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下降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顾泽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嫂子……

    准确来说,是前嫂子。

    白芷赤裸柔软的身躯整个僵硬起来,小手使出吃奶的劲,推拒顾泽温热结实的胸膛:“放开……我要出去。”

    男人咧嘴一笑,有力的双臂反而紧紧搂住柔软纤细的腰肢,猛地亲一口她的脸颊:“宝贝别急,先穿好衣服,嗯?”

    这个流氓……她当然要穿衣服……

    白芷被他说得羞恼,拉过他的大手,贝齿一张,细碎的牙齿狠狠嵌入他筋肉紧实的手臂。

    一口下去,留下了深深的齿痕。

    “啊!”顾泽故作吃痛地叫了一声,“宝贝的小嘴真厉害!”

    “顾泽!”她气笑了:“你闭嘴!”

    顾泽沙哑地低声笑,把头缓缓埋到她胸前,含着她的乳头,脑袋又挤又蹭;蹭得她乳肉下陷,轻微摇晃。

    她羞赧地看着男人沉醉的样子,满肚子的气,也忽然跑没了。

    顾泽总是这样缠着她,逼得紧的时候,就给她松一口气,让她完全无话可说,也没法对着他发火。

    她也几乎没有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不管她打他、骂他、咬他,永远都是一副贱兮兮的模样。

    少有的几次怒火,一次是在地下迷宫时,她拒绝了他的求欢,他生气不想理她;还有一次,也是在狱中,她为了维护哥哥,对满嘴跑火车的顾泽说了许多气话,他目光阴郁地瞪着她和哥哥,撂下了狠话。

    但似乎总是很快恢复,又对她宠溺如初。

    “顾泽……”她的语气软了下

    来。

    “怎么了宝贝?”他仍埋在她胸前,含糊地吐出几个字,呼出热烫的温度,酥酥麻麻扫过她肌肤。

    她摸摸他柔软的头发,小声地说:“你……你又不缺女人,干什么……总是缠着我,把照片删掉,不好吗?”

    顾泽动作顿了一瞬。

    “不要威胁我,好不好呢?”她撒娇似的柔声请求,轻轻抬起他的脸,和他四目相对。

    顾泽看着她如水的双目,有两秒钟的时间,定定地,无法移开目光。

    “吻我。”片刻后,薄唇轻启,逸出低沉磁性的男声。

    白芷脸颊微红,顺从地低下头,小手捧着他的脸,软软的唇瓣主动贴上他的双唇。

    顾泽粗喘一声,张开嘴唇,粘腻地吮吸她的樱唇,示意她伸舌进来。

    厮磨片刻,她却移开了唇瓣,摸摸他轮廓硬挺的面颊,轻声说:“如果……如果照片真的流出去,我会离开M城,不会让任何人找到我。”

    顾泽正要说些什么,门外的人叫了半天,终于按捺不住了。

    “小张,把钥匙取了。”清亮的女声命令道。

    白芷咬了咬嘴唇,快速地捡起床上的衣服穿上。等确认自己穿戴整齐,她低着头,贴墙而立。

    “他们进不来。”顾泽哑声说:“你也别想躲着我,不管你去哪儿,我都找得到你。”

    他伸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点按几下,门锁咔哒一声开启。

    细跟高跟鞋,踢踏轻响,轻快地走入室内:“哥!……”雀跃的语气陡然下降至冰点,“你怎么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白芷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纤瘦身影,半扎起的碎波浪及肩发,穿着橙色系带背心和热辣的牛仔短裤,衬出丰胸细腰,和修长撩人的双腿。

    女人眼睛又大又圆,妆容浓艳明丽,身材火辣,肌肤是浓稠的蜜色。

    这是她曾经的嫂子,顾红。

    在她入狱之前,她要顾及白钧和顾红的关系,即使心知被讨厌,也要看顾红的脸色。

    不过现在,婚约几近解除,她们其实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所以,她不需要应酬。

    白芷朝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低着头就从她身边走过。

    “站住!”顾红娇蛮地喝住她。

    白芷回头,镇定地对上顾红带着浓浓厌恶和审视的目光:“什么事?”

    余光里,顾泽靠在床头,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看着两个对峙的女人,似乎正等着看一场就地掐架的好戏。

    不过下一秒,他就轻松不起来了。

    顾红一双秀眉拧紧,举起纤纤玉指,直指着白芷的脸,恼火地转头质问顾泽:“你不是说,这个女人进了监狱,再也出不来了吗?”

    白芷浑身颤抖了一下,嘴唇几乎被咬出血来。

    是他……

    是顾泽把自己弄进了监狱。

    她死死瞪着顾泽。

    顾红还在愤愤不平地说着:“整天就想着睡女人,也不筛筛自己睡的什么货色!她把白钧勾得魂都飞了,你这个糟老头子,怎么也着了她的道!”

    顾泽挑了挑眉:“我不老。”他的视线瞟向了白芷,对上她惊愕和难以置信的神情,有些心虚闪烁。

    如果他那条腿没有断,早就起身飞扑过去,捂住他妹妹那张大喇叭似的嘴。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他最想藏住的真相,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暴露在白芷眼前。

    “宝贝……对不起!你听我解释好吗?……不要不理我……”他可怜兮兮地看着白芷。

    “顾泽……”白芷眼眶迅速泛红,用力咬了咬牙,还是没忍住扑簌簌往下掉的泪水,声音哽咽:“你……你这辈子都不要再靠近我……”

    她低头抹了抹眼泪,用力拍开顾红阻拦在身前的玉臂,径直离开了房间。

    任凭顾泽在身后再怎么用力呼唤,也不回头。

    她早就该明白,顾泽是游戏的策划者,还能弄到那么多现场的视频,把她塞进监狱的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难道还能是自己的亲哥哥不成?

    她不该掉以轻心,觉得顾泽喜欢自己,就对他放松了警惕,以为他是好人。

    果真如叶晓所言,监狱里的人没有一个善茬。

    她必须和他们断干净,开始新的生活。

    白芷进了电梯,抹着眼泪,心思百转千回,却忘了按下楼层。

    电梯一路向下行驶,略过1层,缓缓下降到了b2层。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