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4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4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4

    想到这儿,段温暖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眼泪就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

    感觉到嘴里穿来咸咸的味道,秦宇低头才看到怀里的人,已经泪流满面,心里猛地一缩,放开了她。

    “暖暖,我……”秦宇有些着急,急忙开口想和她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是他太急了吗?可是他真的害怕她再次消失,一走就是六年再也不会回来。

    ☆、第六章:那个贱人3

    “咚咚咚”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段温暖的哭泣声,抽了抽鼻子,抬起手胡乱地在脸上抹了抹,把眼泪擦干。她怎么失态了?

    “秦宇,你在吗?你再不说话我推门进来了”门口的声音刚落下,门就吱呀一声地开了。

    段温暖和秦宇同时抬头,向门的方向望去。看到来人后,段温暖的脸色猛地一僵,随即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她说是谁呢,可以这么随便的,进出秦宇的房间?原来是她呀,那个贱人!

    贱到可以为了秦宇,可以随意的整她污辱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给她使绊子,偏偏让她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说,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忘记呢?不过既然她回来了,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她!她会把曾经所遭受的一切,一点一点的还给她!

    想到这,段温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大大方方地走到秦宇身边头慢慢地低了下去,眼角的余光却朝门的方向撇去,成功看,到王青霜的脸色,慢慢的变差,呵,这还只是个开始呢!在他耳旁轻轻的吐了,恶作剧似的吐了一口气:“我们到此为止吧!”

    “温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那么长时间不见,变得更漂亮了!”王青霜自顾自地走过来,亲密的抓住段温暖的胳膊,成功的把两人的距离拉开,一副俩闺蜜多年不见的样子。

    看到王青霜脸色转变的如此之快,段温暖不禁为她的变脸技术叫好,刚才还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模样,转眼就能笑眯眯的向她问好,这演技,啧啧啧,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是吗?”段温暖回了她一个客气的微笑,把她的手从她的臂弯里拿出来。“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两位了!”

    不再看两人的脸色,心里凉了半截,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嘴角的讽刺却更大了。

    “秦宇,温暖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给她接接风。”努力忍住心中的怒气,王青霜掩掉脸上的尴尬,微笑着开口。

    “有什么事情吗?”没有理会王青霜的问题,秦宇开口,眼神依旧锁定在段温暖离开的方向上,生气了?还是,吃醋了?

    “哦,今天和华宇公司有个合作,需要您亲自过去一趟。时间快到了,我看您一直没去,所以过来看看。”努力调整好情绪,公式化的开口。

    “我知道了,你下去准备一下,我等会过去。”看了看手表,时间确实不早了。

    “是,那我先下去了。”王青霜点了点头,看着他的背影,这个背影她看了有七八年了吧,可他从来没有回头看过她一眼。看到秦宇没有转过头的意思,苦涩的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王青霜的脚步一顿,他叫住了她,是要给她解释段温暖回来的事情了吗?突然间觉得刚才冰冷的心又有了温暖。

    “青竹的事不要告诉她,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突然间加重的口气,足以让人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刚刚温暖的心瞬间跌入谷底,竟然是为了这件事?

    “不可能!”王青霜使劲摇头,“青竹是因为她而死,这件事不可能改变,凭什么我姐姐为了她而死,她这个罪犯却活的那么惬意,这不可能!”王青霜使劲盯着他,想从他眼里看到心疼,可她再一次失望了,他眼里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还有一丝丝愧疚,但是她知道,这一丝愧疚纯粹是为了王青竹,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就凭我配偶栏里写的是她的名字。”没有温暖的话再次从他的嘴里吐出,却让王青霜被雷击中了般,震惊的无以复加。

    “我说过,不要在我省上浪费太多的时间。青竹的事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今天情绪不好,等会的会议换个人跟着我吧,你下去吧!”没有理会王青霜天塌下来的深情,秦宇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他怎么忘了,这是高档别墅,压根没有出租车,暖暖该怎么回去?

    ☆、第七章:沐潭清

    直到走到了外面,段温暖还没有从愤怒中回过神来,虽然她近几年一直没有和秦宇联系,但是秦宇的事情她多少还是知道的。她知道这么长时间一直是一个名叫王青霜的秘书陪着她,他们经常出双入对很多场合,甚至隐隐的秦家和王家有联姻的意思。

    当然,这都是小报上捕风捉影说的,可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出来要澄清的意思,那不是默认了吗?

    她也不知道在那么远的地方,突然间看到了那份报纸,鬼使神差般的就顺手买了它,那是她那几年唯一一次见到秦宇,还是在娱乐报纸上。

    说实话,如果不是和王青霜几年同学,她还真的分不出来王青霜与王青竹的差别,可在报纸上她还是一眼认出来那是王青霜,不是王青竹。

    王青竹不会有她身上的尖酸刻薄,至于为什么和秦宇在一起的是王青霜而不是王青竹,她不会有太大的好奇心,毕竟,秦宇与她的的世界是真的太遥远了,遥远到他已经不是那个她受欺负了第一个上去替她出气的少年,她也不是天天和他混在一起的假小子。

    收起心中的那份不舍与不甘,段温暖努力望向四周,想找到一辆出租车。毕竟,这个城市也会是她的临时落脚点,任务完成了,她还是要离开的。

    无奈,段温暖找了很长时间连一个出租车都没有找到,路上荒凉到连一个私家车的影子都没有。她只好暂时徒步回去。

    “hello,美女!”

