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野合【BL场景/慎入】(2431字)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22 野合【BL场景/慎入】(2431字)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熟悉的狭长的走廊,尽头泛着微光,她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里。

    白芷慢慢地走向尽头的监狱。越是向里走,仿佛有无形的枷锁从水泥地面爬上了脚底,又从脚底紧贴着她的皮肤向上生长,越来越繁茂,越来越嚣张,逐渐攀住她的全身,将她牢牢束缚住。

    她似乎陷进了一个死局,进不得,退不得,只能僵在原地,任由那束缚越来越紧,逼得她无法呼吸。

    她轻轻叹了口气。

    长廊之外,有一颗粗壮的大树,紧靠着一截矮矮的断墙,墙面是不常见的天蓝色,似乎曾经被专门粉刷过,只是现在只剩下半截残砖断瓦。

    “滚,现在不行。待会还有人要来!”

    白芷吓了一跳,她听到断墙后面传来争执的声音,还有衣物摩擦、肢体接触的沙沙声。她急忙躲到树后方,隐藏好自己的踪迹。

    透过断墙的微小缝隙,她看到两个男人在拉扯,一个是昨天进攻赵子勋的长发男人,另一个是一名清秀的短发少年,他皮肤白皙,刘海有些长,几乎要完全遮住眼睛。

    那双眼睛漂亮狭长,瞳仁漆黑,上挑的眼尾勾出几分媚意,又有几分狠意。

    “哼,趁他来之前赶紧让我爽一下,不然等会多尴尬,你说是不是?”长发男人搂住少年,摸他的腰。

    “妈的,你可真烦,赶紧的。”少年不耐烦地吐出一句话,却是配合着男人脱下了裤子,露出臀部。长发男人解开胯间的巨物,就向少年的后庭捣去。

    “骚货,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是又紧又嫩,怪不得他那么喜欢你,他妈的……”

    “少废话,赶紧完事,人都死了……操你妈!轻一点!”

    白芷惊骇地后退了半步,不想却撞到了一堵厚实的人墙。一双大手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侧,轻轻探向她的腰肢。

    “在偷看少儿不宜的东西?”熟悉的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又……又是你?”每次处在这种尴尬的场合,总会撞到这个男人,他就好像游走在不同的地方看热闹的鬼魂一般,总是无处不在。她实在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自己一个人到处乱晃很危险,他们……”他手指了指交合的两人,把头埋在她白嫩的颈间深吸了一口气,“可对女人没什么兴趣。”

    “那……挺好的。”白芷微微松了口气,却被他呼在颈间的热气扰得双腿有些发软,轻轻挣脱了一下,“你正经一点……”

    墙那边,长发男人把少年压在地上狠操,少年白嫩的屁股撅在半空中,容纳着男人深色的巨物,双手撑着地面,稳住了身形,表情却不是那么投入,甚至有几分不耐。

    “顾泽怎么还没到?”少年的声音音调比一般男人稍高些,音色却略带沙哑。

    长发男人在他身后冲刺,颤抖了几下,喷射出来,却还不尽兴,下体一边继续戳刺着少年,一边开始拽少年的上衣,把少年圆润的肩膀露出来,然后是半截白皙的背,有柔韧的肌肉却不过分的腰肢。粗糙的唇舌开始在上面舔吮,发出淫靡的啧啧水声。

    白芷轻吸了口气,不想再看,身后的那人却也开始舔吮她的肩颈,留下一串湿漉漉的痕迹。

    这种情形让她觉得有点羞耻,下身却不由自主地泛出丝丝粘液。

    男人把她的衣服撩到腰间,灼热的硬物蹭她裸露的浑圆臀部,一双大手隔着柔软的布料覆上她的双乳,轻慢地捻弄,蹭着她挺立的乳尖,挑逗她的情欲。

    她怕被那两人察觉,咬住嘴唇,用力地挣扎,转头瞪着男人:“放手……”

    男人却是低低笑了一声,把她的正面转过来,背抵在墙上,逼着她把双腿环上自己的腰部,刚上过药,还泛着水光的嫩穴吸住紫红色的巨物顶端,湿哒哒的不断分泌出粘腻的液体。

    “都湿成什么样了,就不要忍耐了……是看他们看湿的,还是被我玩湿的,嗯?”

