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巴埋在肉穴里的男粉丝是女神的舔狗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虽然包厢里99%的男人都在关注颜瑟的最新花絮,却还是有例外,这其中就包括赵孟川和另一个男人——贺崇泽。

    贺崇泽是今天聚会的主角,负责组局的是表弟袁轲,因着脾气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在场的女人们在来之前都被告知过不要主动勾引这一位,一旦勾引不成惹怒了贺崇泽,谁也不敢去保她们。

    赵孟川的淡定平静虽然和其他男人相比显得突兀,却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这高冷且性情古怪的军中骄子已经封闭在军队里好几年,接触不到娱乐圈的动态,不知道颜瑟也很正常。

    短短几分钟的花絮看完之后,又引起一片叹息,尤其是有着脑残粉属性的袁轲,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地退出屏幕:

    “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有瑟瑟的动态了,她又不爱经常在网上营业,而且听说那个于灼拍戏也很闷,脾气又臭,好担心啊!”

    看似面无表情的贺崇泽不着痕迹地扬了扬眉,从单座沙发中起身走到袁轲身边:“你小子倒是越混越回去了,正儿八经的事情不敢,还学人家追星了?”

    要是别人用这种语气嘲讽自己对瑟瑟的感情,袁轲早就爆炸了,虽然现在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可再怎么也不敢在这个从小就敬畏到大的表兄面爆发,顶多就是瞪着眼,干巴巴地解释:

    “泽哥你是在部队里不知道瑟瑟现在很火的,基本上只要是个男人都是她的粉丝。”马上就有不少人附和。

    没有人发现在听到颜瑟那两个字的时候,贺崇泽眼底划过的异色,只见他顺势扒拉着就近的一张椅子在袁轲身边坐了下来。

    跪坐在他胯间的米露看到离自己触手可及的男人,只觉得心跳如小鹿乱撞,整个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就聚焦在这个男人身上。

    米露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可架不住对这个明显段位最高的男人上了心,理智告诉她现在首要讨好的对象应该是身为男友兼金主的袁轲,可眼睛总是按捺不住往他身边身长玉立的贺崇泽身上瞟。

    比起恣意妄为,嬉笑怒骂都表现在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少年气的袁轲,这个总是在噙着抹笑意,却散发着强大气场的冷峻男人更能征服女人的心。

    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贺崇泽的优秀和引人注目,对于自个儿腿间女人的分心,袁轲也看在眼里,可是他并不在乎。

    袁轲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向这位久居军队而且信息闭塞的表哥安利自己的女神,让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明白瑟瑟有多么优秀和迷人,和自己一起拜倒在瑟瑟的魅力之下。

    势要安利成功的袁轲把手机中满满关于颜瑟的珍藏影像打开,献宝似的送到贺崇泽身边:“你看,她就是瑟瑟。上半年刚出道的绝世宝贝,一颦一笑都迷死个人,更不用说这身美肉和又娇又欲的独特气质了。”

    首先是几张颜瑟参加出道选秀时和百名男粉丝见面被为着射精的照片,其中有不少奶子和小嫩逼还有脸蛋儿的特写,贺崇泽抬眸看了眼,弯了弯嘴角:

    “就她?也不过如此。”

    轻飘飘的嘲讽背后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口是心非,两辈子加起来痴恋了她那么久,一句不过如此打的是他自己的脸。

    旁人一听这话就有些不得了,尤其是袁轲,本来兴奋期待的表情瞬间凝固,被气得涨红了脸,更有不少在场的男粉也忍不住炸了毛,纷纷碎碎念的抱怨,要不是清楚地知道贺崇泽惹不起,早就围上去狠狠教训他的出言不逊了。

    恼恨于贺崇泽的顽固,在迷你舞台上的一名粉丝甚至顾不得肉棒还深埋在女伴的子宫口准备内射,直接拔了出来,把自己关于颜瑟的珍藏投屏到巨幕上。

    比起和别的女人肏屄射精,作为一名忠实的颜粉,当然是为女神正名扫黑最最重要:“贺少先别急着下结论,瑟瑟前不久参加了一档综艺,非常有意思。”

    其他男人一听就知道说的是《陪你一起浪》,和白嘉铭拍完的网剧还没定档,美少女选秀看样子贺崇泽又不是很感冒,剩下能够作为强行安利物料的也只剩下这档节目了。

    想起颜瑟在节目里的表现,男人们胯间的肉棒更加亢奋,对于视频内容烂熟于心的袁轲已经把手伸到裤裆处摩挲,把这期节目看了不下十遍的他很有把握品味刁钻的表哥看了一定会喜欢上瑟瑟的!

