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照顾?操她,用精液喂饱她的小屄么?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作者:正浓

      这一天除了大巴上的直播外,节目只在最开始进入学院的时候录制了部分素材。
    并且,节目组还告诉她们,除了中午要和学院的领导一起吃个饭正式认识一下以外,剩下的半天时间可以由大家自由支配。
    女嘉宾们一个个眼睛开始放光。
    一看她们的表情,颜瑟就知道这群时刻处于性瘾状态的女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贴身体会士兵们性器的雄壮和威武了。
    颜瑟甚至还听到薛琳在悄悄抱怨节目组,吃饭这个项目太过鸡肋。
    想想也是呢,毕竟比起上了年纪不苟言笑的军中将领,是个女人,都更愿意早点去和小哥哥们进行最亲密的体液交流。
    院校食堂五楼单独设置的包厢里。
    环顾着周围虽然大气却也严肃冰冷的布置,所有人都默认了接下来的饭局绝对离不开沉闷和单调。
    可所有的这些想当然都随着眼前一行人的出现而瓦解。
    为首进来的男人完全跟大叔搭不上边,吸引了在场几乎所有女性的灼热目光。
    一米九左右的优越身高加上军旅生涯淬炼出来的挺拔身姿,平整庄严的军装穿在男人身上威严板正却又格外的潇洒。
    更别说那张就算面无表情也掩盖不住极致英俊的面孔。
    和这样的男人一起吃饭,怎么着都不会无聊吧。
    光是看着就已经足够赏心悦目。
    默默地瞧了瞧精神面貌陡然一变的众人,就算是颜瑟也不得不暗自感慨着。
    撇去这里的人对于性交的热衷,眼前这个将领模样的男人,就算身着一席保守严整的军装都抑制不住本身的魅力。
    愣是凭一己之力改变了现场的氛围。
    男人对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视若无睹,平淡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就落了坐。
    腔调还挺高的么~颜瑟腹诽着。
    必须承认这个叫贺崇泽的男人,从始至终保持着的冷淡模样让她不由自主就多看了几眼。
    当然不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让她有了想要攀附的心思。
    也许是骨子里的劣根性,也许是和男人们浸淫太久沾染上的,也或许是习惯了被注意被特殊对待。
    又或许是因为曾经的某个人……
    反正,这个男人的漠视和冷淡让她觉得尤为特别。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万铮泽口中的那个熟人?会不会就是因为他的控场才能让这里的氛围到目前为止都还算井然有序?
    越想,颜瑟越觉得自己的脑补在理。
    太过于专注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儿丝毫没有察觉到周遭环境的变化。
    “颜小姐还不走么?”
    冷淡清冽的声线将她从神游中捞了回来。
    颜瑟发现刚才饭局中坐在圆桌对面的男人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两人一坐一站的姿势,让贺崇泽本就傲人的身高更显压迫感。
    俊美的面容平静得让人摸不透情绪,没有起伏的语调听上去只是例行的询问。
    颜瑟看了看四周,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除却少数几个,大部分都已经走到门口准备离开包厢了。
    也就她还呆坐在原位,难怪人家提醒。
    同时,她感觉到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揶揄、探究、意味深长……
    该死的,这些家伙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用这种方式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吧?
    合着他们都觉得她是在故意勾引顾崇泽?
    对上男人的视线,颜瑟竟然真的从他眼里瞧见了一丝嘲弄。
    少有的一种名为窘迫的情绪让她说不出为自己辩解的话。
    “虽然是包厢,但是过了两点也是会有人来打扫卫生的,想休息的话,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宿舍给节目组。”
    听着像是解围的话,可借由男人冷淡的声线说出来,却更让她不自在。
    倒是真的累,谁让她在来的大巴上被万铮泽摁着操了两个多小时,消耗的体力和水分可不是一顿饭就能补充得了的。
    这个时候,导演笑呵呵地开了口:
    “说起来啊,瑟瑟确实是女嘉宾里头体能较弱的了,这次军旅特辑可要辛苦贺将军多多照顾了。”
    “照顾,怎么照顾?操她,喂饱她的小屄么?”
    “这个嘛,要看瑟瑟自己的意思了……”导演的本意是想将颜瑟从尴尬的气氛拯救出来,可男人的话却更让颜瑟绷紧了神经。
    这里所有的人都习惯了随时谈论关于性交的话题,所以也没人觉得贺崇泽的话有什么问题。
    “说吧,你喜欢哪样的。”
    (1更)被鸡巴捅得嗷嗷浪叫,你们就不眼热?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既然问出了这样的话,贺崇泽势必会对颜瑟做点什么,就连颜瑟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
    虽然承认起来有些可耻,她其实已经做好了被男人玩弄身体的准备。
    现实却是男人说完这句似是而非的话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颜瑟有种说不上来的小情绪。
    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意思,是真的没把她当回事儿,还是故意逗弄她?
