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2
    “干嘛?”朱欣伸手推他。
    “干你。”刚子将她压在身下,像只大狗似的在她脸颊脖子上又亲又舔,一边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捏她的奶子,朱欣今天穿的是一身米黄色的套装,上面是修身小西装,下面是后面分叉的短裙,她里面没有穿胸罩,只穿了一件柔软的黑色抹胸防走光。
    刚子将她胸前的扣子解开,把里面的抹胸拉下来,一对漂亮的半球型奶子便露了出来。
    帐篷里顶上悬挂的LED灯明晃晃地照着,两边门大开,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外面看的一清二楚,这边除了他们还有几伙人在露营。
    有人看到帐篷里的情景兴奋地吹起了口哨,还有人在高声怪叫:“喔——”
    引得所有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朱欣连忙用手捂住了胸,一边推了推刚子。
    刚子起身,在一堆人的起哄声中将两边的门拉上,挡住了一双双看好戏的窥探视线。
    朱欣看了一眼头顶悬挂的明晃晃的LED灯,问刚子:“外面会不会看得到?”
    “看不到,这个是防透光的。”
    朱欣想到这个帐篷是双层的,终于放心了点。
    刚子重新将她揽入怀里,伸手拉开她的衣襟,抚摸揉捏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探进她的裙子里,隔着纯棉内裤揉按她的小穴。
    朱欣靠在柔软的睡袋上,下面是加厚的空气床垫,最下面还有一层防潮垫,躺在上面一点儿都不凉,跟在家里的床上差不多,却别有一番野趣。
    加上这个露营点人还蛮多的,一点儿也不荒凉,感觉就很热闹很好玩,让人一颗被禁锢在钢筋水泥大城市的心也得到了释放。
    朱欣惬意地躺着,感受着刚子含着她乳头吮吸舔弄带来的快感。
    她知道外面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她不在乎。
    现代人奉行及时行乐,她享受被男人玩,享受他们给她带来的快感。
    堕落让人沉沦,让人愉快地不想回头。
    **
    刚子一边埋在她的胸口津津有味地吃奶,一边将手伸进她的内裤里,覆上她的小穴抚摸揉弄。
    女人的逼是全身最滑最嫩的地方,摸起来就让人想肏。
    刚子将她的内裤脱掉,手顺着她的大阴唇往下滑,插入柔软湿滑的小阴唇,用中指沾了一点粘液,按在阴蒂上轻轻揉捻。
    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有人在向帐篷靠近。
    朱欣仗着外面看不见,也没在意。
    脚步声在帐篷门口停住,紧接着门帘被突然拉开,两个男人钻了进来。
    是陈南和那个程先生。
    两人一进来就看到这么刺激的场面,瞬间胯下一硬,高高地支起了帐篷。
    陈南连忙转身将门帘拉了上去,阻挡住那些若有若无往这边窥探的目光。
    朱欣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身上只有一条裙子被掀到腰间,胸前一对漂亮的大奶子和下面的小逼牢牢地吸引住了两个男人的视线。
    这个时候还干看着就不是男人,两人瞬间也加入了进来。
    小小的双人帐篷里挤进来四个人,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朱欣躺在中间,双腿大张,程先生埋在她的腿间舔她的小穴,陈南和刚子躺在她旁边,两人各占据着她一个奶子。
    最敏感的三点各被一个男人占据,上面的两个乳头和下面的小穴同时被男人温热的舌头舔弄,刺激成倍增加。
    酥酥麻麻的快感同时从两边乳头上传来,往下一直传达到小腹,化为汩汩的春水从腿间溢出来,被程先生卷入口中,他的舌头不停地来回舔扫,从小穴口一直舔到阴蒂,源源不断的快感传来,朱欣绷直了双腿,连脚趾都紧紧地蜷了起来。
    她下面如同开了闸一样,淫水一股一股地涌出来,被程先生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在三个男人同时的多重刺激下,朱欣很快就到达了高潮,一股春潮如同尿液一般喷溅出来。
    程先生张口接住,喉咙不停地滚动,将她喷出来的水全部吞了进去,还有一些没来得及吞咽的浇在了他的脸上,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滑,将深色的衬衣领子打湿了一片。
