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代价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04 代价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你考虑好了。”赵子勋再次进来的时候,倚靠在门边,身上带着浓重的烟味。他的语气十分肯定。

    “嗯……”白芷点点头,脸涨得通红,双手下意识地以一种防卫的姿态遮挡在身前。虽然已经答应了他的条件,她却仍然很放不开。

    赵子勋用低沉的声音温柔道:“把衣服脱了,让我好好看看你。”

    她低下头,局促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手铐依然束缚着她的行动,她只能缓慢地拉起长衫,却不知道这样缓慢的暴露更加诱人。灰色一点一点上抬,逐渐露出大片白皙柔嫩的肌肤,闪着惑人的光泽,吸引着男人的目光流连。

    单薄的灰衣被脱下,她就已经全身赤裸,饱满的乳房挤压在一起,她无措地抬手遮挡,却挡不住泄露的春光。

    “手拿开。”男人命令道。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语气冰冷,气息却微微加重。

    白芷的眼眶微微泛红,她缓慢地放下双手,两团雪白暴露在暖黄的灯光下,尖端的嫣红接触到冰冷的空气,硬硬地挺立起来。它们刚刚才被男人用唇舌滋润过,现在又重新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

    “有摸过自己的奶子吗?我想看。”赵子勋的目光牢牢锁定住她,欣赏着她的动作。

    她羞耻地咬住嘴唇,抗拒地摇头,双眼泛起泪光,嘴里溢出一声啜泣。

    赵子勋眼神幽暗,高大的身影逐步走近她:“有什么好害羞的?下回不许这样。”他把她推倒在柔软的床上,衣着完整的强壮身躯覆上毫无遮掩的柔嫩女体,粗糙的布料摩擦着她的肌肤,让她忍不住一阵瑟缩。

    “刚才没有脱裤子就弄你,很疼吧?”赵子勋低声问。

    “疼……”白芷以为他在体谅她,委屈地应了一声,眼圈通红,几乎把头低进他的怀里:“不要那样对我……”

    赵子勋胯下的炽热更加肿胀,却还是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他的身体稍微退开一点:“把腿张开。”

    她按压住遮掩自己的冲动,打开双腿,露出腿间毫无防备的嫩肉,经过刚才的刺激,已经湿润红肿。她感受到他的目光在她身下流连。一双粗糙的手捏住她最脆弱的花瓣,把它们向两边分开,两只拇指试探性地探入。

    “嗯啊……嗯啊……”白芷受到刺激,想要合上双腿,他的身躯却早就占据在中间。

    “我什么都没开始做,就叫得这么浪,嗯?”男人说着不堪入耳的情话:“这么嫩,水这么多,不会是第一次吧?”

    他限制住她的动作,把头埋入她的腿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紧紧盯着蜜水淋漓的花瓣。

    两只粗长的大拇指从两边掐入她的小穴,一左一右地掰开粉嫩的花瓣,粘稠的银丝牵连着被带起,啪地一下断开,滴落下来。男人的喉结飞速滚动,大拇指猛然从两边深深地插进小穴里。

    “呜啊啊啊……”白芷睁大双眼,扭动着想要脱离赵子勋的掌控,他却不给她丝毫机会,低下头,含住她的花穴,啧啧地吮吸着,长舌深深地刺入她的甬道,在里面四处舔舐、顶弄。

    “赵子勋……不要这样……不要舔……那里……呜呜呜……”她哭叫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过多的快感使她完全无法思考,所有的感官都聚集在身体里四处掠夺的舌头。随着他变本加厉的侵犯,她难过地甩着头,雪白的乳房像像浪花一样互相拍打。穴肉开始抽搐,不断溢出粘稠的液体。

    薄薄的嘴唇在她最敏感的地方轻轻嘬弄,又逐渐用力,把她的液体尽数吮吸、咽下,发出啧啧的水声。

    白芷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没过一会,紧致的小穴剧烈地抽搐,喷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乳尖因为高潮硬硬地挺立起来。赵子勋唇舌离开她的下体,抬起头来,掐住她的下巴,深深地吻住她的唇,舌尖带着她身下的液体,侵略性地探入,逼迫她品尝自己淫液的味道。

    分离的时候,两人的唇瓣间牵起一条透明粘腻的银丝,啪地掉落在她的乳尖,他又把它细细地舔去,嘬弄挑逗着她,带起她的阵阵呻吟。

    男人抵在她耳边性感地喘气:“这是你的味道。”

    “……你……这个坏人……”她抽泣着说。

    “舔得你不舒服吗?这是我的错。”男人低笑。

    白芷脸上浮起一片羞耻的红晕。赵子勋亲了亲她的脸颊。

    “该轮到我了。”

