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潜入(微H)

狼窝(NP肉监狱)_御宅屋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狼窝(NP肉监狱)_ 作者:拦春

    “今晚,我可以去看处刑吗?”白芷按捺住扑通狂跳的心脏。

    中年女人眼睛亮了,不着痕迹地打量她一会,才慎重地点了点头:现在就可以跟我来。

    “我该怎么称呼您?”

    “叫我洪姐就好。”她笑眯眯地说。

    一阵风拂过,几缕头发从洪姐耳边飘落下来,夹杂着一两根银丝。她抬手撩去,婀娜的动作竟显出几分风韵。

    抬手间,袖口略微下滑,一片黑色纹身裸露出来,衬着白皙的手腕,分外显眼。

    那是一个精致的图案,隐约是花藤缠绕的十字,还有一对繁复无比的翅翼。

    “洪姐好,我叫白梓月,你可以叫我小月。”白芷随口编了一个新名字。

    “白?”洪姐眉头微微皱起,看她眼神变得锐利:“哪个白?”

    “白色的白,”白芷心里有些发慌,却是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但是跟城里的白家攀不上任何关系,我这两年才迁到M城现在勉强定居下来。”

    “也对,白家的人怎么会……”洪姐叹了口气,眼角的皱纹变得更加明显。

    “怎么了?”白芷好奇地问。

    “没什么……说起来,你是我第一个直接从路边带回去的小年轻。”洪姐笑了笑,牵起她的手:“小月,我觉得咱们俩很投缘。来,我们去总部。”

    第一个……

    她心中有种奇怪的不详预感……

    但是想到很可能即将被“处决”的狄青,她还是努力调整了呼吸,跟上洪姐的脚步,脸上没有露出分毫异样。

    她原以为所谓的“总部”,会像监狱那样,建在一个偏远无人的区域,没想到,她们从市立医院走了十来分钟的路程,在天色变暗之前,就走到了“总部”所在的街区。

    狭窄街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却不约而同地耷拉着门帘,几乎没有行人路过。

    随着天色逐渐变暗,闪亮的霓虹灯光才逐一从各家店前亮了起来。透明的橱窗内,开始站出一个个衣着暴露、身材姣好的女人,少有的几家店铺,则站着男人。

    ——这是红灯区。

    白芷心里一紧。

    洪姐却是紧紧拉着她的手,带她走向街道深处。

    “这、这真的是教会吗?”她有些慌乱。

    她该不会被鸨母骗走了吧?

    “这里是其中一个入口。”洪姐笑着安抚道。

    “这不是……红灯区吗……”她有些语无伦次,刚才的镇定一下都跑掉了:“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洪姐。”洪姐眨了眨眼睛,手上力道一点不松:“小月,你别慌,这的确是去教会的路。”

    白芷咬了咬粉嫩的唇瓣,眼泪都想要掉下来。

    通往教会的路……要这么色欲吗?

    最终,洪姐把她带进了整条街道最为气派的一栋三层建筑之中。

    进入建筑后不久,一个额上带疤的健硕男人横在她们面前。

    白芷心跳加速,却只见这个身高将近两米的人看着洪姐,恭敬地低下头,叫了一声:“洪姐。”然后向后退开了身子。

    洪姐点了点头,带着白芷继续向里走。

    这栋建筑从外面看来,有三层,两人来到楼梯间,却没有向上走,而是向下,进入了地下区域。

    看来,上面三层属于“营业区”,地下的空间,则别有洞天。

    洪姐推开一扇轻巧的门,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与地面上的燥热感截然不同。

    看到白芷惊讶的神情,洪姐解释道:“安装了新风系统,即使是地下,空气质量也可以保证。”

    “嗯……”她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应了一声。

    洪姐看她茫然的神情,,大度地笑了笑,向旁边站开一点,让开了大片视野。

    白芷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她的眼睛骤然瞪大,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天哪……”

    两人的面前,是一片开阔恢弘的圆形地下广场。广场正中间,矗立着一座黑色的巨型十字架,有四五人高,上方用黑色金属浇铸了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雕塑。男人背上有一双翅膀,看起来破碎不堪。

    十字架下方,有一张盛放贡品的桌子,上面摆满了零碎的香火、水果,乃至成条的香烟。

    四周的人来来往往,从四个方向的入口,进进出出。有带着小孩的一家三口,有垂暮的老人,也有五大三粗的壮汉。

    有人驻足在雕塑前,虔诚膜拜;有人并不看一眼神像,只是自顾自地行色匆匆。

    最让白芷感到惊讶的是,广场的天花板是球形,而她们二人此时正站在圆顶的弧线上,从一个带着护栏的看台,自上而下俯瞰着整个广场。

    任何人,从这个角度俯瞰大地,都会觉得众生不过是蝼蚁。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人造的地下广场。

    “这是……哪儿?”白芷还没有回过神来:“好多人……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这就是‘鹰’——的主广场,再向外走,还有居住区、超市、中转区,等等。”洪姐解释道。

    她紧贴着栏杆,面对着广场,闭着眼,向前摊开了手臂,就好像在拥抱空气、拥抱这片领土。

    白芷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洪姐的气势已经变了,不再像原来那个平凡普通的中年女人。

    似乎是踏入地下阶梯的那一刻起,她的身姿由微驼变得挺拔有力,步伐也变得快速而笃定,就连说话的语调,也由彬彬有礼变得掷地有声。

    ——仿佛是王后回到了自己的王国。

    她脑海中响起这句不合时宜的比喻。

    “喜欢吗?”

