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皇帝追妻狂_分节阅读_149

腹黑皇帝追妻狂 作者:一树梧桐

      腹黑皇帝追妻狂 作者:一树梧桐

    腹黑皇帝追妻狂_分节阅读_149

    腹黑皇帝追妻狂 作者:一树梧桐

    腹黑皇帝追妻狂 作者:一树梧桐

    腹黑皇帝追妻狂 作者:一树梧桐

    腹黑皇帝追妻狂_分节阅读_149

    可是在小慕云眼中,却是两人奸情可疑!

    小慕云看着自己的父皇那么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宫女姐姐一阵醋意,嘟囔着小嘴说:amp;quot;爹爹,宫女姐姐是我的,你不能和我抢,以后我照着她,你可不能欺负我最喜欢的宫女姐姐哟,也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你可是有叶城主的,你这样叶城主会伤心的,所以要自重。”

    俩人看着自己的宝贝一副小大人模样,非常正经,毫不含糊的说道。这两人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颜仪才不管自己儿子的警告,慢条斯理的给楚风云夹菜,给楚风云乘汤,动作细心和娴熟,放佛这件事情他做起来都是这般应该而得心应手。

    小慕云一见此,不甘示弱,一面给楚风云加饭一面对她嘘寒问暖,而且还时不时的将小脸蛋玩楚风云怀中钻,装作撒娇模样,惹得楚风云一阵低笑。

    这俩父子是明里暗里在抢宠爱啊!

    “慕云,吃饭的时候正襟危坐,身子不能歪斜。”颜仪看着小慕云靠在楚风云怀里的模样,心中都有些痒痒的。

    自己回宫这么多天,除了碰碰楚风云的手儿,其它连边都沾不上,现在这孩子一回来倒好,完全霸占楚风云,那以后自己估计更加哪凉快去哪带着了。

    “父皇,我坐好吃饭。但是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可否答应。”小慕云立刻离开了楚风云的怀抱,小手拿着筷子,坐得直直的,闪着大眼睛问道。

    “什么请求。”

    “宫女姐姐你这几天陪我睡吧!我都生病了,我不喜欢身边的这些宫女,我就想让宫女姐姐陪我睡嘛!好不好嘛!”

    楚风云还没来得及开口,颜仪马上说:“你以前不是也让别的宫女陪你睡嘛,怎么越来越娇了,看来是最近没抄书,越来越娇惯了。”

    小慕云为了在自己的宫女姐姐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也是很拼的,立刻反唇相驳的说到:“父皇我现在不是生病期间嘛,我不喜欢那些宫女,就想让宫女姐姐陪我照顾我。你看宫女姐姐人美又细心,对我还好,人家都说秀色可餐。我看着那么美丽的宫女姐姐应该能好的更快,父皇宁说是不是。”

    楚风云瞥了瞥小慕云这小人精儿,说话咋这么头头是道,而且嘴这么甜,跟灌了蜜似的,以后长大了,不知道会给多少女孩子灌这种蜜儿。

    但是在颜仪听来,这都是歪理!但是想到慕云生病也是事实,而且大病初愈,也不好多和他争,于是看了看楚风云,最后不得不默许了。

    这是这样一来,他啥时候才能碰得到楚风云的手指头啊!

    当天晚上,小慕云留楚风云在自己寝宫休息,而颜仪早就被赶了回去,还以腹黑日理万机,不便久留的借口让颜仪不得不讪山立刻。

    安静宽敞的寝宫之内,烛光摇曳,宫女们都站在门外候着。而寝宫之内,楚风云帮小慕云更衣,帮小慕云洗澡,帮小慕云擦头发,这些是楚云风四年来都没有想过的,为慕云做这些,她心里是莫名的开心的。

    四年了,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陪儿子,不免有些感慨,又宠溺的看来看小慕云。

    母子俩躺在床上,小慕云拉着楚云风给他讲故事,自己靠在宫女姐姐的怀里问着她身上的味道感觉好安心,听着听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楚风云替小慕云盖好被子,静静的凝视这小慕云的脸旁,看着他恬静的睡在自己的身旁,看着他睡觉时候的表情,真的是打心底里泛着开心,渐渐的和小慕云进入了梦香,梦里自己和小慕云一起和颜仪一起,一家三口在一起玩在一起闹,在一起生活那一刻真的好希望时间停在那一刻。

    这一夜是楚风云这四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夜,不用考虑国家社稷,不用考虑乾坤图,不用考虑南亭族。