    (5更免费)撞见兄长狂插嫂子嫩屄:情感缺失的弟弟成了痴汉

    贺崇泽当然知道颜瑟有多诱人,而且比起这帮只能像个痴汉般舔屏的家伙,他好歹也曾在上辈子彻底地占有过她,和她有过身体上最最亲密的接触,虽然用的手段算不上光明磊落。

    他永远都记得第一次占有她时的情景,那个时候他的名字还是徐远帆,身份也只是一个不配拥有“屠”这个姓氏的私生子,和颜瑟更是被道德阻隔着的叔嫂关系。

    和从小就含着金钥匙出生,一直都是天之骄子的异母兄长屠远舟不同,他连拥有父亲姓氏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以养子的身份来到这个家里。

    并没有像一般狗血家族大戏中的私生子那样从小就有着要忍辱负重扳倒正房的野心,也或许是遗传了屠家血脉中关于感情缺失的顽疾,徐远帆很早就意识到自己是个缺少情绪变动的怪物,就在他以为一辈子都将持续这怪异的状态时,颜瑟出现了……

    起初,徐远帆没有意识到在婚礼上见到颜瑟的那一刻心里的悸动意味着什么。与她对视时开始发烫波动的异样感让他很不适应,以致于这种莫名的情绪最开始在他心头滋长时,被刻意忽略了。

    可是有一天,无意中窥探到的一幕让他彻底醒悟了。

    隔着茂密的绿植,徐远帆看着一对亲密的身影越走越近,他所在的角度貌似很难被发现,情热正浓的男女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存在。

    男人伸出胳膊把人圈在树干上,压低了声音:

    “今天趁着天气好,老公带你玩点新鲜的怎么样?”

    说完,也不给女人拒绝的机会,低下头在袖长雪白的颈子上深深嗅了一下,笑得意味深长:“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颈侧,还有男人身上阳刚的味道,颜瑟只觉头脑发晕,她发觉自己似乎被诱骗着答应了男人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可已经被身体习惯和依赖的气息和温度让她下意识地卸下防备,长时间和男人激烈的性交,让她一靠近他的身体就自发的软烂成泥,根本做不到硬气的拒绝。

    已经察觉到男人危险的意图,即将被欲望焚烧殆的残余理智还在挣扎:

    “唔唔在这里会被、会被看到的”

    将她的挣扎和犹豫瞧在眼里,男人嘴角的笑容更加邪佞了:

    “别担心,这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而且你的奶子已经在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了。”目光向下,正好看见颜瑟起伏的胸口带着尺寸傲人的双乳摇摇晃晃。

    男人直白浪荡的挑逗让颜瑟更加情动,他对这具身体的了解和掌控甚至远远超过她自己,她无助地感觉到身上又大又圆的两团似乎在回应他,颤动得更加厉害了,熟悉的瘙痒又从乳头开始蔓延,很快就会蚕食那丁点儿理智和廉耻。

    将女人情态尽收眼底的徐远帆看得喉头一动,他看到男人伸手在颜瑟的酥胸抓揉的亲密亵玩,莫名的觉着刺眼。

    那软白盈润的两团,入手肯定饱满丝滑到玩不腻吧?硬硬的乳头抵在掌心,向来理智的男人竟被勾的略微失控,用力揉了一把,另一只手搭在颜瑟纤细的腰肢上,性感的低音炮说着荤话让人完全无力招架:

    “奶子开始痒了吧?想被老公吃奶了是不是?可是小骚逼也在流口水了,这样让我有些为难呢,要不还是老婆你自己选一个吧。”

    颜瑟推着男人的胸膛,虽然是埋怨却带着不自知的撒娇:“你又这样我才不选啊一个都不给不给你玩”

    “啊?原来你的意思是今天要自己动手呀?”男人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可是你确定习惯了被我舔吃的骚奶子和习惯了肉棒深插的小骚逼能够受得了幺?”

    颠倒黑白的荤话让颜瑟想起了每晚被按在大床上猛操,自家老公在自己耳边说的混帐话,早上才被狠狠疼爱过的蜜处猛地抽搐了一下,潮水般的快感从甬道深处淅淅沥沥地涌出来,牵扯出更加强烈的空虚和渴望。

    颜瑟忍不住轻吟了一声,绞紧双腿,身后是粗糙的树干,已经无路可退,唯有树皮摩擦在皮肤上的刺痛感能让理智稍许回笼:

    “啊受不了也不要你管才不像你一样饥渴到满脑子只想着这种事”说完,连她自己都忍不住心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被他压在身下玩弄的画面。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嘶哑又邪恶:“我看你就是故意的,知道小小的别扭和反抗能激起我狂肏小屄的欲望,所以才摆出这种调调来。你做的很棒,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你嘴硬却无比享受的模样了……”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