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李枭其人2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番外一 李枭其人2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瘦高的男人是这里的饲养员。

    从他进入外层兽笼的那一刻起,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血腥味似乎太浓了。

    此时,他鼻尖翕动着,竖起耳朵,警觉地左右张望。只见几缕微光从天顶的通风口中照射下来,四周是惯常的昏暗,墙面斑驳,空气中一片寂静,没有什么异常的响动。

    ——也对,食物里的麻药生效了,野兽们此时都在沉睡。

    男人安下心来,继续向里走,转过了一个转角,突然嘶地一声,长吸了口凉气。

    他看到,黑色的竖杆扭七八歪地倒在地上,里层的一排排兽笼已经全部被砸开,里面空空如也,本该关押在笼子里的野兽们全都消失了。

    没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剧烈的痛感从脖子上传来,一双冰冷的手突然从身后出现,牢牢地掐死他的脖子,将他瞬间按倒在地上。

    窒息之中,他努力地聚焦起目光,看清了眼前的少年。

    他又脏又臭,头发结成了一团黑块,脸上、嘴边,全都是干涸的黑色血迹,却似乎不是他自己的血。一双暴突的眼睛兴奋地,死死地瞪着他,仿佛一只饿久了的豺狼,正看着自己面前一块流血的生肉。

    饲养员这一生所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那张猩红的嘴唇,缓缓咧开一抹狞笑。

    十二年后。

    颠簸动荡的车厢内。

    李枭感觉面前的人在发抖。

    胖子缩着脖子,拼命地想坐得离他远一点,但又不想让他看出自己的恐惧,强行把肥厚的腰板挺得笔直。

    李枭嗤笑一声,一只手猛力拍上胖子的肩膀。

    胖子几乎要跳起来:“干干……干什么?”

    李枭嘶哑地问:“你确定是在那里找到我的?”

    “就……就是那里!但是,但是,我已经搜过了,附近几个城市里都没有你爸……”

    李枭眯起眼睛,青白色的脸皮上,两颗凶恶的眼珠子狠狠瞪向他:“……谁?”

    胖子哆嗦一下,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我这臭嘴,该打!该打!”

    李枭冷哼一声。

    胖子接着说:“自从你打出名气来,这这……这几年,他可以说是销声匿迹,我怀疑他是刻意躲起来了……”

    事情发生的时候,李枭太小了,根本不记得自己是谁,住在哪。就连“他”的名字,也是从自己前任老板——金的嘴里撬出来的。

    如果你有心饲养一只猛兽,要么折断它的手脚和獠牙,要么永远把它囚禁在牢笼中。

    金忘了农夫与蛇的古老寓言,将他放出牢笼,扔进地下角斗场,为自己赚得钵盆满满。却不曾想,一场场血与汗水的交锋,一次次将李枭打入谷底,也将他的爪牙越磨越锋利。终于有一天,他把这锋利的爪牙对准了金。

    他拥有了绝对的力量,于是向命运夺回自由。

    李枭的眼前又浮现出女人被那人杀害、分割的记忆碎片,脸上露出一抹奇异的、矛盾的狞笑。

    ——他其实并不想笑,但他只会这个表情。

    不过也足够用了。

    胖子偷偷着观察他,看到他露出熟悉的笑容,下意识地开始打抖。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胖子低下头,看到一串陌生的手机号码,压低了声音,不耐烦地接听道:“谁啊?”

    “……李枭。”信号不是太好,听筒中隐约传来一个嘶哑断续的陌生嗓音。

    胖子抖了一下,忙打开免提,示意李枭听。

    李枭双拳紧握,目露凶光,死瞪着屏幕发亮的手机。

    “……今晚十二点,镇中心的花园广场,有一辆尾号398的小面包车。”

    “……他们会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在那里等你。”

    电话瞬间挂断,手机屏幕的光芒瞬间熄灭。

    胖子哆哆嗦嗦地看着暴怒的李枭。

    车厢之外,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下来。车子继续向前行驶,驶向不可知的未来。

    ——

    鸟哥入狱记。

    番外一 李枭其人2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