    他低下头,解开裤链,释放出黑红的巨物。

    白芷眼睛瞪大,看着那个巨大的家伙,害怕地瑟缩了一下:“不……不……我……装不下……”

    巨物轻微抖动了一下,似乎又变大了一些。

    “它想干你。”赵子勋喘着粗气:“把腿打开,绕着我的腰。”

    他扶着灼热的顶端分开她的花瓣,抵住最敏感的珍珠,来回摩擦,引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一股又一股的淫水溢出来,巨物怒张的顶端被透明的粘液打湿,显得十分淫靡。

    “你的小骚穴在流水呀,她说,她很想要,要我狠狠地干她,干死她。”男人低沉的嗓音吐出并不相符的下流话语:“都这么湿了,床单还要不要了,嗯?”

    “呜……住口……”白芷推拒着他的胸膛,逃避地闭上眼睛,不想看这样淫靡的画面,更不想听到他的话语。

    “不许闭眼。”赵子勋用力掐住她的小穴,沉声说。

    她感到下身一疼,颤抖着睁开眼睛。他伸手抚住她的头,强迫性地压下,逼迫她眼睁睁地看着黑红的巨物是如何抵住她的入口,然后缓慢而磨人地一寸一寸地侵入她。意料之外的紧致让男人的目光变深。

    “第一次?”他幽深的目光锁住她布满情欲的小脸。

    “嗯……哈啊……”她难受地挺起身子,抗拒地摇头,男人的欲望更加膨胀,双手牢牢固定住她的腰,一挺身,狠狠插入进去,巨物完全没入,插进最柔软的深处。

    “啊……呜呜……赵子勋……”她无意识地喊着他的名字,眼泪飞溅出来,身躯随着他的挺进而不断颤抖着,乳肉摇晃。男人掐住她的尖端,一下又一下地冲刺。不一会儿,阵阵快感涌上她的身体,她目光迷离,小穴抽搐着夹紧了他,他却丝毫没有放慢速度,而是更深入地侵犯她,每一次抽插都逼到她的极限。

    她的身体已经因为脱力而软倒在床上,欲望却随着他一下又一下的抽插被迫重新席卷,她又经历了一次高潮,才感受到他的速度开始加快。过了一会儿,她的小穴再度开始抽搐,他抽出她的身体,白色的粘稠液体喷洒在她的小腹和乳间。

    他俯视着她头发散乱、浑身赤裸地软倒在他身下的模样,伸手抚过雪白的肌肤,轻轻地把射在她身上的精液涂抹开,从小腹,到乳房,大片柔嫩的肌肤上都是他喷射出来的液体,闪动着淫靡的光泽。他碰到她的乳尖的时候,她嘤咛了一声,他邪恶地加重力道,捏住小小的突起,引起她的呻吟和战栗,她却没有更多的力气起身抗拒,只能任他玩弄。

    他的下身又逐渐抬头。

    白芷的嗓子已经叫得沙哑,她轻声哀求:“不要了,我受不住……赵子勋……不要了……”

    “你叫我什么?”

    “……子……勋?”

    “嗯。”男人满意地说:“今天先放过你,你把它舔干净,就像刚才我做的那样。”

    经过了三次高潮,白芷浑身虚软无力,只求他不要再蹂躏她。她撑起身子,跪在他身前,身上的精液还未干透。她俯下身,张开粉嫩的唇瓣,含住了他的顶端,细细舔弄着。

    男人发出一声喘息,抚摸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压向他的下体,另一只手袭上她的乳房,揉捏着。白芷的口腔根本包不住男人的硕大,她吃力地舔弄着,嘴几乎无法合上,口水混合着淫液从她嘴角滴落下来,她却无法去擦。

    没过多久,赵子勋突然把巨物抽离她的唇瓣,把她掉了个个儿,让她跪趴在床上,巨物重新对准她红肿的花穴,从她身后深深插入进去,一下没入到最深处。

    “呀啊啊啊……你……你这个骗子……”她早已被他操得浑身发软,无力抵抗,只能发出阵阵破碎的呻吟。

    赵子勋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掐紧了她的腰,牢牢固定住她的身体,发了狂似地用力冲刺。

    狭小的空间内,一个女人浑身赤裸地跪趴在床上,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操弄。男人衣衫完整,只有胯下的巨龙被释放,毫无怜惜地在女人的腿间肆虐,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淫水从两人相接处滴到床单上,洇湿了雪白的布料。

    他果真一整晚都没有放过她。过于激烈的欢爱之中,白芷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听到,赵子勋在她耳边低声承诺:“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04 代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