    倒是下面的睡袋没怎么湿。
    陈南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睡袋上溅到的几点水渍。
    程先生将身上的衬衣脱下来扔在一边,解开皮带脱掉裤子,挺着一根笔直挺翘的大鸡巴,跪在朱欣的面前,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掰开她的小穴,将龟头抵在柔软湿润的小穴口,往里顶了进去。
    朱欣刚刚高潮,身子正是敏感的时候,大鸡巴一插进来,小腹就如同触电般地抽了一下,她整个人都痉挛着弯下了腰。
    程先生按着她的大腿,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抽送,插得叶紫快要疯了,“啊……啊……啊……”
    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爽还是难受,大肉棒快速地贯穿,整个通道都如同通了电一般,爽得连灵魂仿佛都要出窍,又难受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亡……
    程先生双手紧紧地扣着她的大腿,不让她往后躲,一记记又快又猛地撞进她的小穴里,插得朱欣连声尖叫:“啊啊啊啊……”
    她之前一直控制着音量,此刻却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什么面子里子都不要了……
    斯文败类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3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3
    空旷的营地上支了大大小小十几顶帐篷,在暗夜的星空下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中间的空地上架起了好几堆篝火,有人在唱歌,跳舞,弹吉他。另一边支着好几个烧烤架,炭火烧得通红,人们将刷好酱的各种肉串,豆制品,蔬菜放在铁丝架上,不停地翻烤,发出滋滋的响声。
    食物的香味和浓烟一起飘荡在营地的上空。
    还有一些人没什么事,三三两两地坐在野餐垫上,玩手机的玩手机,打扑克的打扑克。
    大家一边喂着蚊子,一边享受着在野外的闲暇时光。
    “啊……啊……啊……”
    一阵高亢的女人浪叫突然划破夜空,人群短暂的一静,跳舞的,弹吉他的,翻烧烤的,打扑克的,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防透光的帐篷让人看不清情形,不过不用看也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啊啊啊啊……”
    女人的叫声又尖又急,光听声音就能知道里面是怎样激烈的状况。
    小年轻们听得口干舌燥,喉咙发紧,一阵面面相觑之后,有人将扑克牌往地上一扔,“不玩了。”然后拖着女朋友进了帐篷,干什么去了不言而喻。
    没女朋友的单身狗们骂骂咧咧地唾弃了一声,继续玩牌的玩牌,跳舞的跳舞,弹吉他的弹吉他,刷烤肉的刷烤肉。
    只是大家明显都心不在焉,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一边支楞着耳朵听帐篷那边的动静,那销魂的声音如同猫爪般一下下挠在人的心上。
    听得人面红耳赤,浑身燥热。
    不听吧又想听,听吧又难受。
    外面的单身狗们正在煎熬,帐篷里面却正干得热火朝天。
    程先生双手扶着朱欣的腰,“啪啪啪”地撞击在她的胯下,粗壮的大鸡巴在小穴里飞快地进出,速度快得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朱欣被插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小腹如同触了电般地一阵阵抽搐痉挛,“啊啊啊啊……”
    超过人体承受极限的巨大快感源源不断地袭来,让朱欣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她的双腿乱蹬,两只手不停地挥打,想往后退却被三个男人牢牢地压制住,动弹不得,只能被动地承受一波比一波更强烈的致命快感。
    朱欣前所未有地感觉自己离死亡这样的近,她总觉得自己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了……
