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斯文败类_ 作者:朱欣

    斯文败类_ 作者:朱欣

    玩真心话大冒险被轮、奸,灌了满肚子精、液11

    朱欣用力咬紧下唇,硕大的龟头硬生生顶了进来,她几乎清楚地听到骨头裂开的“咔嚓”声,好在男人一股作气,长驱直入,整个插了进来后,疼痛反而消散了,只有整个人都被填满的充实感。

    朱欣满足地吸了一口气,看着居高临下俯在她上方的男人,男人腰是腰腿是腿,身材是完美的黄金比例,浑身上下没有一

    丝赘肉,结实的肌肉漂亮而不夸张,昭示着雄性的力与美,再加上那帅得人合不拢腿的俊脸,这就是一台移动的荷尔蒙发散机,人间行走的春药,任何女人跟他做爱都不会吃亏。

    朱欣完全有一种自己赚到了的感觉,一晌贪欢又怎样,渴望天长地久才是妄念,活在当下,珍惜当下,足矣。

    朱欣终于能够理解自然界的雌性为什么会选择强大的雄性之王,跟王做爱的感觉太棒了好吗?被王征服的感觉,让人简直要上瘾,像是被注入了一剂强力春药,让人从身到心都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这一刻她几乎是爱这个男人的,跟他做爱是如此快乐,她雌伏在他的身下被他一记记强有力地贯穿,几乎撞进了她的灵魂。

    朱欣整个人都沉浸在这场剧烈的快要将人淹没的快感中,脑子里幸福地快要发晕,被男人撞得快要忘记今昔是何昔,一双迷蒙涣散的眸子痴痴地落在男人的俊脸上,这个男人穿上衣服尚且荷尔蒙爆棚,脱了衣服让任何女人都甘愿张开大腿被他上,就像自然界的雌性在王过来的时候,乖乖地被插一样。

    朱欣比任何时候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被男人爱抚被男人操干的女人。

    她的小穴紧紧地收缩,不停地绞着在里面快速撞击的大鸡巴,她是那样喜欢它,欢迎它,被它撞得酥麻入骨,连灵魂都被撞得仿佛要脱离出去,整个人都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

    “啊啊啊啊……”朱欣再也顾不上什么矜持,被撞得不停地淫声浪叫,整个人爽得快要上了天。

    秦时双手紧握着女人纤细雪白的小腿,将她抵在沙发上疯狂地抽送,“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在安静的客厅里格外响亮。

    男人发达的臀肌紧紧地绷着,如同电机一般以极高的频率快速地耸动着,把女人撞得前仰后合,胸前一对奶子不停地上下晃动,荡出了迷人的乳波,看得人血脉偾张,攻击愈发猛烈,恨不能将女人的嫩逼操烂一般。

    儿臂粗的深色鸡巴在粉嫩的小穴中飞快地进出,整个小穴都被撑得满满的,速度快地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啊啊啊啊……”朱欣被插得尖叫连连,一波叠一波的快感不停地堆积叠加着,将她不停地往上抛,整个人都快要抛上了云端……

    突然体内深处一阵剧烈地痉挛,她的身子猛地向上一躬,小腹深处如同过电般划过一股热流,有什么从体内深处倾泄了出来。

    秦时被她剧烈收缩蠕动的小穴绞得龟头一阵暴涨,精关打开,“噗噗噗”地射了出来,一股浓精尽数射在了她的子宫中。

    玩真心话大冒险被轮、奸,灌了满肚子精、液12

    朱欣摊在沙发上,身体还在反射性地不停抽搐着,不同于自慰后的空虚,跟男人做爱达到高潮之后没有所谓的贤者时间,整个人非常放松舒服,有种事后的惬意和满足感。

    朱欣看着眼前帅得让人合不拢腿的男人,一个小时之前的生疏已经消了大半,此刻看着他只觉得心生亲近,甚至想要腻着他,而一个小时之前,她大约只想扑倒他。

    像秦时这种荷尔蒙爆棚的男人,天然就对女性散发着一种极致的吸引力,看到他就脸红心跳腿软,头晕目眩想往他怀里扑,人间行走的春药,不是开玩笑的。

    秦时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一双格外明亮乌黑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你的时候,就像是在放电,朱欣猝不及防被撩了一下,心跳都漏了一拍。

    浴室里传来水声,朱欣回味着他刚刚那个别有意味的眼神,心里像被猫爪子挠了一下,痒痒的。

    他是在勾引她吗?朱欣捂住脸,心跳怦怦地,她发现自己见一个爱一个的德性真的是无药可救了,然而面对这种极品男人,又有几个女人能够心如止水呢?

    怕弄脏昂贵的米色真皮沙发,朱欣不得不夹紧双腿,不让里面的东西流出来,虽然此前沙发上面已经粘了不少她流出来的淫水了。

    也不知道这么贵的沙发是不是有专人做保养,要是有人来处理上面留下的痕迹……朱欣捂脸。

    这一次秦时很快就出来了,朱欣进去也只简单地用水冲了冲,老用沐浴露会损伤皮肤,令肌肤干燥,尤其下面,更不能过度清洗。

    因为忘记拿浴巾和换洗衣服,朱欣只得用毛巾擦干水分裸着出来了。

    客厅里没有人,卧室的门半掩着,露出一双修长健美的大腿。

    不用赤身裸体的面对男人,朱欣暗自松了一口气,拿起沙发上的男士T恤套在身上,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拉着窗帘,开着台灯,比起米色系的客厅,银灰色系的卧室显得居家了很多,床很大,几乎占了卧室一半的面积,床上铺的是高档的烟灰色真丝床品,秦时穿着一件暗紫色的真丝睡衣,斜靠在床上玩平板电脑。

    朱欣站在门口有点恍惚,眼前的人不像她认识的那个派头很足的现代职场精英,而像是从民国穿越而来的富家大少,俊美,凌然,带着上流社会的尊贵气度。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让人心折的男人呢?再多看一眼,她就要沦陷了啊!

