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5

斯文败类_御宅屋 作者:朱欣

      一边喷尿一边被大鸡、巴狂、插1
    朱欣整个人如同一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一般,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只有身体不时地反射性抽搐提醒她还活着。
    许久之后,朱欣才活了过来,她瞥过头,看了徐长青一眼,转过去将脸埋进了臂弯里。
    她刚刚居然被操哭了,丢脸死了!
    脸上泪痕未干,全被她糊在了徐长青的床上,让你自个儿洗被子去吧,哼!
    徐长青伸手摸了摸她铺散在枕头上的长发,细软的发丝柔顺黑亮,如丝缎般滑过他的指尖,也滑过他的心里。
    男人在她身后躺下,从背后将她搂入了怀里,柔声道:“怎么了?生气了?”
    他要是不来哄,朱欣大概尴尬一会儿也就自己好了,被他柔声一哄劝,她反而委屈上了,又委屈又心酸,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窝心,被疼爱的感觉是每一个内心深处渴望爱缺乏爱的人都不能抗拒的。
    尽管她平时觉得自己像一个钢铁战士,内心冷漠而不需要温暖,然而只有当温暖来临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需不需要。
    男人的温柔如蚀骨毒药,让人上瘾,变得软弱,渴望爱,患得患失。
    行走在这座钢筋水泥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坚强自立的都市女郎们已经习惯了保护自己,久而久之,连自己都以为自己无坚不摧了。
    然而只需要一缕柔情,坚冰筑成的城堡便会摧枯拉朽地融化。
    朱欣转过身,蜷进了男人的怀里,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如同一只温顺爱娇的猫。
    徐长青伸手抚摸她的肩背,不带欲望,只有疼爱与安抚.
    “喝点酒吗?”
    徐长青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XO。
    “一点点。”朱欣比了个一咪咪的手势。
    徐长青拿出两只高脚杯,倒了一点点酒进杯子里递给她。
    朱欣用手托着杯底,过了一会儿,才低头浅尝了一口。
    口感馥郁,层次丰富,值得细细品味。
    两人坐在落地窗前,就着城市的万家灯火,品美酒佳酿。
    这里位于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中心,举目望去,是美轮美奂的都市夜景。
    朱欣托着酒杯,单手支着头,只觉得在这个地方,空气中飘来的都是金钱的味道。
    能在这个地方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便是人生赢家了吧。
    只不过她就别想了,再奋斗十辈子都不可能。
    有钱人的生活羡慕一下就完了。
    朱欣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落在徐长青的脸上。
    坐在对面的男人,比城市的夜景更吸引人,叫人心动。
    这一个晚上,他们如同世界上所有的情侣一样,望着对方的眼神流转着情意,缠绵勾引,连空气都是甜的,带着恋爱的芬芳。
    徐长青的目光落在朱欣细白的手指上,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戴戒指了。
    “怎么不戴?”
    “怕弄丢了。”
    朱欣目光回避,低头浅浅一笑,抿了一口酒。
    “你们……是不是分手了?”
    “……没有。”
    “他知道你这样吗?”徐长青往前一倾,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舔了一下。
    男人带着酒香的舌头扫过她的唇瓣,唇上传来一阵酥麻,朱欣顺着他的力道倚入他怀里,贴在他的胸膛上。
    “你这样他不会生气?”徐长青身上带着酒气,眼神却极为清明。
    “你不说他不就不知道了?”朱欣已经微醉,如同没有骨头一般倚在男人身上,眼中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徐长青低头擒住她,将她往上提,吻住她的唇。
    夜还漫长……
    以下是繁体版:
    朱欣整个人如同一只被玩坏的破布娃娃一般,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只有身体不时地反射性抽搐提醒她还活着。
    许久之後,朱欣才活了过来,她瞥过头,看了徐长青一眼,转过去将脸埋进了臂弯里。
    她刚刚居然被操哭了,丢脸死了!
    脸上泪痕未干,全被她糊在了徐长青的床上,让你自个儿洗被子去吧,哼!
    徐长青伸手摸了摸她铺散在枕头上的长发,细软的发丝柔顺黑亮,如丝缎般滑过他的指尖,也滑过他的心里。
    男人在她身後躺下,从背後将她搂入了怀里,柔声道:“怎麽了?生气了?”
    他要是不来哄,朱欣大概尴尬一会儿也就自己好了,被他柔声一哄劝,她反而委屈上了,又委屈又心酸,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窝心,被疼爱的感觉是每一个内心深处渴望爱缺乏爱的人都不能抗拒的。
    尽管她平时觉得自己像一个钢铁战士,内心冷漠而不需要温暖,然而只有当温暖来临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需不需要。
    男人的温柔如蚀骨毒药,让人上瘾,变得软弱,渴望爱,患得患失。
    行走在这座钢筋水泥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坚强自立的都市女郎们已经习惯了保护自己,久而久之,连自己都以为自己无坚不摧了。
    然而只需要一缕柔情,坚冰筑成的城堡便会摧枯拉朽地融化。
    朱欣转过身,蜷进了男人的怀里,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如同一只温顺爱娇的猫。
    徐长青伸手抚摸她的肩背,不带欲望,只有疼爱与安抚.
    “喝点酒吗?”
    徐长青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XO。
    “一点点。”朱欣比了个一咪咪的手势。
    徐长青拿出两只高脚杯,倒了一点点酒进杯子里递给她。
    朱欣用手托着杯底,过了一会儿,才低头浅嚐了一口。
    口感馥郁,层次丰富,值得细细品味。
    两人坐在落地窗前,就着城市的万家灯火,品美酒佳酿。
    这里位於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中心,举目望去,是美轮美奂的都市夜景。
    朱欣托着酒杯,单手支着头,只觉得在这个地方,空气中飘来的都是金钱的味道。
    能在这个地方有一套属於自己的房子,便是人生赢家了吧。
    只不过她就别想了,再奋斗十辈子都不可能。
    有钱人的生活羡慕一下就完了。
    朱欣的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落在徐长青的脸上。
    坐在对面的男人,比城市的夜景更吸引人,叫人心动。
    这一个晚上,他们如同世界上所有的情侣一样,望着对方的眼神流转着情意,缠绵勾引,连空气都是甜的,带着恋爱的芬芳。
    徐长青的目光落在朱欣细白的手指上,那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戴戒指了。
    “怎麽不戴?”
    “怕弄丢了。”
    朱欣目光回避,低头浅浅一笑,抿了一口酒。
    “你们……是不是分手了?”
    “……没有。”
    “他知道你这样吗?”徐长青往前一倾,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舔了一下。
    男人带着酒香的舌头扫过她的唇瓣,唇上传来一阵酥麻,朱欣顺着他的力道倚入他怀里,贴在他的胸膛上。
    “你这样他不会生气?”徐长青身上带着酒气,眼神却极为清明。
    “你不说他不就不知道了?”朱欣已经微醉,如同没有骨头一般倚在男人身上,眼中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你这个没有心的女人……”徐长青低头擒住她,将她往上提,吻住她的唇。
    夜还漫长……
    нαιΤαηɡSんǔωǔ(海棠書屋)·℃ǒ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