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分卷阅读76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一旁默默围观的两人突然被点到名仿佛从春梦中乍然惊醒,默默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满目的荡漾

    和羡慕。

    从业这么久,但在棚里见到男女艺人彼此间的张力这么醉人的,还真是头一回。

    两个人之间的性交太有代入感了,以至于她们一不小心就看痴了。

    大如鹅卵的龟头轻易地就戳到了软糯的子宫口,刺激的碰撞让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低喘出声。

    卫鸿曦还好,颜瑟一开始就被这么招待,过多的刺激让她管不住自己的嘴:

    “唔!到顶了!!太深了叭——”

    颜瑟还来不及感叹玩,从身体两侧分别出现了一双手,轻柔地摆正她的脸。

    “嘘,请瑟瑟尽量管理好表情哦,要开始化妆了,万一弄花了就很麻烦呢。”

    说得倒轻巧,换成任何人被卫鸿曦这么插着穴,都很难做好表情管理吧!吐槽归吐槽,敬业的颜瑟还是尽量按

    照化妆师的要求隐忍着。

    好在两位化妆师技术娴熟,没用多久就完成了妆容,可就算短短的十分钟,也够颜瑟受得了。

    尤其是卫鸿曦这边,丝毫不体谅她隐忍的辛苦,尽情地挺动腰身,指使着肉棒在她体内随心所欲地进出着。

    非人尺寸的肉棒把紧窄的屄腔撑到了极限,棒身上凸起的青筋还要残暴地刮蹭着甬道里敏感的壁肉,龟头总喜

    欢退到穴口,再横冲进去破开宫口辗压。

    “骚屄在说它也想死了我的大鸡巴,主人你说是不是?”

    汩汩的骚水被强势进出的肉棒捣得咕叽作响,他却任性地解读成她对自己的思念。

    颜瑟看着身下不断捣入抽出的赤红色阳具,那湿红的下流吞吐着的穴肉比妓女还要下贱。

    连连抽搐地花蕊妖艳绽放着,饥渴地迎接着男人的冲撞,不断地流下渴望的涎水,又是吸吮又是舔吻,热情地

    服侍着把肉洞插得猩红肿痛的肉根。

    无助喘息着,颜瑟无力抵抗,实际上,现在就算卫鸿曦把她放开,她也离不开了。

    失控的快感在体内横冲直撞,滚烫的腔肉彻底被肉棒破开,鼓出被干得湿烂的嫩肉,被囊袋的捶打和男根挤压

    成泥。

    “啊啊,轻一点啊肏得这么狠的话我会控制不住露出下流的表情呐”

    话音未落,湿漉漉的阴唇突然被男人的手掰开,顶部的淫豆被揪住狠弄,鸡巴又狠又深的重捣让颜瑟情不自禁

    地吐出舌尖,再加上已然涣散的眼神和失控流出嘴角的唾液,已经十足的母畜模样了。

    “这样下流的表情拍出来的效果一定非常惊艳呢……”

    ******

    努力没有拖到凌晨再把二更放上来,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看到有好多宝宝在问狗子们什么时候掉马,看来都盼着这几只被虐心啊

    在这里统一回复:接下来瑟瑟要拍的第二部戏会牵涉到前世今生

    瑟瑟会在拍戏的时候得到骑法,思考着狗子们身上的不对劲,从而发现

    (1更)被三个男人轮奸激射的淫荡肉体!

    袁轲作为颜瑟忠诚度超高的资深粉,并且又是在她比赛夺冠后到过百人激射现场围观过真人的幸运儿,在面对面和

    颜瑟接触后更是当即决定要用一辈子来信奉女神。

    从那以后袁轲的生活里,追星成了比吃饭睡觉性交更重要的事。

    可是最近几天,他却有些无精打采,因为迷恋的女神已经有差不多一周没有更新肉管了,而且路透消息都少得可

    怜。

    今天上午没课,新交的女朋友也不耐烦去陪,袁轲躺在宿舍的床上,百无聊赖之下干脆拿起手机重刷颜瑟的综艺和

    其他相关视频。

    “夫君~~~不要这样~~~~瑟瑟的小屄快穿了~~~~求求你~~~~”

    手机上播放的正是《陪你一起浪》第一期,颜瑟扮演的小娇娘被终于逃出暗室的白嘉铭捉回新房爆奸的那一段。

    袁轲看着一身爱痕被男人压在胯下肏得咿呀叫唤的人儿,身体已经躁动得不行,女朋友在自己面前全裸含鸡巴都没

    有看颜瑟的视频来得激动,他羡慕死节目里那几个好命能够更女神贴身肉搏的男人了。

    左手已经忍不住划开裤裆,把早就硬邦邦的鸡巴掏了出来,因为过于兴奋,导致袁轲拿着手机的右手都有些不稳。

    画面上颜瑟的奶子已经被白嘉铭的手大力揉捏着,男人颜色较深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用力抓着嫩得出水的奶肉发狠揉

    搓。

    袁轲死死地盯着屏幕,他仿佛能感觉到酥麻软糯的触感从白嘉铭的手指与奶子的接触中传导到自己的感官里。

    “我艹,这对极品嫩奶,一辈子的都玩不够,好想舔好想摸啊啊啊!”袁轲羡慕得双眼通红,嗓音粗嘎。

    视频里的白嘉铭像是听到了袁轲的心声,冲着被他揉得通红的奶子下了嘴,濡湿的舌头紧贴着乳肉强势吮吸的吸溜

    声,毫不掩饰的饥渴足以证明那口感的极致与美味。

    看得心火越烧越旺,袁轲被刺激得不住分泌住垂涎的唾液:

    “妈的,羡慕死老子了!!”

    “啊啊~~~~夫君~~~~瑟瑟的奶头要掉了~~~~要被亲亲相公把骚乳头嗦掉了~~~~好痒~~~好麻~~~~好舒服

    呀~~~~”

    颜瑟被男人的唇舌刺激得表情失控,越来越淫媚的浪叫从诱人的小嘴里连连飘出,刚开始抵在白嘉铭肩上想要推拒

    的双手也不知不觉转变成主动揽着男人的头,将奶子送给他吃。

    从绵绵乳浪中抬起头的白嘉铭恶声恶气地开了口:

    “就是要咬掉你这骚货的奶头!烂了最好!!”说完还恨恨地甩了沾满唾液的奶子一巴掌。

    一身软肉的人儿哪里吃了疼,立马浪声浪气地叫唤:

    “唔唔~~~~夫君不要~~~~瑟瑟知道错了~~~~求夫君饶了我啊~~~~哎呀~~~疼死了~~~”

    “你还有脸喊疼!!不要脸的浪屄,勾得我爹和我二弟在厅堂里就把你给肏了,难道你不该罚么!没把你的屄用棒

    子捅烂,还肯喂你吃鸡巴,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别给脸不要脸!!”

    白嘉铭骂完还用双手故意拧住两个奶尖尖,弄得颜瑟又痛又爽,表情扭曲又放浪。

    饶是不爽白嘉铭的好福气,袁轲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把

    一个嫉妒成狂,狠狠凌虐淫荡娇妻的丈夫诠释得非常好。

    不管是表情语言还是动作都非常带劲,几乎把每一个看直播的男人心里的邪恶念头都抒发了出来。

    袁轲看着脸儿绯红,眼神涣散迷蒙的颜瑟,咽了咽口水。

    因为已经是四刷这一期节目了,袁轲知道接下来的剧情就

    分卷阅读76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