    洪姐略带兴奋的声音让白芷回过神来。

    “很厉害……这样浩大又精致的工程,难以想象……是一所教会。”白芷说。

    “当然,‘鹰’不只是一所教会,但是这些事情,你暂时没有权限获知。”洪姐神秘地微笑。

    “我、我可以加入‘鹰’吗?”白芷迫切地顺着她的话追问,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发现新领域的小孩子。

    洪姐后靠在栏杆上,双手抱胸,微微抬起下巴看她:“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个姿势,让她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白芷咬了咬嘴唇,点头。

    “你想从‘鹰’这里获得什么?我要你真实的想法。”

    洪姐的眼神重新变得锐利,直直看着她。白芷却是低下了头,避开她的目光。

    这个问题……她不知从何作答。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是一句入门考验,如果答案得体,就能够留下,否则就会被驱赶出去,再也没有机会进入“鹰”。

    一所名义上的教会,能为教众提供什么呢?

    “鹰”的教众,乍看之下,似乎也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

    他们又是为了什么才留在这里?

    她必须诚实,但不能让洪姐察觉她真正的目的。

    “我……我和男朋友失散了,我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他……希望他平安。”白芷说。

    洪姐叹了口气:“你我有缘,我劝你一句:爱情这东西,不要太看得起它。”

    白芷点了点头,眼里却有几分对这句话的怀疑。

    洪姐看着她犹豫的神色,逐渐露出一个笑容:“以后你就会明白的。阿冲!”她忽然提高音量叫了一声。

    “洪姐!”白芷身后忽然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年轻男性嗓音,足足把她吓了一大跳。

    她回过身去,发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陌生男人,穿着比较随意的白色T恤和大短裤,肤色较深,笑容帅气温暖,透着一股单纯阳光的傻气,很容易让人在第一眼就心生好感。

    “你的。”洪姐面露微笑。Xyushu5点

    “谢谢洪姐!”男人咧开嘴,目光牢牢盯着白芷,有些灼热。

    “什么你的?”白芷被这眼神吓得后退半步,不安地瞪大眼睛看他。

    洪姐真的不是皮条客吗?为什么这么说……

    “洪姐忙,不带新人。安排我来带你入会,以后我就是你的上线了,我会带着你熟悉会里的一切,叫我阿冲就好。”男人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目光重新变得热情而纯粹。

    是她多想了吗?

    “阿冲?好有趣的名字……”白芷说:“我叫小月。”

    “我比较冲动,他们叫我阿冲,提醒我做事之前先想想,哈哈。”阿冲挠头笑:“小月,我们先去纹身。”

    阿冲带着她,接着向下走,穿过了人来人往的广场。

    经过广场的时候,她有心抬头望了一眼那个巨型雕塑。

    刚才,她从神像背后的高处俯瞰雕塑,看不到雕像的面部,并未察觉什么异常。这一眼,却让她发现,神像的五官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去到那边,中转站,我来给你纹……”阿冲中气十足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他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让她感到有些不安。

    “你是纹身师吗?”白芷问。

    “啊,不是,但是我们都有经过培训!很专业的,哈哈。”阿冲笑着说。

    白芷在心中抹了把汗。

    但是她当下并没有任何选择……她要找狄青,就只能先混进这里。

    “听说今晚要处决一个恶魔?你知道是在哪里吗?”

    “刚刚接到通知,今晚的处刑要推迟了,发生了些小意外。”阿冲神情严肃。

    中转站的小隔间里。

    阿冲细心地给仪器消毒,看起来专注极了。

    白芷坐在小床上,心里越发不安。

    “要在手腕上纹吗?”白芷问。

    阿冲向她咧嘴一笑,抬了抬手臂,露出自己的纹身,比洪姐的似乎少了一双翅膀:“嗯,手腕上的纹身,叫做表纹身,等级越高,图案会逐渐变得繁复。还有一个里纹身,咱们先纹这个。”

    “里纹身……”白芷皱了皱眉:“要纹在哪里?”

    “右臀。”阿冲笑容无辜。

    白芷颤颤巍巍地趴在床上,把裤子褪到臀下,露出白嫩挺翘的臀部。

    圆嫩可爱的屁股就这么羞涩地翘起,裸露在空气中。

    好半天,身后都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她不安地动了动,刚想回头,下一秒,一双大手覆上两瓣白皙的臀肉,温热粗糙的触感包裹挑逗着她嫩滑的小屁股。

    “阿冲你……你……?”白芷吓得几乎要尖叫出声,挣扎起来,眼里都蓄上了泪花。

    男人施力按住她的后臀,变本加厉地色情揉捏。

    “放、放开我……”

    他把她揉得都出水了……略带抗拒的呻吟也逐渐变味,越来越软媚。

    “没认出我?”熟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大手覆着她软嫩的臀肉,揉啊揉的,粗长的手指从她臀缝间探进去,浅浅搔刮着小穴入口。嫩穴因为外物的侵略,早就分泌了许多粘液。

    听到他的话,她忽然放松下来,却是夹紧了臀部,闷闷地嗯了一声。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