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8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斯文败类_ 作者:朱欣

    在她喷潮的小、穴里狂插2

    “唔……嗯……”朱欣紧紧地攀着李逸的脖子,主动迎接着他的每一次撞击,两人嘴唇紧贴舌尖互抵,热切地撩拨着彼此每

    一根敏感的神经,毫不嫌弃地吞咽对方的津液。

    男人健硕的臀部如马达一般快速地耸动着,粗壮如铁的大鸡巴在女人的小穴里飞快地进出,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极致的快感让朱欣疯狂地尖叫起来,她的身体绷得越来越紧,小穴收缩到了极致……

    体内深处突然如同过电般地划过一阵热流,一股半透明的液体如同尿失禁一般喷了出来。

    李逸低头欣赏着她喷潮的样子,在她喷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再次顶了进去一阵狂插。

    “啊啊啊啊……”朱欣被插得连声尖叫,双腿不停地踢打,男人如同铁臂般的胳膊牢牢地缚住了她,在她不停抽搐的小穴

    里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朱欣整个人都要疯了,整个通道都如同触电了一般,小腹一阵阵痉挛,极致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灵魂都

    仿佛要脱离肉体的束缚升天,又难受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李逸双手牢牢地按住她不断挥打的手和脚,如同打桩机一般在她的小穴里狂插,直到朱欣整个人都快抽过去了,才猛抽了

    几下紧紧地抵着她的小穴射了出来。

    足足射了十几秒才完全停止。

    男人退了出去,一股白浊从女人大张的双腿间缓缓溢了出来。

    李逸俯身在朱欣脸上亲了一口,朱欣别过头不想理他。

    虽然最后差点被插死,不过不得不说这次做爱还是让人很舒服的。

    朱欣回味着一直躺到身体不再抽搐的时候才起来,李逸还在浴室里没有出来,叫她过去一起洗。

    朱欣走到花洒下,李逸从她的后背贴上来,用涂了沐浴露的手抚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插入她的腿间,摩挲她被操得红肿

    外翻的两片大阴唇。

    两个人摸着摸着又有感觉了,李逸拿莲蓬头将两人伸上的沐浴露草草冲了一下,将朱欣抵在墙上,从后面掰开她的屁股,

    露出中间的小穴,将龟头抵在她的小穴上用力一顶挺了进去。

    因为刚刚洗过了,水没有润滑的作用,插起来比较涩,但是还是很舒服,朱欣尽力将脚尖踮起来,屁股高高地撅起,配合

    他的抽插。

    因为身上的沐浴露没有完全冲干净,朱欣身上有些滑,李逸不得不用力扣住了她的腰,一下一下地撞击她的小穴。

    两人在浴室里插了十几分钟,又转战卧室。

    朱欣跪趴在床上,李逸从后面插她。

    “嗯……啊……”

    从这个角度,朱欣的身体线条极美,雪白的屁股又圆又翘,到腰部收缩成了细细的一握,再往下是漂亮平直的肩背,下面

    两团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她的身体晃动不停地来回甩。

    李逸素了太久,送上门来的美味不吃白不吃,朱欣被他翻来覆去地奸,整个人都快要被插酥了,一连高潮了三次,最后两

    个人精疲力竭地抱在一起,维持着下面相连的姿势睡着了。

    在老总的豪华办公桌上被插到尿失禁1

    朱欣从李逸家出来,迎着清晨的阳光,神情放松地走出小区大门,瞥见路边停的白色奥迪,她没怎么在意地扫了一眼,脸

    上突然一僵。

    这人还真是执着啊,大清早就守在这里,朱欣在烦躁之余,心里腾地窜起一团怒火,踩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过去。

    车窗缓缓降下,那人看过来,眼中带着红血丝,脸上带着熬夜之后才有的憔悴。

    朱欣心中一紧,他该不会在这里等了一个晚上吧?

    弯下腰,她凑近车窗低声威胁道,“不准再跟着我,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

    放完狠话她便准备离开,那人一把按住她放在车窗上的手,朱欣抽了抽,没有抽动。

    那人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她滑嫩的手背,看着她不愉的脸色,开口道,“好。”

    语气竟意外地温柔。

    朱欣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那人倏地靠近车窗,揽着她的肩膀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然后放开她,发动了车子。

    朱欣站在路边,看着远去的白色奥迪屁股,伸手抹了一把脸,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心里的戒备和反感消下去了不少。

    原本她都准备搬家了,既然隐患暂时消除,她决定还是先住在原来那里,搬家太麻烦了,而且搬一次家涨一次房租,经济

    方面也不划算。

    那人果然信守承诺,好几天都没有出现,朱欣便从李逸家搬回了自己的小窝。

    临走时李逸拦在门口,圈住她的腰不舍地撒娇,“不走行不行?有我和猫陪你不好吗?”