    音毕,站在段温暖眼前的是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以及窝在驾驶座上的一堆红色的,上面有一对黑色的不知名的东西。

    听到声音,段温暖就没有理他的欲望,掉头就走。

    “哎,我说大嫂,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好歹是第一次见面,见面礼我就大方的不让你掏了,但也总要给我个正脸吧!”

    段温暖只感觉到眼前一阵风刮过,在她面前就活生生地站了一个人。红色的西装,红色的皮鞋,还好,头发是黑色的,不然,她还以为见鬼了呢?!

    不过,他这么骚包,他妈妈知道吗?

    “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淡淡地开口,段温暖大致打量了他一下,确定脑海里没有这个人。

    “没事没事,我认识你就好。本人自我介绍一下,沐潭清,你老公的好哥们兼下属。”说完,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嗯,秦宇的眼光不算差,在他眼里算是个美女了,小巧的鼻子,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双冷漠又疏离的眼神,勉强算上一个冷美人了。唯一不足的是,个子大概就一米六吧,在他眼里实在是太迷你了。毕竟,他的女人都是一米七以上的高个子美女。

    “我没有老公,你真的认错人了。”又是富家公子哥搭讪的手段,段温暖从脑海里再三搜索,完全确定不认识这个人之后,转身就想从他身前绕过去。

    “好了好了,我说实话”沐潭清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我是过来送你回去的!”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吗?”段温暖反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xx路xx号,请问我说对了吗?”

    “不错!”段温暖点点头,不想再和他废话,转身依旧想离开。

    沐潭清挠挠头,怎么这么难搞定?真的是和秦宇一样难搞。认命的追上去,谁让他的人身自由还在人家老公手里呢?

    “大嫂,我真的没有骗你,不信,你听一下。”把手机递给她,上面赫然显示着正在通话中。

    “你不会这次又迷路了吧?”秦宇不带温度的声音响起。

    秦宇?怎么是他?

    “不是啊,你媳妇不相信我,就是不跟我走!”沐潭清不满的抱怨。

    手机那头停顿了两秒。

    “暖暖,听话,你自己一个人走不回去的,让他送你回去。”突然间放柔得语气,惊得沐潭清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我的天,他刚才没有幻听吧,刚才那是他家老大吗?是被妖魔附体了,还是他打错电话了?

    再三确认手机上面写的是秦宇的名字后,沐潭清捶胸顿足,秦宇什么时候这样对他说话,他死了也值了!

    刚才那一个声音是秦宇的?段温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是他不会发神经的吧?纯粹让别人误会。

    ☆、第八章:儿时初遇

    “我知道了。”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的话已经脱口而出。

    手机那边传来低沉的笑声,笑的段温暖浑身不自在。白了拿手机的沐潭清一眼,快步走向了车。

    沐潭清急忙跟了上去,还好,她不是饶开车离开。不然,他该怎么和老大交代?

    “嫂子,你和秦宇的事瞒得得够深的啊,我竟然才知道老大已经是有妇之夫了!”沐潭清上车感叹道。

    段温暖尴尬的笑笑,想解释的话留在了口中,算了,解释他也不一定信。况且,他怎样认为给她的关系不太大,还是算了吧!

    “哎,嫂子,你可以给我说说你和秦宇是怎么认识的吗?好歹满足我的八卦欲望!”沐潭清充分发挥话唠的精神,一脸期望地看着段温暖,想从她嘴里看看自己老大谈恋爱的样子,那一定很雷人!顺便下次老大再压制他的时候,他好歹有话题回他个一两句啊!不然他实在承受不了老大的毒舌啊!沐潭清的算盘是打的啪啪响。

    “大概有十几年了吧!”段温暖想了想开口,一开口她才发现,原来,她和秦宇已经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久到她才惊觉,原来是她先认识秦宇的,原来,她是他的青梅竹马。

    记得第一次见到秦宇的时候,是一个夏天的黄昏。那天,她刚放学,蹦蹦跳跳的背着书包回来。猛地抬头,就看到了奶奶家门口的大榕树上站着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子,嘴里叼。着一根草,逆着阳光,她的身上仿佛被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段温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一时间竟然看痴了。

    “喂,村姑,你知道你们这儿哪里有搭公交的地方吗?”他一出声,生生的破坏了这份美感。

    直到听到声音,段温暖才知道原来他是个男生。可是这说的话,让人很讨厌!

    “你说谁是村姑啊?你才是村姑,你全家都是村姑,你个娘娘腔,有本事下来!”听到她的话,段温暖直接炸毛了!已然间忘了刚才自己还被美色所迷惑。

    “下来就下来!”承受不住段温暖喊他娘娘腔,秦宇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歪着头,一脸你能拿我怎么着的神情,把痞子味演绎的淋漓尽致。

    “啪!”秦宇还没反应过来,段温暖一巴掌直接下去了!秦宇头顶上直接挨了一巴掌。那时候的两个人都不大,女孩子发育的比较早,段温暖甚至比他还高一点点,轻而易举地就碰到了他的头。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4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4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