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38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38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38

    段温暖又被他的举动弄红了脸。要撤回去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脸红心跳的任他亲完。

    她已经习惯了秦宇吻她,可吻她手,倒是第一次。害羞是难免的。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什么?”抬起头,秦宇嘴角噙着笑,两只眸子更是熠熠生辉,她的手在他手里依旧没有放开。

    “谁给你是老夫老妻!”实在害羞了,段温暖总是恨恨地瞪一瞪眼来掩饰内心的不好意思。

    “嗯,我们不是老夫老妻,暖暖还这么年轻,正是漂亮的时候!”也不反驳她,顺着她的话向下说,可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显眼了。

    知道自己脸皮肯定厚不过他,段温暖索性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我过来是来问问你,你想吃什么?我去超市买菜。”

    秦宇一时之间还真被这个问题难住了,她会做饭吗?尤其是做他喜欢吃的,即使最基本的,她能做吗?

    “什么都行,你要是不会做,我们叫外卖。”最后还是决定不打击她的积极性,她要做就随她吧!他现在手臂不能动,下次把院里的李嫂请过来,总不能老让她吃外卖。

    不管这边咱们的段姑娘做饭不做饭,即使做饭了,味道怎么样,他是已经把她在他这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了。

    段温暖不满的撇撇嘴,她看起来这么笨吗?怎么可能连个饭都不会做,人家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在没认识他之前都已经会做了好吗?

    虽然后来认识了他,他把家里的做饭任务替她包了,但并不一定不会啊!

    不满归不满,段温暖看了一眼他受伤的胳膊,他昨天是怎么洗漱的呢?她可是有一个月“残疾”经历,知道那是个什么滋味。

    想到这一点,段温暖眸色复杂的看着他。是她太粗心大意了,昨天他让她睡觉,她就听话的过去睡觉。也没想到他手不方便。

    想到这一点,段温暖穿着拖鞋跑到浴室,给他把牙膏挤到牙刷上,又把杯子里接满了水才算放心。

    等把一切弄好的时候,段温暖抬起头恰好能看到秦宇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一双眸子,仿佛能把人吸进去般。

    段温暖被他看的无所遁形,感觉自己仿佛被他剥光了衣服在他面前一样。

    “你别误会,你的伤是因为我,知道你手不方便,我把牙膏都挤好了,你要是想用,就在那儿。我先出去买菜去了!”说完,也不看他,低着头急急忙忙的就要离开。

    蓦然间腰上一紧,人已经被他带到了怀里,耳后痒痒的,他永远都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里,总是喜欢拿她的耳朵来做文章。

    “老婆,早去早回!车钥匙在客厅桌子上。”然后才放开她。

    段温暖逃也似的跑了,被他最后一句老婆弄的面红耳赤。她感觉她今天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害羞死的!

    还有若有若无的幸福感,她想,她一定是疯了!她一直感觉秦宇是喜欢她的,但她有时候又不太敢确定,即使上一次她回老家,秦宇跟了过去,她问他,他只是吻了吻她,并没有告诉她。

    可是这一次,他却又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他的想法。一个男人肯在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替你去承受那些痛苦,为了保护你受伤,她想,他是喜欢她的。

    甚至,可能不止是喜欢她,还有什么,她现在不敢设想,她怕她太贪心,最后过于失望。

    至于她贪心的东西,交给时间吧!她相信,时间最终会证明一切!

    ☆、第62章:秦爷爷来访

    两个人吃过饭,段温暖就去了店里。她想,她的花估计又要全死了,自从来到这儿,她和时晶莹两个人接二连三的有事,店里又没请其他人,也没人看店,她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花店非倒闭不可。

    两个人不仅赚不到钱,连砸的本金也一块儿给赔了进去。

    可她在这儿必须有一个身份,职业可以自由选择,当老板的下属,看老板的脸色办事,想必任何人都不喜欢,只是迫于生计,没办法。

    而她不同,如果自己开家花店,她就是老板,自己想怎样弄,全部随她。

    她想,她大学的专业_国贸,是全部还给老师了!明明是国际经济与贸易,她却在H市开了个小花店。

    想归想,但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站在那儿胡子拉碴的一个人时,她还是吓了一大跳。他这是遭抢劫了吗?至于落魄成这样吗?

    看到段温暖的一刹那,凌云立马走了过来,满是希冀的开口,“晶莹呢?”

    “我不知道。”段温暖摇头,时晶莹另有任务,她不可能告诉他她在哪儿。况且,上一次如果不是他和那朵白莲花,时晶莹不会跑那么远,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受伤。

    “你和她关系那么好,你肯定知道的,是不是?”凌云压根不相信她,双手抓住她的肩膀,脸上满是渴求。

    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段温暖突然间想笑,现在装深情给谁看?时晶莹流产他去哪儿了?跑到酒吧一夜未归他又去哪儿了?!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做那些的时候就没想过现在吗?!