    她的脸通红,小穴却不由自主地轻轻抽搐,吸咬他的硕大。

    他却并没有立刻进入她,而是将她的衣物继续剥离,直到她浑身赤裸,长发散落在白嫩的肩头,背靠在墙面上,由于没有着力点,一双诱人的大腿无助地环在他健硕的腰间。

    他的顶端轻轻挑逗着小穴,半探入,又完全抽出,如此反复。她的花瓣被逗弄得不断开合,轻轻颤抖,喷出一股又一股的粘液。

    墙那边,两人逐渐进入状态,少年的呻吟和男人的粗喘进入白芷的耳朵里。

    她咬住嘴唇,双颊酡红,扭动着泛上红晕的赤裸身子,难耐地轻轻喘气。她抬起小穴想要一口吞下那个猩红的巨物,男人却后退了一点点,转而去顶弄她的珍珠。

    “想让我进去吗?”

    “不……不想……”她咬着唇,偏过头,口是心非地说着,小穴却仍然在轻轻抽搐。

    “嗯?不诚实。”男人挑起眉,惩罚似的轻咬一口她的乳尖。

    “呀啊……”她小声尖叫。轻微的痛感和剧烈的快感同时袭上她的身体。男人开始用力吸吮,轮流宠爱她的尖端。白芷怕发出更大的响动,抑制着自己的呻吟。一双奶子却在男人的唇下变成各种形状,身体也软成了一滩水。

    男人却迟迟不给她。

    “呜……进来……”白芷终于忍不住投降了,发出求饶的声音。

    “嗯?不是不想吗?”男人故作诧异地问,双手下移,从下方分开她腿间的嫩肉,紫红色的巨物紧贴着嫩嫩的肉缝,快速地来回滑动。她的小穴饥渴得不断淌水,把他的手都洇湿了。

    “嗯啊,哈啊,进来,求求你……”白芷受不了地软声哀求,她摇着头,伸手攀住他的胸膛,下身轻轻扭动着,迎合他的滑动。

    “这才乖……那我就满足你的小骚穴……”男人低声说着,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一点一点进入了她。

    白芷脚尖蜷紧,双手无助地抓住他的肩头,发出一声轻泣。

    男人露出一抹性感魅惑的笑容,吻她的唇,身体也完全覆盖上她,把她狠狠地顶在墙上,她的双乳都被他的胸膛挤扁了。男人的下身开始猛烈抽插,每一次都淫水四溅,发出阴囊击打大腿根的啪啪声。

    白芷觉得自己要被快感淹没过去,却不能发出一声呻吟,否则会被另外两个人察觉……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巨物顶入她的子宫,喷出一股灼热的液体,她头晕目眩地软倒在他宽阔的胸膛。男人抬起她的脸啄吻她,下身又开始轻轻耸动。

    她突然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只要听他的话,就能得到奖赏。她的理智略微有些抽离,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蹭着男人,带着某种依恋,小穴软软地咬住他的巨物。

    “妈的,不等了。又他妈去哪浪了。”少年的声音突然传入白芷的耳朵里,她吓了一跳,有些无助地看向男人,双手攀住他的手臂。

    男人只是微微一笑,安慰地吻了吻她的唇,下身仍然继续挺弄,一下又一下地操她的软穴。

    白芷脸颊微红,低下头,听着男人的低笑,双腿夹紧了他的腰。

    少年和长发男人似乎穿好了衣服,脚步声逐渐远去。

    23 秘密

    “顾泽……嗯……是……你吗?”白芷赤裸的身体依附在男人衣冠整齐的躯体上,说出口的话语被男人一下一下地顶得断断续续的,夹杂着呻吟。

    “聪明的小家伙……”男人——顾泽将唇齿贴在她耳边,下身持续在她的嫩穴里抽送,发出滋滋的水声,“想知道监狱里的秘密吗?”

    她咬住嘴唇,发出了绵软起伏的嗯嗯声,不知是呻吟,还是在回答他的话。

    “监狱已经运行了十年……叶晓什么都知道……或者,你可以趁狄青不在的时候,打开他的抽屉。”他又开始低低地笑。

    “嗯……”她喘息着说:“你……又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也不清楚哦,我只是一个看客罢了。”

    “骗……子,你是个……骗子。”她羞恼地推开他的胸膛,却被他用力一顶,阴囊微微挤进她被迫敞开的花瓣,小穴剧烈地阵阵收缩,喷吐出大量粘稠透明的淫液。

    “宝贝,我可没有骗过你。”他爱怜地揽住她赤裸白嫩的纤腰,低下头,舌尖卷住她胸乳的尖端,细细嘬弄起来。

    白芷抱住男人滞留在自己胸前的头,又想推开,又察觉到他咬着自己的乳尖不松口,粗糙的舌苔来回挑弄她最敏感的部位,忍不住轻轻吸气。

    “嗯啊……”随着他的逗弄,快感一点一点向上累积,她嫩穴绞紧他的巨物,上半身蜷缩在他怀里,颤抖着达到了高潮。男人被带得发出一声闷哼,再一次倾泻在她柔软湿润的小穴里。

    很长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顾泽在她耳边喘息着,轻吻她的颈侧,她偎在他怀里,被刚释放的快感俘获,脑子里一片空白。

    “顾泽……”她忽然开口了。

    “嗯?”

