ℝōцsΗцɡΕ.ⅭōⅯ 猎户与千金(五十三)

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 作者:小炒肉

      新来的大黄狗就叫大黄,它一开始来的时候比较警惕,一直支棱着两只耳朵,不断观察四周,但在夏如嫣喂它喝过水之后,它似乎变得放松了一些,还友善地朝她晃了一下尾巴。
    “陆淮!大黄朝我摇尾巴了!”
    夏如嫣非常惊喜,立刻跑进灶房告诉陆淮,陆淮笑了笑,将一只盆递给她:
    “把这个拿出去喂它吧,多喂它几次,它会更喜欢你的。”
    夏如嫣一看,盆里装的是一些鸡内脏和小半只切块的鸡,这是今日陆淮从山里带回来的,分一些给大黄,留大半只两个人吃足够了。
    说起来在陆淮遇见夏如嫣之前,一向过得节省,一是他本身对吃喝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二是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会孤身一人,打算年纪稍大些之后就不打猎了,靠积蓄过活。
    直至夏如嫣的到来改变了他,他开始变得喜欢给她买东西,喜欢做各种食物给她吃,甚至连打猎都更有动力,只想多赚些银两,让她过上更好的日子。
    也因此他连对能看家护院的大黄也格外大方,它吃饱了才有精神对付贼人,也能更好地保护嫣娘。
    夏如嫣将盆端出去,小心翼翼放在大黄刚好能够着的地方,然后赶快退开,大黄站起身抖抖毛,上前嗅了嗅,确认东西没什么问题后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夏如嫣站得远远的看大黄吃饭,觉得十分有趣,但她不敢靠近,听说狗吃东西的时候如果受到打扰是会咬人的。
    等大黄吃完饭退回原先的位置蹲下,夏如嫣才慢慢挪过去把盆勾过来,她看了眼大黄,大黄还是那样蹲着,只是又冲她摇了两下尾巴。
    夏如嫣对大黄保持了十足的兴趣,直到两人吃晚饭的时候她还频频回头看它,陆淮往她碗里夹了肉,大黄的目光就跟着肉转,夏如嫣看看碗里的肉,问陆淮:
    “我能喂它吃吗?”
    “不能。”陆淮有些无奈,“好好吃饭,狗吃太咸会掉毛,你想院子里到处都是狗毛吗?”
    她当然不想,夏如嫣只得狠下心转回头,专心吃起了饭。
    晚饭后陆淮牵大黄出去撒尿,夏如嫣跟在他身旁,两人去陆宅那边看了一眼,有间房子已经砌了半面墙了,进度还挺快的。
    回去的路上陆淮还让夏如嫣牵了一会儿大黄,大黄是条非常稳重的狗子,一直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但当村子里其他的狗要过来时,它就发出呜呜的威慑声,将那些狗都赶跑了。
    陆淮对大黄挺满意,这样的性子最适合看家护院,也不容易误伤别人,回去后他就抱了些干稻草出来,在房屋转角处的檐下给大黄铺了个临时的窝,再将院门关好,把大黄的绳子给解了。
    大黄得到自由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踱着悠闲的步伐自个儿去了稻草上趴着,夏如嫣越看越有趣,对陆淮说:
    “它好像很聪明的样子,还知道自己过去睡觉呢。”
    陆淮抿了抿唇:“先养一段时间看看,如果表现好,我就跟赵三买下来,如何?”
    夏如嫣当然没意见,老实说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大黄的表现还真给她安全感,便高兴地应了下来。
    不过为了防止白天大黄伤到夏如嫣,陆淮出门时还是将它拴了起来,又拜托张婶儿有空过来看看,才放心去了山里。
    这么几日下来,大黄已经很熟悉夏如嫣和陆淮了,会在陆淮每天回来时上前迎接,平日在院子里也会摇着尾巴讨好夏如嫣,甚至在两人面前翻身露出肚皮,基本上算是认了主。
    做好几件肚兜后,夏如嫣开始裁嫁衣的料子,同时还绣了一方帕子,做这些时她没避着陆淮,陆淮还以为她绣帕子是自己用,结果过了两日夏如嫣把帕子拿给他,让他去镇上时到布庄问问,收不收这样的帕子。
    “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是想卖绣品?”
    陆淮皱起眉:“家里不用你做这些,有我挣钱就够了。”
    夏如嫣把帕子塞给他,撒娇道:“你拿去问问嘛,我成日在家又没事做,总得找点事打发时间呀。”
    陆淮对她这般模样是惯来没辙的,除了喝药,其他事他都拗不过她,只得将帕子妥帖收好,第二日去镇上,便按夏如嫣嘱咐的去了布庄。
    布庄还是上次那个妇人看店,原以为陆淮是来买东西的,没成想他居然拿出一方手帕,递到她面前问:
    “你们这儿可收这种帕子?”
    妇人脸上的笑容收了收,刚想说他们不收外头的帕子,目光扫过那手帕上的刺绣,顿时就挪不开了。
    “这是……”
    她展开帕子,看着上面栩栩如生的图案,这是一幅再常见不过的鱼戏莲叶,可这张帕子上的鱼绣得却像是活了一般,若是不经意看去,简直就彷如在莲叶中游动。
    妇人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竟一时被这图吸引得忘了说话,直到陆淮唤了她一声,她才恍然回神,边努力掩饰内心的惊叹,边飞快打起了算盘。
    这样漂亮的绣活她还从没见过,若是放在铺子里高价出售,那些夫人小姐定会争相抢购,只是这收进来的价钱……
    她调整了脸上的笑容,问陆淮:“这帕子绣活着实不错,敢问是大兄弟的媳妇绣的吗?”YūsΗūщūⓜ.Ⓒоⓜ(yushuwum.com)
    虽然两人还没成亲,但陆淮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称呼,点头道:“是,劳你看看能值多少钱。”
    “是这样的,咱们布庄一向是出自己的花样子,让绣娘来领了针线布料回去绣好再交成品,还从没收过外头的花样,不过大兄弟你媳妇这绣活确实不错,我可以破例收下,就按比铺子里高三成的价钱,三百文,如何?”
    妇人将打好的腹稿说出来,小心观察陆淮的神色,他听了也没什么表情,只点点头,将帕子拿回来道:
    “好,我知道了,谢谢。”
    见他要走,妇人慌了,忙叫住他:“大兄弟可是对价钱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再商量……”
    陆淮回过头:“我也不知道价钱合不合适,得回去问过我媳妇才行。”
    看陆淮要走远,妇人怕他回去问过媳妇后就不来了,赶紧又追出去几步喊道:
    “大兄弟,价钱可以再商量,要不下回你再带你媳妇过来一起谈吧!”
    陆淮晃了晃手表示知道了,妇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又开始打算盘,这样的帕子起码能卖五两银子,可绣活这么精湛的她这辈子还就见过这么一个,一个人再怎么也绣不了多少帕子,更何况看那大兄弟是个疼媳妇的,也不可能让她日夜赶工。
    那就得换个路子,不如做个定制的生意,专接那些大户人家的活儿,她们想要什么花样,就让那小媳妇绣什么花样,价钱嘛…还得和东家那边商量商量。
    打定主意,妇人从后面叫出一个人来看铺子,自己则匆匆去了外头。
    ————————————————————————————
    小夏要开始赚钱啦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