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uwu.us 分卷阅读107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13
    早上煮的是香菇皮蛋瘦肉粥,皮蛋和瘦肉滑嫩,粥入口十分软糯,好吃得都让人感觉出幸福的味道来。
    除了粥,桌子上还摆了几样爽口的小菜,有水煮花生,卤牛肉,爽口泡菜,甜辣豆皮。
    朱欣端着碗喝粥,心虚地看了秦时一眼,见他正在低着头盛粥,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
    她没话找话地道,“粥好好喝啊。”
    “好喝吗?下次来我家,我给你煮。”程先生接话道,将一叠泡菜往她面前推了推,“这是我自己做的,味道还可以,你
    尝尝。”
    朱欣:“……”
    她以为粥是秦时煮的,看来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回头礼貌地对程先生笑了笑,用筷子夹了一片泡菜放入嘴里。
    泡菜爽脆,酸辣微甜,口感极佳,让人吃起来很过瘾,“很好吃。”
    “喜欢我给你送点过去。”程先生含笑看着她。
    朱欣看了一眼秦时,低下头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程先生自己倒没怎么吃,一直含笑看着朱欣,不时将她喜欢吃的小菜拖到她面前,其他人倒没什么意见,一边吃粥一边聊
    天,都在有意无意地照顾她。
    年轻的女人微垂着头颅,秀美的小脸脂粉未施,肌肤白玉无瑕,温柔沉静的眼黑漉漉的,看着就让人心悦,只觉秀色可
    餐,饭都能多吃两碗。
    “一会儿我们去爬山,你要不要去?”刚子问。
    这边的山都很矮,爬起来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不过正好适合她快被掏空的身子。
    一行人吃完饭便上山了,朱欣走着走着便落到了最后,胡瑾在前面拖着她走。
    江南山水秀美,山峰低矮,江碧水清,烟波浩渺,如同蒙着薄纱的江南美女,风姿绰约,婉约秀丽。
    “累不累?”胡瑾转过头问,“要不要我背你?”
    “不累。”朱欣摇了摇头,这山爬得跟如履平地一样,一点儿都不累,何况还有人搭把手。
    一行人走走停停,一边看风景一边聊天,有人从山上下来,是早起去看日出的回来了。
    经过他们时,特意看了朱欣一眼。
    朱欣面不改色,反正都是不认识的,无所谓。
    “那边有个亭子,要不要过去坐一会儿?”前面的刚子回过头,指了指旁边的小路问道。
    他们爬了半个小时了,朱欣有点累,闻言点了点头。
    一行人踏上小路,在密林里穿行了没一会儿,前面便豁然开朗,一座八角亭坐落在半山腰上,下面是一江平滑如境的碧
    水,两岸层林尽染,风景如画。
    一行人走进亭子里,里面摆了几张木质长椅,大家坐下喝水的喝水,休息的休息。
    朱欣拿出手机,站在亭子边上拍了几张照片,转身准备坐下的时候,发现椅子都已经被占满了。
    她正准备找个地方挤一挤,被人一拉,跌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里。
    “坐我腿上。”刚子笑着将她箍进怀里,手在她柔软的腰肢上捏了捏,胯下的硬物直挺挺地戳在她的屁股上。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13
    早上煮的是香菇皮蛋瘦肉粥,皮蛋和瘦肉滑嫩,粥入口十分软糯,好吃得都让人感觉出幸福的味道来。
    除了粥,桌子上还摆了几样爽口的小菜,有水煮花生,卤牛肉,爽口泡菜,甜辣豆皮。
    朱欣端着碗喝粥,心虚地看了秦时一眼,见他正在低着头盛粥,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
    她没话找话地道,“粥好好喝啊。”
    “好喝吗?下次来我家,我给你煮。”程先生接话道,将一叠泡菜往她面前推了推,“这是我自己做的,味道还可以,你
    尝尝。”
    朱欣:“……”
    她以为粥是秦时煮的,看来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回头礼貌地对程先生笑了笑,用筷子夹了一片泡菜放入嘴里。
    泡菜爽脆,酸辣微甜,口感极佳,让人吃起来很过瘾,“很好吃。”
    “喜欢我给你送点过去。”程先生含笑看着她。
    朱欣看了一眼秦时,低下头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程先生自己倒没怎么吃,一直含笑看着朱欣,不时将她喜欢吃的小菜拖到她面前,其他人倒没什么意见,一边吃粥一边聊
    天,都在有意无意地照顾她。
    年轻的女人微垂着头颅,秀美的小脸脂粉未施,肌肤白玉无瑕,温柔沉静的眼黑漉漉的,看着就让人心悦,只觉秀色可
    餐,饭都能多吃两碗。
    “一会儿我们去爬山,你要不要去?”刚子问。
    这边的山都很矮,爬起来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不过正好适合她快被掏空的身子。
    一行人吃完饭便上山了,朱欣走着走着便落到了最后,胡瑾在前面拖着她走。
    江南山水秀美,山峰低矮,江碧水清,烟波浩渺,如同蒙着薄纱的江南美女,风姿绰约,婉约秀丽。
    “累不累?”胡瑾转过头问,“要不要我背你?”