    最好是真的不为所动,如果是欲擒故纵的话,他的心思也太深沉了……本来准备用来睡觉的小半天,就在胡思乱想中耗费了大半,等到终于有睡意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布料的摩擦声又扰得她
    无法安宁。
    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幻听,等到外头的动静越来越大,颜瑟终于意识到门外有人,看样子好像还不止一个。
    可是看了眼手机,并没有收到节目组发来有任务的消息。
    来的人会是谁呢?上一秒还在思考,下一秒就从屋外人的轻声交谈中摸出了个大概。
    “我们这样子贸然守在人家门口不好吧?”
    说话的人虽然刻意压低了声调,但颜瑟还是听了个依稀。
    “你是蠢还是怎么,都到了这里还罗里吧嗦的,要还那么多废话就赶紧给老子滚,别耽误我看女神。”
    “嘘,都动静小些,说好安静等人出来的,别把人吵醒了。”
    “别跟我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当圣人,看着那几个女的被鸡巴捅得嗷嗷浪叫,你们就不眼热?”
    “好不容易咱们有机会见到颜瑟的真人,就算不真的操进她的小屄,能又舔又摸也是赚大了。”
    越聊越开的谈话声让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的颜瑟忍不住皱起了眉。
    本来想着纪律严明如军校,应该不会有私生饭,现实却出乎了她的预料。
    两辈子加起来最让颜瑟厌恶的,除了让自己摔过跟头的几个男人,还有就是几乎无孔不入,让人头疼的娱记和私生饭了。
    现在柳柳也不在,就剩她一个人在宿舍里,一墙之隔有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爷们在外头等着。
    而且按着这个世界的风气,只要一开门,可以预见,等待她的就是被狂热粉丝轮奸示爱的命运。
    “你们几个在做什么。”虽然是问句,但听在耳里却莫名感到背脊发凉。
    “政、政委!!”围在门口的几个人顿时慌乱不已。
    “不要试图用谎言和借口来敷衍我。”男人的语速不疾不徐,听着风轻云淡却让人的心不由地揪紧:
    “自己去政治部领罚,今天的行为不要再让我看到第二次。”
    不容置喙的命令让几个人悻悻离去的同时,也让屋子里的颜瑟松了口气。
    砰砰砰!是门被敲打发出的有力节拍。
    就在颜瑟咬着唇,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时候,外面的男人发话了:“开门。”
    说不清是抱着怎样的心情,颜瑟想多半是因为刚才的解围让她对男人多了丝信任,居然鬼使神差地把人放了进来。
    “笨蛋。”男人淡淡的说了句,随即登堂入室。
    要不是看在他为自己解了围的份上,颜瑟肯定要犀利地还击,现在蹦出口的只有干巴巴的几个字眼:
    “你这人怎么这样……”
    满肚子的牢骚还没消化完,居然又眼睁睁地看着男人不坐待客用的小沙发,偏往她刚才躺过的床边走去。
    男人堂而皇之地坐在床沿,用着完全不加掩饰地挑剔目光将整间屋子打量了一遍,最后在被打开翻乱还来不及整理的行李箱上
    停留了许久。
    “看来不只是笨啊,而且还懒呢,原来人前光鲜的大明星私底下是这样的。”形状漂亮且目光凌厉的眼眸里是满满的嘲弄。
    “那也不关你的事吧——”
    气短且恼羞成怒,让颜瑟无法保持面上的淡定,反驳却显得没底气又虚张声势:
    男人呐,果然不能只看脸,只有像这样接触了才知道他有多讨厌。
    本来脾气就算不上温和的颜瑟把不满写在了脸上,看在男人的眼里却是鲜活得可爱。
    虽然算不上是好的态度,但好歹她终于把不同的,除了冰冷漠视之外的情绪展露给他看。
    “啧啧,这就是你对待好心人的态度?”
    贺崇泽的语速不疾不徐,让颜瑟觉得自己就像个无理取闹不知感恩的熊孩子。
    可面对他冷淡的表情和一系列算不上礼貌的行为,她实在说不出感谢的话。
    “算了,怪我多事。”语调低沉又富有磁性。
    颜瑟虽然有些气恼,却也否认不了这份悦耳,有那么几秒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
    “亏我之前在饭桌上看你那么矜持,还以为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现在瞧着也不过如此。”
    那双淡漠凌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写满了嘲弄。
    ======跟大伙儿汇报一下:12月的时候卸货了,抓住尾巴喜迎小猪猪!感恩所有的支持和理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总是登不上po18,至少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只能在首页,后台完全进不了,还是在微博找到有姐妹说用雷霆加速器才挤进来的
    ΗàìTàΝɡSんUωù(嗨棠圕箼)丶℃Ο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