    又仿佛灵魂要脱离肉体的束缚上天。
    所谓欲仙欲死,大概就是她现在这样的感觉。
    美女的小逼水多又滑,紧紧地绞着他的鸡巴,程先生爽得整个人都快爆了,大鸡巴如同凶器一般狠狠地捣弄美女的小穴,把她插得毫无形象地淫声浪叫,整个人如同暴风雨中的落叶一般不停地颤抖。
    这种成就感和快感简直无法形容。
    比世界上的任何春药都有效
    程先生高强度地足足抽插了半个多小时,直把朱欣肏得眼睛都开始翻白了,才冲刺了数下,紧紧地抵着她的小穴射了出来。
    暴涨的龟头抵在柔软的子宫壁上,一股浓精噗噗噗地射了出来,足足射了数十秒才停止。
    朱欣摊在软软的睡袋上,整个人如同死过去了一般,只有身体还在反射性不停抽搐,昭示她还活着的迹象。
    程先生将软掉的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滑了出来,一股白浊从洞口缓缓地溢出来。
    眼前的场景看着淫靡又色情,两个男人胯下的鸡巴胀得发疼,恨不能马上捅进去。
    陈南按住想起身的刚子,“让她先休息一会儿。”
    她这个样子再肏要出事。
    刚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翘得硬梆梆的鸡巴,从在车上到现在,挺了快两个小时了都,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耐心地等着。
    他伸手握住自己的鸡巴,一边紧紧地盯着朱欣的小穴,一边打手枪。
    朱欣双腿大张地摊着,两个男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逼上,看着白浊的精液从她的洞口缓缓地流出来。
    朱欣的呼吸渐渐平复,好一会儿才停止了抽搐。
    刚子又等了几分钟,见她休息得差不多了,便迫不及待地走过去,跪在她的面前将鸡巴顶在她的小穴口,也不嫌弃别的男人的精液,直接顶了进去。
    他等了半天早急不可耐,一插进去便迫不及待地快速抽送起来。
    朱欣刚刚缓过来,身体仍旧处于十分敏感的状态,刚子的鸡巴一插进来就爽得她一哆嗦,整个通道如同通了电般地一阵酥麻,“啊……”
    朱欣的嗓子已经叫哑了,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听着却更加地销魂勾人。
    程先生被她叫得鸡巴又有了抬头的迹象,这里还有一位等着呢,一时半会儿轮不到他,干看着太煎熬了,他便穿上衣服先出去了。
    知道外面的人都在注意这边,他开的是另一边的门。
    这边只有两个人在树下抽烟,闻声看过来一眼。
    一丝不挂的女人躺在帐篷里被男人插逼的场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挡住了。
    两人遗憾地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继续抽烟。
    虽然看不见画面了,“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女人沙哑的浪叫声却清晰地传来,从耳朵里一直钻进了心里去。
    “艹,这小娘们儿真浪!”其中一个低咒了一声,将剩下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
    “奶子长得真好,”另一个人啧啧地回味,低头看了一眼胯下高高支着的帐篷,用手揉了一把,“想肏。”
    “有本事你去。”他的同伴半是开玩笑半是怂恿地道。
    “艹!”一想到那边有七八个大男人,他就只能按灭了自己那点心思,在这里听听壁角得了。
    斯文败类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4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4
    朱欣的小穴里又是精液又是淫水,插起来极其顺滑,加上她还在不停地收缩绞紧,绞得刚子鸡巴又硬了一圈,整个人都快爆了。
    刚子双手扶着朱欣的腰,大鸡巴如同打桩般在她的小穴里飞快地进出,里面的精液和淫水不停地被带出来,不一会儿就将两人的结合之处打湿了一片。
    “啊啊啊啊……”朱欣被他插得不停地晃动,一双完美的半球型奶子荡成了迷人的乳波。
    现场活春宫的刺激远不是视频图片所能比拟的,另一个男人极近距离地围观,喉咙一阵阵发干,下面的鸡巴胀得发疼,恨不得马上取而代之,捅进那个销魂的桃源洞。
    好在刚子跟他一样也等了半天,插了没几分钟就控制不住地一哆嗦射了出来。