    “不累。”朱欣摇了摇头,这山爬得跟如履平地一样,一点儿都不累,何况还有人搭把手。
    一行人走走停停,一边看风景一边聊天,有人从山上下来,是早起去看日出的回来了。
    经过他们时,特意看了朱欣一眼。
    朱欣面不改色,反正都是不认识的,无所谓。
    “那边有个亭子,要不要过去坐一会儿?”前面的刚子回过头,指了指旁边的小路问道。
    他们爬了半个小时了,朱欣有点累,闻言点了点头。
    一行人踏上小路,在密林里穿行了没一会儿,前面便豁然开朗,一座八角亭坐落在半山腰上,下面是一江平滑如境的碧
    水,两岸层林尽染,风景如画。
    一行人走进亭子里,里面摆了几张木质长椅,大家坐下喝水的喝水,休息的休息。
    朱欣拿出手机,站在亭子边上拍了几张照片,转身准备坐下的时候,发现椅子都已经被占满了。
    她正准备找个地方挤一挤,被人一拉,跌进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里。
    “坐我腿上。”刚子笑着将她箍进怀里,手在她柔软的腰肢上捏了捏,胯下的硬物直挺挺地戳在她的屁股上。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14
    朱欣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时坐在她斜对面,正低着头玩手机,顾清坐在靠江的一边,手搭在栏杆上,正在看风景,其他人
    有人看风景,有人望着他们笑。
    朱欣伸手推了推刚子,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在一群男人别有意味的眼神中,径自走到顾清旁边,在角落坐了下来。
    朱欣转过头,看似在看江景,眼角余光却一直落在顾清身上,这个男人从昨天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跟她说,仿佛那天晚上的
    深入交流极致亲密是假的一般。
    顾清俊秀的面孔清冷疏离,一个眼神都没落在她身上,朱欣幽幽地望着他的肩背和侧脸,很想贴过去,将脸枕在他的肩
    上。
    男人身上散发着清贵而诱惑的气息,无声地蛊惑着他身边的雌性,想要靠近,眩晕,小鹿乱撞,蠢蠢欲动……
    朱欣心里转了七八百个念头,顾清突然转过身,本来两个人都是侧着看江面,他一转过来,和朱欣的距离倏地拉近,胳膊
    肘和朱欣的胸部几乎贴上,她觉得自己只要呼吸重一点,乳房就会撞上去,一时不知道是应该往后退一点,还是保持原地不动
    的好。
    刚子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跨下帐篷支得老高,他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大剌剌地敞着腿。
    男人们心照不宣,意有所指地看了下他的裆部,又看了眼朱欣。
    朱欣浑然不觉,她全副心神都在顾清身上,确切地说,是顾清的胳膊肘上,既怕撞上,又盼着跟他有所接触。
    刚子扯了扯裤裆,他倒是想,只怕朱欣不愿意。
    “我们来玩扑克牌吧。”有人提议。
    “好啊。”干坐着也是无聊,一堆人应和。
    “玩什么?”胡瑾变魔术般拿出一副扑克牌,问道。
    “阿朱会玩什么?”程先生望向朱欣。
    朱欣连忙摆了摆手,“我不会。”
    “没关系,我教你。”陈南将朱欣一把拉过来,让她在白宇刚铺好的防潮垫上坐好,自己从身后拥住她。
    几个人围坐在亭子里,胡瑾利落地洗牌发牌,陈南在朱欣耳边低声给她讲解规则。
    两人离得极近,朱欣的后背紧贴在陈南的胸前,隔着薄薄的布料,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和肌肉起伏,陈南讲话时口中
    呼出的热气灼热地喷在她耳边,令朱欣耳朵一阵阵酥痒发麻,完全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听他讲什么。
    好在刚子他们没让她一来就上手,先带着她玩了几局,觉得她差不多会了,才开始玩真格的。
    刚子伸手指了指,“陈南你不准帮她玩了啊,让她自己玩。”
    “干玩没意思,赌点什么?”