    这才是一个女人真正幸福的所在吧……

    第二天清晨,阳光撒在太子殿,穿过雕刻精致的窗棱,铺洒在大床之上,铺洒在抱在一起睡觉的楚风云和慕云俩母子身上。

    忽然门被轻声推开,颜仪来到儿子的住处,听宫女说俩人还没醒,于是自己轻轻的走进去。

    颜仪进入寝室之内,秋日温暖的阳光洒在床上俩人,勾勒出一幅完美的画卷。颜仪走进坐在床边,看着母子俩互相依偎,都是自己的心头肉啊!颜仪看着楚云风的睡颜,白皙的皮肤,精致的眉目,尽管闭着双眼但是遮掩不住云生俱来的美。

    颜仪弯了腰,慢慢的凑近熟悉的楚风云,低头想要吻上她侧着的脸颊。

    “父皇,你想做什么?”此时小慕云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敌意的看着颜仪,看着自己父皇还差毫厘就亲上宫女姐姐的脸颊的动作。

    颜仪有些尴尬的清咳一声,坐直了身体。

    这孩子怎么突然就醒了?

    “父皇,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是来和我抢宫女姐姐的嘛。”

    颜仪不睬自己的儿子说了声:“起床。”

    楚风云听到有人在说话立马睁开了眼睛,一张开眼睛就看到颜仪和小慕云在唇枪舌战,揉了揉还未完全清醒的头,给俩人一个白眼。

    奇怪了,怎么大清早就有种剑拔弩弓的气氛?

    待楚风云和小慕云梳洗结束,颜仪以叫人把早饭准备好,由于小慕云的伤只能养着,所以颜仪特地吩咐厨房做点清淡的。

    席间颜仪提议今天带楚风云出去玩,其实是想曾进一下感情。去哪玩到时把楚风云难住了,毕竟那么多年都是忙着明争暗斗和江山社稷哪来的时间和精力去玩,看见小慕云在扒饭,就把这个问题给我小慕云,不紧不慢的问:“小慕云你知道大凌哪里好玩嘛,我初来乍到可不懂,你有什么好提议嘛。”

    见自己的宫女姐姐终于注意到自己,也不扒饭了,转着大眼睛说:”听宫女和太监们说大凌的街市很热闹,要不然咋们去哪吧!”

    楚风云也是想陪陪儿子,小慕云则是想阻止自己的父皇接近自己的宫女姐姐。

    三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但是心情都一样,高兴的很。

    吃完饭三人便装出行,都对自己的打扮做了点改变,楚风云穿了件青岚长衫,并不算是特别的女气,但也有些雌雄难辨的打扮。而颜仪仍旧一袭黑袍,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俊美而带着隐隐的霸气。小慕云则穿着他自己最喜欢的深蓝色小长袍,身上绣着点点卷滚云涛,一看就是个贵气无比的小公子。

    三人来到街市看着热闹非凡的场景,街上都是些小慕云没见过的玩意,从小慕云多病,所以几乎没怎么出来过,对街上的一切就更加好奇了。例如街上的糖人,糖葫芦,泥土捏的娃娃,看见什么都要摸一下碰一下,都想买。

    身后的两个大人倒是对这些见怪不怪,慕云拉着楚云风解释,颜仪负责买,玩遍来了整条街。颜仪脸上没什么,内心是憋屈的本来还想和自己的媳妇亲近下,这可好都被这小兔崽子搅和了。

    小慕云此时蹲在一个捏泥人的小摊面前,周围也围满了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们,看着捏泥人的小贩看得津津有味。

    楚风云和颜仪跟在身后,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玩得甚是开心,也有不愿意去将他拉走。

    颜仪站在楚风云身边,偏头看了看她,秋日阳光之下,楚风云的侧颜闪着微微淡淡光芒,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放佛能够融化一切。

    不自禁的,颜仪就伸手拉住了楚风云的手,楚风云偏头一看,四目相对,莞尔一笑。

    “笑什么?”颜仪凑近楚风云问道,近得鼻尖都快要碰到楚风云的额头,亲密而暧昧。

    楚风云被颜仪握着手,正要说话,小慕云的声音插了进来:“爹爹,你当众拉宫女姐姐的手,而且还凑得这么近,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颜仪偏头一看,小慕云手上拿着一个猴子的泥人,站在两人面前,而且挤进了两人站立之间,硬生生将两人拉在一起的手给分了开来,眉头紧锁,一看就是不高兴的样子。

    颜仪好不容易碰到楚风云的手,就被儿子这般破坏,心中有一丝丝怒意,沉声说道:“小孩子,管太多。回去继续抄写《轮策》!”