    “你为什么会在监狱里?”

    他的动作轻微停滞了一下,然后轻轻咬了她一口:“因为我有罪。”

    “什么罪?看热闹的罪?”她不满他敷衍的回答,微微皱眉,躲开他的攻击,启唇反咬一口,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排小小的牙印。

    顾泽发出一声闷哼,下身的昂扬居然又站立起来:“还想要,嗯?”

    她泄愤似的又咬了他一口,这次更加用力,几乎要咬出血来。男人嘶了一声,粗糙的大手掀开她臀间的嫩肉,下身重重顶了进去。

    男女交合产生的液体黏答答地流过女人的大腿,滴落到地面上,没入草丛里。

    白芷这次真的是双腿软得几乎要走不动路了。

    今天的顾泽有些奇怪,他弄完她之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她。

    她来不及深想顾泽的奇怪之处,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她小心翼翼地半躲在建筑后方,探头查看宿舍楼前的景象。

    果不其然,一具死相残忍的尸体散落在中心的地面上,就在她昨晚看到的行凶的地点,那是赵子勋的杰作。

    狄青和陆野站在一旁看着,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长发男人却半跪在地上,收拾着血肉模糊的地面,低着头,动作小心而温柔,可是表情阴郁,眼神复杂。

    他们远远说着什么,白芷因为站的距离过远,什么也听不清。她放弃地后退了半步,猛然察觉到,身后有人。

    她抽了口凉气,转过身去,只见刚才那个短发少年,在不远的阴影处静静地坐着,似乎已经坐了很久,一双狭长的眼睛睨着她,她却一直都没有发现。

    “白芷?”出乎意料的是,少年居然喊出了她的名字。

    “你是谁?”从少年的身上,她没有感觉到恶意。

    “刚才,和顾泽在墙后做爱的人,是你?”少年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观察她的神色。

    她一张脸通红,摇了摇头,想要否认。

    “我的听力很好,早就发现你了。”少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眼里有一丝疑惑:“你这种人,怎么会在游戏里?”

    白芷的脸忽然煞白:“这究竟是什么游戏?我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抓进来了,不仅没有人向我解释,还……”她咬住嘴唇,摇了摇头,不想再继续说。

    少年了然地点点头:“还一直被压着操,是吗?”他站起身来,比白芷还要高半个头。少年皮肤白皙细腻,下巴很尖,上挑的眼尾此时没有了之前那种应激性的狠意,甚至有些淡然,“这种事情,无论在什么年代,对弱者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

    白芷不敢苟同地轻轻摇了摇头。

    他来到白芷身边,抬了抬下巴:“我叫肖扬,正儿八经的参赛者,你不是,对吧?”

    “什么参赛者……为什么要在这里……‘参赛’?”

    肖扬轻描淡写地说:“我男朋友,肾坏了,没有钱。我就来参加游戏,赢了,能给我俩续上几年。”

    白芷还想问点什么,肖扬看了她一眼,停顿了一下,还是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是老板把我拉进来的,他知道我有困难,又没法直接帮我。”提到老板,他的眼里掠过很复杂的光芒,“他也在这个游戏里。我们联手赢了,就能拿到一笔钱。不过,你没有编号,不在游戏里,除了监狱的规则之外,不受游戏规则束缚,所以也不会有任何奖赏。”

    “规则到底是什么?我听说,只能有一个犯人能够活着走出去?”

    肖扬看了她一眼:“身份不同,规则也不同。我不能告诉你我的规则。不过,我发现,有的人来到监狱,是为了别的目的……总之,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白芷咬住嘴唇,点了点头:“肖扬,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斗兽场看见女人。说实话,我同情你,希望游戏结束的时候,你还能好好活着,走出监狱。”

    寒意袭上她的脊椎,白芷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她也希望,自己能够活着离开监狱。

    “肖扬,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昨晚死掉的人,和刚才的长发男人,是什么关系?”

    刚才,长发男人动作小心地收拾着男人的尸骸,这一幕影像在她脑海里回旋不去,让她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却又止不住地好奇。

    肖扬突然笑了,笑容里有戏谑,也有某种奇异的自得:“……他们,是相互吸引,却不能互相容纳的关系。”

    22 野合【BL场景/慎入】(2431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