    朱欣任他抱着腻歪了一会儿,才笑着道,“我又没说不来了!拜拜……”又低头对蹲在门口看着她的小猫咪挥了挥

    手,“小宝贝儿拜拜!我会再来看你的。”

    李逸拿了车钥匙,把朱欣说要自己打车的话当耳旁风,一直将她送到了家门口,如果不是朱欣当着他的面“碰”地一声关

    上了门,他大概还想登堂入室,进去喝个茶顺便歇一宿再走.

    周一的上午总是格外繁忙,朱欣忙了一上午晕头转向,内线电话响起的时候,她顺手接了起来,“喂……季总。”

    “上来。”季凌言简意赅,说完就挂了电话。

    朱欣躲了季凌好些天,这会儿心里不禁有些打鼓,又不能违抗命令,只得忐忑不安地乘电梯去了总裁办公室。

    深吸一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低沉悦耳的男声。

    朱欣握着门把手打开,“季总。”

    “进来把门关上。”季凌投也不抬地吩咐,修长漂亮的手握着一支万宝龙钢笔,正在签署一份文件。

    朱欣顿了顿,关上门,慢吞吞地走了过去,站在办公桌前。

    季凌将手上的文件放下,抬头看了她一眼,“站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朱欣低头看了一下,她离办公桌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还要怎么近?

    看了一下季凌不愉的脸色,她只得绕过超大的豪华办公桌,走到了他面前。

    季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拉住她的手将她往前一带,猛地噙住了她的唇。

    朱欣双手抵在他的肩膀上,顿了一下,慢慢环住了他的脖子,启唇任他长驱直入,攻城掠池。

    季凌将她紧紧地按在怀里,双手用力地抚摸她的腰和后背,他的亲吻极具攻击性,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侵染着她,让她

    脑子里有些缺氧,开头那点微妙的抗拒很快消失无踪,沉迷在他温暖的怀抱和炙热的吻里无法自拔。

    季凌将朱欣亲得快要断气了才放开她,看着她温顺而动情任人采撷的模样,眼中的冷意消散了一些,柔和地望着她。

    季凌平时总是一副冷厉禁欲的模样,此时脸上难得的温柔如同冰雪消融,春暖花开,让人不知不觉就迷醉其中。

    女人对于男人的温柔总是无法抗拒,朱欣腻在他的怀里,不停地磨蹭。

    对于她来说,这大概是在撒娇,而对于男人来说就是撩拨了。

    季凌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他将桌子上的文件和电脑收到一边,将朱欣抱到桌子上,将她的裙子掀上去,直

    接脱下了她的内裤。

    朱欣怕有人进来看到,紧张得不得了,光着屁股坐在温润光滑的豪华办公桌上,让她羞耻中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兴奋。

    季凌拉下拉链,掏出笔挺粗长的巨物,只见紫红色的大龟头上已经溢出了少量的精液,他将龟头抵在她的小穴上,轻轻研

    磨,硕大的龟头不时往她的小穴里压进去一点,然后又退出来,再抵进去一点……如此反反复复。

    “嗯……”这种要进不进的最是磨人,朱欣的小穴被磨得一片湿润晶亮,不由往前挺了挺,主动想将龟头吞进去。

    季凌丝毫不急,用龟头不停地磨着她的小穴,一下一下地往里面顶弄,一次比一次顶得更深,朱欣的小穴被抵进来的那一

    点儿龟头撑得微微有些疼,更多的却是欲求不满,急切而焦躁地想要更多……

    在老总的豪华办公桌上被插到尿失禁2

    硕大的龟头以磨人的速度一次次往她的小穴里顶,越顶越深,从一点点龟头到小半个龟头……大半个龟头……最后完全顶了

    进来。

    没有撕裂的疼痛,只有水到渠成和被完全引爆的欲望。

    大肉棒势如破竹一顶到底,强势地贯穿了她的通道,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一股触电般的酥麻从那一点扩散到整个小