    胡瑾帅气利落地洗牌,堪比电影里的特效,朱欣都看呆了。
    刚子瞥了朱欣一眼,问:“赌啥?”
    “赢的人可以从输的人身上指定要一件东西。”白宇以手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脸纯良地提议。
    “这个好!”刚子抬手跟他击了一下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大展身手。
    接下来开始认真玩,第一局刚子就赢了。
    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溜了一圈,落在朱欣身上。
    朱欣心里一紧,直觉不好。
    果然,刚子指了指她,坏笑着道,“我要你的内裤。”
    一群人哄然大笑,起哄着让她赶紧脱。
    “不是,”朱欣看了一眼四周,虽然这里没什么人吧,但光天化日的,“换别的行吗?”
    “不行,就要你的内裤!陈南帮她脱。”刚子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陈南低头看了朱欣一眼,配合地将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掌心贴着她圆润饱满的屁股缓缓往上,摸到内裤的边缘,往下一
    拽,一下拉到了大腿根部,朱欣慌地一把按住他的手,“别……”
    程先生和刚子一人握住她一只手拿开,让陈南得以顺利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拉扯中她的裙子掀了上去,白花花的下体直
    接暴露在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面前。
    队伍里有个女人,还是一个可以随便肏她逼的女人,一群男人早就按捺不住了。
    数道灼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朱欣的下体,朱欣想将腿合上,被陈南强硬地掰开,让她的逼展露在众人眼前。
    柔软的黑色阴毛微微卷曲,有种说不出的性感,两片大阴唇红肿外翻,明显是刚被肏过不久,一群男人看得鸡巴梆硬,恨
    不能马上提枪上。
    一只大手罩住女人的小逼,“不给你们看。”
    “喂,陈南,吃独食就没意思了哈!”
    其他人起哄。
    下面被人占了先,刚子便进攻上面,他一把将朱欣的体恤领口拉下来,朱欣今天穿的白色圆领体恤,由于没穿内衣,胸前
    两点特别明显。
    刚子早就馋这对奶子了,一路上鸡巴都是硬的。
    体恤的质地十分柔软,弹性极佳,被刚子一下拉到最大,两团白腻饱满的大奶子直接露了出来,刚子将领口卡在她的奶子
    下面,伸手托住两个奶子掂了掂,感慨道,“这两个奶子好大,长得真好。”
    他两手各握住一个奶子又捏又揉,将它们挤压成各种形状,张口含住其中一个的顶端,吮吸舔弄起来。
    大庭广众青天白日的,朱欣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敞乳露逼,被男人吃奶玩穴,又紧张又羞耻,还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陈南的手放在她的下体上轻轻上下滑动,指腹顺着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往上,摸到柔软的阴蒂,轻轻揉捻抚弄。
    没被挡住的部分牢牢地吸引住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程先生离得最近,直接上手,将她的逼掰开,露出下面粉嫩晶莹的肉
    洞。
    他将中指抵入进去,一边插一边对童子鸡白宇现场教学:“小宇还没操过吧?鸡巴就是从这个洞进去……”
    “你说个鸡巴,让他直接上手不就是了?”有人笑骂。
    “来,小宇,舔她的逼……”哥哥们对童子鸡现场指导。
    白宇在大家的起哄中,将眼镜取了下来放在一边,来到在朱欣的腿间,认真观察她的逼,在朱欣羞耻得脸都红了时,一口
    含上去,整个口腔将她的私处包住,温热的舌头由下到上地舔弄,从小穴口到阴蒂快速地来回舔扫。
    朱欣被他舔得舒服极了,主动将腿张开让他舔。
    海棠書щú1浀書齋jIй洅ΡΟ-一⑧嚸℃Ο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