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25

    明明他们两个没什么,为什么总有一种做了坏事的感觉…

    “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说吧!”走到楼下人少的地方,段温暖挣脱他钳着她的手。

    这一次,被她一下子就挣脱开了!楼下人是不多,但有学校的老师和领导经过。秦宇是无所谓,早恋就早恋,被他们知道了,他还免得想法设法的告诉别人,暖暖是他的呢!

    可一想到暖暖和他不一样,她没有他那么大的后台,如果真被老师误会了什么,最后是会被处分的!她脸皮那么薄的一个人,最后估计连白眼都不会给他了!

    “你们班新来的一个转校生,你和她关系还好吧?”找不到话题开口,秦宇还是决定先从她身边的人开口。

    段温暖看了他一眼,他弄了那么大动静把她带出来,就是为了问转校生的事情?该是因为,转校生是王青竹的妹妹,所以他来问她?

    王青霜和王青竹是双胞胎,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个人长的实在是太像了!所不同的是,王青竹给人的感觉是如沐春风,大家闺秀;而王青竹给人的感觉却是,干净利落,傲娇。

    想到这儿,段温暖仅有的期待都化成了空!

    “挺好的!”不想再看他,段温暖把头扭向一边,“快上课了,我先回去了,你要是有事,放学在来找我吧!”

    “她是青竹的妹妹,我来关心一下而已!”看她要走,秦宇解释。可话刚出口,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有一种越解释越说不清的感觉?

    “嗯,我知道!”段温暖点头,转身上了楼梯。整个楼道里都是她跑着“噔噔”的脚步声,分外刺耳。

    其实,他不用解释,她也知道他是因为王青竹才来找她的。是她自己奢望的太多,以为,她是他心里不一样的那一个地方!到最后,却发现,那片心房,早已有了别人!

    回到教室,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不到晚自习,班主任不宣布这件事情,她是没法调座位的!好歹,要给老班留几分面子的!

    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提不起一点精神。王青霜以为她要调座位的事情失败了,整个人更加幸灾乐祸。从她回来,笑声就没停止过。

    段温暖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就当没听见,也没看见。她只是想到了从认识秦宇的第一天开始,两个人打架的开始,秦宇就走进了她的生命。

    一开始,两个人都不懂事,都好强,连吃饭也不忘了斗嘴。奶奶总是两个人都罚着,一罚就是面壁思过,倒立,怎么折腾人怎么罚。

    后来,慢慢大了,秦宇多多少少都会让着她点,有一段时间,他青春期,叛逆的不行。每次和奶奶吵架,都把奶奶气的半死,然后一个人一出去就是一天。都是秦宇不放心她,每天跟着她,她打架的时候,给她收拾烂摊子。

    她来大姨妈的时候,给她端茶倒水,哄她开心,任她撒气。那样一个明媚的少年,事事把她放在第一位的少年,从什么时候起,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了她的身影呢?

    ☆、第44章:那段不知名的暗恋9

    果不其然,下午放学的时候,段温暖又从班级门口看到了秦宇的身影,他正站在走廊里,盯着他们班的方向。

    看着他那虎视眈眈的神情,段温暖即使想出去也不敢出去了。干脆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书桌上都是书,她趴的正好,从外面的角度是看不到她的座位上有人的。

    她只是希望秦宇找不到她,能直接走人,至于以后能不能找的到她,那是以后的事,眼下,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反正,她现在不想面对他,一点都不想。

    趴在那儿大概十分钟,段温暖才小心翼翼地露出头来,看向门口,已经没有了秦宇的身影。大概他是没看到她,以为她已经出去了,所以有了吧!

    本来应该松一口气的,不知道怎么了,段温暖的心里,突然间空落落的,有点不是滋味。

    他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放弃她了么?果然,在他心里,她其实,是可有可无的…

    “放学了,不去吃饭,是在等我喊你过去吗?”额头上突然间痒痒的,随着来人开口说话,吐出的气息喷在她的额头上,让段温暖抬起了头。

    眼前突然间出现的俊脸,吓得她一跳。

    随着她的扭头,秦宇适时地把头低了下来,段温暖甚至可以看清他又黑又长的睫毛到底有多少根。

    段温暖也只是愣了一瞬间,然后身子就向后仰去,她不敢离他太近。

    “你怎么来了?”段温暖心虚的拿起一本书,翻开了两页,努力让自己保持淡定。

    “你是不是想问我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一瞬间又回来了?”秦宇没有站起来,依旧弯着腰,一只手放在她书桌上,另一只手放在后面的书桌上。

    由于两个书桌离的过于近,而他身高太高,站在里面把空位置挤得满满的。从外面来看,像是他把她圈在怀里。

    段温暖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她只是知道,秦宇这是把她出去的路,堵死了…

    “厄…”段温暖心虚地回了一个字,没有继续开口。

    他已经知道了,干什么还问她啊?