    腹,令朱欣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大肉棒有力地一记一记撞进来,每一次都撞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上,触电般的酥麻快感层层扩散,令朱欣整个人都颤栗不

    止。

    她很快就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沉浸在难以言喻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季凌将她的上衣解开,让那对饱满漂亮的半球形奶子露出来,一手握着她的奶子,一手扣着她屁股的上半部分,在她泛滥

    成灾的蜜穴中快速抽送。

    每一次都一插到底,然后又几乎完全拔出,再重重地撞进去。

    “啪啪啪……”

    “啊……啊……啊……”

    肉体撞击声和女人压抑不住的浪叫声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回荡,如果不是隔音效果好,恐怕整个楼层都能听见他们在干什么

    好事了。

    朱欣只有半个屁股坐在办公桌上,腿悬空吊着踩不到实处,不得不抓住季凌的胳膊支撑自己。

    季凌俯身含住她的唇,一边亲她一边干她。

    季凌的吻有极强的攻击性和侵略性,让朱欣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被强势的男人主导和征服的女人。

    这种感觉不仅一点儿都不坏,还让人上瘾,热血沸腾。

    大概自然界所有的雌性血液里都流淌着渴望被强者征服的基因。

    朱欣双手攀上季凌的脖子,热烈地回应他,与他唇舌纠缠,难舍难分。

    两人的下面紧紧地咬合着,朱欣的小穴拼命地收缩绞紧大肉棒,换来一阵愈发凶猛的撞击。

    “唔……唔……嗯……”太强烈的快感让朱欣不可抑制地想叫出声,却被男人的吻堵在了喉咙里。

    两人如同蛇一样紧紧地交缠着彼此,激烈地拥吻做爱。

    朱欣已经忘了今昔是何昔,在随时可能有人进来的办公室里沉浸在交媾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源源不断的快感不停地堆积叠加,将她一直往上抛……

    “啊……”朱欣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整个身子突然像虾一样躬了起来,一大股透明的水如同尿液一般喷了出来。

    幸好到后面两个人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完了,不然季凌那身昂贵的衣服就泡汤了,朱欣也只能光着身子出去。

    不过虽然衣服没遭殃,办公桌后的真皮沙发却没能逃脱一劫,被淋湿了一大片。

    想到季凌以后要坐在留着她的水的沙发上面一本正经的办公,她就……

    季凌脸上倒没露出什么异样,埋在她体内的龟头一阵暴涨,一股热流在她的小腹中汩汩地涌动。

    射完了,季凌用半软的鸡巴在她小穴中意犹未尽地抽送了几下。

    朱欣刚刚高潮的身子哪里还受得了一点刺激,忙不迭地将他推开了

    在老总的豪华办公桌上被插到尿失禁3

    办公桌上的狼藉不适合让清洁人员进来处理,朱欣自己用毛巾打湿了将桌子和真皮沙发上的水都擦干净,闻了闻没什么味

    道才放下心来。

    季凌坐在沙发上,从身后揽住她的腰,将手机和一本五星级酒店菜单递给她,“想吃什么自己点。”

    朱欣也没客气,翻开菜单看到上面昂贵的价格,眼也不眨地一连点了好几个自己喜欢的,有海鲜,有鱼,有虾,还有一份

    小羊排,主食点了一份意式的薄脆饼。

    和季凌在一起,完全不需要省钱。

    为什么很多女人都想嫁给有钱人呢?因为不必束手束脚地花钱的感觉太好了,会让人上瘾。

    季凌绝对是女人最想嫁的黄金单身汉没有之一,比他有钱的没他长得帅,比他长得帅的没他有钱。

    更不用说他的长相本身就属于顶尖的那一拨,无论在普通人里还是娱乐圈,比他长得好看的还真找不出几个。

    最主要的是,这人没有恶习,洁身自好,极度自律,除了工作基本对别的事情不感兴趣。

    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都绝对是最能给女人带来安全感的男人。

    朱欣一直逃避他,未尝没有怕自己动心的意思。

    像这样各方面都极度优秀的男人,天然就对雌性散发着极大的吸引力。

    写在自然界所有雌性基因里的,就是要选择强大优秀的雄性,这样才能产下优秀的后代。

    朱欣倚在季凌的怀里,仿佛人家胸口有吸人石一样牢牢地趴在上面不肯下来,一边理性地为自己的沉迷找借口。

    季凌喜欢她这样温顺依恋的模样,手轻轻拍抚着她的肩背,在她额角亲了一口。

    这个柔软的吻仿佛印在了她的心尖上,轻易就扣开了她心中抵御的城门,她嘴角微微弯了一下,放弃地沉溺……

    两人紧紧地拥抱着,用脸颊互相磨蹭,啄吻着彼此,渐渐地,两张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激烈地亲吻,难舍难分。

