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沐浴(H)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77 沐浴(H)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大半夜过去,白芷和他们用尽各种姿势做了很久,到了最后,整个人神情恍惚,全身潮红汗湿,身上都是粘稠的精液和淫液。他们不得不把她从卧室抱去主控室的淋浴间清理身体。

    “我来。”狄青说。

    陆野点点头,顾泽惋惜地挑了挑眉。

    狄青牵起她一条手臂,感觉到她在微微颤抖。

    她有点脱力,几乎是一点头就要睡过去的疲惫,乖乖地被狄青抱在怀中,放到浴缸里。

    他打开花洒,小心地打湿她的身体,涓涓的水流沿着她的肩头,流到身前。柔嫩的颈窝和前胸是星星点点的吻痕,饱满的乳房有道道红色的指痕,两枚乳头被玩弄得尤其红肿,纤细的腰间也有被掐得青紫的痕迹。

    水流向下流淌,隐入一双并拢的玉腿之间。

    白芷听到耳边狄青的呼吸乱了半拍,她吸气,轻轻瑟缩了一下。

    狄青手中抹上一些沐浴露,揉搓出丰富的泡沫,粗糙的大手附在她肩头,轻轻摩挲。然后逐渐向下,忽地抓住两团鼓胀的乳房,捻弄她的乳尖。乳头被挤压得变形,雪白柔软的乳肉从男性的指缝间漏出来,看起来色情而淫靡。

    白芷忍不住轻喘一声,咬着嘴唇,并紧双腿,双手搭在他手背上,轻轻向外拉。

    她偏过头去,可怜兮兮地看着狄青。狄青笑了笑,低下头,唇舌衔住她的嫩唇,爱怜地舔弄品尝,好一会儿才离开。

    “别怕,只是洗澡,嗯?”他轻声说。

    她含泪点了点头,双手一直轻轻掰着他的手背。狄青笑了一声,带着她的手,继续缓慢地揉搓她的胸脯,然后才缓缓向下,到纤细柔软的腰肢。

    她觉得痒痒的,还有一股无名的暗潮,从他灼热的掌心传递到她的每一寸肌肤。

    “狄青,狄青……”她的声音在刚才三人的玩弄下,早就叫哑了,听起来万分可怜:“我……我今天已经好累了……”

    狄青眸色很深,奖励似的在她大腿根上轻轻揉捏:“辛苦小白,你今天做得很好,让我很满意。”

    酥麻的快感从他掠过的地方泛起,通向她的腿心。她脸上浮起红晕,偏过头去不想看他。

    他大掌抹遍了她全身,把她弄得意乱情迷,才打开花洒,让温柔的水流冲刷她身上粘腻的泡沫。白芷轻轻吸着气,努力地压下泛起的情欲,他却偶尔用花洒的水流刺激她敏感的乳尖、腋下和腰侧,激起她的快感,打乱她的呼吸。

    她手忙脚乱地遮掩着自己,无果,只能羞恼地瞪他一眼。

    狄青说:“你趴下来,清洗一下小穴,嗯?”

    “我自己来就好……“她用力摇头,有点害怕他做什么不好的事。

    “听话。“他语气变冷。

    她咬了咬嘴唇,神情委屈,转过身去,趴在浴缸里,手肘撑在湿滑的地面上。

    “屁股翘起来。“

    她脸上通红,撅起屁股,羞耻地闭上眼睛。

    狄青看着白芷乖乖地趴在地上,纤细的腰肢下压,屁股淫荡地高高翘起,两瓣挺翘饱满的臀肉水蜜桃似的裸露在他面前,胯下更硬。

    他抚上她的臀肉,感受到她害羞的轻颤,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弹性十足的臀肉。

    “呀——“她叫了一声,声音太娇太软,就好像自己在引诱他一样。她脸颊更红了。

    他拿过花洒,细密温和的水柱洒在她嫩白的臀肉上,透明的水流流过形状美好的菊穴,那里微微红肿,因为刚被操透而略微打开,翻出红嫩的内壁,还有一些白浊的液体。

    他轻轻抠弄着,指节探进去,掏挖紧致的内壁,抠出浑浊的精液。

    白芷感受着后庭奇异的感觉,忍不住一阵阵收缩。

    “够……够了……你快点……“她忍不住开口央求。

    水柱似是有意无意地下移,忽然射在她红肿的阴蒂。

    “嗯……“她头晕目眩地咬住嘴唇,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她浑身酥软。

    狄青是有意在玩她,花洒在她阴户逡巡,直直射着她的花瓣,激得她快感泛滥,难受地扭动臀部,淋漓的蜜水从穴口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来,和着清水向下流淌。

    “狄青,狄青……“她求饶似的叫他的名字,似是觉得恳求无用,她把酡红的脸完全埋进手臂,贝齿轻轻咬着手指,不让自己胡乱呻吟。

    狄青看着嫩白的臀肉之间露出的一抹红,她的小穴刚才被他们三人轮着操开了,现下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肉缝微微打开,略微红肿。他用温和的水流射着她的小穴,轻轻绕着圈,看着它被淋得一张一合地淌水,好不淫荡。