    “我从后门进来的。”秦宇不在逗她,直起身,指了指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后门。

    怪不得,她刚才没有看到他,还以为他走了,没想到,他倒是从后门进来了。

    所以呢?他来干嘛来了?

    段温暖不敢看他,又把目光扭向了别处。

    她是真的害怕他再来问她为什么躲着他的事情,这要让她怎么回答?

    “还有二十分钟晚自习就开始了,你准备再在这儿坐二十分钟?”秦宇看了看挂在班级黑板旁边的闹钟,适时的提醒。

    他一开口,段温暖松了一口气。不是她想的那件事就好…

    “没,我这就下去。”段温暖放下手里的书,作势就要站起来。

    可到最后还是放弃了。

    秦宇倒是把手从她书桌上拿开啊!把她的路堵的死死的,她怎么出去?

    “走吧,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你。”秦宇松开手,一只手牵着她的手就向门口走去。

    看了看班级,零零散散的不超过五个人,坐在座位上说笑。段温暖实在没那勇气让他牵着她的手,不然,她这早恋的名头恐怕要是做实了。

    “你松开我,班里有人!”段温暖小声地警告他,一边警告还一边看了看班里的其他人,还好,没有人朝这边看来。

    秦宇弯了弯嘴角,没有出声。

    她的意思是,没人的时候,他就可以牵她了吗?

    段温暖使劲挣脱,还是挣脱不开,眨眼间就到了门口。秦宇却突然间停了下来,也松开了她的手。

    其实,她是知道她压根挣脱不开他的,但她潜意识里就是不想放弃。

    段温暖揉揉手腕,其实他的力道不大,她压根感觉不到疼。只是习惯,看他停了下来,她也下意识地抬头。

    王青霜和王青竹正站在门口,王青霜的胳膊还在挎着王青竹,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散去。

    王青霜是准备朝班级里拐的,连带王青竹也是。估计两姐妹准备回她们班拿东西,正好碰到了她和秦宇。

    “秦宇,你怎么在这儿?”还是王青竹率先打破了沉默,脸色苍白,连开口说话都显得有些无力。

    她只是盯着秦宇,两只眼睛似乎要掉泪,只是忍着。她想要秦宇给她一个解释。

    “我…”秦宇开口,只吐了一个字,却不知道该怎么向下说。看着她,欲言又止。

    段温暖的心,突然间沉了下去买。她怎么有一种丈夫出轨,在外面和小三玩的正热乎,而恰好碰到了正房的感觉?

    而她就是那个人人唾骂的小三?

    想到这儿,段温暖也不想再看下去了,扭头就走了。直接从后门走了出去,他们爱干嘛干嘛,都和她没关系!

    她现在没心情看他们去玩三角恋,她明明什么也没做,为什么看起来她到是像欺负了王青竹一样?

    秦宇追没追上来她不知道,不过她猜测,秦宇站在一门心思都在向王青竹解释,哪有空关心她去了哪儿?

    一口气走到了操场,她也没心思去吃饭了。一个人坐在操场的看台上,看一些男生在那儿打篮球。一直坐到要上晚自习了,她才依依不舍地走回去。

    也没有直接进班级,走向办公室向班主任要了一张请假条,以肚子不舒服为由请假回家了。

    她本来就是好学生,成绩不错,从来没向班主任请过假,这次老班爽快的给她批了,并嘱咐她路上小心点,毕竟天快黑了。

    她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最后提议她明天再回家,她不同意,老班无奈,只得放行。

    她到是没想到从办公室出来会再次遇到秦宇,她想装作没看见,直接从他身旁走过去,没想到秦宇拦住了她。

    “生气了?”秦宇弯下腰,扭头看她,还是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段温暖看着,却分外的刺眼。

    她想警告他,下次别再拿她开涮,她不愿意去当大家眼中的小三,可是,后来想想也没必要。只要他不招惹她,他们之间的交集很少很少。

    连白眼也没给他,段温暖转身从另一个方向下了楼。惹不起他,躲得起还不行吗?!

    连夜坐了出租车回家,奶奶问她,她也没说,只说身体不舒服。奶奶心疼她高中太辛苦,让她好好睡一觉。

    没想到,她这一睡,倒真的把自己睡感冒了。在操场上吹了那么长时间的风,初春的天还是蛮冷的,不感冒才怪!

    她请了两天假,又病了几天,再加上她病好的时候学校又星期天,她这一耽误,将近了一个星期,再回到学校,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25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2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