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52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52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 作者:可可的奶油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52

    “嗯,知道了。”段温暖点头,她现在对待好多事情都比以前灵敏了好多,看到的其他的东西也比以前多了很多。以前鬼魂看到她总喜欢逗逗她,她总是装作看不见。

    可现在,总是在她看到鬼魂的第一眼,他们正好也看到她,然后瞬间溜的没踪影,这让她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长的越来越难看了,连鬼她都能吓跑…

    两个人还没走多长时间,刚到拐角处就看到一个女孩子快速转过弯,差点撞到她身上,幸好秦宇把她护在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子快速倒回来连鞠了两躬,语气里满是焦急,“我现在赶时间回家,真对不起。”

    说完又快速的想转身,可却被人拉住了,“阿若,你先别走,听我解释。”

    拉住她的是一个男生,看样子两个人都是大学生,听他们这话,应该是两个人吵架了或者是在闹别扭。

    既然这样,她也没啥热闹好看的了,天这么晚了,趁早睡觉才是王道。可刚转身,就感觉手心里热热的,摊开手心,手里白雾快速凝聚成一个玉佩的形状,颜色也在变绿。直到彻底变成了一块玉佩。

    段温暖一惊,这不是上一次她找到的那块被老大拿走的玉佩么?怎么现在出现了,难道是老大找她有事?通常情况下不都是手机联络的吗,还是说老大知道了什么,现在在她手心里幻化成这个东西只是为了提醒她不要忘了任务?

    越想段温暖心里越紧张,握了握手心,想把那个东西收回去,可她还没握住,那块玉佩已经飞了起来。段温暖顺着它飞的方向看去,正好落在刚才那个女孩子的头顶,慢慢散开成一团白雾,想跑到她的身体里去。没想到那女孩子倒是直到它想干什么,直接伸手又把它变成了一块小小的东西,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她的手心里。

    “小家伙,丢了这么久,怎么就剩这么多了?”说完,总另一只手戳了戳那块绿色的东西。

    那小东西听到她的话原本雀跃的心情瞬间沮丧了起来,弯着腰耷拉着脑袋,仿佛做错事的孩子再等着大人的批评。

    “好了好了,我不给你计较。”女孩子无奈的笑笑,那小东西听到她的话立马又雀跃了起来,一个劲的在她手心里转悠,“不过你要领着我去找其余的部分。”

    听到她的话那小东西立马躺在她手心里装尸体,动也不动。

    “别装了,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把它提过来,“这毕竟是咱自己的,别人再强大也不能抢咱们的东西。”

    ☆、第88章:我们看戏

    那小东西听到她的话,又从她手心里坐了起来,一直在她手心里绕圈圈,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女孩子看它这样也不点破,只是对身后的男生说道,“看到了么?我说过,咱们两个已经越走越远了,这个小家伙就是一个证明。”

    那男生似乎不可置信,看着她手心里的小东西,想去碰,却顾及到她冰冷的目光,“阿若,你骗我的吧?是不是刚出的新玩具,你欺负我没见过…”

    “你不是比我有钱多了么?什么玩具是我买的起你买不起的?”女孩子嘴角勾了勾,说的话却也犀利了很多。逼的那男生不得不承认他不想承认的事实。

    “那也可能是刚出现,我还没看到。”那男生还想再反驳,可说到后面声音逐渐弱了下去,他连他自己都说服不了。

    “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回去吧。该说的我都说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扰我了,以免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女生说过转身想走,可又把前进的步伐退了回来,走到段温暖面前,“是你捡到了我的东西吗?”

    指了指自己手掌心的小东西。

    “是。”段温暖点头,同时观察着眼前女孩子的一举一动,她总觉得看不清这女孩子的容貌,虽然刚一出现的时候她能看到她的娃娃脸,特别像初中生。可盯她时间久了,她却发现又不像娃娃脸,她总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容貌应该不是眼前的样子,应该要比她看到的漂亮很多。只是被她掩盖住了。

    “那麻烦你把剩下的也给我,毕竟对你来说,残缺的一块玉也没用,更何况它也不值钱。”嘟了嘟嘴,把手伸到她面前。两只大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

    “不好意思,我捡到的只有这一部分,其余的我没见。”段温暖开口,她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她有这个小东西好么?当初明明在她手心里全消失了,她一直认为被老大全拿走了,她那里知道自己手里竟然还剩一部分。

    “可是它明明告诉我带走它的是一个很强大的人,我看你们两个差不多,不是你,难道是他?”指了指他旁边的秦宇。

    “你想多了。赶紧走吧,不然他该来了。”秦宇淡淡的开口,说的牛头不对马嘴。

    “谁?”女孩子疑问,猛然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收起了手里的东西就要转身,可突然间看到距她几步之遥的男人时,整个人都僵在了那儿。

    男人一袭亚麻色的风衣,身材修长,站在那儿无端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细长的丹凤眼,和现在电视上的小鲜肉不同,他是单眼皮,鼻梁很高,薄唇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来,蓦然间让人想到了一个词,春暖花开。

    可段温暖看到他的第一眼脸色瞬间就白了,老大怎么来了,看了看身旁的秦宇,下意识的想把他护在身后,可秦宇似乎知道了她想的什么,揽着她的肩,不让她乱动,在她耳边低低的开口,“我们看戏。”

    段温暖被他的话弄的不知所云,可看他一脸看戏的神情,她只好顺着他指的方向看。

    男子一步步的走过来,明明很慢,却瞬间到了女孩子跟前,慢慢弯下腰,伸手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宠溺的开口,“小狐狸,这么久没见,想我了吗?”

