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wangshe.ME 分卷阅读110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周末去郊外露营被七八个男人轮女干18
    朱欣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荒唐了一天,她实在是太累了,一夜无梦到天亮。
    昨天说是去爬山,结果爬到一半就没上去了,今天一帮人也没说要爬山,扛着炊具和食材到江边野炊。
    既然是野炊,还用炭炉就没什么野炊味儿了,秦时搬了几块大石头,临时凑了一个简易灶台,朱欣跟陈南上山捡柴禾。
    他们都是捡一些落在地上的枯枝,无论粗细都一律捡起来。
    朱欣感觉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和一个班的同学去郊外野炊,饭做得好不好吃不要紧,重要的是自己动手集体参与的那份乐趣,跟过家家一样,很好玩。
    虽然是山上,但这个季节枯枝并不多,两人捡了半天才捡到两小捆柴禾,先抱回沙滩上,让人用着。
    秦时已经收集了一堆枯叶和细枝,还有一堆干柴,正蹲在简易灶台前生火。
    两人把柴禾放下,看了下差不多了,便没有再去捡。程先生和白宇在江边洗菜淘米,刚子和胡瑾捞起裤腿在下游抓鱼。
    “有鱼吗?”朱欣扬声问。
    “有!”刚子回答她,一边紧盯着水面,一边小心地挪动着脚步。
    朱欣走到江边,往水里一看还真的有鱼,不大,就一两指长的小鱼,这边水质很清,没有遭到污染,真抓到鱼还是可以吃的,只不过江里的鱼灵活滑溜得紧,几个人试了半天,连一片鱼鳞都没摸到。
    还是陈南去拿了个盆过来,舀了两三条上来,最后因为太小了,一人一口塞牙缝都不够,又把它们放了。
    他们玩了半天,饭已经做好了,秦时和程先生搭了两口灶台,一边煮饭,一边炒菜,白宇和另外一个男生在烧火。
    炊烟夹杂着食物的香气在沙滩上漫延,朱欣吸了吸鼻子,上了岸,坐在一块圆石头上,拿纸巾把脚擦干,穿上鞋袜,取了香皂到江边把手洗干净。
    然后走过去帮忙把垫子铺在沙滩上,将炒好的菜端到垫子上,招呼大家过来吃饭。
    没有电饭煲,米是直接在锅里焖熟的,吃起来口感居然格外地好,下面还有一层酥脆的锅巴。朱欣为了保持身材,近些年已经很少吃主食了,每顿都不超过一小碗,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去舔了一碗饭。
    秦时炒的菜也很好吃,有种家常的味道,没有外面卖的那么腻,让人吃了还想吃,有点上瘾。
    朱欣把肚子吃撑了,摊在沙滩上坐了好一会儿,才起来去帮忙洗锅刷碗,弄完都十点多了。
    顾清有事要先回去,秦时也跟他一起走,朱欣本来还有点想玩,看他们两个都走了,自己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便说要跟着回去。
    其他人相互看了看,也纷纷说一起走,一行人回到营地,将帐篷拆掉,垃圾带走,经过补给站的时候扔到垃圾箱。
    到市里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朱欣让他们将自己放在人民广场,说要去逛街,等下车之后,便自己去了地铁站。
    虽然跟他们一起玩,但她住的地方并不轻易向人泄露,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主动求操
    周一一大早,闹钟七点十五分响起,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将闹钟按掉,再次秒入梦乡。五分钟后,闹钟再次响起,朱欣从被子里探出头,困倦地睁开眼睛,胳膊扭过头顶,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按掉闹钟。
    如果在起来之前按了闹钟,她很可能再次睡过去。
    一到工作日,每天早上起床都跟打仗一样,进卫生间洗漱完上了个厕所,然后火速换好衣服,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牛奶和一袋面包放进包里,拿起手机和钥匙冲出门。
    时间:七点三十五。
    从她住的地方到公司,走路加坐地铁的时间总共需要四十多分钟,但是每天早高峰都很难挤上地铁挤,要挤两三趟才能挤上去,所以要留出一点时间,一般到公司八点四十左右,吃个早餐上班刚刚好。
    朱欣步履匆匆地往地铁站赶,一辆白色宾利从她旁边开了过去,缓缓在她前面停了下来,车窗降下,露出一张斯文俊秀如同开了十级美颜滤镜加精修图的帅脸。
    朱欣停下脚步,对上镜片后的目光,笑着扬手打了个招呼,“嗨。”
    那人双手按在方向盘上,侧过头来看她,“去上班?”
    “嗯。”朱欣这会儿也不急了,脚跟钉在地上似的,慢悠悠地跟人寒暄。
    “在哪儿上班?”那人问。
    “长宁区。”朱欣答。
    “上来,我送你。”那人偏了偏头。
    朱欣只犹豫了不到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就拉开了车门坐进了副驾驶位。
    朱欣系上安全带,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人今天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高定黑色西装,十分有质感的面料昭示着昂贵的价格。鼻梁上架一副细框金边眼镜,完美的骨相配上无瑕的皮肤,这是一张无需修饰就能直接搬上大荧幕的脸,好看得让人有种直面朝阳的感觉,晃眼睛。
    朱欣看了一眼就连忙收回了目光,心里如同装了七八只小鹿,一通乱撞。
    他身上有一股香味,不是香水的味道,应该是衣服上的,混合着他本身的味道,清爽而蛊惑,让人眩晕神迷,手脚发软。
    朱欣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条弹幕:人间行走的春药。
    所到之处,让方圆百里的雌性自动发情,主动求操。
    以怀上他的种。
    朱欣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只发情的雌兽,张着双腿,想被操。
    旁边的人如同吸铁石一般吸引着她,想要靠近,想亲密接触。
    少有男人什么都不做,就让她躺平想被操。
    然而一路上什么都没发生,那人将她送到公司楼下,倾身过来解开她的安全带。
    两人的距离无限贴近,近到仿佛被他拥入了怀里。
    直到那人退开,朱欣才感觉自己屏住了呼吸。
    她小小地吸了一口气,扬起笑容,“谢谢你送我过来。”
    “不客气。”
    朱欣打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站在外面看着他,“拜拜!”