    刚子好一会儿才将软掉的鸡巴从朱欣的小穴里滑出来。
    他一让开,陈南就立马顶了上去。
    坚硬粗壮的鸡巴抵在正往外溢着白浊精液的入口,往力一顶,整根没入。
    “啊……”长时间的兴奋让朱欣的盆腔充血,大肉棒一插进来,她整个人小腹都抽了一下。
    她微微躬起身,承受着大肉棒的一记记快速贯穿,整个通道都仿佛变成了G点。
    极致的快感让人欲罢不能,想要更多,又难以承受……她将自己交给对方,让他带着自己在欲望的海洋里沉浮,一起攀上极乐的巅峰……
    朱欣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整个人痉挛地抽搐了起来,一大股春潮喷涌而出。
    男人一边看着她喷潮,大肉棒一边在她的小穴里疯狂抽插,把朱欣插得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
    “啊啊啊啊……”
    陈南紧紧地抓着她的奶子极速冲刺了数百下,才紧紧地抵在她的子宫深处,龟头爆涨,一股浓精射在了她的子宫里。
    两个人躺在帐篷里休息了一会儿,才穿上衣服出来。
    朱欣刚一出来,就感觉到数道视线落在她身上。
    她稍一想就明白了自己刚刚在帐篷里的尖叫被他们听到了。
    仗着大家都不认识,她无视掉了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四下望了一圈,往刚子他们那帮人聚集的地方走了过去。
    她一边走精液一边顺着大腿往下滑,仗着天黑没有人看见,她也就不管了。
    “过来吃烧烤。”刚子扬手招呼她,一边拿了一串肉串啃着,一边将别人刚烤好的端过来向她献殷勤。
    程先生递给她一张湿巾纸,朱欣道了声谢,伸手接过来撕开外面的包装,擦了擦手,然后若无其事地弯下腰,将已经流到小腿上的精液擦了擦。
    几个男人顺着她的动作往下,目光别有意味。
    朱欣擦完四处找地方扔垃圾,程先生伸手要帮她扔,朱欣微微一顿,放在了他手心。
    刚子笑了笑,端着托盘往她面前递了递,“饿了吧?赶紧吃点。”
    他们下班接了她就直接过来了,都没吃饭,朱欣在帐篷里一直呆到现在,其他人已经吃了一轮了。
    朱欣伸手拿了一串烤千页豆腐咬了一口,出乎意料地,味道居然很不错,比外面烧烤摊上烤的还强些。
    朱欣看了正在翻动烧烤的秦时一眼,男人近一米九的大个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姿态闲适,烤得有模有样。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又帅又有钱,是无数女人想嫁的老公类型没错了。
    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好运的姑娘,她上辈子大概拯救了银河系吧。
    “你想喝什么,啤酒还是饮料?”
    戴眼镜的男生开口问道,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体恤,整个人看上去清爽干净,像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
    “啤酒吧。”饮料配烧烤太甜腻。
    刚子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桌子上,将折叠椅拉开,请她坐下。
    朱欣走过去坐了下来,一边吃烧烤一边看大家唱歌跳舞。
    她在看别人,别人也在看她,年轻男人们的目光若有若无地落在她身上。
    戴眼镜的男生从车上拿了几瓶啤酒过来放在桌上,用启子全部打开,递了一瓶给她,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朱欣拿啤酒跟他碰了一下,仰起头喝起来,冰凉的酒液滑入喉咙,清爽够劲。
    刚子和陈南也坐了过来,四个人围在一起边吃烧烤边喝酒,程先生不时将烤好的给他们端过来。
    桌子上摆了一堆各种各样的烤肉串,烤鱼,烤海鲜,为了照顾女生的口味,还烤了一些蘑菇和蔬菜。
    朱欣各种荤的素的都吃了不少。
    周围群山寂静,山坳里却一片热闹欢腾。
    这群年轻人的到来,让寂寞万年的大山仿佛也活了过来。
    朱欣听着吉他,吹着晚风,看头顶星河闪耀,感受着难得的闲暇惬意。
    _請支持首發站的工作 到首發站閲讀本書ΗǎǐΤǎNGSんЦщú(海棠書屋)·℃0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