    “傻站那做什么?过来。”秦时头也没抬地开口,声音调侃中带着一丝亲昵。

    朱欣被他带着点开玩笑和宠溺的语气撩了一下,心里一阵发软,随手关上卧室门,乖乖地走了过去。

    在床边顿了一下,挨着他侧身坐下,秦时长臂一捞将她带上床,让她靠在他肩头。

    其实刚进门的时候,朱欣就对秦时的肩膀产生觊觎了,还幻想着如果对方真的是民国时候的大少爷,哪怕能够当他的小妾也是幸福的,晚上被他揽入怀里同他一起入眠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得偿所愿,比朱欣想像的还要美好,这个肩膀让人想要依靠一生……软弱了片刻,朱欣便将心中的贪念掐断,太贪心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她有一个处世哲学,就是在一起的时候好好珍惜,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就会在下个路口分手。

    所以她通常只在乎当下,珍惜当下,不去想未来,因为未来是不可把握的。

    柔顺地将头倚在秦时的肩上,朱欣细细感受这一刻地幸福。

    秦时伸手摸了一下她刚洗过而无比柔顺的头发,开口道,“要玩电脑吗?还是想睡一会儿?”

    这个时候谁要玩电脑?谁睡觉谁傻缺!什么也不能把她从这个迷人的肩膀上拉开!

    秦时垂下眼睫看了她一眼,用手指轻轻抚着她的脸颊,不怀好意地道,“既然你不想睡,不如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天下乌鸦一般黑,再帅的男人也不是吃素的。

    比起第一次的粗鲁急切,秦时这一次温柔了很多,耐心地一点点挑起她的情绪,从她的脸颊一点点吻到脖子,锁骨……

    让朱欣有一种被珍惜的,和喜欢的人做爱的感觉。

    被她强行压下去的奢望再一次从心底冒了出来,此刻她是那么渴望被爱,她希望他们是那种关系,而不是临时的床伴。

    眼睫微湿,朱欣自嘲地眨了一下眼睛,她配么?

    已经有一个白泽凯,她该知足了,总不能把天下优秀的男人都收入囊中,太贪心要遭雷劈的。

    衣服被再次脱了下来,她赤身裸体地躺在光滑柔软的真丝床单上,她发现自己不只恋上这个人,也恋上了人家的床。

    乳房顶端的奶头被秦时含入口中,极具技巧地吮吸舔弄,温热湿滑的舌头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一阵阵酥麻从乳头上传来,化为热流直往小腹下涌,原本干涸的小穴迅速变得湿润粘腻。

    秦时将她的腿分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变得硬梆梆的大肉棒戳到了她的腿间,顶着露珠的浑圆龟头轻轻摩擦挤压着她的小穴,龟头的精液加上她自己流出来的淫液做为润滑,摩擦起来竟然极为舒服。

    秦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用舌头和龟头挑逗着她上下两处最为敏感的地方,快感源源不断地从乳头往下传,化为汩汩的蜜液不停地涌出,朱欣既为自己的反应感到难为情,又想要更多,不由挺起下体主动用小穴去磨蹭男人的龟头,她自己自慰的时候摸阴蒂才有感觉,然而男人的龟头在小穴口摩擦都能让她产生难言的渴望和快感,恨不能让那个大龟头不要只在门口磨蹭,再插进来一点,多进来一点……

    朱欣主动将小穴往大鸡巴上抵,让硕大的光滑圆头卡进来一点,因为没有生育过,她的小穴很紧,每次做的时候刚开始都很疼,然而这一次被她一下一下地主动往上套弄,竟然进来了一大半龟头,而秦时由着她忙活,每次只稍稍用力顶弄一下,虽然每次都比上一次深,却没有完全进来。

    这样要进不进的,弄得朱欣不上不下,欲望完全提了上来,迫切地想要更多。

    朱欣使劲地往上顶弄着,一次比一次更用力,将龟头越吞越深,秦时的龟头特别大,如果硬插的话会疼得跟撕裂一般,结果被她磨着磨着越陷越深,居然一点儿也没感觉到疼,最后还是秦时帮了她一把,腰部往下一沉,用力一顶,整个龟头都卡了进来,稍微有点疼,然而疼痛中又夹着一股难言的快感。

    朱欣就像渴了一路的旅人,喝到了一口甘露,其实她明明刚开始不想做的,而这个时候最想要的却是她。

    男人腰部缓缓往下沉,一点点将她空虚的通道填满,渴望已久的通道迫切地将坚硬如铁的大肉棒绞紧,如此急切而用力,以至于她整个身体都紧紧地绷了起来,体内深处如同过电般地划过一丝颤栗,仿佛有某个机关被打开了,将关押的淫兽放了出来,令她如此迫切而饥渴地想要,想要到发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