    “你就只知道罚我抄写,稍有不顺就抄抄抄,除了这个你还有其它办法吗?”

    “慕云,还敢顶嘴?少胡闹!”

    颜仪和慕云这两父子片刻就吵了起来,而且慕云越说脸色越白,只是看在楚风云眼中,定是气急。

    只是慕云和颜仪吵着吵着,他突然蹲下了身体,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我好难受。”

    颜仪以为这小子又在装模作样,企图博取同情心,可是当他看到小慕云的脸色惨白入纸的时候,知道情况不妙。

    楚风云立刻将小慕云抱在怀中,急忙问道:“慕云,你怎么了?”

    “宫女姐姐,我胸口好痛,好痛……”说完,慕云就昏迷了过去。

    楚风云和颜仪大惊失色,看着自己的儿子的虚弱,脸上写满脸心疼和忧伤,满满的都是自责。

    但此时最关键的还是要找琴岚来为小慕云治病,于是两人也顾不得其它,抱起慕云,运气轻功,就奔回皇宫去找琴岚和太医们。

    楚风云把小慕云紧紧的抱在怀里,心里全是痛,这次还是怪自己没有守护好孩子。迅速的把孩子抱到床上,让小慕云能够竟可能的舒服一点。

    琴岚在得知小慕云病发后,火速赶到小慕云的寝宫,替小慕云把脉,看着三人焦急的表情更是不敢松懈,毕竟小慕云的生死关乎这好多好多。

    检查完毕,琴岚的表情甚是凝重,开了几服药后,美丽的脸上那份忧郁之色却怎么也散不掉。

    “琴岚,慕云怎么了?”楚风云急忙问道。

    “心疾复发,一时半会难以治愈。但是现在又来不及送他再回圣医山,而且倘若三天之内慕云还得不到有效治疗,就会……”琴岚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但是楚风云和颜仪都知道,就会怎样。

    楚风云脸色惨白,但是尽量平稳自己的心,问道:“那现在可有有效治疗的法子?不论怎么,我们都会做到。”

    琴岚低叹一声,皱着双眉说道:“暂时没有。但是,给我三天时间,我飞鸽传书给我师傅,问问他有何方法。与此同时,我也尽量在这三天之内找出对策。”

    三人默然,既然琴岚都这样说了,楚风雨和颜仪只能相信他。

    三天,那就煎熬过这三天了!

    颜仪坐在慕云窗边,看着他惨白的脸颊和紧闭的双眼,看着生命垂危的小慕云和满面愁容的楚风云,一时间不敢面对这俩母子。

    倘若自己刚才不与慕云争来吵去,是不是慕云都不会如此了?自己那么大人了还会和小孩子争辩,看来自己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颜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最后还是轻声和楚风云说:“风云,对不起。”怕吵醒孩子所以放低了声音。楚风云有点茫然,这是颜仪第一次和自己说对不起。

    楚风云看着颜仪,缓缓开口:“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这件事情本就是意外,你也不要太过自责,我相信小慕云会好起来的,他还没看够这个世间的好玩,肯定不愿意离开我的。”

    颜仪听着楚风云的安慰心里虽然不是滋味,但表情上也没有丝毫的变化,不愿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过多的透露悲伤,因为他是她的保护伞,不管在任何时候都要为自己的孩子和家人撑起一片天,自己那么脆弱让楚风云整么办,一个女人做到现在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在心底默默发誓不能让楚风云失去小慕云,绝对不可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这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几人伤感几人愁。

    这边琴岚回到自己的住处,立刻火速开始寻找解救小慕云的办法,小慕云在东阳时受过伤,师傅耗费了许多心力才将其救活。

    琴岚想到那时的场面不免心跳加速,如果小慕云有什么三场两短,楚风云颜仪和陪着小慕云的自己还有很多很多其他人会伤心死吧。

    小慕云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让那孩子受苦还不如让上天惩罚自己,如果不快点找出方法想必神仙都留不住小慕云,想到小慕云琴岚加快了自己翻阅古迹的速度。

    当阳光再次照到太子殿的时候,昨天的温馨场面已经不复存在,大床上只有失眠的楚风云和脸色苍白的小慕云。

    楚云风的手紧紧的握着小慕云的手不想放开,生怕自己一放开,自己的孩子就会飞向天空,挥手和她说:“宫女姐姐,再见。”

    腹黑皇帝追妻狂_分节阅读_149

    腹黑皇帝追妻狂_分节阅读_149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