    “叫出来。“

    “嗯啊,嗯啊,嗯啊……“她摇着头,难过地呻吟,难耐地扭动着臀部,想要躲避带给她酥麻快感的水流,却被他精准地掌控住,不让她逃离他激射的范围。

    “很好,很乖。“他赞赏道。

    狄青将手指探进肉缝里去,看着狭缝贪婪地吸住他的两根手指,吞吐着,直到完全没入,水流继续刺激她的阴蒂。

    白芷觉得自己要疯了,过多的快感让她无法思考,丰满的乳肉压在冰凉的浴缸壁上,无助地乱蹭着,恳求道:“狄青,狄青……“

    狄青神色中有一丝满足,粗长的手指在她嫩穴里来回抽插,在感觉内壁绞紧自己的手指、将近高潮的时候,停住了动作,水流也移开了。

    “哈啊……哈啊……“她凌乱地仰头喘息着,屁股高高翘起,嫩穴贪婪地吞吃他的指节,眼里热泪涌动:”狄青,狄青……“

    “你叫我做什么?“他声音蕴着情欲,缓慢而残忍地问。

    “呜呜呜……狄青……别这样……操我……求求你,给我……“她无助地哭喊着,啜泣着,求他。

    “这是你要的。“狄青微微一笑,跨进浴缸里,解下胯间的巨物,它忍了很久,早已高高立起,棒身青筋盘绕,戳进她翘起的腿根之间,却掠过了穴口,从后面往前刮擦她的阴蒂,来回轻轻地挑逗。

    “嗯……嗯……狄青,进来……“她娇软而迫切地叫着,催促他。

    她真的要疯了,他为什么还不进来?

    “你喜欢我吗?“狄青忽然说。

    “嗯啊……“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他的两只手指忽然强硬地挺进她深处。

    “哈啊……“青白色的闪电从她脑海中劈下,她难耐地摆臀,祈求他继续动作。可是他又停下了。

    她泄气地呜呜哭着,觉得自己几乎要被火烧化了。

    他不给她。

    “你喜欢我吗?“他又问了一次。

    “……喜欢,喜欢,我喜欢狄青,呜呜呜……进来吧……我受不了了……“她这下听清了,急忙表明心迹,求他进来。

    “再说几次。“他的龟头擦着她的阴蒂抽出,转而抵住她湿成一片的嫩穴,开口要求。

    “我……喜欢狄青,我喜欢你。“她说着说着,眼里淌下泪水,有些委屈地咬唇。

    他满意地轻哼一声,粗长的巨物挤进她两瓣嫩肉之间,滋滋地挤出粘腻的蜜水,粗长的棒身一点点被红肿的穴口吞吃进去。

    她脑中一片空白,他才刚刚开始抽插,她就一吸一咬地高潮了。

    狄青半跪在浴缸里,手捏着她的腿根,挺胯狠操着她的腿心。随着他的抽插,她的乳肉摩擦着冰凉湿滑的地面。

    她身体有些虚软,感觉他的手掐得很用力,龟头每一次都顶到她的宫口,阴囊毫不留情地击打着她的花瓣,即使她因为高潮而不断抽搐着收缩嫩穴,他也没有爱怜软化的迹象。

    “狄青……狄青……我喜欢你……“她断续地重复着,声音发颤。她每说一次,就感觉身后狄青的力道加重一点,深深地插入她,几乎要把她操哭了,她的话语很快变成了断续的呻吟和抽泣。

    是啊,她很早就喜欢他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听他说话,她就会有些湿。她喜欢他的强硬,喜欢他偶尔对她的温柔,还有冰冷的外表下偶尔流露出来的火热的内心。

    她放任自己在他身下沉沦,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她喜欢的人那么多,喜不喜欢又能怎么样呢?监狱是个扭曲变形的地方,在这里,她可以喜欢每一个人,不受任何道德束缚。在她死之前,在他们的引导下,她可以放纵自己的欲望,既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也不用要求任何人对她负责。

    他有他的大仇要报,她只想好好地活。

    狄青似是感应到她的分神,换了个姿势,让她面对着他,被他压在身下,双腿环着他健硕的腰肢。他一边操她,一边激烈地吻她,逼她伸舌回应。

    白芷的视野里,是他赤裸精壮的上身,肌肉线条之中淌着灼热的汗液,滴在她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把眼镜摘下,放在一旁,双眼蕴着火热的欲望,直视着她,唇舌霸占住她的嫩唇,舌尖强硬地探入,像他的肉棒一样操她的小嘴。两人身躯赤裸交缠,毫无缝隙,她的胸乳被他的胸肌挤扁,她几乎喘不上气来。

    她觉得,今天的狄青,很热情,很性感。

    让她很舒服。

    高潮之中,她迷迷糊糊地想。

    77 沐浴(H)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