承天。”凤长祥用力的挣扎,想要奔向谭雪芬。

    谭雪芬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扭头看向沈长乐。

    沈长乐静静的看着谭雪芬,眼底里荡漾着冰冷的邪气。

    谭雪芬吐出一口鲜血,咽下最后一口气。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家伙,居然一手筹划了一切,将假的换做真的,真的换做假的。

    最重要的是,发生在二十年前不为人知的一切,她都知道。

    输了。

    输在她太过大意了。

    要是她能冷静一点儿,将这件事情拉到私下去,拖延时间。那么,她将有的是手段,弄死所有人。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国舅的窈窕宠妻_分节阅读_2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