    女孩子看到他伸的手,身子退了退,想躲开他,可却没有躲开,段温暖发现她身侧的手握的关节都泛白了。

    “不好意思,先生,你可能认错人了。”女孩子努力扯出一个微笑,随即对他颔首,“再见!”

    想从他身旁绕过去,却发现自己抬不起脚,使出了最大的力气,依旧动不了分毫。

    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一点,女孩子指了指眼前的路,“先生,麻烦您让一让。”

    男子顺着她的手看去,这双手和他以前握过的她的白皙的手不同,她的手显得有些粗糙,手上的细纹看的很清楚,应该是长期劳务的结果。

    不去看他脸上略显心疼的表情,女孩子把手收了回来。

    把目光从她手上收回来,男子朝后退了退,侧了半个身子,正好让出来她要走的路。

    女子动了动,却发现自己依旧动不了,使出了浑身解数依旧抬不起脚。最后无奈直接弯下腰就要朝自己小腿上砍去,男子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语气阴沉,“你做什么?”

    “这好像和你没关系吧?”女孩子撇了他一眼,抬了抬脚,依旧动不了,又把目光转向他,男子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女子动了动,果然,已经可以动了。

    把手从他手心里抽回来,对着远处的男生开口,“走吧!”

    可他看着她却欲言又止,女子走过去看了看他,果不其然,他把咒施加在了他的身上。两只手快速翻转,在他身上拍了几下,没想到不但没有作用,他显得更痛苦了。

    “你等等,马上就好。”不放心地嘱咐了他一声,女子快速走到男子身边,“是不是又是你搞的鬼?”

    “这你可冤枉我了,我站在这儿明明什么都没做。”男子耸耸肩,一脸无辜。

    女子不放心地又朝那个男生看去,看他脸色苍白,狠狠地瞪了眼前的男子一眼,快速走过去,身上泛着淡淡的绿光,越来越浓,走到男生身边,“事急从权,你别计较这么多。”

    然后勾着他的脖子就要吻上去,却被人拽到了一边,手腕被钳的生疼,“为了救他,你是什么都能做是吧?”

    女子使劲挣了挣手腕,却发现都是徒劳,他的力气太大,她挣扎只会加重摩擦,手腕只会更疼,可她却非要挣脱开来不可,直到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手腕被擦了一层皮,男子才放开她。

    看到她手腕上的红痕,脑子眉头皱了皱,把她手拽回来,在她要挣脱之前放开了她的手,“我只是给你疗伤。”

    果然,手腕上慢慢围绕着一层淡淡的光,等光慢慢散去,手腕已经回恢复如初,甚至比周边的皮肤显得要光滑很多。

    “你想怎么样?”深吸一口气,女子开口,同时注意着身边男生的动静。

    “小狐狸,我们还有可能吗?”

    “没有!”甚至连思考都没有,女子果断的拒绝。

    ------题外话------

    不知道有没有哪位亲记得曾经的萧林与林若,这次出来只是打酱油的。有记得亲举个爪,多的话我会考虑写个番外。

    ☆、第89章:我们看戏2

    “我现在过的挺好的,没事不要打扰我了。”女子不再看他,“把他的咒解开吧,你知道我打不过你,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即使他不解开她也有办法,刚才就准备把自己体内的内丹渡到他口中,只有这样,他才能承受住他变态的符咒。

    “只要你肯搭理我,我做什么都无所谓。”男子盯着她,很是深情的开口,他找了她那么长时间,现在她就站在他面前,他却不能抱一抱她,只能贪婪的看着她。

    即使她回到了这儿,容貌却依旧用的这里的容貌,她把以前的容貌隐藏了起来,她是不想让那张脸出去惹事生非还是为了躲他才如此?

    “没事不要装深情了,骗骗小女孩还可以,我都几千岁了,没必要。”女子摆摆手,拽住男生的胳膊转身就走了。

    走的大踏步,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之情。男子一直看着她的身影,从未离开。直到彻底看不到她的身形,男子才苦涩的笑了笑,朝秦宇的方向看了看。

    段温暖被他看的一惊,又想把秦宇护到身后,没想到他也只是淡淡的撇了她这边一眼,随后在空气中彻底消失。

    段温暖长呼了一口气,才把自己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又装了回去。

    “他现在追他女朋友还来不及,没空搭理我们。”亲了亲她的额头,掀开风衣把她揽在怀里,八九月份的晚上还是很冷的。

    “你怎么知道?”段温暖扭头,他正低着头,不小心唇碰到了他的侧脸,刚想撤开,他却已经把头压了下来。

    知道这大半夜的也没人,段温暖也不扭捏了,任他亲,只是后来越来越有刹不住闸的趋势,最后还是秦宇松开她把她揽在怀里,在她脖颈上咬了一口。

    “猜的。”随后揽着她回去。

    两个人原本是准备连夜回去的,可发生了刚才的事情,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两个人都有些累了,只是就近订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

    原本想让他定两个房间的,可他不乐意,况且两个人原本就是新婚夫妻,好吧,其实是老夫老妻,她也就从了。只是当他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段温暖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睡着了。

    无奈的笑了笑,把床头的灯调暗一些,免得打扰她睡觉,才把她抱在怀里,只是明显感觉到她颤栗了一下,没睡着?

    从身后环住她,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感觉到她胳膊上起了一层小疙瘩,在她耳边吐气如兰,“暖暖。”

    语气温柔的能溺出水来,段温暖心脏颤了一下,眼睫毛动了动依旧没睁开。

    “你要是不说话,我可就换种方式了。”看她依旧没动静,嘴角勾了勾,沿着她的脊背亲了起来,从上到下,不放过一丝一毫。

    想努力忍住自己的颤栗感,可无奈他的方式让她接受不住,她就是一菜鸟,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52

    腹黑竹马暴萌妻_分节阅读_52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