    “拜拜!”那人对她笑了笑,车窗升上去,车子发动,从她的面前驶开,转眼只见一个车屁股远去。
    朱欣呼了一口气,看了下时间,才不到八点半,她走到对面的早餐店,买了一个牛肉饼,两个蛋黄酥,一杯黑豆豆浆,走到靠窗边的位置坐下慢慢吃,一边回味刚刚的蹭车经历。
    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却如同电影慢镜头一般,在她眼前不停地回放。
    还可以再大战三百回合
    “叩叩。”桌子被人轻轻敲了敲,朱欣抬起头,李逸在她面前坐了下来。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朱欣看他什么都没拿,开口问,“吃了吗?”
    “吃过了。”李逸单手撑在桌面上,噙着笑看着她。
    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朱欣的皮肤好到完全不需要化妆,细细的绒毛都能看得见,因此眼下的青黑也十分明显。
    “昨晚几点睡的?”李逸伸手摸了摸她的下眼睑。
    男士的手温暖干燥,从细嫩的皮肤上轻轻滑过。
    “有黑眼圈吗?”朱欣反应过来,伸手摸了摸眼睛下面,不是熬夜,是做得太多了,身体透支。
    她淡淡地笑了一下,笑意清浅,明亮温柔。
    李逸微微恍了一下神。
    吃完早餐,二人一同进公司。
    上午的工作不忙,朱欣坐在工位上,井井有条地完成,内线电话响起的时候,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上来。”电话那头传来季凌的声音。
    朱欣心里微微一悸,却没怎么犹豫就拿起手机站了起来,走向电梯。
    电梯一层层地往上升,朱欣双手交握,两腿并拢站得笔直,抬着头看着不断变换的数字。
    “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朱欣抬脚走了出去。
    高跟鞋踩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发出“得得”的声响。
    在总裁办公室门口停止,朱欣抬手敲了敲门,“叩叩。”
    “进来。”低沉好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朱欣推开门,看了一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走进去将门关上。
    “季总。”
    “坐。”
    伏案工作的男人头也没抬,修长漂亮的大手握着黑金色的钢笔,在文件下方行云流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朱欣走过去靠在桌子角,歪着头看他签名。
    季凌也没避着她,签好最后一份文件,将笔帽扣上放入笔筒,伸手握了一下她柔软的纤腰,将人往怀里一揽。
    朱欣顺势跌坐在他腿上,柔弱无骨地偎进他怀里,两人亲密地耳鬓厮磨。
    “周末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季凌在她耳后低低地问,声音柔和,并没有多少兴师问罪的意思。
    朱欣心里微微一咯噔,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跟他贴了贴脸,软声撒娇道,“我在家里看小说,手机放包里没听见。”
    “那你看到了也没给我回个消息?”季凌任由她贴脸撒娇,大手牢牢地掌控着她的腰,将人箍在怀里。
    季总温柔的算账让朱欣心里软成一团,讨好地用脸磨蹭他的,“我看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怕打扰你就没回消息,今天早上急急忙忙地来上班,给忘了。”
    季凌勉勉强强接受了她的说词,大手在她柔软的腰上轻抚,按了按她的肚子,柔声问,“饿了没?”
    “有点。”朱欣对于蹭饭十分期待。
    “想叫外卖还是出去吃?”
    “都可以。”
    “想吃什么?”
    “火锅,法国大餐……”朱欣摆着手指头数,和季凌在一起最大的好处是,完全不用替他省钱。
    “走吧。”季凌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站起来,两人一起出门。
    司机开着车将他们送到了一家私房菜馆,这里虽处闹市,却庭院深深,十分幽静。
    一路上几乎没碰到什么人,老板将他们带到一间厢房,也没说让点菜什么的,服务生过来上了茶水就退下去了。
    朱欣好奇地打量着,从墙壁到地板、桌椅都是原木的,正对着推拉门的是一扇直径一米多的圆窗,窗户上装的不是玻璃,是薄如轻纱的刺绣,影影绰绰地透着外面的园林景观。
    这个地方有一种古今结合的韵味,古典雅致和现代简约完美地融为一体。
    就像这家店的老板,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理着平头,看上去精神而又富有涵养。
    菜很快端了上来,居然有佛跳墙,味道极鲜,好吃得让人想把舌头都吞下去。
    季凌给她盛了两碗,朱欣一口没剩,连汤都喝了个干净。
    蒸的石斑鱼味道也极佳,好吃得让人完全停不下来,桌子上的菜不多,就三四道,却每一道都是硬菜,挑逗着人的味蕾,让人完全活了过来。
    朱欣就知道跟季总出来有口福,这一顿将什么都补回来了,她还可以再大战三百回合。
    事实上季凌也没放过她,将人喂饱之后,就是他开餐的时候了。
    看書蹴到HаΙΤаnɡSんūЩū(塰棠書箼)奌て╃O╃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