    “即使我知道,你还能去找她不成?”段温暖反讽。

    “我会去找她,你告诉我她的地址。”不理会段温暖的讽刺,凌云眼里充满了认真。

    “你找她能干什么?你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孩子都没了。你认为她会原谅你吗?”知道这话说的比较重,段温暖也没看他的脸色,把他的胳膊从肩上拿开。

    “她会不会原谅我是一回事,我去不去找她是另一回事!”然后似乎表明了决心似的,快步走到段温暖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既然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她啊!拦住我算什么本事?!”吼过他之后,段温暖自己倒是气的不轻,她招谁惹谁了,来受这种气?!

    “她给我所有的资料都是假的,我上哪儿去找一个凭空捏造出来的人呢?”

    呵!凌云是真的很想笑,他全心全意待她,把她宠上天,到头来只是一场欺骗,她给他所有的资料均是假的!甚至他去查她的名字,在H市压根就没这个人!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用的不是这个名字,另一种可能就是她已经离开了这儿!

    “既然她给你假的资料,说明你不值得她信任!她对你有所隐瞒,是因为你给过她伤害,她怎么可能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伤害她的人的眼皮子底下?你觉得她欺骗了你,可是你没觉得你对她的伤害远大于她对你的欺骗吗?!”

    孩子都能死在亲爸爸手上,时晶莹怎么可能原谅他?那是她一心一意想要保护爱怜的孩子啊!甚至为了孩子,时晶莹可以给老大求情,她宁愿多做几年事情,也不愿意把意外来的宝宝给打掉!

    是啊!听到段温暖的话,凌云真的觉得自己挺混蛋的,他竟然可以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来,她也因此而流产,即使他是无意的!可是,不管什么理由,他还是伤害了她!

    “你们两个之间的信任度不够,就像上一次在花店你宁可相信那个女学生,也不相信晶莹一样。她想通了自己就会回来的,你于其在这儿歇斯底里,不如好好想想你们之间的问题出在哪儿。说不定,等你想通了,她就该回来了。”

    其实她是挺想好好教育他一顿的,但后来想想觉得真的是没必要!那是时晶莹男朋友,给她关系又不大,她用不着来愤世嫉俗。

    她后面说的话是有不确定成分在里面的,她也不知道时晶莹在完成了新任务之后还会不会回来,给他一点念想吧!

    就当她今天嘴贱,多管闲事一次了!

    “谢谢!”后面传来凌云的声音,很是诚心的道歉。

    段温暖顿了顿脚步,并没有停下来,她对这句道歉没有太大的感觉,她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这段感情,当事人对于一些事情可能没有太大的感觉,她只是替他们挑出来而已。

    其它的,在于他们自己…

    等她准备关门回去的时候,没想到又遇见了一个稀客,一个从她到H市只见过一次面的人。

    “温暖,爷爷现在来,没有打扰到你工作吧?”秦爷爷拄着拐杖走进来。

    “没,今天花店不开业。”段温暖笑笑,慌忙走过去,把他扶到旁边的凳子上。

    “爷爷还年轻着呢!没这么弱不禁风!”秦爷爷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容却告诉段温暖,她这样搀扶着他,他很受用。

    “爷爷,我这儿只有白开水,您别介意!”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面前的方桌上,段温暖坐到了对面。

    无事不登三宝殿,秦爷爷来这儿干什么,她心里也没底。她对他的印象就是小时候他来看望秦宇,一副慈爱的模样。但是,给他具体打交道,她是真的没啥经验。

    “丫头啊,你别拘束,爷爷老了,只是过来给你说点事。年岁大了,可能说的不太中听,你也别往心里去。”秦爷爷双手搁在拐杖上,叹了一口气。

    段温暖心理一咯噔,果然是有事才过来的吗?

    “爷爷,您讲。”段温暖现在都觉得自己笑的有些僵硬了。

    “你和秦宇那小子,结婚有六七年了吧!”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爷爷知道了什么吗?

    没给她回答的空隙,秦爷爷接着开口,“你们两个结婚的时候,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也只是个形式,连结婚证都没领。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还有什么想法吗?”

    “爷爷,有话您就直说吧!我比较笨,脑子也不太好使。”他说了这么多,具体他要做什么,他想做什么,她到现在也只猜出来了个大概。

    但她自诩不是聪明人,有话,还是让秦爷爷说出来比较好。万一她会错意了,后果谁来承担?

    ------题外话------

    不好意思,昨天记错了,忘了上传了,这几天比较忙,手里没底稿了,抱歉…

    ☆、第63章:奶奶去世原因

    “如果你不喜欢那小子,趁早和他说清楚吧!那小子一根筋,我说什么他都听不心里面去。王家的丫头在他身边呆了这么多年,为他掏心掏肺的,我看着心疼啊!”说到这儿,秦爷爷的眼里甚至有了泪光。

    从一开始他是中意段温暖的,要不然也不会让秦宇放着H市那么好的资源不用,非要把他寄养在乡下。只是希望两个孩子能培养出来感情,能完成他没完成的心愿啊!

    可是,他就这一个指望了,高中时,为了段温暖,秦宇没听他的话,报考商贸学院。反而去当兵,还好后来回来了,上了军校。现在,又伤成那样子!

    他就这一个孙子,只是希望他好好接手他的家业,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可凡事只要给段温暖有关,他就总出意外!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38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38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