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斯文败类_ 作者:朱欣

    斯文败类_ 作者:朱欣

    被按在墙上插得两条腿直打颤

    男人的粗大瞬间将她整个通道都填得满满的,连心也被占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对这个男人的爱意,令她整颗心都快要满溢出来,朱欣努力把自己挂在白泽凯的身上,尽量将脚尖垫到最高。

    白泽凯眼眶发红地盯着她,那双让人失神的眸子此刻如同蒙上了一层水雾,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神情。

    朱欣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白泽凯,让他生气她很心疼,自责,愧疚,然而这样为她喝酒颓废堕入黑暗的白泽凯,仿佛从神坛走了下来,染上凡人的七情六欲,让人愈发地心动。原来不只是她一个人为他着迷,他的心里也同样有着她的位置。

    她此生都圆满了。

    只要过了这一关,他们还在一起,那么她再也不沾花惹草了,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都划清关系。

    白泽凯将她抵到墙上,按着她狠狠地抽送了起来,每一次都一顶到底,撞在她体内深处最敏感的地方,然后又几乎完全拔出,再狠狠地撞进去,那双微红的眸子几乎是凶暴地,阴霾地,紧紧地锁定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朱欣被他看得有些害怕,然而更多地却是不可抑制地心动,觉得他连生气的样子都迷人得要命。

    完了,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啊……阿泽……嗯……我……爱……你……”朱欣被撞得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的爱意。

    一来确实情不自禁,二是想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

    她不是一个喜欢把爱表达出来的人,然而他们这段感情已经岌岌可危,她不想什么都不做看着它走向灭亡,只想尽一切可能挽回。

    朱欣望着白泽凯的眼睛,男人纤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漂亮的双眸让人迷失……

    朱欣什么都没看出来。

    她的后背抵在冰凉的墙上,寒意透体而入,身前是白泽凯透过衣服传来的体温,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白泽凯身上的温热气息对她充满了吸引力,朱欣像个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攀在他身上,脸抵着他的肩膀,隔着衣服轻轻地啃咬他。

    白泽凯伸手将她紧紧地按在自己怀里,如同狂风暴雨般地一阵猛插。

    体内最敏感的地方被频频撞击,酥麻的快感从那一点向整个小腹扩散,朱欣被插得整个人都在发颤,声音都被捂在了男人的白衬衣里。

    喝醉酒的人能坚持很长时间,朱欣被按在墙上插得两腿直打颤,源源不断的快感不停地堆积叠加,将她不停地往上抛……

    “啊……唔……嗯……”朱欣的两条小腿都快抽筋了,全靠男人和墙壁将她夹在中间支撑着。

    虽然特别舒服,然而也特别耗费体力。

    白泽凯的双臂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将她禁锢在怀里,长时间的做爱让她整个人都开始脱力,喉咙干得快要冒烟,吸入的每一口气都让她的嗓子发疼。

    快感到了极致,就让人感觉不仅仅只是爽,那是极致的愉悦和痛苦,快乐得仿佛灵魂要脱离肉体飞升,又痛苦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而男人还远远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以下是繁体版:

    男人的粗大瞬间将她整个通道都填得满满的,连心也被占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和对这个男人的爱意,令她整颗心都快要满溢出来,朱欣努力把自己挂在白泽凯的身上,尽量将脚尖垫到最高。

    白泽凯眼眶发红地盯着她,那双让人失神的眸子此刻如同蒙上了一层水雾,叫人看不清里面的神情。

    朱欣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白泽凯,让他生气她很心疼,自责,愧疚,然而这样为她喝酒颓废堕入黑暗的白泽凯,仿佛从神坛走了下来,染上凡人的七情六欲,让人愈发地心动。原来不只是她一个人为他着迷,他的心里也同样有着她的位置。

    她此生都圆满了。

    只要过了这一关,他们还在一起,那麽她再也不沾花惹草了,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都划清关系。

    白泽凯将她抵到墙上,按着她狠狠地抽送了起来,每一次都一顶到底,撞在她体内深处最敏感的地方,然後又几乎完全拔出,再狠狠地撞进去,那双微红的眸子几乎是凶暴地,阴霾地,紧紧地锁定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朱欣被他看得有些害怕,然而更多地却是不可抑制地心动,觉得他连生气的样子都迷人得要命。

    完了,她已经无可救药了。зщ丶PΟ①8丶US

    “啊……阿泽……嗯……我……爱……你……”朱欣被撞得断断续续说出了自己的爱意。

    一来确实情不自禁,二是想让他知道她有多爱他。

    她不是一个喜欢把爱表达出来的人,然而他们这段感情已经岌岌可危,她不想什麽都不做看着它走向灭亡,只想尽一切可能挽回。

    朱欣望着白泽凯的眼睛,男人纤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漂亮的双眸让人迷失……

    朱欣什麽都没看出来。

    她的後背抵在冰凉的墙上,寒意透体而入,身前是白泽凯透过衣服传来的体温,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白泽凯身上的温热气息对她充满了吸引力,朱欣像个八爪鱼一般紧紧地攀在他身上,脸抵着他的肩膀,隔着衣服轻轻地啃咬他。

    白泽凯伸手将她紧紧地按在自己怀里,如同狂风暴雨般地一阵猛插。

    体内最敏感的地方被频频撞击,酥麻的快感从那一点向整个小腹扩散,朱欣被插得整个人都在发颤,声音都被捂在了男人的白衬衣里。

    喝醉酒的人能坚持很长时间,朱欣被按在墙上插得两腿直打颤,源源不断的快感不停地堆积叠加,将她不停地往上抛……

    “啊……唔……嗯……”朱欣的两条小腿都快抽筋了,全靠男人和墙壁将她夹在中间支撑着。

    虽然特别舒服,然而也特别耗费体力。

    白泽凯的双臂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将她禁锢在怀里,长时间的做爱让她整个人都开始脱力,喉咙干得快要冒烟,吸入的每一口气都让她的嗓子发疼。

    快感到了极致,就让人感觉不仅仅只是爽,那是极致的愉悦和痛苦,快乐得仿佛灵魂要脱离肉体飞升,又痛苦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而男人还远远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