    季凌将朱欣抱起来,让她两腿分开跨坐在他的腿上,朱欣的裙子因为这个姿势褪了上去,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

    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严丝合缝,季凌的双腿微微分开,朱欣的屁股往下一沉,腿间被一个硬物抵住了。

    圆圆的大龟头隔着薄薄的布料抵在她的小穴上,一点一点地陷了进来。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用下体磨蹭着对方,圆圆的大龟头隔着裤子一下一下地撞进她的小穴里,没两下朱欣的内裤就湿了,

    让大龟头进得更顺利更深,几乎大半个龟头都插了进来。

    “唔……嗯……”朱欣难耐地主动迎上去配合着大肉棒的撞击,只想它插得深一点,再深一点……

    小穴里流出来的淫水没一会儿就将两人的裤子浸得湿滑一片。

    季凌用力顶弄了数下,碍于裤子的阻隔,只能堪堪插进去大半个龟头,再多就无法寸进了。

    他将朱欣的内裤脱了下来,拉下裤子拉链,按着她的屁股一用力,终于顺利地整个顶了进去。

    在老总的豪华办公桌上被插到尿失禁4

    两人面对面地抱着,大肉棒畅通无阻地顶了进来,一插到底,终于被填满的充实令朱欣舒了一口气。

    她的身子才刚刚高潮过,此时余韵还没有完全过去,整个盆腔和阴道都处于充血状态,大肉棒一插进来,整个阴道都如同

    触电了般一阵酥麻,她整个小腹都抽搐了一下,腰往下一弯,缩成了一团。

    季凌一手掐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屁股,在她触电般酥麻的小穴中快进快出地抽送起来,朱欣佝着腰抵在他的胸前,手

    指无意识地紧紧抓着他的衬衣,被插得小腹一阵阵抽搐痉挛,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一口气喘不

    上来了一般。

    季凌冷锐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小女人,看着她被插得整个人都在颤抖,一张秀美的小脸上露出似痛苦又

    似快乐的神情。

    被蹂躏的娇花不只会引得人心疼想要保护,更会激起人心底的凌虐欲,让人愈发地想要催折。

    季凌的眸子幽深地注视着她,大手几乎要将朱欣的腰掐断,五根手指紧紧地扣进她的屁股里,中指甚至插进了她的屁眼里

    一个指节。

    男人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女人抽搐收缩的小穴中一记记大力贯穿,每一记抽送都带起一阵触电般的酥麻。

    超越人体承受极限的快感已经让人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了,爽得仿佛连灵魂都要脱离肉体的束缚飞升,大概成仙就是这

    种感觉了吧,然而又痛苦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朱欣到后面已经连叫都叫不出来了,整个人喘得如同破了的风箱,努力张大嘴却无法呼吸,空气还没进入肺里就被急剧地

    喘了出来。

    俊美冷厉的男人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如同烙铁般的大肉棒在女人不堪蹂躏的小穴中频频进出,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

    影。

    让人无法抗拒的快感不停地冲刷着她,朱欣整个人都快要疯掉了,想要让他停下,却已经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而她那

    点微末的反抗,在男人铜墙铁臂般的镇压中,毫无作用。

    “啊……”朱欣发出一声无声的尖叫,整个身体如同弓一般躬了起来,一股电流从小腹深处划过,有什么东西抽搐着泄了

    出来。

    季凌漂亮的薄唇紧抿,在朱欣抽搐痉挛的小穴中又连连抽送了数下,直到她整个人都快要厥过去了,才紧紧抵着她的小穴

    射了出来。

    朱欣如同没有骨头一般软软地窝在他怀里,如果不是身子还在反射性地抽搐,看上去如同死过去了一般。

    许久之后,朱欣才微微动弹了一下,如同温顺的猫儿一般在季凌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季凌将她往胸前搂了搂,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没有说话。

    “叩叩!”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季凌从朱欣的身体里退了出来,将她放在沙发上,伸手拉上拉链,起身去开门。

    朱欣迅速将裙子拉下来,将腿叠起来挡住春光。

    fщυ⑧.℃Θ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